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真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蘇木很想告訴骨頭怪:你還是報出姓名吧,愚者是真的不認識你……

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沒講。

既然在骨頭怪的心中,愚者是既神祕又強大的存在,那就要把這個形象維持下去,只有這樣,才能讓骨頭怪心存畏懼,不敢亂來。

蘇木轉而問道:“你爲什麼如此着急的想要逃離牢籠?我看鼓就沒有這樣的念頭。”

骨頭怪冷笑着說:“你讓他和我換換。我這裏除了黑暗,便只有日夜吵個不停的浪濤聲,以及這些殺之不盡的蛆蟲!貪婪的蛆蟲把我的血肉臟腑啃噬乾淨了後,就啃噬骨頭、啃噬靈魂。你讓鼓來體驗一次,看他想不想逃。”

聽到這裏,蘇木也有些同情骨頭怪了。

鼓雖然被囚禁在了冰層之中,但是並沒有受刑,與骨頭怪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讓蘇木很好奇:“你當初到底是犯了什麼罪?”

“我當年不過是做了一個臣子的本分罷了……”

骨頭怪哼了一聲,不願多言,並強行改變了話題。

“你儘快幫我聯繫上愚者,新一輪的祕境降臨將至,我不想再一次被抽乾。”

蘇木捕捉到了一個新情報,問道:“被抽乾是什麼意思?”

骨頭怪看了他一眼,嗤笑道:“你想知道?爲什麼不去問愚者?是了,你不敢。作爲眷者,你應該爲他服務,而不是給他添麻煩……”

這一番話,看似在奚落蘇木,卻更像是在自嘲。

沒等蘇木回答,骨頭怪又說:“你不敢問愚者,沒關係,我可以告訴你這些隱祕。只要你能幫助我脫離牢籠,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

蘇木心說你不講沒關係,我可以去問鼓和精衛,他們應該知道。

“我會盡力而爲,但最終的結果如何,不是我能決定的。”

“只要你盡力就行,我相信愚者既然離開了牢籠,就一定是想要有所作爲。而我,自問能夠幫助到他!”

骨頭怪信心滿滿,不知道是又腦補出了些什麼樣的劇情……

蘇木暗歎,這骨頭怪不去寫小說當編劇真的很可惜,這腦洞一個接一個,一個比一個大。

看着骨頭怪身上那片密密麻麻、不停蠕動的蛆蟲,蘇木心中一動。

“讓你離開牢籠的事情,我做不了主。但或許我可以幫助你,先解決掉這蛆蟲的腐蝕之苦!”

“你?解決這些蛆蟲?”

骨頭怪發出了一陣怪笑:“你以爲這些是普通的蛆蟲?連我都奈何不了它們,你能解決?開什麼玩笑!”

“我解決不了的話,可以向偉大的愚者請教,祂肯定有辦法。要是不能解決這些蛆蟲,你就算離開了牢籠,也只是換個地方受刑,有什麼意義?”

骨頭怪的笑聲戛然而止。

沉默了片刻後,他說:“你這番話有幾分道理,你想怎麼做?”

“這些蛆蟲是只啃噬你嗎?”蘇木問。

骨頭怪眼眶裏的魂火一顫:“怎麼,你想要試試這些蛆蟲的滋味?”

“沒錯,前提是它們不會傷了我的性命。只有直觀的感受一次這些蛆蟲的威力,我才能準確地向偉大的愚者描述它們。”

要是不給這些蛆蟲咬一口,又怎麼能夠激活氪金外掛?不激活氪金外掛,又怎麼能夠弄到它們的資料,找出解決的法子?

骨頭怪見蘇木不像是在開玩笑,才說道:“有我在,自然是傷不了你的性命。但是你的神魂和修爲等等,可能會受損。”

“能夠療養好嗎?”

“能。”

“那就行了!”

蘇木放下了心,受傷不怕,只要能夠療養好就行。

再說了,受點傷遭點罪,換來一個讓骨頭怪都懼怕的知識,不虧。

真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你想要什麼?”骨頭怪問,“可別告訴我,你沒有所圖,只是想要助我離開苦海。那樣的鬼話,我可不信。”

當今世上的人,求神拜佛都是有所圖,何況骨頭怪之前就與蘇木打過交道,知道這小子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人。

蘇木也不跟骨頭怪客氣。

他當然會無私助人,但骨頭怪不在這個範疇裏。

“寶貝、功法、知識……都可以,我不挑。”

“呵呵。”骨頭怪冷笑連連,“你不挑?你要的都是好東西,當然不挑了。”

蘇木把手一攤:“除開這些,我要別的,你也給不了啊。”

“……”

骨頭怪不吭聲了。

喵了個咪的,扎心了好嘛。

在他身上,除了這些之外,確實沒有別的東西了。

雖說他可以讓信徒給蘇木錢,但是這麼大的忙,可不是給點錢就能搞定的。

深吸一口氣,穩定了心神後,骨頭怪說:“我這裏有一套煉養神魂的功法,你正好可以用。不僅能夠幫助你,儘快的恢復受損神魂,還能將它修煉的更加強大。”

蘇木點頭:“行,就它了。”還真是不挑。

在青城山修真大學裏,也有煉養神魂的功法。但蘇木想要看看,這上古的功法,與當今流行的功法相比,有哪些異同與優劣。

之前凝聚內丹,讓蘇木體會到了將兩種風格迥異的功法,融合後得到的好處。如果可以,他也想要試試,將上古神靈所學的功法與當今流行的功法融合。

看看在古今合璧後,又能帶來怎樣的變化。

骨頭怪沒有立刻把功法給蘇木,這些等會兒再說,他只是問:“準備好了嗎?”

“來吧!”

蘇木深吸了一口氣,做好了受刑的準備。

骨頭怪見狀,輕輕抖動身體,就見一條條蛆蟲,如雨點般,落到了蘇木的身上。怕他承受不住,骨頭怪都沒敢弄太多蛆蟲給他。

即便如此,蘇木還是瞬間就感受到了從全身傳來的劇痛!

這種感覺比他之前受過的任何一種毒素、詛咒以及傷痛,都要更加的痛苦!

所謂萬蟻噬心,恐怕都及不上這萬一。

想想骨頭怪在過去的千萬年裏,日夜受此折磨,居然沒有瘋掉,心智不是一般的強。

同一時間,在蘇木的眼底,出現了一片數據雨。

氪金外掛被成功激活!

“這苦沒有白受。”蘇木暗歎了一句,同時鼓足力氣,出聲喊停。

骨頭怪譏諷道:“這麼快便受不住了?連三秒鐘都沒能堅持到,你也不行呀。”

他眼眶裏的魂火瞬間飛出,‘轟’的一下,就將掉落在蘇木身上的蛆蟲,盡數燒成灰燼,卻沒有燒到蘇木分毫。

“感覺怎麼樣?”

蘇木大口喘息,心有餘悸:“比死還難受。”

骨頭怪悽然一笑:“說的沒錯。所謂生不如死,便是如此了。你身上的蛆蟲,我能幫着燒盡。但我身上的蛆蟲,卻是源源不斷,殺之不盡……”

蘇木沒有接茬,掃了眼新得到的知識:【蛆蠱養殖技術(殘缺):4分(馬馬虎虎),六級甲等】

又是一個殘缺的知識。

蘇木之前也獲得過一個殘缺知識,正是將鼓囚禁在了冰封牢籠裏的鎖神符。

這兩者的級別,估計差不了多少。要是能夠提升到完美,並把殘缺二字去掉,都得是神術仙法一流。

不過光是這殘缺的知識,氪金提升到完美,就得花掉一大筆錢。去掉殘缺二字,需要花費的金錢,更不知道要多少。

好在蘇木也不着急,至於骨頭怪,他都受苦了千萬年,應該也不着急……吧?

“反正一點點幫着他解決痛苦就行了,還能以此從他的身上,騙……咳咳,交換到更多的好東西。不過提升這個知識需要花很多錢,不可能全都由我一個人出吧?”

蘇木想到這裏,仰頭看向骨頭怪,嘴角涌現出了一抹笑容。

骨頭怪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絲不安:“你又想做什麼?”

“沒什麼。”蘇木笑了笑,“我會儘快把這些蛆蟲的情況,彙報給偉大的愚者。等祂降下啓示,我再告知你。”

蘇木沒有在這個時候提錢。

得先讓骨頭怪嚐到一些甜頭,有了期待感,然後再來提錢,事兒才好辦。

骨頭怪不疑有他,點頭說道:“我這次給你的寶貝,上面有我烙刻的印記,你可以用它施展通神術,與我取得聯系。”

蘇木眉頭微挑:“你怎麼知道我會通神術?”

骨頭怪笑道:“精衛身負鎮守神獄之責,輕易不會離開。你會遇到她,肯定是用通神術找我,結果卻被跳舞娃娃帶到了她的面前……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

蘇木點頭:“確實如此。這次你給的寶貝,不會再把我帶到別的神仙面前了吧?”

幸虧骨頭怪的臉上沒有皮肉,不然肯定會被臊紅臉。

他輕咳了幾聲後,說道:“這次給你的寶貝是我親手所煉,絕對不會再把你帶去別家,除非是你自己經受不住引誘。”

“你還會煉製法寶?”蘇木聞言,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骨頭怪傲然道:“我當年就是以善煉法寶聞名於世,要不然我敢說,能夠幫助愚者完成他的計劃?”

“哦↗↘”

蘇木笑了起來,笑的很熱情。

這笑聲與笑容讓骨頭怪的心裏有點發毛。

他忽然有種被黃鼠狼給惦記上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