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9 彩虹屁

森林湖畔前,江曉雙臂環着膝蓋,眼神稍顯空洞,看着前方湖水中那翻騰的兩隻大魚。

江曉的身旁,趴着一隻熟睡的嚶嚶熊,小燭火將嚶嚶熊當成了蹦蹦牀,在那毛茸茸的背脊上盡情的蹦蹦跳跳着,口中“唔唔”的叫着,似乎永遠不知道疲倦。

也似乎...永遠沒有煩惱。

小燭火撒歡兒玩耍了好一陣,這才感覺到主人似乎心情不好。

它眨了眨一雙燭眸,仰起小臉蛋(腦袋),好奇的看着江曉:“唔?”

發現江曉依舊目光渙散的看着湖面,小燭火從嚶嚶熊的身體上蹦了過來,一屁股坐進了江曉的懷裏:“唔~”

被“小胖墩”這麼一砸,江曉當即回過神來,看到了那在自己胸前,不斷磨蹭着臉蛋的小燭火,不由得笑着拍了拍它那Q彈軟滑的身體。

身後,一道高挑的身影閃現,一股股的戾氣讓江曉背脊發涼,懷中的小燭火同樣縮成了一個球,明顯是被嚇壞了。

不用回頭看,江曉就知道是誰來了。

“解決了。”江曉揉着小燭火,溫柔的安慰着它。

“嗯,你說你不要那機甲。”二尾抹了抹臉蛋上殘留的血跡,啞着嗓子說道。

“嗯。”江曉的心情不是很好,輕聲迴應了一句,“聽了他的星技,也沒什麼價值。不知道的時候覺得很神祕,知道了之後,也就那樣。”

二尾雙手負後,看着湖中與兩條大魚嬉戲玩耍的夏妍,道:“打算怎麼辦?”

“呵呵。”江曉的笑容有些苦澀,道,“這人接到那老頭的命令,來刺殺我的時候,我和你們應該還沒有匯合,所以只有一個刺殺者。

看得出來,那老頭只是要給我挑戰,只是想讓我提高的更快一些,所以只蠱惑了一個刺殺者過來。”

說着,江曉輕輕的嘆了口氣,道:“但現在不一樣了,我和尾羽隊匯合了,你能想象得到,下次被他用提高實力的方式蠱惑而來的人,會是怎樣強大的星武者,甚至...很可能會是一支團隊。”

二尾垂下眼簾,看着坐在湖畔邊江曉的背影,道:“你覺得,怎樣的團隊才配給尾羽隊帶來挑戰。”

江曉抿了抿嘴,小聲說道:“從剛纔那華裔囚犯的口中得知,有不少國家的星武者都在異球中流浪。”

二尾打斷了江曉,開口道:“我說的是,能給尾羽隊帶來挑戰的。”

江曉沉吟半晌,緩緩地吐出了兩個字:“化星。”

一時間,湖邊陷入了沉寂,只剩下了湖中玩耍的夏妍的嬉笑聲

江曉道:“我離隊吧,畢竟你們執行任務是正事,不能耽誤。”

二尾:“爲什麼要離隊,害怕連累尾羽隊麼。”

“呃...差不多。”江曉低着頭,揉着懷中的小燭火,把它那圓滾滾的身體當成了發泄神器,盡情揉捏着,“倒不是連累,我是怕拖累,有我在,可能會干擾團隊執行任務的效率。”

二尾的聲音嘶啞,從背後緩緩傳來:“然後呢,你準備去哪。躲在這禍影世界中麼。”

“不。”江曉搖了搖頭,道,“想要不打擾尾羽隊執行任務的腳步,我最好還是去找那老頭,在他身邊,與他共同交流《星武紀》的使用方式,或者是和他一起鍛鍊身體。

給他想要的同時,也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二尾邁開長腿,上前一步,站在了江曉的身後,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你不該是這種輕言放棄的人。”

江曉開口道:“我沒有放棄,我對《星武紀》有很多疑惑,而且,在他的身旁,我也能時刻想着訓練提高,而尾羽隊也不會被任何其他勢力拖延執行任務的腳步。”

江曉的身體前探,稍稍遠離了背後的人,道:“你知道,相比於執行任務來說,我個人的事情不算什麼。更何況,我不是去受罪的,而是去進修的。”

二尾低頭看着江曉,開口道:“頭上有陰雲籠罩,就去反抗,去打破,而不是順從。”

江曉挪動着屁股,轉過身,仰頭看向了二尾,道:“你誤會了,我一直都是積極的,也一直都是執着的,從來沒放棄過。

我們兩個的思維方式不同,你可能不太理解我的目的,你也誤會了我的做出這種決定的出發角度。”

二尾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曉,沉默半晌,這才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關於你的提議,我不批准。”

江曉聳了聳肩膀,道:“然後呢?我們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繼續去歐洲-棋盤執行任務?”

二尾:“不對,也不對。”

江曉:“呃?”

二尾:“我們繼續去棋盤執行任務,我和七尾需要那裏的王星珠。華夏軍也需要那裏的兵星珠,大量需求。

但我們不會當做什麼都沒發生,棋盤過後,我們去找化星。”

江曉微微挑眉,道:“這也是我們的任務之一?”

二尾:“我說是,它就是了。”

這麼霸氣的嘛?

江曉很想用拇指按在二尾的鼻尖上,給她點個贊,但是現在的氛圍有點不對。

二尾看着江曉,面色嚴肅:“坐以待斃不是我們尾羽的風格,清除障礙,才能更好的執行任務。”

江曉沉吟半晌,道:“主動出擊的話......”

二尾“嗯”了一聲,擡眼看向了遠處的湖面,道:“早該去找化星了,恩怨,是時候該了結了。”

江曉道:“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連最頂級的化星都無法給我們尾羽帶來挑戰的話,也許那老頭會親自動手,你知道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二尾:“盯着眼前的任務,活下來再說以後。”

江曉砸了咂嘴,不是很確定二尾的計劃到底是幹什麼......

“噗......”

“呀!”後方,突然傳來了夏妍的一聲驚呼。

江曉扭頭望去,卻是看到了孤鯨的背部浮出湖面,噴灑出了一片水珠。

在陽光的照耀之下,竟然有一道七色彩虹隱隱顯現,美不勝收。

“呵。”江曉笑着搖了搖頭,自從他將孤鯨收入星圖之後,便和它約定,希望從此以後,它的眼中只有他。

想來,孤鯨是感受到了江曉的情緒,在用這樣的方式安慰江曉。

就像是懷中瑟瑟發抖的小燭火,雖然在二尾來了之後,小燭火縮成了一團,但是在二尾到來之前,它是想要安慰江曉、讓他開心起來的。

夏妍:“江曉!”

“啊?”江曉看向了水中露出了腦袋的夏妍,“怎麼了?”

夏妍仰頭看着那絢麗的彩虹,開口喊道:“你說它叫孤鯨,怎麼名字才兩個字,和你的星寵名字風格不符呀!”

“啊......”江曉的面色古怪了起來,道,“怎麼?你要給它起名?叫什麼?大孤鯨?”

聞言,夏妍氣惱的看向了江曉,道:“什麼破名,虧你說得出口。”

江曉哼了一聲,你起名不都是“大”子輩的麼?

夏妍美眸一轉,道:“就叫它噗噗鯨吧!”

江曉:???

夏妍一臉的興奮,道:“怎麼樣?它剛纔噴灑水珠、製造彩虹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聲音!”

江曉滿腦袋黑線,那也應該叫彩虹鯨啊?

噗噗鯨是什麼鬼?

另外...這名,江曉已經五年沒聽過了,在這平行世界裏,每個國家中那些名人的名字都是不一樣的。

江曉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沒磕巴?”

夏妍好奇的看着江曉,道:“磕巴什麼?嗡嗡鯨、噗噗鯨,多和諧!”

哦......

江曉鬆了口氣,沒磕巴就好,我還以爲你跟我一樣來自另外一個世界呢,這名...我都不敢起!

話說回來,與其叫噗噗鯨,還不如叫戰鬥鯨......

夏妍裹了裹身上的噬海之魂,一個閃爍,來到了兩位大佬面前,癟着小嘴,道:“怎麼樣呀?這名字行不行?”

江曉撓了撓頭,道:“你問它滿意麼?”

“噗......”

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響,漫天水珠噴灑而出,剛剛散去的彩虹,再次顯現了出來。

夏妍的雙眼都快冒出小紅心了,踢了踢江曉的屁股,道:“你看呀,它喜歡!”

“好嘛......”江曉一臉難受的砸了咂嘴。

身爲起名鬼才,又起了個名,而且還是一隻星辰段位的王者生物,夏妍一臉的開心,看到二尾那冷漠的表情,夏妍急忙收斂了一下笑容,道:“對了,兩位長官,我跟你們請教個事兒。”

江曉:“嗯?”

夏妍蹲了下來,歪頭看着江曉,道:“我還有三個可利用星槽,我研究了一下我的星技配置,以及化星成武的作用,覺得我應該增添一下淨化類的星技,你們覺得呢?”

江曉卻是笑了,道:“你也想要快點填滿星槽,然後置換高品質星技?跟小江雪一個毛病。”

夏妍心中一急,道:“我是真的想要淨化類的星技,這是我星技體系的短板,原來我不需要,現在......”

聞言,江曉卻是沉默了。

江曉答應過夏妍很多事情,有他在,夏妍不需要很多東西。

事實上,此時尾羽隊的配置,各種各樣的功能性星技都有,但是江曉被封印了星技,卻是讓夏妍失去了最大的仰仗。

看得出來,其他人與江曉比起來,在夏妍心中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江曉開口道:“也對,隨着可利用星槽越來越多,你想自成體系的方向發展,也是不錯的思路。”

說着,江曉仰頭看向二尾,道:“你認爲呢?”

夏妍也急忙站起身,一臉期待的看着二尾。

二尾開口道:“淨化類星技大都一星雙技、一星三技。棋盤中的象星珠可以給你。

一星雙技:天堂之光、天堂之恕。

由於你的星圖職業限制,你吸收不到天堂之光,只能吸收到淨化類的天堂之恕。

另外,你剩下的兩個星槽,要填王的兩項星技。”

夏妍愣了一下,緊接着,一臉的驚喜,道:“王?棋盤地區的王星技?真的要給我嘛?不上交?”

二尾輕輕頷首:“尾羽旅被要求上異球執行任務後,我便與上級表明,增強自身的實力,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務。

我們任務過程中所獲得的的一切星珠星技,我們有優先的吸收權。”

夏妍緊張的捏了捏手指,道:“天堂之恕怕是鑽石段位的淨化星技吧?裏面可是有稀有的治療系星技,這......”

江曉也聽明白了,不過講道理,既然尾羽隊所去的任務地點,是最高級、最稀有、常人從未去過、甚至是聞所聞問的地點,那麼尾羽隊的成員,理應有這樣的福利!

二尾:“你聽到我說的了。”

“呦呼~”夏妍一聲歡呼,張開手臂抱向了二尾!

多虧自己在下層維度的時候並未填滿星槽!

而且,這不是下層維度星技品質低,異球中星技品質高的問題!

而是在地球上,外人根本沒法踏入其他國家的國寶級異次元空間!

但是在這異球之上,衆人再無顧忌,只要有情報支撐,去的就是最“高貴”的地點!

只要你能活着出來就行!

夏妍當然認爲自己能活着出來,有這樣一支強大的團隊做支撐,她要是出不來,那就活該在裏面當國際象棋。

嗯...就算是當國際象棋,她也要那個高貴美麗的後。

眼看着夏妍撲過來,二尾突然伸出一隻手,按在了夏妍的臉上,皺着眉頭將她的身體支遠......

這是什麼畫面?

二哈撲向大貓被拒?

江曉樂得不行,之前的陰霾一掃而空。

江曉將小燭火扔在了嚶嚶熊的背上,哈哈笑道:“你這七尾,在尾羽裏算是混到頭了,到處要抱抱,結果正旅嫌棄你,副旅也嫌棄你......”

夏妍本就尷尬,也知道自己一時激動,被衝昏了頭腦,撲向了不該撲的人,卻是又聽到江曉往傷口上撒鹽!?

夏妍當時就不樂意了,一腳將江曉踹進了湖裏:“我找你抱抱是給你面子!”

冰涼的湖水浸染着身軀,也讓江曉的腦袋清醒了不少。

既來之、則安之嘛。

剛好洗個澡,找兩隻大魚玩玩。

哪成想,在幾秒鐘之後......

湖中暢遊的江曉,突然被一道水柱給射了出來,噴向了高空,他的身後,還跟着漫天的彩虹屁......

...

三更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