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強行腦補,最爲致命

遭遇突變的蘇木一點兒也不慌,甚至還很高興。

因爲在突變發生之前,他的手機就發出了示警信號。而且這個漆黑中帶着浪濤聲的幻境,他很是熟悉。

“你終於來了,我找你很久了。”

蘇木朝着黑暗中喊道。

“嗯?”

一個巨大的骨頭架子,帶着如山般的威壓,出現在了蘇木的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着他。

兩團幽藍色的魂火,在巨大如深淵般的眼眶中躍動。

正是久違了的骨頭怪!

骨頭怪打量着蘇木,確定他的興奮不是裝出來的,才不解的問:“你找過我?你不是應該躲着我才對嗎?”

蘇木反問道:“我爲什麼要躲着你?”

“因爲你欺騙了我!”

骨頭怪的聲音瞬間變的如驚雷般響亮,震的蘇木耳朵疼。

“你說的那個愚者,我根本就找不到他!”

蘇木腹誹道:廢話,你要是能夠找得到,那才叫怪事情……

不過他沒有被骨頭怪給嚇到,因爲這樣的情況,一早就在他的預料之中。

他有些好奇的問:“能夠給我說說,你都是用的什麼方法尋找偉大的愚者嗎?”

骨頭怪回答道:“很多方法,比如讓我虔誠的眷者僞裝成他的信衆,唸誦他的尊名向他祈禱甚至獻祭金錢,以及順着你給我的情報進行調查等等……但是都沒有收穫!”

我給你的情報?

我除了告訴你愚者的尊名之外,好像並沒有說過別的東西吧?你說的那些情報,根本就是你自己分析腦補出來的,能有用才怪!

蘇木在心裏面吐槽,臉上的表情卻是絲毫沒變,依舊淡定。

骨頭怪一直在盯着蘇木的反應。

事實上,骨頭怪雖然沒有找到愚者,但並不懷疑愚者的存在。甚至還覺得,越是找不到,越說明愚者足夠神祕、足夠強大!

而在此次看到了蘇木後,骨頭怪更加堅定的相信愚者就是存在的,而且已經脫離了牢籠。

因爲他看出了蘇木已經結丹!

上次見到蘇木,不過是二級修爲,這才多久點兒,就結丹上四級了?

這樣的修行速度,要說背後沒有古神幫忙,骨頭怪是絕對不相信的。

而能夠幫助蘇木的古神,就只能是那個神祕且強大的愚者了!

所以愚者一定是真實存在的!

不得不說,這個邏輯,看上去好像是蠻有道理的……

至於骨頭怪的興師問罪,不過是想要嚇唬蘇木,看看能否從他口中,詐出點有用的情報。

可惜蘇木經過一系列錘鍊,演技早已經是爐火純青,面癱的讓骨頭怪根本無法從他臉上收穫情報。

“原來這些,都是你做的啊。”蘇木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愚者他真的察覺到了?”

骨頭怪原本就在懷疑,他用的那些方法是不是早就被愚者發現,所以才會一無所獲?此刻聽到蘇木的話,心中頓時生出一種‘果然不出我所料’的念頭。

居然是深信不疑了。

“他是怎麼察覺到的?”骨頭怪追問道。

蘇木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挺好奇的,但是不敢問啊。”

“嗯……”骨頭怪微微點頭。

要是蘇木回答上了他的提問,他反而會產生懷疑,但蘇木說不知道,卻是讓他覺得這樣才對。

就算是眷者,神靈也不會對你事事解釋,能讓你知道一些祕密,就已經很不錯,很是照顧和看重了。

“這個愚者的感知力實在太強了,到底會是哪一位呢?”骨頭怪在心中想着。

看了眼蘇木,他說道:“好吧,我可以不再追究你的過錯。但你必須要告訴我,更多關於愚者的情報。我也不爲難你,你只需挑你能說的說。說完後,我也會視情報的輕重,給與你獎勵。”

骨頭怪本以爲蘇木會很開心,因爲上次蘇木‘掙扎’、‘扭捏’的表現,已經說明了只要給足好處,他就能出賣一些情報。

可萬萬沒想到,蘇木卻是冷笑着說:“你還想要從我這裏買情報?可以,不過我們得先把之前的賬算一算。”

骨頭怪眼眶裏的魂火一滯,愕然道:“之前的賬?我們有什麼賬?”

“你之前用跳舞娃娃,從我這裏交換到了偉大愚者的尊名,對吧?”

“對的!”

“你當時說,那個跳舞娃娃是你的寶貝,因爲受到了你的神力影響,具備了影響周圍生物,讓他們跟着一塊兒跳舞的神奇能力。我沒說錯吧?”

骨頭怪再度點頭,困惑的說:“沒說錯。怎麼,難道跳舞娃娃失效了?這不可能啊!”

蘇木道:“失效倒是沒有失效,但是被它的真正主人給收走了!”

“它的真正主人?”骨頭怪聞言一愣。

雖然在他的臉上,早已經沒有了皮肉,但蘇木還是從躍動的魂火中,看出了他此刻的心情很是驚訝……甚至震驚。

“你遇到了精衛?”骨頭怪問。

“沒錯。”蘇木點頭。

骨頭怪上上下下打量了蘇木一番,有些不相信:“精衛沒有爲難你?”

蘇木回答說:“精衛上神明察秋毫,知道跳舞娃娃不是我從她身上偷走的,自然不會爲難我,但跳舞娃娃卻是被她給當場沒收了。”

骨頭怪卻想的更多。

他覺得,精衛沒有爲難蘇木,恐怕還是因爲愚者!

“難道精衛知道愚者是誰?因爲愚者的面子,才沒有爲難這小子?要真是如此,愚者的身份,恐怕比我之前想的還要高!”

“另外,這小子身上的氣味,也有問題……”

想到這裏,骨頭怪仔細的嗅了嗅,心中驟然大驚。

“這是……鼓的血液的氣味!鼓竟然把他的龍血給了這小子?!

難道鼓也知道了愚者的身份?

可愚者到底是什麼身份,才能讓鼓心甘情願的把血給他?”

骨頭怪越想越震驚,越想越覺得愚者既神祕又強大。

也越發堅定了他要聯繫上愚者,抱上對方的大腿,以脫離牢籠。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把蘇木給搞定才行。

骨頭怪尷尬的笑了笑,爲自己辯護道:

“我也不是偷的,而且我確實把跳舞娃娃帶在身邊很多年,它也確實吸收了我不少神力……”

見蘇木一副‘我不信’的樣子,骨頭怪也不好再繼續往下說了,話鋒一轉道:

“這樣吧,我重新給你一個寶貝作爲補償。但你得告訴我,愚者他到底在哪裏,我要怎麼做,才能聯繫上他。”

蘇木搖頭道:“你這不是爲難我嗎?偉大的愚者在哪兒,我不知道也不敢問。

我唯一能夠答應你的,就是把你在找祂的消息,告訴祂。

至於祂願不願意迴應你,什麼時候迴應,我做不了主,也不敢做主。”

這番話說了等於沒說,但骨頭怪非但沒有生氣憤怒,還覺得這樣才對。

如果蘇木一口答應下他的要求,他反而會產生懷疑。

在他看來,蘇木只是愚者的眷者,要是連愚者的行蹤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還能隨意告訴別人,那才叫古怪。

骨頭怪略作沉吟後,說道:“行,你幫我告訴他,只要他能助我脫離牢籠,我願意向他效忠,成爲他的臣子。”

蘇木強忍着驚訝,點頭道:“我會如實轉告。但你是不是應該把你的名字告訴我?不然我怎麼向偉大的愚者介紹你?”

骨頭怪呵呵一笑,對愚者信心十足。

“以愚者的本事,肯定早就知道了我是誰,就不用我再自報家門了。”

蘇木聽到這話,面上雖然沒什麼變化,但心裏面卻是哭笑不得。

鬼特麼知道你是誰啊!

你這骨頭怪實在是入戲太深!

敢情把人騙的太狠,也是挺麻煩的,到現在連別人名字叫什麼,都他喵的問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