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 詭

“衝呀!殺呀!”

小重陽激動大喊着,胯下的小炭紅也是放聲嘶鳴:“唏律律~”

下一刻,卻是連人帶馬...外加一條龍,統統都被江曉瞬移了回來!

“誒?”小重陽愣了一下,自己剛剛殺到隊伍前面去,怎麼眼前一花,又站在衆人的身後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嗎?

鬼打不打牆,不知道,此時此刻,江曉很想打何重陽......

......

小重陽挨訓了,江曉給她明確了任務、以及職責過後,尾羽小隊再次開拔。

這一次,團隊非常有秩序,緩緩的踏上了這座石橋。

前方的四人衆都是感知強大的主兒,可謂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江曉也是越走越心驚,雖然這石橋寬敞,橋寬足有十米之多,但是那兩側的不見底的深淵。

下方隱隱傳來了厲鬼嘶鳴聲,時時刻刻都在挑動着他的神經。

但是這一路,卻是有驚無險,小隊緩緩走過這長達百米的石橋,卻是沒有遇到任何危險,遭遇更多的,反而是心裏上的挑戰。

衆人尚未下橋,江曉突然開口道:“停。”

尾羽隊立刻停了下來,站在橋頭上的第一梯隊,似乎也發現了有些不對,紛紛向左側望去。

而在一片迷霧中,身旁環繞着影鴉的瑪爾達,卻是身披斗篷,佇立在深淵正上方的空中,傻傻的看着腳下一羣鬼卒。

這羣高高瘦瘦的身影,大都三米開外,數量足有上百。

隨着隊伍行進,那瘦高的鬼卒左右搖晃着,詭異異常。

看它們衣着打扮,很像是華夏古代的兵丁服飾,頭上戴着鍋蓋似的“頂戴”,帽檐壓得很低。

當然,哪怕是帽檐不壓低,它們的臉上也是黑霧繚繞,讓人根本看不清它們的臉。

如此規模的團隊,行進之間,卻是沒有半點聲音,腳下四溢着淡淡的黑霧,隨着它們步步前行,也浸染着周圍的環境。

“咕嘟。”顧十安的喉結一陣蠕動。

尾羽隊並未下橋,而這羣鬼卒,也是從橋前路過,兩支團隊異常和諧。

一片詭異的沉寂之中,列成兩隊的鬼卒,足足行進了20秒,都雙方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相安無事。

但就在衆人等待陰兵過境之時,後明明的瞳孔微微一縮。

只見那左側的黑霧之中,緩緩走出來幾個鬼卒,它們肩上扛着的,卻是一臺紅色的轎子。

花轎?

不...但凡是個人,看到這樣的驚悚、詭異的畫面,都不會認爲這是花轎。

那鮮紅的轎子,一經出現,就彷彿成爲了這漆黑世界裏唯一的顏色。

二尾微微皺眉,橋上與橋下,是完全兩個“世界”,別看此時前方的鬼卒彷彿沒見到橋上人,但是,一旦尾羽隊下橋,那絕對會是一番惡戰。

如果只是鬼卒也就罷了,而隨着那大紅色的轎子出現,事情就變了性質,裏面坐着的,很可能是八方獄鬼之一:血池獄鬼。

沒有鬼會要求鬼擡轎,也沒有鬼能在這一片黑色的世界裏,製作出來一臺鮮紅鮮紅的轎子。

眼前驚悚的一幕,瞬間就變成了“鬼禍害鬼”。

顯然,這羣例行巡邏的鬼卒被欺騙了,無論它們認爲自己擡的是誰,一定不是它們想象中的那只鬼。

八方地獄中的血池獄鬼,和眼前的鬼卒根本就不是一個“單位”的。

既然是八方地獄中的厲鬼之一,那也正是江曉的任務目標,看來,一場大戰是在所難免的了。

但問題是...血池獄鬼爲什麼會出現在橋頭?

這不是它生存的地點!它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裏!

也就在轎子出現的那一刻,易輕塵開口道:“幻象!小心!血池獄鬼!”

而易輕塵的提醒聲音,卻是和夏妍的驚呼聲重疊在了一起:“呀!”

卻是見到夏妍的左側,在那左邊的深淵之中,一隻黑霧繚繞的手從橋底探了上來,那黑霧繚繞的個胳膊彷彿能夠無限伸長,彎折着一個詭異的弧度,向夏妍抓來!

你們過橋,也就算了。

但是你們站在橋上這麼久都不下去,你們是什麼意思?

怎麼?

看眼前陰兵驚悚,瞧不起我們藏在橋底下的唄?

夏妍猛地一甩手,一隻鋒利的影刃“嗖”的一聲,射了出去。

“叮!”

“嘶...啊啊啊......”一聲慘叫從橋底傳來。

由於夏妍的星槽未滿,而墮落影刺的星珠中有三種星技,夏妍擁有其中之二:暗影之刃、影刃之怒。所以夏妍這兩項星技並未置換高級品質,她害怕吸收到那個沒學過的“影刃之護”。

但即便是黃銅品質的暗影之刃,也將那黑色霧手給刺穿了,而且,夏妍似乎非常幸運的觸發了靈魂傷害!

那疼痛級別,瞬間從被蚊子叮一口,變成了被匕首刺穿手背。

靈魂層面的進攻類星技,是清理酆都鬼區的最佳星技。

那從橋底探出、抓向夏妍腳踝的鬼手頓時縮了回去。

但是,夏妍的一聲輕呼,卻是讓橋前的鬼卒隊伍停了下來!

鬼卒們應該有着和橋下惡鬼一樣的心理。

你們站在橋上別動,不越界,這事兒就算了,但是你們大喊大叫是什麼意思?

肅靜不懂麼?

瞧不起我們過境的鬼卒?

“咳。”

正在兩軍劍拔弩張之時,那鮮紅鮮紅的轎中,傳來了一聲女子的輕咳聲。

鬼卒團隊頓時慌亂了起來,紛紛調轉方向,不再看向石橋,再次列隊,搖搖晃晃的向前方走去。

衆人眼中看到的一切,顯然與開啓了夜瞳的易輕塵不同。

當那血紅色的轎子中,一隻纖纖玉手,緩緩的掀開了小窗口的轎簾......

美!

真他嗎的美!

這就是傳說中的“一想之美”!?

每個人的喜好不同,對“美”的標準也有所不同。

但那大紅轎中露出來的半張女子臉蛋,卻是符合所有人對美的判斷。

什麼是“一想之美”?

你閉上眼睛,想象她是什麼樣,再睜開眼,眼前的人,就和你心中想的一模一樣!

她的存在,詮釋了每個人對“美”的定義!

江曉不知道別人眼中看到的是什麼,反正江曉眼中看到的、那坐在那鮮紅轎中那高貴優雅的女子,是韓江雪!

是身穿大紅袍的韓!江!雪!

江曉急忙詢問道:“它開業火了嘛?”

易輕塵:“沒有!它沒開業火!”

有了易輕塵的這句話,江曉當機立斷:“沉默紅轎!六尾重明光!探環境虛實!”

付黑與易輕塵猛地一擡手,頓時將那鮮紅轎子籠罩其中。

在那轎窗之中,一隻表情陰厲的血臉探了出來,面目扭曲,眼神猙獰的看向了衆人,張大了嘴,卻是發不出任何聲音。

它那渾身上下流淌着鮮血,已經浸透了轎簾,向下滴落着點點鮮血。

呯!

隨着幻象破碎,衆人發現腳下踩着的,竟然是一灘血水,確切的說,是虛幻的鮮血石橋。

這一下,鬼卒也愣住了!

它們猛然驚醒,我們擡的是?什麼玩意?

怎麼是血池獄鬼?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羣鉑金段位的鬼卒們,竟然扔下了轎子,竟然掉頭就走!

其他鬼卒也是飛速離去,儘管它們知道被欺騙了,但是卻並沒有報仇,面對血池獄鬼,一衆令人感到驚悚的鬼卒,卻是慫一批,紛紛逃離......遠比衆人用星技清場要快!

這一幕,也是江曉沒想到的......

顧十安雙眸分別變成了雙瞳孔,那眼睛彷彿兩個探照燈一般,體內的星力急速消耗,向周圍看去。

周圍再無幻象!

大戰起!

江曉怒聲喝道:“遠程星技全力輸出!殺!”

呯!

霎時間,一連串的冰咆哮、火龍卷、星辰落便砸了下來。

大紅轎被徹底攪碎,其中的厲鬼也徹底被攪成齏粉,連半點屍體沒存留在這世界上。

再強的生物,也扛不住這羣龍、馬的爆炸輸出!

荒地之中,唯有一枚血色的星珠,存留了下來。

前方,二尾的聲音傳了過來:“八方獄鬼,不該出現在橋頭,八種獄鬼,不會離開自己的八方地獄,這酆都鬼城有問題。”

說話間,一枚血色星珠已經扔了過來。

江曉伸手接住,可惜的是,內視星圖正處於關閉、調整期間,不過江曉倒是知道這血池獄鬼的星珠信息,畢竟...他好歹也是曾經備戰高考的學生。

更何況,此時的江曉,擁有《星武紀》。

雖然書中學過,但卻無法讓江曉看到《星武紀》上血池獄鬼的信息,但是江曉親眼見過血池獄鬼,圖鑑終於解鎖了!

江曉翻了半天,終於找到了血池獄鬼的信息。

“血池獄鬼(鉑金~鑽石)

陰險狡詐,喜食驚懼。

生物特性:化作血水。”

血池獄鬼可以化作血水,流淌過任意地形,可惜的是,這是它的生物特性,而並非是星技。

江曉繼續向下看去,也看到了它的三項星技。

“鬼燈(黃金~鉑金),召喚一盞血色鬼燈,詭異的燈光,可使被照到的目標鎮定、免受幻象干擾。

血池(黃金~鉑金),使地面上浮現虛幻的血池,並以自身爲中心向四周延展。

在血池範圍內,使目標雜念叢生,腦中浮現出各種幻象。

業火(鉑金~鑽石),召喚業火焚燒自身,持續焚燒生命力,摧殘意志與精神。

在此狀態之下,任何攻擊者,身上都會沾染上業火,一同被焚燒。”

江曉也正是與易輕塵確定了那血池獄鬼並未開啓業火星技,而後這才讓小隊進攻的,才敢讓醫療輔助甩出沉默,才敢讓顧十安亮起重明光!

而且,先手必須是付黑和易輕塵的沉默。

如果尚未分清虛實,直接讓顧十安用重明光破碎幻象的話,容易招致禍患。

這是非常關鍵的!

業火這種星技,強的可怕!

特別要注意的是,這項星技一旦開啓,便是永無止息。

這可是大坑中的大坑!

華夏的教科書中就明確表示過,不建議任何星武者吸收血池獄鬼的星珠。

哪怕是鬼燈星技和血池星技再怎麼強,都不允許學生去嘗試。

當然,酆都鬼區一直都是國家守着的異次元空間,數量不多,也並不對外開放。

在老年間,曾有士兵獻身、研究此項星技,最終結果極慘。

當時,開啓了業火的士兵,不僅僅被業火焚燒,持續消耗着生命力,關鍵是精神上的摧殘,最終讓士兵面目扭曲,心神崩潰。

這是一種開了就無法關閉的星技!

而真正把士兵的性命救回來的,可不是醫療星技,而是沉默類的控制星技!

萬幸的是,甩出沉默的星武者,雖然身上也被沾染上業火,但那熊熊業火卻不再是永久的了。

雖然同樣水澆不滅、土掩不熄,但幾分鐘後,“二手業火”便自然熄滅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業火焚燒的整個過程中,醫療系星武者一直都在治癒被沾染業火的同伴。

醫療系星技,並不屬於進攻的範疇,也不存在被感染這一說。

而且,受業火“感染”的人,也不存在二次感染,否則的話,一人開業火,怕是能一傳十、十傳百,最終蔓延整個世界......

這也是江曉禁止影鴉開啓域淚的原因。

這也是星臨小隊要先於華夏大軍進入酆都鬼區,清理八方地獄的原因。

這種地方,根本就不是大軍應該踏入的地方,由於人數衆多,一旦中招,蔓延開來的話,很可能會控制不住。

所以,必須是最精英的小隊,先行清理八方地獄,華夏大軍隨後而來。

同樣,這也是當初,江曉爲什麼喝下了那碗孟婆湯,說出了那句“哪的黃土不埋人”。

在尾羽旅未曾與江曉匯合之前,江曉...真的是本着“盡人事、聽天命”的想法,踏入這裏的。

八方獄鬼,每一種鬼,無一例外,全都有業火星技!

足以想象這裏到底有多麼兇險。

江曉面色凝重,緩緩的開口道:“血池獄鬼離開了自己的生存範圍,出現在了酆都鬼區的入口處。

這太詭異了,不符合星武世界的規則,如果沒有外力介入,八方獄鬼不會離開生存地點,也就是說......”

二尾面色冰寒,聲音嘶啞:“有人在暗中做手腳,驅趕血池獄鬼至此,想讓我們沾染上業火。”

江曉輕輕地點了點頭......

此行,

有點意思。

...

抱歉來晚了,今天先兩更哈,下一個更晚八點。我仔細打磨一下劇情,來點刺激的。

不過放心,兩更也是八千字,量大管飽。

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