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4 詭影現

爲好書真的難尋盟主加更。

...

黑無咎的存在,把衆人帶跑偏了......

原本要清理八方獄鬼的他們,卻是邁入了陰陽界的地區。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多,在陰陽界奮戰了整整一夜的衆人,已經將江曉的禍影世界裏填滿了各式各樣的陰陽界鬼卒......

而韓江雪也在吸收了第9枚黑無咎星珠之後,終於獲得了鑽石·勾魂索。

事實證明,昨天的韓江雪是撞了大運了,一枚就吸收成功。出來混,早晚要還的,第二項星技吸收的困難程度,簡直是讓人懷疑人生。

概率這個東西,真的是難以說清。

“沒事,這不是吸收成功了嘛,就別胡思亂想了。”江曉打量着前方的荒山小路,開口道,“就當給我的禍影世界補充鬼卒了,它們去了也好,起碼可以給皿婆造橋。”

陰陽界的地形非常普通,就是一片荒林,但是在這荒林之中,會有各式各樣的分叉小路,通往各個區域。

一般人進入其中的話,還真有可能迷路。

嗯......非常尷尬的是,尾羽隊雖然不是一般人,但也有點迷路了。

二尾看到韓江雪吸收到了星技,便開口道:“差不多了,八尾,黑空瞬守......”

話音未落,團隊中,一衆敏戰紛紛看向了一個方向。

他們的眼睛,無法透過這層層黑霧,看清楚那影影綽綽荒林鬼影,但是他們的感知範圍,卻要比視野範圍大很多。

韓江雪眉頭微皺,也聽到了一連串嬰兒的笑聲。

陰森、詭異。

“嘻嘻~”

笑聲再起,卻是距離衆人很近了。

大聖的瞳孔微微一縮,卻是看到了不遠處的樹後,露出了半張小孩子的臉。

他大概3、4歲的模樣,小臉蛋白的可怕,露出來的一隻眼睛,沒有眼白,眼球部位通體漆黑,那咧着的小嘴裏,還傳出了令人驚悚的嬉笑聲:“嘻嘻...嘻嘻~”

發現衆人之後,面色慘白的小男孩,又躲到了樹後......

但他似乎是一個管不住嘴的人,雖然藏匿身形很成功,但卻一直在小聲的笑着,這也暴露了他的位置。

“嘻嘻......”

隨着那詭異的笑聲再次傳來,小男孩已經調整了隱匿的方位,更加接近衆人了。

“臥槽......”付黑只感覺渾身上下汗毛直立,那小孩笑得他一陣陣心慌,他疑惑道,“那是...鬼嬰?它怎麼會出現在陰陽界裏?”

江曉順着笑聲傳來的方向,看向了左前方的大樹,道:“注意點,這鬼嬰不是星獸,而是一種星技。

來自於石嬰獄鬼的召喚類星技,也就是說,他是沒辦法被沉默的。”

“哇!!!”說話間,那詭異的笑聲突然變成了淒厲的慘叫聲,一個3、4歲模樣的小孩,突然從樹後竄了出來,瘋了一般的向衆人衝來!

速度奇快!

曾經還算可愛的面龐,已經變得扭曲不堪,那一雙慘白的小手向前抓着,眼看着就要抓向顧十安的小腿。

顧十安顯然是被嚇了一跳,他很確定,這恐怖的小家夥不是要抱抱!

下一刻,顧十安手中掄起了暗影之錘,向那瘋狂衝來的鬼嬰砸去。

唰...唰......

張牙舞爪的鬼嬰速度驚人,竟然一個前撲,險而又險的躲過了暗影之錘的掄砸。

躲得開錘影,但卻躲不開其他人的進攻。

“讓一讓,二尾!”夏妍突然開口喊道,手中亡命大劍閃爍着光芒。

隨着一劍劈砍而下,一條長達八米的小型隱龍直接從夏妍的大劍上衝了出去!

鑽石·隱衝!

二尾身體一歪,感知極強的她,知道周圍都發生了什麼,甚至無需夏妍提醒。

虛幻的隱衝自二尾腳邊衝了過去,精準的衝擊在那可怕的鬼嬰身上。

鬼嬰還沒等爬起來,便又是一聲淒厲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隨着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在隱衝的衝擊之下,鬼嬰化作絲絲幽魂,消散在了這世界上。

顧十安一直開着重明瞳,大聲說道:“確定星力殘留,能找到星技來源,可追。”

江曉當機立斷:“追!”

隨着顧十安的前行,小隊衆人保持着陣型,迅速向前衝去。

小隊走的再也不是小路,而是直接從荒林中碾了過去。

江曉心頭急轉,那血池獄鬼根本就不該出現在奈何橋頭,而這石嬰獄鬼,同樣不該出現在這陰陽界中!

八方地獄到底是幹?什麼吃的?

自己家的鬼都留不住了?

什麼時候,連家鄉都不溫暖了?

“業火!”天空中,瑪爾達悄然出現,大聲開口喊道,“丫開着業火呢!”

瑪爾達話音落下不久,隨着衆人的推移,可視距離改變,就看到了遠處的迷霧邊緣,隱隱有一個巨大的、燃燒着的身影。

那同樣是一名老婦人的形象,但卻並不佝僂身軀,只是那高高瘦瘦的身影猶如竹竿一般,熊熊烈火燃燒之下,老婦人那充滿褶皺的老臉上,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痛苦。

只見那又高又瘦的老婦人揮舞着雙手,又有兩隻皮膚慘白的鬼嬰悄然出現,一溜煙的跑進了樹林中。

而江曉卻是眼前一亮。

他與瑪爾達的感官是互通的,在瑪爾達發現這開啓了業火的石嬰獄鬼之後,江曉的心中便有一個大膽的猜想。

無論這暗中是誰搗鬼,既然這石嬰獄鬼開啓了業火,那麼...那個將它驅趕至此的幕後黑手,很可能身上也沾染了業火!

想到這裏,江曉顧不得許多,直接閃爍進入了高空的層層黑霧之中,召喚出了嗡嗡鯨。

“嗡......”

鯨吟聲傳蕩開來的同時,下方,江弓已經接替了指揮的職務,早就傳達了一系列的命令。

江弓沉聲說道:“五尾!沉默石嬰獄鬼!”

易輕塵沒有半點猶豫,卻是特意後退了幾步,遠離衆人,一手抓着自己穿着的漆黑斗篷,向身側一甩,藉着甩手的動作,一發沉默就砸向了燃燒的身影。

呯!

那瘦高老婦人的身上,火焰被瞬間砸沒。

但也就是在這一刻,易輕塵的身上燃燒起了熊熊業火......

“呃......”易輕塵雙手捂住了頭,幾乎是在業火纏身的第一時間,便痛苦的跪倒在地,口中發出了痛苦不堪的呢喃聲。

江曉不得不選擇易輕塵。

在團隊中,唯有三人擁有沉默類星技。

韓江雪、付黑和易輕塵。

而韓江雪的被動防禦技是金品·忍耐,付黑更是沒有被動防禦技。

付黑那主動開啓的石靈石腦星技,說是能驅散負面效果,但這業火並非是負面效果,而是一種迸濺類型的進攻型星技,猶如附骨之疽,根本無法淨化。

一旦中招,也只能等業火自行熄滅。

付黑的手中光芒閃爍,在江弓的授意之下,瘋狂的向易輕塵身上塗抹、揮灑着。

點點星芒縈繞在易輕塵的身體周圍,一圈圈的旋轉着,不斷的給易輕塵治癒着身體。

“可...惡......”易輕塵一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小圓寸,猛地一擡手,一道粗大的祝福光柱就落了下來......

是的,易輕塵刻意的遠離隊伍,就是爲了這一刻,爲了祝福光柱。

因爲業火是不存在二次傳染的,所以,易輕塵完全可以站在人堆之中,對着那石嬰獄鬼扔沉默,不用擔心身旁的戰友沾染業火。

顯然,易輕塵在進攻的時候,已經想好了自己要幹什麼了。

相比於肉體上的疼痛來說,業火那精神上的折磨是更加可怕的。

何以解憂?唯有毒奶!

易輕塵顧不得丟人,直接奶了自己一發。

“呯!”

易輕塵跪在地上的身體,淹沒在了聖潔的光柱之中,而後“噗通”一聲栽倒在地,醉眼迷離,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小智障......

而前方的站團上,石嬰獄鬼已經被徹底砸沒了,這可憐的鑽石段位生物,甚至連尾羽旅的一個回合都撐不住。

各種各樣的龍、馬,各種各樣可怕的輸出型星技......

別說石嬰獄鬼沒有防禦類星技,哪怕是有,那能抗得住?

誰也頂不住啊!

說實話,哪怕是江曉燭月·忍耐還在的時候,怕是也頂不住這尾羽隊的兇猛炮火......

尾羽隊憑什麼被要求出國探索?不誇張的說,這就是華夏第一尖刀隊!

明明是守夜軍,幹的卻是開荒軍的活......

高空中,江曉站在嗡嗡鯨的心形鯨尾上,腦海中盡是冰藍色的世界線條,但是......怎麼找不到?

江曉惡狠狠的一咬牙,直接跨越了半個鬼區,將孤鯨也召喚了出來。

“嗡......”

又是一聲巨大的鯨吟!

兩頭深海巨鯨飄蕩在漆黑的迷霧之中,雖然看不到彼此,但卻能通過隱隱約約的聲音,鎖定着對方的區域。

江曉帶着孤鯨接連閃爍,在這恐怖的酆都鬼區上空,一聲聲鯨吟傳蕩開來。

突然間,江曉一手死死的抓住了孤鯨那柔軟的背鰭。

找到了!

那燃燒着業火的身影,最多一米八!那明顯是人類!

他在幹什麼?

挖個坑、埋點土,再數個12345?

土滅不了業火呀,你把自己埋起來有個屁用?

江曉心念一動,瑪爾達的身影立刻出現在一片荒林之中!

而那一直纏繞着瑪爾達飛行的影鴉,卻是傻了眼。

“啞?”

它撲騰着翅膀,四處觀察着,卻是找不到瑪爾達的半點身影。

說好了一起遊走、探索環境,你怎麼說走就走?

留我自己在這?

這破地方,這麼陰森恐怖,我...呃...有點害怕......

接連閃爍數次,現身之後的瑪爾達,根本不顧四周林中穿梭的鬼影,那冰涼的玉手中,已經拼湊出了一柄化星成武·格鬥刀!

我管你是人是鬼,總之是敵非友!

瑪爾達閃現出來的姿勢就是半跪的,完全知曉環境的她,更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出現的一剎那,便一刀便刺了下去!

呲......

格鬥刀精準無比的刺進了土中人類的頭顱部位,宛若刀切豆腐一般!

那土地、包括土壤中的頭顱,對於格鬥刀來說,脆弱不堪!

“呯”的一聲,猶如迷霧破碎的聲音傳出,瑪爾達刀鋒之下的土地,突然稍稍塌陷了下去。

撲撲撲......

下一刻,讓瑪爾達措手不及的是,竟然有7只血色蝙蝠從土壤中飛了出來......

七隻蝙蝠大都巴掌大小,一身血色,詭異的很。

特別有趣的是,其中有一隻血色蝙蝠,其身上還燃燒着業火。

顯然,無論對方如何改變形態,依舊避免不了業火纏身。

這種星技,一旦中招,也只能等其自行熄滅。

其他那六隻血色蝙蝠身上沒有燃燒火焰,明顯就不是本體啊!

江曉對於戰鬥的嗅覺,以及他的敏感程度,可不是鬧着玩的,雖然未曾見過這特殊的血色蝙蝠星技,但幾乎是在一瞬間,便找到了對方的真身。

瑪爾達的嘴角微揚,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

陰!

你就給我陰昂!

活該!

瑪爾達轉着格鬥刀,迅速殺了過去。

...

20點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