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8 利令智昏

半個月後,夜晚時分。

酆都鬼區,八方地獄之中。

謝焱一身漆黑的火焰,手裏還拿着一把不大不小的星力之鉗,他一手掐着一頭刀山獄鬼的脖子,死死的按在地上。

右手中的星力之鉗,惡狠狠的懟向了刀山獄鬼的口中。

刀山獄鬼大驚失色,但是在力量屬性上,竟然根本無法與謝焱抗衡。

謝焱胸前隱隱發光的鑽石·聖力之印可不是鬧着玩的!

被配置了鑽石·亡命之軀星技的謝焱,也根本不在乎四面八方的一片刀刃海洋!

從地底冒出來的星力刀刃,瘋狂的刺在謝焱的身體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但卻無法突破謝焱的防禦。

“唔!唔!唔!”哪怕是那刀山獄鬼死死的閉着口鼻,但是謝焱手中的星力之鉗,呈虛幻線條狀,依舊懟進刀山獄鬼的口中,隨着鉗子握緊,惡狠狠的向外一拔!

唰......

一條由虛幻線條構成的長舌,直接被謝焱拔了出來!

也正是在這一刻,刀山獄鬼身上的業火悄然消失,它被沉默了!

這虛幻的星力之鉗,名爲“拔舌”,出產自八方獄鬼中,拔舌獄鬼的星珠。

什麼叫“師鬼長技以制鬼”?

此時的謝焱,已經不再是半個月前,與八方獄鬼拼誰是“受虐之王”的他了!

獲得了拔舌獄鬼的星珠之後,謝焱不顧衆人阻止,直接吸收了星珠,完全不在乎吸收到業火星技。

事實證明,謝焱中彩了!

他真的吸收到了業火星技,當然,在江曉的強令制止之下,謝焱並未開啓過業火星技......

隨後,謝焱再吸收任何八方獄鬼的星技,衆人也沒有理由去阻止了。

這“拔舌”,就是沉默類的星技,而且還是非常少見的戰系沉默星技!

只不過,這“拔舌”的限制太大了一些,你不僅要近身施展,而且還要死死的控制住目標,哪怕是對方腦袋左搖右晃都不行!

說拔舌,就必須拔舌!

那星力之鉗可是拔不出來別的東西,舌頭拔不出來,那目標就不會被沉默。

這種星技,是完完全全的“錦上添花”星技,而非“雪中送炭”類的星技。

畢竟,你想要“拔舌”過程順利,那就得對目標完成絕對的控制,確保目標不能有絲毫亂動。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既然已經絕對控制了,那你還沉默它幹什麼?多此一舉?

如此“脫褲子放屁”的星技,卻是非常適合謝焱爲華夏清理八方地獄!

別人受不了業火之苦,我謝焱,受得!

別人清理不了這八方地獄,我謝焱,清得!

江曉擁有一個禍影星球,他想要保留物種,我謝焱,給得!

不就是星槽麼?爲江曉、爲華夏衆生做出犧牲,我謝焱,值得!

整整半個月,謝焱的內心活動一場豐富,但是他從來沒表述過任何心理狀態。

真兄弟,不矯情!

此時,在這百米之深的大坑之中,漆黑的迷霧已然散去。

隨着獄鬼數量的減少,它們身體裏擴散出來的陰森鬼霧,也越來越少。

小隊衆人配合着謝焱、以及遍地肆意爆炸的焰火傀,已經清理了足足三座八方地獄。

江曉邁步上前,小心翼翼的躲過了滿地的星力刺刀,在謝焱的身後,開啓了禍影世界的大門。

謝焱回手就是一甩,手中拾着星力之鉗,皺眉看着那虛幻線條的長舌,嫌棄的扔在一旁。

“啪!啪!啪!”

一連串的鼓掌聲音從遠處的黑霧中傳來。

隨着獄鬼越來越少,黑霧籠罩的範圍,反而能夠讓衆人知曉,那獄鬼身處何方。

只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胖老頭,鼓着掌,緩緩的飄了出來。

與其他那些乾瘦的獄鬼不同,眼前的老頭,雖然一身鬼霧繚繞,但卻富態的很。

舂臼獄鬼!

衆人也早早發現了老人家的存在,但是已經清理了三座八方地獄的他們,早就有了經驗,並未對那舂臼獄鬼下手。

老人家肥頭大耳,卻是一臉的陰森。

只見他隨手一招,下一刻,一張長桌悄然出現在衆人面前。

稱不上是有多豐盛,但豬頭肉、燉魚、燒雞、饅頭一應俱全,甚至還有幾壇像模像樣的女兒紅。

江曉錯了,真的錯了。在地球上學習的淺薄知識,讓他誤導了小重陽。

他本以爲,過了奈何橋,路過子婆身旁,便不再有友好的生靈了,這句話在下層維度中是正確的。

但是江曉顯然低估了異球中獄鬼們的智商。

尤其是八種獄鬼裏的舂臼獄鬼,它是那種不會主動找你麻煩的鬼,而當你打敗了其他獄鬼之後,它還會上前爲你奉上一桌“鬼宴”,以示友好,請求壯士放過。

謝焱邁步走向了長桌,打開了一罈女兒紅,那蓋子被丟出去、離開方桌附近之後,便化作星力,緩緩消散。

謝焱仰頭便灌,豪邁至極,酒水有滋有味,卻並不醉人。

稍顯渾濁的女兒紅進入謝焱的口,卻是化作一層層渾厚的星力與生命力,填補着謝焱的身體。

小隊衆人紛紛上前,參與鬼宴,卻沒人與謝焱搶酒喝。

哪怕是桌上還有幾壇酒,也沒人去搶。

雖然謝焱沒表現出來太多的異樣,但誰都無法想象,他到底都承受了怎樣的壓力。

目前的階段的謝焱,就是另一個“江曉”,無論他想要幹什麼,隊裏的所有人都哄着他,讓着他......

可惜的是,謝焱很正直,沒有這方面的小心思。

......

看到衆人赴宴,肥頭大耳的舂臼獄鬼笑開了花,畢竟吃人家的嘴軟嘛。

但是這樣的笑容,出現在這鬼霧繚繞的身影上,也讓人感覺他是在冷笑......

想當初,第一次吃鬼宴的時候,衆人還有點不太適應。

“啪。”後明明拿着一枚熟雞蛋,放在桌上,輕輕的攆着,眼神警惕的看着江曉,發現他有湊過來的意思之後,後明明的手掌一停,便不再剝雞蛋殼了......

江曉咧了咧嘴,道:“切~”

他也是怎麼也沒想到,第一次搶後明明的雞蛋,是在世界盃的酒店中,第二次搶她的雞蛋,卻是在這陰森的酆都鬼區-八方地獄的深淵裏。

小重陽手捧着一隻燒雞,吃的滿嘴流油,也不用在意弄髒了衣服,畢竟那油漬一會兒就會變成了星力,融入了她的體內。

一衆人酒足飯飽了之後,江曉開啓了禍影世界的大門,將舂臼獄鬼送了進去,轉過頭,看向衆人,道:“差不多了,任務圓滿成功,可以歇歇了。”

隨着舂臼獄鬼的離去,衆人眼前一片狼藉的餐桌和食物殘渣,紛紛化作點點星力,消散在空中。

二尾轉頭看向了謝焱,道:“加入尾羽旅。”

謝焱懷中的女兒紅悄然破碎,他轉頭看向了江曉,道:“強制徵召?”

江曉急忙搖頭,道:“不,只是邀請,友好的邀請,她說話風格就這樣,別人聽着總以爲是命令的口吻。”

謝焱:“我累了。”

聞言,衆人紛紛沉默了下來。

這半個月的時間,謝焱幾乎每天都處於雙重火焰的灼燒之下,休息都很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承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

他說累,沒人有任何意見。

事實上,他此時能保證狀態平穩,衆人都是嘖嘖稱奇,也都充滿了敬意。

江曉當即重新開啓了禍影之墟的大門,道:“辛苦了,兄弟。”

謝焱只是擺了擺手,不再說話,邁步走了進去。

二尾默默的看着士兵離去,這的確是個男人!

但人各有志,不可強求。

江曉能找到這樣一個外援,能結交下來這樣一個兄弟,是她之前不敢想象的。

江曉看向了二尾,也生怕她被拒絕之後不開心。

小黑這傢伙,又臭又硬的,跟衆人出生入死了這麼久,話都沒說超過10句,而且每句話都不超過5個字,也是沒誰了。

江曉連忙轉移話題,道:“我們下一步去哪?”

二尾道:“俄聯邦、白俄與烏基三國交界,棋盤區域。”

江曉愣了一下,道:“什麼地方?”

江曉眉頭緊皺,似乎在哪裏聽過這“棋盤異次元空間”?

書本上是沒學過的,好像...哦!對!

江曉眼前一亮,突然想起來了,原化星組織成員,巴澤曾說過這異次元空間,與華夏、俄聯邦共有的龍窟異次元空間一樣,這也是一個層層守護的神祕異次元空間。

與華夏·大藏的虛空異次元空間屬於相同級別,擁有空間系星技,是一種被人爲隱藏的神祕空間。

這三國也是牛批,牽扯多方勢力,竟然也能瞞得住全世界,想來,其中生物的星技必然強的可怕。

二尾看到江曉恍然大悟的模樣,不由得點了點頭,道:“走吧,休整一天,馬上就要進入大家熟悉的作戰方式了,你們這羣憋壞的人,到時候,別讓我失望。”

反應最大的就是大聖和後明明,聞言,兩人當即點頭。

八方地獄由於太過特殊,兩人的確是畏手畏腳,本該是強力輸出的炮臺,卻硬生生跟影鴉幹着同樣的活。

一衆人紛紛進入了禍影世界,江曉留下了二尾,關閉了大門,和二尾閃爍回到遼連那半截教學樓之後,兩人這才進入了禍影世界。

二尾:“我去看看那囚犯,你把付黑叫來。”

說着,二尾便閃爍進入了黑暗潮溼的地牢中,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二尾的眼眸卻是微微一眯。

地牢深處,被五花大綁在石柱上的男子,似乎沒有了聲息?她當即閃爍過去,一手按在了他的脖頸處。

還有氣兒?

二尾哼了一聲,一手伸出,冰霜風吹在了男子那昏沉的臉上。

一直以來,雖然衆人都在忙着任務,但二尾一直心繫着這囚犯。

爲了禁閉犯人,江守還特意在湖畔森林深處,建了一座地牢,將那陌生人扔進其中。

二尾在每日休息的時候,會例行來到這地牢中“關照”囚犯。

但是讓囚犯感到絕望的是,二尾再也沒有審訊過他,再也沒有開口說過哪怕一句話。

在陰暗中,每當囚犯看到那一雙散發着兇光的眼眸之時,他的心頭便充滿了無盡的絕望。

除了二尾和付黑之外,再沒有人來過,囚犯也一直被扔在這暗無天日的地牢中。

這種方式,的確非常能夠摧殘人心,彷彿這樣的日子永遠都不會有盡頭......

曾經,自信滿滿的他,甚至連死都不願意鬆口,但現在,他的意志一天天在崩潰,直至近幾日,當他看到那兩道兇獸一般的眼眸時,囚犯絕望的發現,自己...可能承受不住了。

事實證明,這個世界上沒有硬漢。腦袋一熱,敢於赴死的人比比皆是,但這樣的決心與意志,終會在永無天日的煉獄中被磨平。

更加可怕的是,他知道自己已經放棄了,但二尾依舊不打算開口詢問他......

八方地獄,不是地獄,眼前的地牢才是!

八方獄鬼,也不是魔鬼,眼前的人才是......

......

除了囚禁犯人的地牢之外,江守也給尾羽隊衆人建造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木屋,就在樹笠木林之中,在地牢的正上方。

二尾走後,江曉召喚出了兩隻大魚,任它們進入湖區玩耍之後,也閃爍進入了木屋。

木屋裏住着後明明、大聖、影鴉和付黑四人,江曉站在付黑的門前,叫道:“付黑?”

“怎麼了?”付黑急忙打開門,看他手拿着衣物的模樣,估計是要去湖中清洗一番。

江曉道:“二尾叫你...呃?”

江曉話音未落,卻是轉過頭,身後,傳來了一陣陣暴躁的氣息。

“咋...你咋啦?”江曉看着面色難看的二尾,開口詢問道。

二尾:“招了。”

“嗯?招了?”江曉眼前一亮,急忙詢問道,“他怎麼說?叫什麼?”

二尾面色陰沉不定,道:“他說,有個外國老頭答應他,幫他突破星力境界,作爲交換條件,他要做的,就是殺了你。”

外國老頭?

霍普·金斯!?

江曉面色一僵:“草!”

...

推薦一本好友的書《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女頻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