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 韓無咎?

二尾的一番話語落下,尾羽小隊衆人紛紛沉默了下來。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到底是什麼樣級別的星武者,才有能力在這兇險異常的酆都鬼區中搞鬼?

呃......這裏的搞鬼意爲“作祟”,而不是字面意思。

漆黑的迷霧籠罩在酆都鬼區,也彷彿籠罩在了衆人的心頭。

江曉心中暗暗想着,會是那老者麼?

不,他應該沒有這麼無聊。

憑那老者的實力,要是真的想做什麼,就親自動手了。

那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而且...江曉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那老者足以被稱之爲“光明磊落”,真要是想對尾羽隊不利,老者直接“碾壓”過來就可以了。

這不是對方的風格。

更何況,從目前來看,老者對江曉是抱有十足的“善意”的,雖然一心要讓江曉快些提升實力,但卻並未限制江曉執行任務,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這是一種“交好”的信號。

畢竟在未來,老者還要仰仗江曉,幫其破解維度世界的祕密。

思索之間,一旁的付黑開口道:“那個...雖然我不願意打擊士氣,但既然有未知的敵人存在,也許我們應該先去別的地方執行任務?”

二尾那沙啞的聲音也傳了過來:“碎山軍很快就會踏入這裏,誰也不知道,異球與地球融合到底是在何時,如果酆都鬼城真的出現在地球上,那造成的損失會是無法估量的。”

說着,二尾轉頭看向了付黑,道:“沒來之前就算了,現在,既然發現了有人暗中搞鬼,那我們就更有理由探查這裏了。”

付黑想了想,卻也點了點頭。

尾羽隊可是精英中的精英,這突如其來的神祕敵人,如果尾羽隊不解決,那交給誰去解決?

看到二尾做出了決定,江曉也開口道:“我們的輸出是足夠的,這沒什麼可說的,怕的就是精神上的摧殘、反噬。

六尾,先把重明光收回來,從現在起,你就一直開着重明瞳,別在乎星力消耗了,現在看來,我們有未知的敵人存在。

下次不需要我的命令,你自行用重明瞳看清幻象,確定幻象中的獄鬼沒開業火之後,直接用重明光破碎幻象。”

顧十安那探照燈一般的雙眼暗淡了下去,但是眼球中的雙瞳孔並未消散,顯然,他處於一直開啓重明瞳的狀態了。

江曉道:“警惕起來!保持隊伍陣型!我去掃描一下,去去就回。”

說着,江曉身體閃爍,直接來到了兩公裏外的高空之上。

在這高空之上,江曉根本看不清四周,甚至連自己的手都看不清,整個人都被黑霧繚繞着。

江曉召喚出了嗡嗡鯨,心念一動。

“嗡......”

一聲鯨吟飄蕩在這漆黑的濃霧之中,傳了好遠好遠。

江曉可是不敢在隊伍之中直接讓大魚吟唱的,很可能會招來各方厲鬼的進攻,但是在這高空之上,江曉卻是沒什麼顧忌。

霎時間,眼神看不透的迷霧,見不到的地形,在江曉的腦海中清晰的勾勒了出來。

嗡嗡鯨簡直就是神寵!

江曉的腦海中,那冰藍色線條的世界裏,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的深淵、石橋、甚至他還看到了一座無比壯觀宏偉的城池......

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生物也顯現出了身形。

但說實話,這裏的生物,遠比江曉想象中的要少。

當然,嗡嗡鯨也不是萬能的,有相當大一部分靈魂狀態的生物,是無法通過聲音掃描出來的。

江曉眉頭緊皺,無論各路妖鬼什麼模樣,他始終沒有找到人類的蹤影。

在這鬼區之中,人類還是比較好分辨的,畢竟相對於異球的星獸來說,人類的體型太過矮小。

哪怕是二尾,在面對着橋前佝僂着腰的老婦人之時,在目光平視的情況下,她也只能看到老婦人的腰部。

所以,誰是星獸,誰是人類,當然是一目瞭然的事情。

江曉仔仔細細的觀察了半晌,不出意外的是,伴隨着一聲巨大的鯨吟,酆都鬼區的生物紛紛躁動了起來,更有一些生物,向聲音發出的方向飛了過來。

要知道,這些還都是能探測出來實體的,而那些殺來的幽魂亡靈,怕是更多!

江曉立刻閃爍回來了隊伍之中,騎在黑嶺火羽之上,道:“走吧,前進!”

黑霧籠罩之下,一片漆黑的荒郊野嶺之中,夜風吹拂着搖擺不定的樹枝,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不遠處的山林中,偶爾還傳來幾道陰森的叫聲。

荒野之中,妖鬼邪祟並不密集,江曉也適時的開口道:“對了,你們幾個玩龍的,跟自己的星寵打好招呼,我一會兒叫囚龍出來。

龍族體內的基因,很可能會讓它們對囚龍發起圍剿。

另外,一會兒到了八方地獄,一旦星寵不小心沾染了業火,千萬別收到星圖之中,容易出事。”

說話間,瑪爾達身體周圍環繞着影鴉,迅速飛了回來,道:“前方500米左右,是城池區域,守衛森嚴,剛纔嗡嗡鯨的叫聲讓它們更加警惕了。

另外,前方荒野沒有敵人,但是見到城池之後,注意右手方,那裏有陰陽界地形,一會兒你們就能看到老婆婆了,小心一些。”

二尾擡頭看着瑪爾達,道:“我們無需進入城池,你們兩個探路的時候小心一些,別中招。”

瑪爾達點頭笑了笑,說實話,她倒是希望自己中招,很希望那暗中搞鬼的人能夠進攻她。

反正瑪爾達只是一臺機甲,如果能引蛇出洞的話,倒是美事一樁,作爲星空期的敏戰,她可不是白給的。

更何況,江曉和韓江雪都能帶着團隊羣體傳送,這根本不叫事。

半晌過後,隨着衆人的深入,有了一定的可視距離,那宏偉的城池也露出了城牆一角。

只可惜,衆人不敢太過接近,所以無法觀察到那宏偉城池的全貌。

但即便是這冰山一角,也足夠人們驚歎的了。

那巍峨佇立的高牆,彷彿讓小重陽看到了另外一座鄴古塔城。

江曉道:“繼續向前,三公里左右,有一塊八方地獄的深淵地形,剛纔我用嗡嗡鯨掃描了一下,發現了三塊這樣的地形,都在這座城池的右後方。”

說話間,江曉轉頭看了一眼右側的荒林。

在那荒林入口處,正有一座石橋。

而石橋的前方,也有一個老婦人,正不斷的向衆人招手,示意他們過去。

小重陽湊到了江曉的身旁,小聲詢問道:“誒,又有一隻老婆婆誒!我們要去喝湯嘛?”

量詞破碎......

江曉算是發現了,無論數什麼,小重陽的量詞,似乎只有“只”。

江曉耐心的教導道:“你忘記我對你說的了?”

何重陽愣了一下:“什麼?”

江曉道:“我曾和你說過,從我們踏過那奈何橋之後,裏面的生靈,再也沒有任何友好的了。

除非我們從其他的地方走出酆都鬼區,再看到橋的時候,那個老婆婆才是友好的。

而且,你要注意,你是從酆都鬼區內部走出去的,所以,那友好的老婆婆絕對不是面對着你的,而是背對着你的,並且是在橋的另外一頭背對着你。”

“誒?”小重陽一臉的疑惑,看着那笑容慈祥,對着衆人招手的老婆婆,道,“這個...這個就是那個皿婆?”

江曉這才點了點頭,道:“對,這個不是子婆,而是皿婆。人如其名,你小心一些,如果你靠近的話,她會用碗砸你。

她手中的碗是能脫手的,一旦被她的破碗砸中,會讓你頭暈目眩,她也會趁機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小重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好奇的看着那一模一樣的慈祥老婆婆,怎麼看都覺得對方特別友好。

江曉開口道:“你們和星寵商量好了沒有?我放囚龍了。”

“嗯。”二尾淡淡的迴應了一句,一手撫了撫身旁隱龍的皮膚,而韓江雪,則是乾脆把星龍收入了體內。

下一刻,宛若上古神獸一般的龐然大物,悄然出現,漆黑的囚龍,張牙舞爪,卻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江曉早就通過嗡嗡鯨告知了囚龍,悄悄咪咪的,千萬別出聲......

可憐的龍窟霸主-星辰囚龍,竟然連聲都不敢出,跟了這麼一個苟到極致的主人,它也是倒了黴了。

而囚龍的出現,也讓橋頭那看似和善的老婦人面色僵硬了下來。

慈祥的笑容消失不見,她仰頭看着空中可怕的囚龍,老婦人遲疑了一下,轉身既走。

“嗷嗷龍,抓住她!”

只見那橋前的土地卻是突然撕裂開來,一隻小型囚龍破土而出,直接纏繞上了老婦人的身體。

老婦人心中一驚,終於露出了原本面目,她面色陰厲,一雙乾癟的大手撕扯着纏繞身體的小囚龍!

巨大體型給了她無與倫比的力量,她就這樣硬撐着小囚龍,邁步踏上了石橋。

江曉並不打算讓她跑了,這可是“火種”!

至於她進入禍影世界之後,能不能找到橋、心中是否能安寧下來,江曉也不是很在意,畢竟這種生物算是“惡靈”,罪有應得。

待以後,自己禍影世界裏的鬼越來越多,會有鬼卒給她造橋的。

就在另外兩條小囚龍破土而出、企圖抓向老婦人的時候,在那石橋上,突然浮現出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披頭散髮的白影,擁有着同樣陰厲的眼神,透過臉前披散着的頭髮,看向了衆人。

如此陰狠的目光,看的衆人頭皮發麻。

身爲華夏人,或多或少都受到神鬼故事的影響。

適應這裏,的確需要一個過程。

見得鬼多了,估計也就能想開了......

江曉開口道:“那座橋是陰陽界地區的入口,踏上石橋的那一刻起,便是那白必安和黑無咎的地盤。

看來,這小白是不願意我從它的地盤裏搶人,尤其是搶這個誘惑獵物的站街婆婆。”

“哈哈哈哈哈......”付黑直接笑出聲來......

雖然,嗯...在這種驚悚的氛圍之下,他知道自己不該笑,但是...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這小毒奶......

連“站街婆婆”這種稱呼你都能想得出來?

真尼瑪是起名鬼才!

江曉道:“白必安的存在,代表了後方必有小鬼跟隨。刀鬼卒、鋸鬼卒、冰鬼卒、鏡鬼卒......

很好,齊活了,一次性補齊全部陰陽界的物種!

我去橋前開禍影世界的大門,你們所有人,對着橋進攻,把裏面藏着的魑魅魍魎統統砸出來!”

說着,江曉一個閃身,便來到了橋前。

而從橋底,突然又冒出來一道漆黑的身影!

先於那白色鬼影,黑色鬼影雙手猛地前探,霎時間,無數星力鐵索憑空出現,向江曉席捲而去!

江曉反應極快!

他當即開啓了禍影世界的大門,一條條粗大的星力鐵索,在囚禁江曉的前一刻,紛紛殺進了禍影之墟之中。

韓江雪眼眸驟然亮起!

在她的認知裏,黑無咎只能甩出一條鐵索,而且還是從手中甩出來的。

但現在!看看這異球中的黑無咎!看看這漫天密密麻麻的鐵索!

這種星獸和星技,在異球中竟然如此強勢?

那鐵索可不是簡單的抽打,而是可以將目標囚困其中,並摻雜着靈魂傷害。

一直以來,韓江雪都特別在乎自己的星槽,此時的她,哪怕是還沒接受江曉的改造,尚未進入星空期,但依舊有空餘星槽可以利用。

此時,韓江雪缺少的正是控制類星技!

黑無咎的勾魂索,是進攻型星技,硬控屬性只是附加產品。

哪怕是你被單條鐵索纏住,只要你的力量比對方的大,甚至還能反客爲主,拿鐵索把使用者拽過來......

地球上,勾魂索星技的真正的作用,是對目標進行靈魂層面的打擊。

但異球中的高品質勾魂索,顯然已經是“喧賓奪主”,作爲輸出型星技,控制方面反而是更勝一籌!

最關鍵的是,輸出型的勾魂索星技,是無法被淨化的!

這樣的話......

韓江雪甩着冰咆哮,瘋狂的砸着石橋,將石橋中藏匿的惡靈統統卷出來,逼迫它們衝向江曉的禍影世界大門。

無數小型囚龍也封鎖了一衆惡鬼的各種星技,卷着被砸的七葷八素的惡鬼,向禍影世界中飛去。

尾羽隊衆人感受着嗷嗷龍的恐怖,心中也是愈發的有底了。

而此時,韓江雪卻是在想:要不要去學習一下這勾魂索?

異球的勾魂索無需從手中扔出,而是空中自有固定點,這樣一來,就會有很多操作可能性。

這星技在自己的手裏,倒是能治一治他......

五條鐵索,雙手、雙腳、加上腦袋,統統勒緊!

拉長!抻直!

把他牢牢的釘在空中!

以後,他要是再敢四處亂跑,五索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