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見效了!真的見效了!

蘇木被李志的裝束嚇了一跳。

怎麼連防護服都穿上了?難道這個實驗室裏的病害,會傳播給人?

“別緊張。”李志看到蘇木驚訝的表情,解釋說:“我與你們不同,這個實驗室裏面的病害,對你們不會有影響,但我,不得不防。”

蘇木一想,還真是,李志是由植物開啓靈竅修煉而成,雖然現在是精怪,誰也不敢保證,這個病害就不會感染到他。

出於安全考慮,他穿上防護服,是正確的選擇。

蘇木也不浪費時間,當即就把之前治療靈竹用剩下的藥劑拿了出來,用水兌合,噴灑給了實驗室裏面的靈植。

老師們齊齊摒住了呼吸,都很緊張。

同時也伸長了脖子——根據他們從熊大還有蘇木口中瞭解到的情況,這些藥劑用在靈竹上,見效極快。就是不知道用在其它靈植上面,效果會是如何。

等了片刻,沒見到變化,老師們的心情有些着急,忍不住竊竊私語了起來:

“沒有效果?”

“好像是……枯萎的葉子、充滿鏽斑的枝幹,都沒有變化。”

“哎,白高興了一場啊。”

“看來這個藥劑,只對靈竹有效果,可惜了啊。不過終歸是能夠治療一種靈植,也算是開了個好頭。或許我們順着這個方向繼續研究,就能有收穫……”

就在這些老師,或是失望遺憾,或是自我安慰的時候,一個厚重沉穩的聲音,在實驗室裏面響了起來。

“不要太早下結論,我有感覺到,這些靈植的情況正在改善。監測法器的各項數據如何?”

一個身材消瘦的老人走了進來。

李志等老師趕緊問好:“陳主任,您來了。”

這位老人,正是青城山修真大學,靈植專業的系主任陳皮,同時還是稻聖袁老的親傳弟子。

“我聽說,蘇木研發出了一種對付鐵鏽病的藥,就趕過來看看情況。”

陳皮說到這裏,衝蘇木笑了笑。

“經常聽老文提起你,耳朵都快要起繭子了。”

與其他人不同,陳皮和文武斌的關係,一直很不錯。

蘇木趕緊問好。客套了幾句後,有老師拿來了監測法器給出的實時數據,衆位老師一看,都很驚喜。

“靈植的各項生命活性指標,都有了提升,它們的病情,真的出現好轉了!”

“我記得之前這些祝餘草的活性指標,已經到了瀕死邊緣,沒想到它們現在竟是恢復過來了!”

“靈力指標也在恢復!”

“光和反應,以及對水分的吸收,也比之前有了改善。”

雖然實驗室裏的靈植,暫時還未出現肉眼可見的改變,但是這些指標數據,都昭示着它們的情況,正在朝着好的方向發展。

這便足以振奮人心了!

蘇木在這個時候分析道:“實驗室裏這些靈植恢復的速度沒有靈竹快,有可能是與環境、靈氣濃度、以及它們本身的狀況等等因素有關。”

“蘇木說的有道理。”

李志第一個附和。

“熊大的竹林,我們不少人都去過,就在靈溪邊上。靈氣、水分、光照等等條件,都是非常的好。而且在感染了這種古怪的鐵鏽病後,那片竹林的發病速度,還要比別的靈植慢,明顯是那批靈竹的免疫力很強,所以在用了藥後,才能飛快見到效果。”

衆老師紛紛點頭,都覺得是這個道理。

陳皮主任更是立刻下令,讓人把實驗室裏面的環境與靈力,調整到最適合這些靈植的狀態。

隨着一個個符文被激活,實驗室立刻被劃分成爲了若干個小區域。

在每個區域裏的日照、水土以及靈氣等等條件,都是不一樣的,但卻都是最適合該區域內靈植所需的。

但也有老師提出了質疑:“不對吧,熊大的竹林我也去過,要說環境好,這個我不否認,但他栽種的技術是在太差,我沒覺得那些靈竹,養的有多好啊?”

不過很快就有人給他做了解釋:“那是以前。在這一兩個月裏,熊大竹林的情況,可謂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的非常好。在那竹林感染鐵鏽病之前,我還帶了學生,專門去考察過呢……”

之前那位老師聽了後,嘖嘖稱奇:“熊大這是請了高人幫他栽種竹林啊?知道他是請的誰嗎?”

“那個高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李志笑着說。

他跟熊大的關係非常好,熊大之前那通電話,就是打給他的。

所以對熊大竹林的情況,他也要比別人知道的更多。

“不會是你吧?”之前那位老師狐疑的問。

李志搖頭,失笑道:“我可沒有這個本事。”

那老師又看向了陳皮主任,還未開口,陳主任便搶先說道:“也不是我。”

他只能重新看向李志。

“別賣關子了,快說是誰。咱們這批人,雖然可以幫熊大把靈竹種好,但要達到你描述的那種靈力充盈程度,怕是不行。”

“是蘇木。”李志回答說。

“什麼?”

“蘇木?”

“他還會栽種靈竹?”

“雖然丹醫專業要教靈藥學,但他怎麼能把靈竹種的這麼好?老李你是不是搞錯了?”

靈植專業的這些老師,全都被驚到了。

知道蘇木幫熊大照料靈竹的,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人都不清楚這個事。

再加上蘇木不是靈植專業的學生,而熊大的靈竹又在前段時間里長的特別好,所以讓這些老師,都覺得無法相信。

“李志沒有搞錯,確實是蘇木。”

說話的是陳皮主任,他看了眼蘇木,繼續講道:“這個事,是文副校長告訴我的,應該沒假。”

聽到這話,老師們雖然覺得難以置信,卻也不得不信。

再聯繫到蘇木煉製出治療鐵鏽病的藥物,他們更是覺得,蘇木不學靈植,實在浪費。

他們卻不知道,這樣的想法,仙靈表演專業的葉嫺、馭獸專業的廖叔安等人,都有想過……

一個老師向陳皮提議:“主任,像蘇木這樣的人才,應該進咱們靈植專業學習才對啊。”

陳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這話,你去跟文副校長說吧。”

這老師縮了縮脖子,果斷認慫。

“那還是算了吧,就我這實力,跟文副校長理論,聊不聊兩句就得中毒。如果他看在同事情誼上,我可能只是躺上十天半月。如果他不看,那我說不定當場就得毒發身亡。”

青城山修真大學的老師們,對於文武斌以理(毒)服人的套路,簡直不要太熟。

靈植專業的衆老師,滿臉遺憾地看着蘇木。

這麼好、這麼有天賦的一個學生,怎麼偏偏就落到了文武斌的手裏呢?

哎……

正遺憾着,忽然一聲驚呼,在實驗室裏響起。

“怎麼了怎麼了?”

“誰啊,一驚一乍的?”

“臥槽,你們快看這些靈植!”

“咦?這些葉子,之前還是枯萎發黃的吧?現在居然恢復了青翠嫩綠的樣子……我沒有看錯吧?”

“你們看這些靈植的枝幹,上面的鐵鏽狀腐癍,也都開始掉落、恢復了。”

“蘇木的藥見效了!真的有效!”

靈植專業的老師們又驚又喜,激動不已。

這些日子,他們看到不少靈植感染這種怪病,一片一片的死,心裏面是既緊張又着急,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現在這個病害有了治癒的曙光,他們怎能不高興?

陳皮也很激動,立刻傳音問蘇木:“這藥能量產嗎?”

身爲系主任的他,是知道氪店與蘇木關係的,所以才有此問。

蘇木也用傳音回答:“量產不難,工廠裏的藥品生產線,稍作改動,就能生產這種藥劑,只是……”

“只是什麼?”陳皮問。

蘇木把手一攤:“我沒有農藥三證啊。”

“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呢。”

陳皮啞然失笑,旋即正色說道:“農藥三證的事,我會幫你搞定的,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嘛。”

“那就沒問題了,我這就讓工廠那邊調整生產線,全力生產藥劑。”

蘇木說着就拿出手機,給歐陽發了條信息過去,把配方和煉製方法給了他,讓他趕緊騰出幾條生產線,全力生產這種藥劑。

畢竟這件事,關係到靈植。如果靈植真的大規模、大面積死去,影響就太大了!

如果再影響到淨靈草……那麼絕境兇地裏,好不容易才被穩住的靈氣惡化情況,就會一潰千里。

等到蘇木安排完了,陳皮主任又說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給我說。在這件事情上,我們靈植系上上下下,都會全力相助。”

蘇木點頭道:“有需要的話,我一定不會客氣。”

頓了頓,他又說:“等到第一批藥劑生產出來,我會在第一時間,安排人送過來的。”

陳皮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那我就代表靈植專業的師生,向你說聲謝謝了。放心,該給的錢,我們不會少給。”

蘇木對這一點兒也不擔心。

氪店工廠,學校可是有股份的,靈植專業如果買東西不給錢,不怕學校扣它們的經費麼?

待了一會兒後,蘇木離開了靈植專業的研究所。

老師們將他送出門後,便返回了實驗室,忙着去測試數據,監控後期變化等等……

蘇木給的藥,雖然效果很好,但是只噴灑一次,恐怕不能讓染病的靈植痊癒。

所以他們要監控情況,防止在第二次施藥前,病情出現反覆。

同時還要研究治療後的恢復方案等等,工作很多。

蘇木則徑直回了家。

剛到家門口,他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給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