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一樣的修真世界

蘇木提着一袋排骨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區裏的人大多認識他,笑着跟他打招呼。

“蘇木放學了呀。”

“小木今天回來的夠早,馬上要考修了吧?有把握嗎?要加油啊!”

每到這個時候,蘇木都會很有禮貌的一一迴應。

一個抱着孫子在小區裏玩耍的阿婆,遠遠地衝他說:“小木,我剛從你家出來,小葉子今天的氣色挺好的。”

“謝謝陳奶奶,麻煩您了。”

“客氣什麼,都是鄰居。再說小葉子那麼可愛,我們都很喜歡她的,如果不是怕影響到她休息,還想在你家多玩一會兒呢。”

蘇木跟陳阿婆聊了幾句,然後告辭離去。隱約間,他聽見了身後幾個阿公阿婆的議論:

“這孩子也是不容易。”

“是呀,年紀輕輕就死了爹媽,還有個身患重病的妹妹……”

“這麼多打擊都沒有把他壓垮,反而是撐起了家。跟他一比,我那孫子是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還天天跟我頂嘴惹我生氣。越想越氣,等小混蛋回來,一定要狠狠地教訓他一頓!”

“就是該教訓。孩子不聽話,肯定是打得少,往死裏揍就對了。”周圍的老頭老太太立刻起鬨,這個提議用黃荊條抽,說什麼‘黃荊條下出好人’;那個建議拿棍棒打,因爲‘棍棒底下出孝子’。

一個個的,巴不得有熱鬧看,反正捱揍的人,不是他們的孫兒孫女。

蘇木在心中爲那個可憐的孫子默哀了三秒。

忽然,一隻巴掌大的紙鶴從天而降,懸停在了蘇木眼前。

紙鶴是黃色的,一邊的翅膀上面畫着一隻奔跑的狗的LOGO,另外一邊的翅膀上面則是寫着‘美團外賣’四個字,在紙鶴的身下還拽着一袋外賣,看樣子像是麻辣兔頭,散發着誘人的香氣。

紙鶴撲扇着翅膀,彷彿有生命一般。

一個渾厚的男人聲音,從紙鶴中傳了出來:“哥們,知道七棟三單元在什麼地方嗎?”

面對着一只能飛會說話的紙鶴,蘇木一點兒也不驚訝,側身一指:“那邊是九棟,過去右轉,直對着的就是七棟,三單元在它的最右邊。”

“謝了哥們。”

紙鶴道了聲謝,振翅升空,朝着蘇木說的方向飛去。

望着飛遠的紙鶴,蘇木想起了第一次看到這玩意兒時的景象。

那時候的自己,可沒有現在這麼平靜,差點兒沒給嚇死。直到後來才知道,這是美團的送餐紙鶴。說話的也不是紙鶴本身,而是背後操控着它的‘高級送餐員’。

是的,這個世界不是地球,而是一個平行宇宙。

一個修真、魔法高度發達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裏,修真、魔法的知識,與科技、生活高度融合,各行各業都有用到修真、魔法的技術。東方的修真者,西方的超凡者,都屬於是高端人才,無論社會地位還是經濟收入,都讓普通人無比羨慕。

蘇木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土著,他是在三年前穿越過來的。

地球上的蘇木是一個三十來歲的手遊策劃,最擅長的就是搞氪金活動騙錢,讓玩家們一邊大罵‘狗策劃不是人’,一邊又乖乖充值大喊‘真香’。

但很快玩家們就會發現,氪金抽到的老婆和裝備還沒爽夠,就被狗策劃偷偷改弱了,不得不繼續氪金抽新老婆……

剛來到這個世界,看到自己父母雙亡還有個妹妹的人設,蘇木一度認爲自己是要走上人生巔峯了。

畢竟父母雙亡這種設定,是網文裏慣用的套路,妥妥的主角模板。

何況還有個乖萌可愛的妹妹。

那時候的小葉子,才十二三歲,長得跟個瓷娃娃似的,非常惹人愛。

這不正是養成加德國骨科的節奏麼!

想想就刺激!

於是剛穿越過來蘇木,瘋狂的想要找出金手指,然後一路飛黃騰達,讓傑克馬、小馬哥等大佬跪下叫爸爸!

可是各種方法都試過了,無論是系統、老爺爺、還是超能力什麼的,都沒有出現,甚至連修行天賦也並不比別人強,反而是因爲一系列奇奇怪怪的舉動,被當成受刺激過度,精神出了問題,在醫院裏面參與了一段時間的研究工作。

主要是被人研究,沒收入還要倒貼錢的那種。

三年過去,蘇木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世界。

這裏除了有修真、魔法,其它的倒是與地球沒有太大差別——不僅大的世界格局一樣,生活裏的種種也很相近:這裏也有美團、餓了麼,也有淘寶、京東。華爲、小米等等手機也同樣存在。

在這三年裏,蘇木還和妹妹建立起了深厚感情。

如果說剛來的時候,妹妹對他而言,只是一個‘最熟悉的陌生人’。那麼現在,妹妹不僅是他的至親,更是他在這個世界裏,拼命努力的原因和精神寄託。

收回目光,蘇木轉身走進了單元樓。

略顯昏暗的樓道裏,貼滿了各種廣告。

不僅有開鎖、疏通下水道和小額借款這些牛皮癬,還有着大幅海報廣告。

正對着樓道口就有兩張,還是新貼的。

左邊的那張海報上,站着一位承包了古今歷史的老藝術家。

察覺到有人來了,海報裏的老藝術家急忙豎起大拇指,笑的滿臉褶子,大聲喊道:“學器修到藍翔,老牌名校,質量可靠,包教包會包分配!小哥,來藍翔吧,這裏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保證你會超喜歡的,招生電話你記一下……”

右邊是競爭對手的海報,上面是一羣廚師,見被老藝術家搶了先,他們不甘落後,紛紛扯開嗓子唱了起來,還是美聲合唱:“學鼎食,新東方,那裏是個好地方,八百個爐竈不鏽鋼,兩百個大師技術強,工作穩定收入高,終身就業有保障,有保障!”

蘇木饒有興趣的看着兩張廣告海報的表演。

以前樓道裏面的廣告,都是靜態的普通廣告,因爲馬上要到畢業季,這些培訓機構才花大錢弄了最新款的影像海報。

這種運用了符文、法術的海報,不僅能動能說話,還具備有一定的智能,遇到了有意向的人,不僅能夠向對方做詳細介紹,還能留下對方的聯繫方式,通過網絡上傳給培訓機構的招生老師。

如果半個月後,修真大學的考試失敗,蘇木說不定真會去這些培訓學校。

雖然學費有些貴,可好歹學的是與修真有關的技術,即便成不了修真者,也能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而且在就讀期間便能賺錢,比普通大學更適合他。

他需要錢。

無論是生活還是給妹妹治病,都離不開錢。

蘇木收回目光,擡手在腦袋上一拍,像是在斥責自己,又像是在給自己打氣:“瞎想什麼呢,我一定能考上修真大學,成爲修真者,攢夠錢給妹妹做手術,讓她好起來的。”

他不再看海報,大步上樓。

身後,兩幅海報上的‘人’,還在熱情挽留:

“小哥,留個聯繫方式吧。”

“不要走呀,我們再聊聊,再聊聊……”

它們的熱情沒有換來蘇木的迴應,反倒是惹來了一樓住戶的怒斥:“閉嘴好嗎,吵你媽呢!我這就給物業打電話投訴,搞這麼兩個破廣告,天天看到個人就跟打了雞血一樣嚷嚷,半夜都不歇的,簡直擾民!”

蘇木很快上到四樓,掏出鑰匙開了門。

這套房子是他便宜父母留下的遺產,一同留下的還有十來萬塊錢。

去年初,妹妹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錢被耗了個七七八八。如果蘇木考不上修真大學,這房子多半也保不住。

當蘇木進門的時候,妹妹蘇葉就像只小貓咪一樣蜷縮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見他回來,急忙起身,驚訝的問:“哥,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已經快十六歲的蘇葉,長相非常漂亮,只是皮膚慘白沒有血色,頭上還戴着一頂帽子,遮住了因爲化療掉光頭髮的腦袋。

看到妹妹,蘇木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解釋道:“你忘了?明天是週日,今天不用上晚自習的。”

說話間,他掃了眼電視,上面正在播送整點新聞快訊。

“F1方程式錦標賽魔都站比賽於昨天結束,我國長城飛劍隊力壓邁凱倫飛天掃帚隊、印度力量飛毯隊,以及法拉利飛鞋隊等多個強敵,奪得冠軍……”

“華爲發佈新款旗艦手機,搭載自主研發的符文芯片和鴻蒙系統……”

自從患上白血病,休學在家養病後,蘇葉就喜歡上了看新聞,這是她瞭解外界爲數不多的渠道。

蘇葉迎向蘇木,看到他手上拎着的食材,驚喜的說:“哥,你買了排骨?”

蘇木寵溺的捏了捏她臉,笑着點頭:“今天是你的生日嘛,我給你做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

“太好了,謝謝哥!”蘇葉幸福的笑着,笑容格外甜美,隨後故作神祕的說:“哥,我也給你準備了生日禮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