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騙個神仙來打工

“你在笑什麼?”骨頭怪問,眼眶裏的魂火不停晃動,顯示出了他內心的疑惑。

蘇木擺手道:“沒什麼。哦對了,你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嗎?下次我去找你時,可以幫你捎過去。”這個服務於當然是要收費的,畢竟是代購嘛……

沒想到骨頭怪卻是搖頭道:“不解決掉這些蛆蟲,送再多東西來都沒有用,瞬間就會被它們啃吃光。”

蘇木皺眉道:“跳舞娃娃和你要給我的法寶,怎麼沒有被它們啃吃掉?”

“跳舞娃娃有精衛的神力和氣息,這些蛆蟲不會去招惹。至於我要給你的那個法寶……”骨頭怪攤開了他的五根指骨,一隻白皙如玉的蛆蠱,正趴在他的其中一根指骨上。

“這些蛆蟲雖然可怕,卻不會啃噬同類。”

見蘇木面露驚恐之色,骨頭怪笑道:“別害怕,這只蛆蟲已經被我煉化成了法寶,不會傷害你。你若是擔心我在它上面留有後門,可以請求愚者對它進行淨化。”

請求愚者?我就是請求了,他也不會迴應我啊。

這事兒,只有找精衛和鼓幫忙,又或者是想辦法,讓它去激活氪金外掛。

蘇木可以肯定,在這只蛆蠱法寶上面,骨頭怪百分百留有後門,隨時可以遠程操控,但他還是想要。

親身經歷過蛆蠱的可怕,蘇木對這件法寶的威力很期待。

至於它的安全問題,想辦法解決就行了。

要是實在解決不了,把它送給鼓或者精衛,交換一件別的寶貝,也是不虧。

有這麼多的後路可選,蘇木一點兒不擔心,問道:“這個蛆蟲法寶,有什麼神奇之處?用了之後,負面效果是什麼?”

“這小子對愚者很有信心啊……”骨頭怪在心裏面嘀咕着。

他確實有在這個蛆蠱法寶中,留有後門。

這樣做,一方面是想要看看蘇木在愚者心中的重要程度;另外一方面,則是想要試試愚者的實力。

到目前爲止,他對愚者的認知,都是建立在猜測上。他想要藉助這個法寶,看看愚者是否有他猜想的那麼強。

“這個法寶有兩種用法。一種是直接放出去,讓它鑽進敵人體內進行啃噬。它還會釋放毒素,減弱敵人實力。至於負面效果,就是在用過之後,必須要給一滴你的鮮血與它,否則它會陷入敵我不分的狂暴狀態。”

蘇木暗道:又是一個偷襲類的寶貝,與影流之主是絕配。不過給血這事,怎麼看着有些眼熟啊?確定不是在幫鼓報仇?

“還有一個用法是什麼?”

“這個用法就厲害了。”骨頭怪說:“讓蛆蟲啃噬你的血肉,使你在疼痛中實力大幅提升。你能扛住多久不死,這提升效果,就能持續多久!”

這明顯是拿來拼命用的,蛆蠱對身體的傷害非常可怕,又不是苦修專業的師兄師姐,誰特麼會閒着沒事玩自虐?

骨頭怪介紹完畢,擡起手指,朝着蘇木一點。

那條晶瑩剔透的蛆蠱,立刻飛進到了蘇木的身體裏。

“這只蛆蟲平時會寄居在你的身體中,只需唸誦咒語,就能將它喚出來,供你差遣使用。”

骨頭怪說着,就把收放蛆蠱的咒語,一併教給了蘇木。

“必須讓它寄居在我的身體裏嗎?”蘇木問。

有這麼一條厲害的怪蟲待在身體裏,感覺實在不怎麼好。

骨頭怪壞笑道:“或許有別的辦法,你可以問問愚者。”

這混蛋!蘇木在心頭暗罵。肯定有別的辦法,只是丫故意不說。

行,這筆賬我記下了,咱們以後慢慢算,不着急。

骨頭怪眼眶裏的魂火又是一陣晃動,一道道文字從中飛了出來,涌進蘇木的眉心,讓他腦海裏面,立刻多出了一篇名爲《日月觀想法》的功法。

蘇木掃了一眼介紹,這篇功法是通過觀想日月的神意,引動太陽之氣與太陰之精來淬鍊神魂,使之變的強大。

“修煉神魂的功法也給你了,你自己揣摩吧,能學到什麼程度,看你的造化。我該走了,你以後要找我,除了用通神術,還可以給這個郵箱發信息。”

骨頭怪念了一個郵箱給蘇木。

蘇木遲疑的說:“你還能用郵箱?你有電腦還是手機?你不是說,東西進入你所在的牢籠,就會被蛆蟲啃噬掉嗎?”

“這個郵箱是我一個信徒的,我會給他降下神旨,讓他幫我代收郵件,並通過特殊的祈禱儀式告知與我,而我收到消息,便會來找你。”骨頭怪解釋說。

“原來是這樣。”蘇木撓頭,有點尷尬。

“我走了。”骨頭怪扔下這麼一句話,便要中止幻術。

“等等。”蘇木卻叫住了他。

“怎麼,你還有事?”骨頭怪問。

蘇木點頭,問道:“你在牢籠裏,是不是過的很無聊?”

骨頭怪沒好氣地說:“你說呢?在一個漆黑的、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你會不會無聊?”

蘇木嘿嘿一笑,誘惑道:“那你想不想要找點兒樂子?我知道有個地方,能讓你很爽的喲。”

這話說的很有一種:‘老闆我們這裏有新茶到,歡迎來品嚐’的感覺……

骨頭怪‘嗯’了一聲,眼眶裏面的魂火跳動的很激烈,語氣卻有些憤怒:“你覺得我現在這個樣子,能跟着你去搞黃色?”

我特麼皮肉都沒有了,拿骨頭戳嗎?!

蘇木驚了:“什麼搞黃色?你想到哪裏去了?能不能純潔點!我想說的是,我們學校搞了個挑戰副本,你有沒有興趣進去當個世界BOSS?”

頓了頓,他又疑惑的說:“不過我怎麼感覺,你剛纔好像很興奮?”

“誰興奮了?哪裏興奮了?你可不要血口噴人!”骨頭怪在爭辯了兩句後,慌忙轉移話題:“挑戰副本?世界BOSS?這些都是什麼玩意兒?”

等到蘇木給他解釋了後,他冷笑了起來:“我懂了,合着你是想要讓我去你們學校當陪練?我可是神仙!讓神仙當陪練,你還真敢想!”

蘇木心說這有什麼不敢想的?我還找過鼓和精衛呢。

可惜精衛忙於看守神獄,不能長時間脫身,所以雖然很有興趣,卻無法來當這個世界BOSS。

至於鼓,雖然答應並且開出了價碼,但他最近老是處在醉酒狀態,真要當了世界BOSS,能夠發揮出幾成的實力,誰也不敢確定。

說不定在開打後,鼓打着打着就斷片,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被學生們撿漏給幹掉,也不是沒可能……

所以蘇木才想着,要再拉一個稍微靠譜點的神仙,來當這世界BOSS,否則就沒有了鍛鍊效果不是?

當然,這些話,蘇木是斷然不會告訴骨頭怪的。甚至連‘陪練’這種事,都不會認。

他憤憤不平的說:“怎麼是我找你當陪練呢?明明是給你找了個治病療養的地方。我這麼做都是爲了你好,你不領情就算了,還狗咬呂洞賓!”

骨頭怪問:“呂洞賓是誰?狗幹嘛要咬他?”

蘇木一愣:“呂洞賓你都不知道?”

緊接着反應了過來:“也對,他是你後面的神仙,你們差了幾千上萬年,你不知道他很正常。不過你問的這兩個問題,都不重要。你應該問我,你爲什麼要治病療養。”

“我爲什麼要治病療養?”

骨頭怪出奇的配合,當然也是因爲他本身就在納悶這個事。

“因爲你在牢籠裏面待的太久,已經憋出了病!我問你,你天天看着無盡的黑暗,聽着不間斷的浪濤,心情是不是很煩躁?”

“是很煩躁。”骨頭怪點頭。

蘇木又問:“被蛆蟲不停啃噬,是不是很抓狂?”

“確實抓狂。”

“有沒有想過終結自己的生命?”

“當然想過!要不是牢籠裏面設有玄妙陣法,我早就自殺了,哪兒還用受這千萬年的折磨?!”

骨頭怪連連點頭附和,感覺蘇木的這些詢問,全都說到了他的心坎上。

蘇木把手一攤:“看到了吧,你的這些狀況都是病!是被牢籠和蛆蟲憋出來的心病!要是不治療,它們會一直纏着你、折磨你,讓你的苦痛越來越強烈,越來越生不如死!”

骨頭怪一想,確實如此,這些煩躁、抑鬱、狂亂等情緒,隨着時間日益加重,甚至已經快要超過蛆蠱給他帶來的痛苦了。

於是他着急了,害怕了,慌忙詢問:“這些病能治?怎麼治?”

蘇木道:“去挑戰副本當世界BOSS啊。在那裏,你可以大開殺戒,不用怕給自己惹來麻煩,又或者是被精衛等獄卒盯上。你可以把心中所有不爽,全都發泄出來!負面情緒發泄完了,你人爽了,病自然能慢慢好轉,所受的苦痛折磨也能減輕。”

骨頭怪一琢磨,覺得蘇木說的很有道理,值得一試。

“你真是想要幫我治病?”

“當然!你可是神仙,我還敢騙神仙嗎?”

“你有什麼目的?”

“瞧你這話說的,我幫你就一定有企圖嗎?我是丹醫,治病救人是我的職責!”

蘇木這番話,說的那叫一個義正言辭。

可惜骨頭怪根本不信,斜眼盯着他道:“少廢話,趕緊說,不然我真當你沒有要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