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硬茬子

江曉和古島的守護軍交代了一番之後,便帶着謝小黑返回了石質別墅。

來到別墅門口的第一時間,謝焱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心裏只剩下了一句話:這?是個什麼玩意?

“別害怕,那是我家郵筒,不是活的。”江曉看着門口立着的巨大晶龍首,笑着回道。

謝焱的面色有些古怪,仔細觀察了半晌。

你家郵筒可真大,是郵信的還是郵人的啊......

兩人進屋,來到了客廳,剛好看到沙發上那閉目養神的後明明。

豌豆姐姐睜開了雙眼,與謝焱灼灼相視,曾經,兩人都是站在華夏巔峯的星武學員,都是代表國家出征的國家隊員,卻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相遇。

江曉的存在,似乎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

本該前往開荒軍、碎山軍的後明明,被江曉硬生生拐到了守夜軍。而一直是守護軍的謝焱,卻是兜兜轉轉,最終也來到了守夜軍。

後明明看着謝焱,微微揚頭,打了個招呼。

而謝焱卻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像是廁所裏的石頭,又臭又硬,對着後明明微微頷首,一句話也沒說。

看得江曉這個難受啊......

這也算是他鄉遇故知吧?怎麼半點反應都沒有?

這就是傳說中的強者風範嘛?

江曉對後明明開口道:“你給小黑介紹一下我們的具體任務,然後帶他去休息,養精蓄銳,什麼時候出發,等我通知。”

說着,江曉後退一步,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了一旁走來的韓江雪。

“你怎麼還不休息?”江曉急忙詢問道。

韓江雪對謝焱打了個招呼,道:“也許我能用焰火傀幫助謝焱打打下手。”

江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從胸前抽出了一本書籍。

韓江雪道:“我已經置換了鉑金品質的焰火傀,自爆的傷害很不錯。”

江曉一邊翻看着《星武紀》,一邊眉頭緊皺,道:“你確定能切斷與召喚獸之間的聯繫?”

韓江雪想了想,開口道:“業火沒有二次感染的特性,最終的反應,也應該是在焰火傀身上?焰火傀畢竟與你的誘餌不同,不是與我感官相通的。”

“嗯......”江曉沉吟半晌,提議道,“也可以讓你的焰火傀召喚焰小傀,二手的召喚物,應該不會讓業火沾染你的身體。”

韓江雪點了點頭,道:“到時候試驗一下吧,如果業火只是反應在焰小傀身上,不會干擾作爲召喚師的焰火傀,那麼就印證了我們的結論,我可以直接召喚焰火傀幫助謝焱。”

江曉和韓江雪有些特殊,都是參加了兩次世界盃的學員。

所以,韓江雪與謝焱也是同屆的國家隊員,只不過一個是團隊賽選手,一個是個人賽選手,所以交情不算很深。

“嗯。”江曉忍不住嘆了口氣,道,“要是賀老在這就好了,他的金鐘罩,能讓人在一定時間內無敵,不會受到任何形式的星技傷害。”

說着,江曉也在暗暗可惜,要是自己早點幻化出賀老的星圖就好了,現在地光星技被封印了,無法製造星圖,江曉只能切換之前已經製作好的星圖。

易輕塵的星圖倒是也有守護作用,但是與賀老的橘紅鐘罩完全不同,易輕塵的平安扣,是免疫控制類星技的,對於業火這種進攻型星技,不會有半點免疫效果。

說話間,客廳的沙發上,聽着後明明講解任務的謝焱,突然開口,對着門口的姐弟倆說道:“有我。”

江曉轉過頭,卻是看到了謝焱那堅定的眼神,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江曉覺得心裏特別有底。

江曉笑了笑,帶着韓江雪一個閃爍,進入了花海牧場。

陣陣花香飄過鼻尖,沁人心脾。

韓江雪打量着四周,發現只有那些優哉閒逛、吃花的牛,和那四處亂跑的小燭火。

韓江雪的心也安穩了下來,似乎意識到,自家弟弟突然帶自己過來是爲了什麼。

韓江雪的眼神柔軟了下來,難得的獨處時間,以及江曉這貼心的舉動,讓她伸出了手,輕輕挽住了江曉的手臂。

然而小江雪卻是想瞎了心了......

因爲江曉不僅把她傳送過來了,身後還帶來了一個江守。

江守站在花叢中,開啓了禍影訓練空間的大門,腦袋向其中探去,卻是看到銀維與陳靈濤正打的熱火朝天。

“噓~”江守吹了個口哨,裏面激烈的戰鬥也是微微一停。

“師父!”

“師父......”

江守對着陳靈濤道:“快點星海昂~”

說着,看向了銀維:“你出來吧。”

銀維面色一喜,黝黑的鬼臉上露出了驚悚的笑容。

它那巨大的身影剛一出來,便興奮的有些顫抖。

師父,果然還是好師父!

銀維看着滿地的花朵,頓時撲倒在地,不遠處,一羣花磐牛如臨大敵!

丫怎麼又來啦?

蹭吃蹭喝?

連牛你都白嫖,你還是個人?

哦,對,你是鬼......

江守蹲在銀維身旁,道:“吃飽了好幹活,晚些時候,我們出去執行任務,需要你那鑽石品質的聖力之印。”

“唔!唔!”銀維一雙大手胡亂的往嘴裏塞着花,激動的淚流滿面......

韓江雪看着趴地上吃花的鬼臉僧侶,一時間,她有點不適應對方這如此巨大的體型。

這得是什麼段位的鬼僧?

江曉詢問道:“二尾帶着犯人去哪裏了?”

韓江雪:“湖畔森林裏。”

江曉道:“走,去看看......”

兩人閃爍來到樹笠木橋頭,江曉卻是愣住了。

守橋婆婆呢?

啥情況?

《星武紀》給的生物特性是假的?她跑了?不守橋了?

遠處的深林中,隱隱傳來了一聲聲慘叫,江曉觀瞧了一下,帶着韓江雪向前走去。

走了不一會兒,江曉卻是樂了。

呦呵?

老婆婆在這呢?她鬼鬼祟祟的,在這幹什麼呢?

只見子婆一手按在樹幹上,佝僂着身軀,藏在樹後,露出了一張蒼老的臉,好奇的向不遠處張望着。

越看,子婆的心裏就越激動!

老天開眼,那曾經讓她膽戰心驚的女人,真的是一頭惡鬼!

你看...那惡鬼的手段殘忍至極,正在折磨着一個生靈。

這?是人幹的事?

這女娃娃必然是新晉的惡鬼!而且很有可能是八方獄鬼中的新品種!

八方地獄,有九種惡鬼,這不是常識麼?

“誒,你鬼鬼祟祟的幹啥呢?”一旁,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子婆那搭在樹木上的手掌一哆嗦,顯然是被嚇了一跳。

她轉過頭,卻是啥都沒看到。

視線中,突然出現了一隻手,左右的搖晃着。

江曉一邊跳着,一邊擺手:“我在下邊,往下看。”

子婆低下頭,這才看到了腿邊的兩個小家夥......

子婆猶豫了一下,手指豎在嘴邊,一副噤聲的模樣:“噓......”

江曉:???

子婆藏在樹後,伸手指了指不遠處。

江曉也邁步上前,歪頭向林中看去,剛好看到大貓在折磨獵物。

後方,韓江雪的面色極爲古怪。

看着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藏在巨木後方,體型上當然是很不正常的,但是按照比例來看的話......

這不就是一個正常的老婆婆,帶着3、4歲的小孫子的畫面麼?

韓江雪尚未有幸親眼見到子婆,這一次,她終於知道,爲什麼說子婆是酆都鬼區中唯一友好的生靈了。

這也太和諧了吧?

在江曉的視線中,遠處的貓在玩人,而後方,還站着付黑保駕護航。

嗯,別誤會,不是給二尾保駕護航,付黑的存在,是給囚犯保駕護航,確保囚犯別被打死......

只見付黑雙手交叉在胸前,歪着身體,靠着一棵樹笠木,嘴裏還叼着一根草,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人,都有千面。

江曉意識到,眼前這極其殘忍的一幕,對於付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江曉很確定,二尾選擇讓付黑來保駕護航,而不選擇易輕塵,是有其深意的。

二尾一手拎着囚犯的腦袋,膝蓋猛提,“咚”的一聲悶響,這一次,男子卻沒有慘叫了,看起來,他似乎是昏了過去。

付黑再次揮手,治癒着男子,而二尾也擡起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樹林。

一大一小兩張臉,正從樹邊冒出腦袋,偷偷摸摸的看着這邊。

嚇~

子婆被那陰厲的眼神嚇得一哆嗦,急忙藏在了樹後,甚至還好心的伸長手臂,將那不知危險的江曉拽到了樹後。

江曉:“......”

江曉一臉懵逼的撓了撓頭,道:“給我來碗湯吧,壓壓驚。”

子婆顯然是聽不懂,江曉雙手虛捧着碗,做出了一副仰頭大灌的模樣。

子婆這才反應過來,手中製造出了一碗孟婆湯。

“咕嘟,咕嘟......”江曉一口氣喝完了湯,抹了抹嘴角的湯汁,擡頭看着子婆,道,“老婆婆,別害怕,我這就去戰惡鬼!”

說着,江曉邁步走了出去。

子婆眨了眨眼睛,卻是看到身後的女孩也要跟上去,子婆急忙拽住了韓江雪,那蒼老的手上,再次製造出了一碗湯,向韓江雪的口中灌去。

婆婆只能幫你們到這裏了......

咋說呢,嗯...一路走好!

“來啦,小皮~”付黑嘴裏叼着草,笑着對江曉打了個招呼。

看得出來,他的心態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江曉感覺自己從來沒有看清這個男人。

吊兒郎當、嬉皮笑臉,都是外在的表現形式,他的內心怕是要比二尾都狠!

二尾的確是審訊者,但付黑的存在,才讓二尾沒有任何顧忌。

不斷治癒囚犯的付黑,不僅看起來沒有半點負罪感,甚至連半點驚慌都沒有!這尾羽旅招的都是什麼人......

還是小輕塵好,表裏如一,溫溫柔柔的。

二尾拎着被治癒好的囚犯,一手探出,一股股的冰霜風吹當開來,再次將囚犯給吹醒了。

江曉也打量着這個陌生男子,他大概一米八左右的個頭,身材消瘦,五官...嗯...端正,之前應該很端正吧?現在都快被打的沒人樣了。

最關鍵的是,這是一張東方面孔!

他雙手負後,銬着星力手銬,眼神渙散,看着將自己拎起來的人,他似乎並未放棄抵抗......

突然間,男子吐出了一口血沫。

二尾猛地一歪頭,躲過了這道暗器。

男子“嘿嘿”一笑,道:“打死我。”

這純正的中文,聽的江曉眉頭緊皺,華夏人麼?

二尾一膝蓋擊在男子的小腹上,男子又吐出了一口鮮血,而二尾那漆黑的衣衫,已經被染得一片通紅。

她並未急於審訊,而是轉頭看向江曉,道:“你來幹什麼。”

江曉道:“看看情況。”

說話間,男子迷迷糊糊的轉眼看向了江曉,二尾也意識到了他的動作,拎着他的腦袋,轉了半圈,對準了江曉。

男子的眼神微微眯起,也有了少許的神采,那看向江曉的眼神中盡是陰冷,讓人不寒而慄。

江曉百思不得其解,自從上了異球之後,他也沒有什麼敵人。

他甚至都沒時間去“結交”敵人,畢竟他一直都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面對的大都是星獸。

真要說敵人的話,三尾小隊那邊,江可麗倒是猖狂霸道、飛揚跋扈的很,但是跟華夏這邊沒啥關係吧?

仙花組織的成員,現在都被江可麗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給小隊賣命,充當專業的敢死隊......

難道是櫻花軍團?不應該啊,就算是要找場子、報復的話,那目標也應該是三尾小隊,怎麼可能找到酆都鬼區來?

江曉一臉的疑惑,道:“看起來,你對我有很大敵意,我能問問爲什麼嗎?”

男子閉上了眼睛,不再開口。

江曉說道:“你被業火摧殘了精神,又被拷問了這麼久,依舊能保證精神狀態,看起來是個狠人。我不認爲...我招惹過你這種層次的星武者。”

“呃......”男子一聲悶哼,小腹處再次被二尾給了一拳,但卻死死的咬着牙,閉口不言。

江曉邁步上前,一手拍了拍二尾的手臂。

二尾手掌一鬆,向後退去。

江曉也是蹲了下來,道:“我們隊伍的身份擺在這裏,正在執行的任務,也是在守衛疆土、守護下邊的人。

你的中文很純正,如果你是華夏人的話,那麼你來對我們動手,就代表了你並不在乎這個國度...所以,你在爲誰賣命?

化星組織?我能想到的敵人,也只剩下化星了。

殺了我,你有什麼好處麼?”

江曉盤腿坐了下來,疑惑道:“爲什麼死也不開口呢?

窮兇極惡之輩,理應不在乎很多東西,我無法想象你爲什麼還堅持......

是因爲尊嚴麼?尊嚴對於你們這類人來說,不值錢吧?

所以,你有什麼把柄在別人手裏?”

“嘿嘿,你想多了。”男子擡眼看向江曉,身體微微探前,湊到了江曉的耳邊。

男子小聲道:“我保證,我死了,會有更多的人來找你,到時候,我們地獄見。”

“呵呵。”江曉卻是笑了,一手按在男子的腦袋上,硬生生的扭轉方向,同樣湊到了他的耳邊,小聲道,“我也向你保證,來多少人,我就有多少臺機甲。”

說着,江曉手一甩,將男子推倒在地。

江曉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看向了二尾,道:“硬茬子,你喜歡的類型。”

二尾看着腳下的囚犯,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呵。”

...

三更繼續~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