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這個寶貝我曾吃過的

青老會出現在這裏,原因不難推測,肯定是察覺到了骨頭怪降臨時帶來的異常靈力波動,怕對蘇木造成傷害,特地趕過來保護。

蘇木很感動,致謝道:“學生見過青老,辛苦您過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青老打着哈欠,擺手說道:“誰讓你是小葉子的哥哥呢?沒事就好,我繼續睡回籠覺去了。”

蘇木聞言暗道:敢情我是沾了小葉子的光?小葉子什麼時候跟青老把關係搞得這麼好了?難道是因爲之前的嘉果?

青老轉身,朝着青城山修真大學的大門牌樓走去,沒有詢問蘇木剛纔遭遇了什麼。

但蘇木猜測他多半是有所知,但不知道是從文校長口中聽說的呢,還是在剛剛與骨頭怪有過交流?

山雞和牛欄山它們幾個表現的很狗腿,點頭哈腰的說:“恭送青老,您辛苦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南天門四大天王’裏,就只有熊大在面對青老的時候,能夠做到不亢不卑,估計跟它國寶的身份有關……誒,在這個世界,熊貓還是國寶嗎?

蘇木撓頭琢磨着。

這個問題他以前還真沒有想過。

塗山冪冪看着要回去補瞌睡的青老,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中午都過了,還睡回籠覺?”

山雞和牛欄山幾個,聽到這話瞬間炸了毛,急忙否認:“青老,這話可不是我們說的。”“對對,我們沒有抱怨過,跟我們沒有關係。”

它們不否認還好,一否認,立馬暴露了它們也有這樣的想法。

青老回頭看了眼塗山冪冪,立刻將這小狐狸嚇的瑟瑟發抖。好在他老人家,大人有大量,沒有跟塗山冪冪計較,只是哼哼了一句:“我年紀大了,瞌睡多,不行麼?”

塗山冪冪磕磕巴巴的說:“行,行,您想怎麼睡都行。”

“這樣才對嘛,小孩子沒事少插嘴,不然早晚要挨社會的毒打,你老闆也保不了你,我說的。”

又打了個哈欠,青老轉身走了兩步,化作一道綠光,飛到了大門的牌匾上。

剛纔還空無一字的牌匾,立刻出現了一行字:‘青城山真修大學’。

片刻後,‘真’和‘修’兩個字調換了順序,然後一陣輕輕的鼾聲,從牌匾裏面傳了出來。

看到青老睡着,山雞和牛欄山它們才鬆了口氣。

山雞朝着塗山冪冪比出了大拇指:“連青老都敢吐槽,你牛逼!”

“別打趣她了,她還是個孩子。”蘇木祭出大殺器,然後有些困惑的說:“青老還是一天大部分時間都在睡?不是說你們最近的工作量很大嗎?”

吉吉回頭看了一眼,確定青老已經睡熟,才小聲的說:“呵呵,工作量再大,都是我們這些社畜再幹,你敢讓領導也跟着加班麼?”

是這個道理啊……蘇木點頭,還有個問題:“我妹妹跟青老的關係很好嗎?”

粉紅豹說道:“當然好了,小葉子每天去上學,從校門口經過的時候,都會給青老還有我們帶點兒好吃的。你要是天天遇到小狗給喂吃的,小狗也會跟你關係好的。”

有拿自己跟小狗做比喻的麼?雖然你們確實都是從動物修煉來的……

蘇木有些吃醋:“我也經常給你們帶吃的啊。”

“你?經常?”

四個大佬齊齊斜眼看着他。

“要點臉好嘛?你自己算算,從認識我們到現在,總共給我們送過幾次吃的?人小葉子連我們每個人的口味喜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呢?能說出我們喜歡吃什麼嗎?”

牛欄山更是拍着胸脯道:“來來來,給你個機會,說說我喜歡吃什麼?”

“草?”蘇木試探着問。

牛欄山哼道:“屁的草,你才喜歡吃草,我喜歡吃雞蛋,還有牡丹!”

蘇木驚了:不是,你一頭犛牛,不喜歡吃草喜歡吃雞蛋?難道這就是你跟山雞做兄弟的原因?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還有,牛嚼牡丹不是罵人的話麼?

他張了好幾次嘴,最終還是沒有把這些話講出口。

怕捱揍。

山雞也數落道:“之前你還說,在竹林裏抓到靈竹蟲就烤給我們吃,結果到現在,我們連烤靈竹蟲是什麼味兒都不知道……別說你沒有抓到!”

你不先查查自己的蛋有沒有少麼?蘇木心裏想着。

“我最近不是忙嗎……下次,下次一定。”

好在山雞它們四個也就是逗逗蘇木,並不是真的生氣。

雖然蘇木沒怎麼給它們吃的,但別的好東西給過不少,比如丹藥、蛟涎、龍尿之類。要不然它們在感覺到蘇木這邊的靈氣波動不對勁後,也不會立刻就趕了過來,連青老都出動了。

打趣了幾句後,山雞說:“行了,你繼續給熊大治療這些竹林吧,我們也該去忙自己的事了。”

和青老一樣,它們也沒有問蘇木剛纔是遭遇了什麼,轉身離開竹林,各自去忙。

蘇木之前就給竹林做了檢查,知道是什麼問題。這治療的方法在【靈竹培育技術】中有記載,當即拿出蟾蜍吞月爐、蟾蜍藥秤以及需要的各種藥材,就在竹林邊上,開爐煉藥。

等待煉藥的時間裏,他沒有閒着,默唸咒語,喚出了骨頭怪給的蛆蠱。

“這是什麼東西?”

塗山冪冪下意識的往後躲。

她雖然不認識蛆蠱,卻感知到了在這個看上去像是炒米的玩意兒身上,有一股很危險的氣息散發出來。

“我新得的法寶,別緊張,沒有我的命令,它不會吃你的。”

塗山冪冪先是“哦”了一聲,隨後反應了過來:“也就是說,這玩意兒是會吃人的?難怪我覺得它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危險!”

怕被誤傷的她,急忙又往後退了幾步,結果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情況,‘噗通’掉進靈溪,連着嗆了好幾口冰冷的溪水。

“靈溪水雖然味道不錯還能補養靈力,但你也不用泡在裏面喝吧?你這不是喝自己的洗澡水嗎?”

你才喝洗澡水,我這是掉水裏了好嘛!

塗山冪冪從靈溪裏爬了出來後,也不靠近,遠遠瞧着。

蘇木給她放了一個乾燥術,便不再理她,找了個石頭把蛆蠱放在上面,摸出手機,對着一通拍照和錄像,搞的好像不是在拍蛆,而是在拍人體藝術寫真。

完事後,蘇木就要把蛆蠱收起。

結果卻感知到了蛆蠱發出的信息:“血……血……”

同時還感知到了蛆蠱越來越煩躁狂暴的情緒。

蘇木皺眉:“這是要讓我滴血?可我只是喚出來拍了幾張照片和視頻,並沒有用它啊,這也要滴血?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光看不摸也要給錢?太坑了!”

最討厭這種騙氪方式了,一點兒技術含量都沒有!蘇木憤憤不平,然後果斷認慫,化風爲刃,割破手指,擠了滴鮮血,滴在蛆蠱上面。

然後又抓緊時間,飛快的放了個治療術。

不抓緊時間不行啊,要是晚上一兩秒,傷口就自動癒合了。

鮮血滴落在蛆蠱身上,瞬間被吸收。

原本白皙如玉的蛆蠱身上,多出了一絲紅色,看着頗有點兒妖異。

它傳出的信息,也變成了‘滿足’。

蘇木給蛆蠱現在的樣子,也拍了照片錄了視頻,然後把它收進到體內。

隨後點開微信,選了幾個最清楚的照片和視頻,發給了精衛和鼓,並留言詢問:“大佬幫忙看看,認識這玩意兒嗎?”

精衛秒回信息,而且還是瞬間就連着發出了好幾條:

“你是要找我在線鑑寶嗎?”

“你這法寶是個蛆啊,誰這麼無聊,煉蛆當法寶?”

“寶友,這個法寶它可不興戴呀!”

“誒,我仔細看了下,你的這個蛆,好像不一般呀。”

“越看越覺得眼熟,我應該是曾經在哪兒見過,就是想不起來。這段記憶,應該是遺失了。”

“要不你去問問鼓,他可能認識。要是他真認出來了,你別忘記回來告訴我,或許能夠幫助我喚起一些記憶。”

“怎麼不回話?你有看到我發的這些信息嗎?”

蘇木都看傻了,女生發信息的速度都這麼快嗎?

他看完了信息後,趕緊回道:“看到了看到了,你信息發的太快了。我這就找鼓問問,要是有消息了,再告訴你。”

精衛再次秒回:“你去吧,我也要繼續追劇了。你回學校了吧?別忘了答應我的小零食。”

蘇木回了個‘熊貓人OK’的表情。

和精衛一股腦兒發了好些信息過來不同,鼓那邊,還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蘇木又等了一會兒,見他還沒回話,便直接彈視頻。

很快,一張大臉出現在了視頻中,正是鼓。

他打了個酒嗝,語速比平時要快上不少:“幹什麼幹什麼,我正玩遊戲呢,你能不能別打斷我啊。”

怎麼還撒上嬌了?原來神仙在喝醉了酒後,脾性也是會大變的麼?

這個黑料可不能錯過……

蘇木不動聲色的打開了錄屏功能。

“我傳了幾個照片和視頻給你,幫忙看看認不認識。”

“看過了,那是蛆蠱,不好吃,一點兒也不下酒。”

臥槽?蘇木驚了:“你還吃過這玩意兒?”

“吃過,一口咬下去嘎嘣脆,汁水瞬間就在嘴裏爆開……”

“別描述的這麼詳細好嗎?我感覺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