第558章 虛驚一場

“這這這……這是怎麼了?”

塗山冪冪從蘇木身後探出頭來一看,也被院子裏的情況給嚇到了。

只見大門敞開着的院子裏,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小鳥屍體。

每只小鳥看着都像是被人一刀從中間劈開,身上滿是鮮血,模樣那叫一個悽慘嚇人,搞的跟兇殺現場一樣……

幸虧只是鳥,而且這裏又是學校宿舍區,不然蘇木和塗山冪冪真得懷疑,家裏是不是遭賊人給滅門了。

“怎麼回事?是菜貓在處理食材?爲什麼不在廚房?”

蘇木和塗山冪冪正驚訝着,一顆腦袋忽然從地底下鑽了出來。

正要說話,就被受到驚嚇的塗山冪冪,飛起一腳踹在了腦門上。

“好賊人,敢埋伏在這裏偷襲我們,看我冪冪大俠不踹死你!”

對方發出一陣慘叫,雙手護着頭,急忙表明身份:“別踹了,是我,毛筍,冪冪你快住腳。”

蘇木看清楚了這顆腦袋的模樣,確實是筋肉男毛筍,趕緊伸手一把拉住了塗山冪冪。

“別踹了,是自己人。再踹的話,毛筍的筍尖就不嫩了。”

毛筍聽到這話,忍不住瑟瑟發抖,猶豫了一下後,卑微的說:“要不,還是讓冪冪再踹我幾腳吧。”

塗山冪冪在這個時候,才看清楚它的模樣,見果然是家裏的保安兼食材毛筍,頓時鬆了一口氣。

“還真是你啊,嚇我一跳。你以後能不能別突然從地底下鑽出來?哪來的這個毛病?該不會是偷看小姐姐的裙底,偷看習慣了吧?”

毛筍聞言一驚,委屈的說:“我不是,我沒有,你不要亂說。”

又看向蘇木,想要求一個公道:“老闆,你是瞭解我的……”

可惜蘇木根本就沒有心思給他倆斷公道。

擺手打斷了毛筍的話,蘇木表情嚴肅的問:“院子裏的這些鳥屍是怎麼回事?菜貓殺的食材?爲什麼不在廚房裏面解決,要在院子裏面殺?還殺的滿地都是?”

“嗯?”毛筍聽了他的話,竟然是一臉的茫然表情,問道:“院子裏面哪來的鳥屍?沒有啊。”

“沒有?”

蘇木和塗山冪冪聞言,俱是一愣。

院子裏面橫七豎八的躺滿了鳥屍,你怎麼說沒有?

是你眼睛出了問題,視而不見,還是我們產生了幻覺?

難不成是剛纔在靈植專業的實驗室裏,沾染上了病害?

臥槽,那個病害,不僅對靈植有傷害,還會影響到人與精怪?

蘇木心頭一跳。

但很快,他便推翻了這個猜測。

“不對,病害如果真的會傳染人,還傳染給了我,氪金外掛在第一時間就該被激活,讓我獲得相關資訊。但是這樣的情況,並沒有出現。我對這個病害的認知,僅限於它對靈竹靈植的傷害。”

想到這裏,蘇木擡手朝着院子裏一指,說道:“那些鳥屍,你看不見?”

毛筍回頭,看到了他指的‘鳥屍’,想笑,不敢,只能憋着,很是辛苦。

“它們是比翼鳥的孩子。”

“比翼鳥的孩子?它們把蛋孵化出來了?”

塗山冪冪先是一愣,隨後憤怒的說:“是誰幹的?!太可惡了,這些小鳥孵出來,我都沒有嘗過……呸呸,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是誰殺害了這些小鳥?!”

蘇木也是一副心痛不已的表情。

他還等着這些工具鳥長大了後好用,沒想到全死了。

他也憤怒的問:“是誰幹的?”

毛筍被他們倆的反應嚇到了,弱弱地說:“沒人殺害它們,它們也沒死啊。”

“沒死?”塗山冪冪眉頭一挑,錯愕的說:“這些小鳥都被砍成兩半了,還鮮血淋漓的,怎麼可能沒死?”

蘇木仔細辨認過後,‘咦’了一聲,說道:“它們好像確實還有生命波動……可爲什麼是這副模樣?”

正納悶着,就看到幾個身影從廚房裏面跑了出來。

正是久違了的菜貓和小靈參,以及另外一隻塗山狐和仙螺。

它們看上去很高興,熱情的招呼着:“老闆,冪冪,你們回來了。”

但心裏面,卻不約而同的在哀嚎:老闆怎麼就回來了?哎,偷懶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塗山冪冪飛快的迎了上去,途中還特意避開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半隻鳥’,問道:“菜貓老師,這些真是比翼鳥的孩子?它們真的還活着?怎麼是這副模樣?”

她跟着菜貓學習鼎食刀法,便一直以老師相稱。

毛筍一臉幽怨的看着她:你踹了我的腦袋,還不相信我說的話?傷心,委屈。

扭頭看了眼蘇木,雖然沒吭聲,但意思很明顯:要抱抱。

蘇木裝作沒看懂,往後退了一步。

你這魔鬼筋肉男的造型,誰特麼敢抱啊?

菜貓看到院子裏,橫七豎八躺着的小鳥,皺眉道:“早就給比翼鳥它們兩口子說過,這些小雛鳥才出生,直接給它們喂蛟血,根本扛不住,最好是藥浴。可它們就是不聽,非懷疑我是要把這些小雛鳥熬湯。我熬它們做什麼?一個個還沒二兩肉,塞牙縫都不夠。現在好了,全醉靈暈血了……”

聽完菜貓的話,蘇木和塗山冪冪方纔知道,原來是比翼鳥兩口子疼愛孩子,把它們以前賺到的蛟血,全都給了這些新孵化出來的雛鳥,好讓它們能夠茁壯成長。

結果蛟血靈氣太強,小雛鳥們吸收不過來,吃到一半便全部醉靈,血灑了一身,搞的被跟人幹掉了一樣,這才讓蘇木和塗山冪冪產生了誤會。

“它們身上的是蛟血?”塗山冪冪湊近聞了一下,果然是蛟血的氣味。

“不然呢?你以爲是什麼血?”菜貓好奇的問。

塗山冪冪吐了吐小舌頭:“我還以爲是它們受傷出血了……”

菜貓啞然失笑:“怎麼可能!有我們在,誰敢傷害比翼鳥的孩子?只有它們去禍害別人家……當然,它們現在的樣子,也禍害不了別人家。”

“那它們怎麼是一半一半的?”塗山冪冪又問。

菜貓還未回答,蘇木先想起了比翼鳥的特殊生理結構。

“我知道了。比翼鳥是雌雄各有半邊身體,需要兩個合在一起,才能變得完整。這些雛鳥現在的情況,是尚未合體,對吧?”

菜貓點頭道:“對對,就是這樣,老闆英明!”

塗山冪冪還是很不解:“那它們爲什麼不兩兩合體?非要搞成半隻半隻的嚇唬人?”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最近這段時間,學校裏面孵化出來的比翼鳥,只有咱們家裏的這一批,總不能讓它們自行配對吧?那不成近親結婚了嘛。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它們就只能是這副樣子了。”

“原來如此。”塗山冪冪恍然大悟。

比翼鳥怎麼說也是靈禽,智商很高,肯定不會像普通動物那樣,出現親近繁殖的情況。

“老闆,喝茶。”

穿着紅肚兜的靈參娃娃冒了出來,手裏面還端着一杯熱氣騰騰的、絕對新鮮的靈參雪芽茶。

“不錯。”蘇木滿意的點了點頭,接過這杯靈參雪芽茶,輕輕喝了一口。

塗山冪冪則問:“爲什麼沒有我的?”

靈參白了她一眼,磕磕巴巴的說:“自己,泡……啊呀!”

卻是塗山冪冪拿出菜刀,在它身上割下了幾根參須,惹得它尖叫連連。

“是你叫我自己泡的,可不能怪我。”塗山冪冪說着,徑直去廚房給自己泡茶喝了。

靈參哭了:我是叫你泡雪芽茶喝,沒有叫你切我的參須泡茶!

蘇木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問道:“哎,比翼鳥兩口子呢?”

他回來這麼久了,比翼鳥兩口子還沒有現身迎接,這顯然不符合它們舔狗……呃,舔鳥的風格。

它們把雛鳥孵化了出來,可是大功一件。放在以前,絕對是第一個衝出來,向蘇木邀功討賞。

“它們沒有在家嗎?”

菜貓回頭,朝着屋頂看了一眼,鳥窩裏面確實是空空蕩蕩的,只有剛剛過去的書精,在那兒撲扇着書頁。

毛筍道:“應該是又去萬獸園裏的相親角,幫這些雛鳥相親找對象去了吧。”

蘇木驚訝的問:“等等,你說什麼?相親角?萬獸園裏還有這種地方?”

“一直都有的。”毛筍回答說,還給蘇木詳細介紹了起來:“許多馭獸專業的師生,在他們的靈獸發情或者成年後,都會考慮是做絕育手術還是給它們找個對象,一般都是選擇的後者……”

塗山冪冪抱着靈參雪芽茶走了出來,插話道:“爲什麼啊?做絕育手術不是更好嗎?我看不少養貓貓狗狗的人,都是做的絕育手術。”

她一邊說,一邊還擡起手,做了個剪刀的姿勢。

“一剪沒,多好。”

院子裏,毛筍與另外那一隻塗山狐,還有書精,齊齊打了個冷戰。

毛筍苦笑道:“貓狗做絕育是沒有問題。但靈獸不同,就算沒有開啓靈竅,智商也不是一般的動物能比,激怒了它們,離家出走都是小事,把靈寵醫院拆了、主人打傷甚至絕育,都不奇怪……”

同時他還在心裏面嘀咕:大姐,你是不是忘記了自己就是靈獸?想給自己做絕育手術還是怎麼的?

“別理她,你繼續說。”蘇木對毛筍說。

隨後又補充了一句:“放心,我這個人是很人道的,不會給你們做絕育,就算做,也是先衝冪冪開始。”

“啊?”塗山冪冪一呆,隨後才反應過來:靠,我特喵的也是靈獸啊……怎麼把自己的身份給忘了?!

毛筍繼續先前的話:“因爲隨時都有很多馭獸專業的師生,要爲他們的靈獸考慮對象問題,而萬獸園裏的靈獸,也需要從外面引進對象,以繁衍壯大族羣,所以就有了這麼一個相親角。在學校的APP上,也可以進行線上相親,但是很多人或靈獸,還是習慣去相親角,好更詳細的瞭解相親對象的情況……”

蘇木聽的嘖嘖稱奇。

這年頭,相親都不是人類的專屬了……

這些小雛鳥居然剛出生,就要給‘配發’對象……

喵了個咪的,單身狗過的連鳥都不如!

蘇木手掐法訣,釋放了一個呼風術,喚來一股輕風,將這些只有半邊身體,還處在沉醉狀態,呼呼大睡的小雛鳥們,從地上輕輕的託了起來,放進到院子一角的新鳥窩裏。

據菜貓介紹,這個新鳥窩,是小雛鳥們被孵化出來後,蘇葉帶着她和毛筍做的。

因爲小雛鳥只有半邊身子,蘇葉擔心它們住在屋頂上的鳥窩裏不安全,就把它們都給挪到了院角來。

“這幾天,家裏沒什麼事吧?”蘇木問,坐到了毛筍殷勤抱來的竹椅上。

這個竹椅,是毛筍用他身體里長出來的竹子,製作而成的……

也算是自給自足了吧?

菜貓回答說:“跟你走之前一個樣,沒什麼變化。只是這幾天裏,有不少學生上門,託我們給你留句話,請你回來後去一趟築基場,他們想要升級VIP服務。另外就是今天早上,你有一個飛劍速遞,是從黔省丹霞山來的。”

上門的學生,肯定是聽了網課後來的。

而黔省丹霞山發來的快件,應該是劉鵬寄來的木龍血。

這速度夠快的,多半是拿到獎勵,立馬就發飛劍速遞,給他送過來了。

讓菜貓拿出快遞一瞧,果然是劉鵬寄來的。

蘇木給劉鵬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木龍血已收到,速度夠快的啊!”

劉鵬很快回覆:“我回了學校,領到獎勵就發給你了,怎麼能不快?”

緊接着又發了一張符文手辦的圖片過來,激動的說:

“氪店的這個符文手辦,真的是太牛逼了,不僅模樣可愛,聲音還百變,可蘿莉可御姐可女王,而且智能性還非常強。什麼話題都能跟我聊,還聊的很火熱,一點兒不冷場。讓我有種錯覺,好像這個世界上,沒人比它更瞭解我。我宣佈,從今天開始,它就是我的新老婆了!可惜它的體型稍微小了點,要是能有真人大小的版本,就更好了……”

“真人大小的你還是去霓虹買吧。我給你說,你可別只把氪店的符文手辦當成陪聊,它們的用途多着呢,甚至還能學習一級法術,以及丹藥、符籙的製法,能夠幫助你,分擔一部分工作,以及學習任務。”

“真的假的?!還有這用途?!”劉鵬驚了。

“當然是真的……你就沒看說明書嗎?”

“光顧着興奮了,還沒來得及看……我這就去看,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寫一篇評測文章。這麼好的符文手辦,怎麼誇,都是應該的。不說了,我的亦菲在叫我了,回聊啊兄弟。”

亦菲?我還熱巴、麗婭、大寶貝呢。

蘇木一邊吐槽着劉鵬給他符文手辦取的名字,一邊打開了木龍血的快遞盒,讓菜貓把裏面的血豆腐取出,放到冰箱裏,等晚上小葉子回來,再做了一起吃。

隨後他一口喝乾了靈參雪芽茶,揮手道:“你們忙自己的事兒去吧,我在院子裏面修煉一會兒。菜貓,盯着塗山冪冪練習鼎食刀法,別叫她偷懶。”

“是。”菜貓應道。

塗山冪冪撅着小嘴兒,一臉的不樂意。

蘇木拿出香爐,薰上一枚凝神定魄香,坐在竹椅上,調出了氪金升到完美的日月觀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