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情況比想象的嚴重

蘇木本打算告辭離開,卻被熊大給叫住了。

“你先別着急走,等下說不定還能夠談成一筆買賣。”

蘇木聞言一愣:“什麼買賣?”

熊大收起手機,回答道:“我那幾個靈植專業的老師朋友說了,不止是我的靈竹,還有許多其它的靈植,也都在最近患上了這種病,成片成片的死。

他們雖然展開了專項研究,可是收效甚微。

如果你的藥,能對其它患病靈植生效,肯定能大賣。別的不說,咱們學校的靈植專業首先就要買上一大批,不然百草園裏的靈植,都保不住。”

蘇木皺眉,想起來一件事:之前歐陽和塗山鬆向他提到過,說是近期藥材漲價,導致製藥成本提升,問他要不要給氪店出產的丹藥提價,被他給否了。

畢竟他是個良心商人,怎麼能夠隨意亂漲價?什麼,你說以前漲過價?咳咳……那都是過去式了好嘛。

想到這,蘇木忍不住問:“難道最近藥材漲價,就是因爲有不少靈植患了這個病,減產所致?”

“這我就不清楚了。”熊大搖了搖頭,“我對靈植不瞭解,這些都是聽朋友說的,等下他們來了,你可以問他們。”

蘇木一想也對,熊大擅長的,除了一些力士專業的法術、知識外,就是如何煮火鍋,如何打麻將。

對於靈植,他懂得,大概就是靈竹要怎麼吃才更爽口……

比如現在,熊大就掰下了一棵剛剛被治好的靈竹,飛快將其折斷成數截,拿出一罐甜麪醬,蘸着醬,喀嚓喀嚓的嚼着,吃的那叫一個香。

靈植專業的老師們,來的非常快。

僅僅過去幾分鐘,蘇木他們就看到幾個人影從遠處飄飛了過來。

這些人既沒有御劍也不是騎靈禽,他們手握着一隻只巨大的三葉草,葉片跟螺旋槳似的,一路‘嘟嘟嘟’旋轉着,把他們送了過來。

降落後,這幾個人顧不上跟蘇木他們打招呼,便急匆匆的衝進了竹林,不僅對每一棵靈竹做了仔細觀察,還拿出法器,進行了詳細測試。

熊大跟了上去,說道:“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們吧?蘇木的本事比你們厲害多了。你們看到我的竹林,這個說治不了,那個講沒得救,結果蘇木一來就幫我治好了!虧你們還是老師呢。”

這幾個靈植專業的老師,跟熊大是老相識了,被他一番冷嘲熱諷,也不生氣,只是問:“這些靈竹,真是蘇木治好的?”

經過他們的一番檢測,基本可以確定,這片靈竹的病情,就算是還沒有痊癒,也已經被控制住,在飛速好轉。

這讓他們非常的驚訝與好奇。

就像熊大之前對蘇木所說,他們這段時間,針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靈植病害,進行了大量的研究與實驗。

可是到目前爲止,他們所能做到的,不過是延緩病害的發展與傳播。

在治療上面,尚未找到太好辦法,更不要說是取的這麼好的療效了。

熊大瞪了提問的老師一眼,不高興的哼道:“當然是蘇木治好的,我親眼所見。蘇木把藥噴灑到靈竹上,真的是立竿見影,很快就讓這些患病的靈竹,紛紛開始好轉。”

這幾個靈植專業的老師,立刻撇下熊大,‘呼啦’圍到了蘇木身邊。

你一言我一語的問:

“蘇木同學,你的藥還有嗎?”

“你的藥是只對靈竹有效,還是對其它患了此病的靈植,同樣有用?”

“你既然煉製出了治療藥物,肯定對這個病害也有研究吧?能給我們講一下嗎?”

蘇木等到這幾位靈植專業的老師提問完畢,才一一回答道:

“這個藥我還有,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投入量產。”

“我暫時只用這個藥給靈植治療過,它對別的靈植是否有效,要用過才知道。不過我想,只要發病機制與原理是一樣的,這藥就該有用。”

“目前我對這個病害的瞭解,只限於靈竹,其它靈植所患的病害,是否真的與靈竹一樣,我要觀察後才知道。如果確定是同一病害,我會把自己所知,寫成論文,以幫助大家更好的進行防治……”

蘇木現在發現,寫論文好處多多,既能刷聲望,還能‘帶貨’。

就像之前的網課,剛一結束便有不少人涌進氪店購買凝神定魄香。

就因爲他在講課的時候,提了一句:‘如果在築基的過程中,有凝神定魄香,將能更好的進入狀態,這裏我推薦氪店的,效果比其它品牌高不少。’

當然,寫成論文的話,就不能這樣直白了,但也有辦法。

比如再弄一篇相關論文,對同款商品,進行對照試驗等等。

回答完了老師們的詢問,蘇木也提了幾個問題。

“最近有很多靈植感染了這個病害嗎?”

“相當多。”

一個老師面色凝重地說:“不少靈植種植基地,因爲這個病害大面積減產。要是不趕緊將它遏制,會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影響到丹藥、鼎食等等多個產業,對修煉、學習乃至生活,都將造成極大的危害。”

蘇木點頭,心說確實如此,氪店工廠採購的藥材都漲價了,這還是有青城山修真大學幫忙,否則不是採購價更高,就是買不到原材料。

這個靈植病害,確實要趕緊搞定才行。

他又問:“這個病害以前沒有過嗎?”

“以前沒有過,這是一種新型病害。”

“這個病害是在上個月裏,忽然出現的。以傳播快、破壞強著稱。如果一個靈植種植園裏,有一株靈植感染上了這個病患,沒有及時處理,很快就會讓整個靈植種植園,都感染此病,遭遇團滅。”

“最近我們接到不少靈植種植者的求助,可惜,想了很多方案,用了很多藥物,都沒有太好的效果。”

“我們初步懷疑,這個病害,很可能是因爲現存祕境裏的靈氣逐漸惡劣而產生……”

蘇木聽到這裏,忽然眉頭一挑,暗道:難不成靈植的這個病害,會與第三次祕境降臨,甚至是與修真者的成神之路被斬斷,有關聯?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場針對靈植的病害,恐怕就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了……

靈植專業的幾個老師,在向蘇木大概介紹了一下情況後,說道:“蘇木,你看方不方便跟我們去一趟研究所?看看你的藥,能否對其它感染此病的靈植,起到治療效果。”

“當然方便。”蘇木點頭。

在知道了這個病害的嚴重程度後,蘇木想的,不僅僅是買賣,更是要趕緊把這個病害撲滅!否則,真要像其中一位老師所說,有大面積、大數量的靈植死亡,可是會出大問題的。

同時蘇木也挺納悶。

這個病害既然是在上個月裏忽然出現的,那爲什麼在氪金外掛給出的靈竹培育技術裏面,會有這個病害的防治方法?

難道說,這個病害在很久之前曾經出現過?

蘇木向熊大辭別後,拿出牀板飛劍,問塗山冪冪:“你是跟我一塊兒去實驗室,還是先回家?”

“一塊兒去。”塗山冪冪毫不猶豫地說。

回了家,就得練習刀工、顛勺與火候的掌控等等鼎食技術,還不如跟着蘇木走,有熱鬧可看。

蘇木點了點頭,把塗山冪冪拉上牀板飛劍,然後駕起飛劍,跟着幾位靈植專業老師,往實驗室的方向飛去。

路上,一個靈植專業的老師,笑着衝蘇木說:“我老是聽夫人與女兒提起你,可惜一直無緣相見,今天可算是見到了,果然如她倆所說,英雄少年啊!”

“老師過獎了。”蘇木先是謙虛了一句,然後問:“您夫人與女兒是?”

這位老師笑着說:“我夫人是杏如,女兒叫李杏。”

杏如?李杏?

蘇木一臉茫然,心說我不認識呀。

老師看到他的反應,摸出手機,點開了一張照片:“喏,就是她們兩。”

蘇木一看,臥槽,不就是杏花阿姨和她的女兒嗎?

“原來是您,我常聽杏花阿姨和小杏花說起您。”蘇木趕緊問候,很是客氣。

心裏面則在琢磨:杏花阿姨不是說她的老公在靈植研究所裏,從事被研究的工作嗎,怎麼還成老師了?

這老師不知道蘇木在想什麼,自我介紹道:“我叫李志,你叫我李叔就行,我是搞靈植病理學研究的,以後有需要我幫忙的,儘管吱聲。”

李志?李子?這是李子樹成的精?

那小杏花,豈不是算是混血兒?不對,這在植物學上,應該叫嫁接……

蘇木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應道:“好的李叔,謝謝李叔。”

一行人很快抵達了靈植專業的研究所。

這個研究所就在百草園旁邊,築有法陣,進出有嚴格的消毒措施。

進到研究所,李志他們帶着蘇木,徑直到了其中一個實驗室。

一進去,蘇木就被裏面的景象給驚到了。

在這個實驗室裏,放着各種類型不同的靈植,但都表現出了同樣的情況:葉子枯黃,枝幹上面覆蓋有一層鐵鏽狀的腐瘢,全都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連帶着,讓這個實驗室裏的空氣與靈氣,都散發出了一種腐敗的氣味。

“來吧蘇木,試試你的藥。”

李志是最後一個走進實驗室的。

與旁人不同,在他身上,還穿了一層防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