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限時特惠喲親!

蘇木想起了歷史課本中,說藍采和善於釀酒,也經常喝的醉醺醺……

果然是名師出高徒,一脈相承的酒鬼麼?

眉頭一挑,蘇木想到了一個問題:“我們也認識這麼久了,你怎麼沒有教我點東西?”

鼓白了蘇木一眼,沒好氣地說:“你又沒有向我請教過,一門心思,都是想要從我這裏騙血騙尿騙口水。”

說到這裏,他猛然反應了過來:“我可以拿知識從他手裏換酒菜和錢,不一定非要用血啊!”

蘇木也在琢磨:“除了龍血、龍尿還有龍涎,我也可以從鼓那兒換些知識。有氪金外掛在,不怕學不了。就算這些知識已經過時,也能開拓思維,增長見識,不虧。”

一人一神各有想法,隔着手機屏幕看着對方嘿嘿直笑,跟兩大傻子一樣……

蘇木本想要再問一些關於危的情況,可惜鼓雖然知道有這麼個人,但瞭解不多。

用鼓的話來說,就是:我什麼身份他什麼身份?聽說過他的名字就不錯了,哪可能詳細瞭解?

蘇木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便說:“那你知不知道,蛆蠱法寶除了體內,還有別的地方可以放嗎?”

“這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幫你將它固定在身體裏的某個部位,讓它不亂竄,從而減少風險。需要嗎?限時特惠,只要五萬塊錢加五瓶酒和五份下酒的靈餚,我就可以幫你。”

說話間,在鼓頭像的旁邊,還出現了一個十分鐘的倒計時。

蘇木皺眉問:“這個倒計時是什麼情況?”

鼓嘿嘿一笑道:“我剛纔不是說了嗎?限時特惠,就十分鐘。過了時間,這個特惠大禮包就沒有了。想要的話,抓緊點吧。”

臥槽?

蘇木滿臉錯愕。

這特麼不是我曾經用過的招數嗎?!

看到蘇木驚訝的表情,鼓很得意:你當我玩手遊氪的那些血,都是白氪的?這些招數,我也學到了。

蘇木沒有立刻下決定,說道:“我考慮一下。”

鼓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隨便你,反正就十分鐘。哦,現在只剩九分鐘不到。超過時間,就不是這個價了。”

蘇木不再跟鼓廢話,掛斷視頻後,又飛快的彈了個視頻給精衛。

精衛很快接通,一張清麗的面孔出現在了手機上。

她嘴裏還叼着一根辣條,一邊吃着,一邊‘嘶嘶’吸氣,小臉兒辣的緋紅,卻根本停不下來。

“有結果了?”她問。

“有了,骨頭怪是危……”

蘇木飛快的把從鼓那兒打聽到的情報,向精衛做了轉述,然後問起了蛆蠱的事。

精衛搖頭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幫你吃掉它。”

你們神仙怎麼都吃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啊?唔,不對,精衛重生後,融合了鳥類的基因,吃蟲子倒也正常……

說起重生,精衛該不會也是女娃的克隆體吧?要不怎麼會許多記憶都丟失殘缺了呢?說不定在性格上面,也與女娃有很大的差別。

蘇木的腦洞也不一般,瞬間就想出了這麼多。

他以前也問過精衛是怎麼重生的,但精衛自己也記不清楚。現在想想,真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

不過蘇木並沒有告訴精衛這些。這事兒怎麼說?說我懷疑你是克隆體?不被啐一口唾沫才怪!

所以他只是說:“吃掉蛆蠱就算了,這是危賠償給我的法寶。說起來,你的跳舞娃娃,爲什麼會跑到危的手裏?”

精衛皺眉想了想,搖頭道:“記不起來,這段記憶遺失了。不過我記得,危和貳負當初殺了窫窳。”

蘇木說:“這個我知道,歷史課有教。”

說到這個,鼓就比不過精衛了。

精衛可是同時上了語文與歷史的課本,而且精衛填海還是成語,牌面比鼓大多了。

“危和貳負殺窫窳,好像是牽扯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這段記憶有些殘缺和模糊,我得好好整理一下,看能不能想起一些什麼來。”精衛揉着太陽穴說。

這裏面果然有祕密!蘇木精神一振,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精衛搖頭道:“暫時沒有,有的話,我會找你。”

“行。”蘇木點頭答應。

看了眼還有時間,便又問起了祕境降臨時,牢籠裏的神仙們,被吸乾了神力一事。

“這個我知道,在當時,不僅被關押的神仙被吸乾了神力,連我們這些獄卒也不例外。所以現在,隨着第三次祕境降臨將至,各個牢籠裏關押的神仙,都在想着法子出逃,讓我們的工作壓力變的很大……”

精衛說到後面,有點訴苦的意思。

蘇木配合她譴責了幾句,然後問:“你知道神力爲什麼會被吸走,吸去了哪兒嗎?”

精衛眉頭緊鎖,有些痛苦:“我應該是知道的,但是想不起來,這段記憶也遺失了……只知道,好像是與延緩、阻止祕境降臨有關。”

“好吧,你先休息一下,這些記憶慢慢想,不着急。”

蘇木很遺憾,卻也沒有辦法。

結束了和精衛的視頻,蘇木找到鼓,想要討價還價。

但鼓學聰明了,知道現在是賣方市場,根本不講價,愛買不買。

蘇木只能答應他開的價,但也提出,要他幫忙淨化危在蛆蠱裏留下的後門。

“得加錢!”鼓一臉認真的說。

我就知道!蘇木暗歎。

“加多少?”

“再來兩瓶酒!”

蘇木有點驚訝,本以爲鼓會獅子大開口,沒想到還挺有良心。

答應了這個開價,蘇木把錢和靈餚轉了過去,至於培元靈酒,則記賬,後面慢慢給。

這酒不是沒有,但不能給太快。

給快了,一方面會讓鼓懷疑培元靈酒的價值。另外一方面,則是會讓鼓隨時都處在酩酊大醉的狀態,這可不是好事。

買賣達成,鼓先幫着蘇木把蛆蠱淨化,然後按照蘇木的要求,幫忙將蛆蠱封印在了他的右手無名指裏。

這樣一來,就算蛆蠱以後出現異常,造成的傷害也不會大。

其實蛆蠱在被淨化後,不太可能出問題,但是穩妥點準沒錯。

搞定蛆蠱的事,蘇木本想問問鼓,有沒有什麼他現在能學的法術、知識來做交換。

結果剛聊沒幾句,文武斌的電話打了過來,只能結束了與鼓的視頻通話。

文武斌是打電話過來關心情況的。

他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危找上蘇木,只是因爲有青老看護,他才沒有趕過來,否則剛剛守在蘇木身邊的,就該是他而非青老了。

此刻的文武斌,已經從青老那兒,得知了蘇木沒有事,但還是要聽蘇木親口講述,才能放心。

蘇木則把剛剛的情況,向文武斌做了彙報。

“原來這個骨頭怪,竟然是危麼?”

“被關押的神仙會在祕境到來時,被吸乾神力?這關係到祕境降臨的速度與程度?”

“這個情況與我們最近取得的一些考古發現相符,極具研究價值。如果能夠查明原因,能讓我們在第三次祕境降臨時,掌握到一些主動。”

“聘請危來挑戰副本做世界BOSS?這個建議非常好!我這就安排相關老師,爲他進行副本設計。放心,他的出場費與你的介紹費,都不會少的。”

“危要的那些研究資料,像是普通人的體檢報告、基因數據,以及我們的修煉功法這些,他如果真的想要,都能夠弄得到,所以給他也無妨。”

“至於差一步成神的那些高手的詳細資料,先不着急,看危能否研究出東西再說,我們也需要開會討論。”

“說真的,不奢求危能夠找出成神之路被斬斷的原因,只要能給我們提供一些線索,哪怕是一個方向,都行啊。”

文武斌打來電話,本是想要關心一下蘇木,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的意外收穫,這讓他非常高興,連連誇讚蘇木,並表示會幫他爭取到豐厚獎勵。

打完電話後,文武斌立刻去找老校長做彙報。

蘇木這邊則煉製好了治療靈竹所需的藥劑。

熊大急匆匆的趕了回來,耳朵上還被薅掉了一撮毛,可見指名要他的粉絲,有多熱情。

回來的路上,熊大聽山雞等人說了蘇木的事,見他確實無礙,方纔放下了心。

看了眼竹林,他問道:“怎麼樣,這些靈竹的病,你能治嗎?”

“能治,喏,藥劑都煉好了。”

蘇木手掐法訣,施展出御水咒。

一股靈溪水飛起,與藥劑相融,化作一片細雨,降在了竹林中。

彩虹隨之出現,非常漂亮。

熊大沒空欣賞美景,瞪大了眼睛盯着竹林。

讓他驚喜若狂的一幕出現了:

靈竹枯萎發黃的葉子,在這一波藥雨的滋潤下,很快恢復青翠。

竹竿上面被病害腐蝕、破壞的部位,也在飛快的恢復、癒合。

“好了,好了,靈竹的病開始好了!”

熊大高興的手舞足蹈,一把抱起蘇木,毛茸茸的嘴巴,mua一下,親在了蘇木的臉上。

臥槽你佔我便宜?!蘇木驚了。

旁邊的塗山冪冪卻是瞪大了眼睛,激動不已,典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吃瓜羣衆表情,只恨沒有拍下照片。

“這些日子,我找了好些靈植專業的老師過來幫忙,結果他們看到靈竹都說沒得治。哼,什麼沒得治,根本就是他們能力不行!還是你小子厲害!”

熊大放下蘇木,摸出手機,就給他關係很好的一位靈植專業老師,打去電話吐槽。

對方聽完很驚訝,放下手頭的工作,立刻就趕了過來。

這下子輪到蘇木錯愕了:難道這個病,很難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