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 比GUI都高興

當江曉第二天中午醒來的時候,發現別墅里根本沒人。

通過江弓的感官,江曉閃爍到湖畔森林深處、那木屋下方的地牢之中。

在這裏,八個焰火傀被當成了燈源,站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一動不動,乖巧至極。

而被焰火傀圍在中間的,卻是兩個拼在一起的長方桌,上面擺滿了燒雞、燉魚、各式各樣的小菜......

一陣陣的香氣撲鼻,火光忽明忽暗的陰森地牢中,如此鬼宴,尾羽隊衆人大快朵頤,吃的比鬼都高興......

“老闆,菜!燒雞沒了!”夏妍站在桌前,指着那空空的盤子叫道。

一旁,肥頭大耳的舂臼獄鬼,伸出了胖乎乎的大手,隨着星力一陣陣拼湊,空盤子上出現了一隻美味可口的燒雞。

夏妍伸手就去掰雞腿,卻是被燙的縮回了手,忍不住用手指捏了捏耳朵。

“江曉江曉,快來吃!”小重陽拿着一枚剝好的雞蛋,一溜煙的跑向了江曉,但是...那小手裏的雞蛋,在離開長桌範圍三米外,就化作星力消散了。

“呀!”小重陽有些沮喪,像是撲蝴蝶似的,想要把那破碎的星力撲回來,但卻無能爲力。

江曉急忙上前,安慰着小重陽,帶着她小心翼翼的走過焰火傀,回到了長桌上,看着大吃特吃的衆人,江曉也是一臉的難受:“我說,你們還有點精英尾羽的樣子?”

二尾一手拎着女兒紅,掃了江曉一眼,卻是根本沒搭理他,拎着酒罈往口中灌去。

謝焱不在,沒有人再有特權,關鍵是這星力女兒紅滋味上佳,但卻是由星力幻化的,根本不醉人,非常適合二尾這樣的酒鬼。

酸甜、辛辣、苦澀......

她想要的一切,女兒紅都能給她,而且還不干擾她接下來執行任務。

舂臼獄鬼的存在,簡直太夢幻了!

就是賣相太難看,畢竟是八方獄鬼之一,肥頭大耳的,笑起來有些驚悚。

講道理,一般胖胖的傢伙,笑起來都會很喜慶,偏偏這舂臼獄鬼......哎,一言難盡。

江曉剝好了一枚雞蛋,遞給了小重陽,轉頭看向了桌前小口吃着發糕的韓江雪,道:“你晉級了?”

“嗯。”韓江雪頗爲無奈的點了點頭,“不小心晉級了,沒辦法,壓不住了。”

“噗......”影鴉一口豬耳朵吐了出去,卻是吐出了點點星力,“咳咳...咳咳......”

這話,太氣人了!

易輕塵卻是眼眸一黯,她是昨天被江曉改造的,但是......此時卻是停留在了星海巔峯,沒能進入星空期。

她與韓江雪是同齡人,但是......一個沒經過改造,卻壓制不住境界,進入了星空,而另一個卻是經過改造,大幅度提高星力境界,卻堪堪停留在星海巔峯。

差距太明顯了一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一方面是天賦的確不如人,另一方面,畢竟韓江雪一直跟在江曉的身旁,早早就有禍影訓練空間的幫助。

付黑轉頭看向了大聖,道:“你也星海巔峯很久了吧?是不是也快了?這異球中的星力濃度真是太高了。”

大聖吃着棗饅頭,點了點頭:“之前在地球上,還沒什麼感覺,來異球這半個月,卻是看到希望了,這環境對我們的身體幫助很大。”

小重陽聽着一羣人說“星海巔峯”的事情,不由得小聲嘟囔着:“地球人都好菜哦。”

衆人:“......”

一旁,江曉通過江弓的記憶,也知道了這是舂臼獄鬼的“喬遷之喜”。

原本舂臼獄鬼是在樹笠橋頭,和子婆在一起生活。

其他舂臼獄鬼都被江曉送去了八方地獄,他留下來這一隻,就是爲了偶爾能打打牙祭。

但這隻本該生活在地下的舂臼獄鬼,並不適應外面的光亮環境,所以他自己在橋頭挖了個坑,藏在了裏面。

夜半三更的時候,他纔會從地底冒出來,與子婆相見。

一個做菜、一個熬湯,兩隻鬼聊聊遭遇江曉之後的鬼生,畫面倒也挺和諧......

而在犯人授首之後,付黑就跟小隊商量,把舂臼獄鬼扔進地牢裏。

這肥頭大耳的老鬼特別喜歡地牢的環境,自打進入這裏之後,便開始打量着自己的新家。

舂臼獄鬼對這樣的生存環境已經很滿意了!雖然不是百米深坑,但是這裏是地下,又沒陽光。和這羣陽間人士生活在一起,能有這樣的安身之處,已經算是很難得了。

爲此,老鬼盛情款待衆人,尾羽隊當然也不推辭,欣然趕赴鬼宴。

飯菜豐盛,有滋有味的,而且還能添補生命力和星力,以後天天來這裏混吃混喝,都不用做飯了。

江曉又發現了商機!

地球上的舂臼獄鬼不友好,但異球上的很有眼力勁兒啊!

這種生物,真應該倒手賣給模特公司,先定個小目標,起拍價一個億!絕對有人買......

不!應該給華夏每個家庭都配只鬼!

徹底解決減肥問題,不過就是菜品有點難辦,舂臼獄鬼製作的都是傳統的、上香上供的食物......

而且這舂臼獄鬼太過醜陋、驚悚,否則的話,江曉真想給方老師送去一隻,讓她養在地窖裏。

但方老師的倆孩子畢竟還小,而且圓圓年紀也小,不適合接觸陰氣太重的物種。

眼前的舂臼獄鬼才來地牢多久?

哪怕是一堆陽氣極重的尾羽星武者還在這裏,這地牢中依舊飄起了淡淡的黑霧,陰氣繚繞。

“吃飽了,該上路了。”二尾放下了酒罈,開口說道,看了韓江雪一眼。

韓江雪當即開啓了黑空瞬守,連人帶着桌子,直接傳送到了地面。

只不過,桌子和菜餚在出現的那一刻,統統都消失了。

地牢中,舂臼獄鬼卻是傻了。

人走了行,你們把“燈”也帶走啊!

舂臼獄鬼看着那八隻乖巧的、一動不動的焰火傀,他哭的心都有了。

哪有這麼玩鬼的?

好吃好喝的宴請你們,結果你們留下八盞大燈在這照我?

“嗚~嗚~”舂臼獄鬼嘴裏發出了鬼叫聲,不斷的擺着手,對着焰火傀門做出了一副驅趕的樣子。

但是焰火傀們一動不動,舂臼獄鬼頓時不開心了!

誰?還不是八方獄鬼啦?

真拿胖子不當惡鬼?

舂臼獄鬼伸手一招,一個猶如搗蒜一般的巨大石臼砸了下來,直接把一隻焰火傀給砸碎了!

讓舂臼獄鬼萬萬沒想到的是,焰火傀聽話的要命!

哪怕是同伴被砸死,另外幾個焰火傀也是無動於衷,依舊兢兢業業的站崗,沒韓江雪的命令,它們一動不動......

舂臼獄鬼拎起了石臼中那搗蒜的石棒,挨個向焰火傀腦袋上敲去......

好半晌,舂臼獄鬼拍了拍胖手,滿意的點了點頭,家裏終於陷入了一片黑暗。

嗯,不錯不錯,晚上的時候,去橋頭找找子婆,請她過來看看我的新家。

......

與此同時,尾羽小隊也在江曉的幫助之下,閃爍來到了俄聯邦、白俄、烏基的三國交界處。

五月下旬的東歐並不炎熱。

雖然是春末時分,但卻是天高雲淡,給人一種秋高氣爽的感覺。

江曉站在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中,左右觀望着,道:“找找吧,三國交界處,區域不算很大,對了,我記得巴澤說過,是石頭地形?”

二尾道:“對,影鴉。”

“收到!”影鴉眼眶泛紅,仰頭望天。

衆人眼中的藍天白雲,迅速被一團團烏雲取代,不一會兒,淅瀝瀝的小雨便落了下來。

“找到了。”影鴉突然開口說道。

江曉微微挑眉,道:“這麼快?”

影鴉笑着點了點頭,道:“你帶我們來的地方很準確,另外,這裏是一片山林,平整的土地不多,那片地域上沒什麼生物,我們可以直接過去看看。”

說着,影鴉向東方看去,道:“大概1.2公里。”

二尾:“八尾。”

韓江雪再次開啓了黑空瞬守,衆人再次出現的時候,也終於意識到影鴉爲什麼找的這麼快了!

江曉邁步上前,站在山頭上,一臉的驚歎。

下方是高低起伏的山地地形,但是有一大片地域非常的不和諧。

那地形是如此的平坦,黑色與白色的石頭方塊,鋪平了一大片地區,從高處向下看,就像是一個國際象棋的棋盤。

但是,棋盤中卻沒有任何生物,周圍也是靜悄悄的,沒有半點生物生存的跡象。

想來,這片地域對於其他生物來說,應該是過於危險了,所以沒有生物願意踏入其中。

二尾邁步上前,與江曉並肩而立,道:“注意一下,當我們接近棋盤到一定距離的時候,那些或黑或白的巨型石頭方格,可能會站起來。”

她在提醒江曉,也在說給尾羽隊的其他人聽。畢竟這種地方,誰都沒來過,甚至都沒見過。

甚至這“棋盤”的存在,都是二尾和江曉一起,從化星·巴澤嘴裏審訊出來,然後向上級彙報的。

看到棋盤真的存在,二尾的心中也是鬆了口氣,雖然她對自己的審訊手段很自信,但畢竟眼見爲實。

如果這個“棋盤”不存在的話,她又得對自己的星技列表重新規劃了。

江曉道:“巴澤描述的是下層維度的棋盤吧,沒想到,異球中,這黑白棋盤就這麼坐落在這裏。”

“好大呀,這棋盤快趕上咱們家門前的樹笠湖了。”夏妍暗暗咋舌,站在高處,還能勉強看到全貌,要是在下面觀看的話,怕是一眼看不到頭。

江曉嘿嘿一笑,道:“那我們把這棋盤也搬回家呀?”

夏妍搖了搖頭,道:“我不會下國際象棋。”

江曉道:“用得着你下?你看好了,我去把黑的和白的都踩醒,讓它們自己下!”

說着,江曉轉頭看向了二尾,一臉的探尋之色。

二尾想了想,道:“你左邊棋盤,我右邊棋盤,看看它們是否會對戰。”

江曉:“好!”

二尾的身體微微弓起:“所有人,趴下隱蔽。大吏,倒計時。”

付黑的聲音從後方傳來:“3...2...1!”

話音剛落,江曉和二尾的身影一閃即逝。

而就在兩人一腳踩在黑白石頭棋盤上的那一刻,身體周圍的數塊石頭,突然破碎開來,一個個純黑色、純白色的巨大“玩具兵”,彷彿被喚醒了似的,從石頭方格里爬了出來!

江曉和二尾迅速閃爍歸來,趴伏在了山頭上,小心翼翼的看着下方。

此刻,這國際棋盤,有一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感覺。

雖然江曉和二尾都已經離去了,但是一個個石頭兵站起來,也干擾了身體附近的其他石頭方格。

轉眼間,整個棋盤,有大半黑色、白色的方格都站了起來!

這些或黑或白、極爲威武的石頭兵,隨着身上的碎石滑落,紛紛露出了精雕細琢一般的身軀與面龐。

絕大多數,都是身穿石頭鎧甲、手拿石矛與鳶盾的戰士。

他們身高三米有餘,英武異常。

少部分是精緻的石頭堡壘形象,比一般的石頭士兵大很多,那體型,裝下三個士兵都綽綽有餘。

也有幾隻馬頭的石頭雕塑,卻是隻有馬頸以上的部位,長長的馬頸下方,是一個由石頭構成的圓盤。

馬頭與石堡的體型相當,那散發着光芒的石眼,是正四處張望着。

江曉小聲道:“只有兵、車和馬,沒見到象、後和王。”

二尾道:“這應該是一層的守衛,我剛纔感知了一下,下面還有棋盤,起碼十多層。”

江曉:???

地底還有棋盤?

二尾微微皺眉,道:“巴澤給的情報有誤,他說黑與白勢不兩立,但它們沒有戰鬥的意思。”

江曉趴在山頭,手中幻化出了一本《星武紀》,道:“他描述的是下層維度,我們看看異球中的它們,都有什麼特性。”

話音剛落,未找到任何其他生物的黑色馬頭,突然張開了嘴,一聲嘶鳴:“唏律律~”

“轟!!!”隨着黑色馬頭嘶鳴,不遠處,那體型巨大的白色城堡,突然移動了起來,向前方那黑色的鎧甲士兵碾了過去。

霎時間,整個棋盤都動了起來!

這棋......不愧是國際的,真?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