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7 青春...回來了呀......

拿着馮毅長官提供的高品質星珠,江曉和他的尾羽旅團隊,進入了禍影星球之中。

再次回到這裏,尾羽小隊的幾支“尾羽”,不由得感慨萬分。

後明明眉頭微皺,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江曉擁有一個星球的消息,早已經不是祕密,但這是她第一次進入江曉的禍影星球,眼前的一幕,似乎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付黑還在好奇的打量着石頭別墅的時候,後明明、大聖和影鴉,已經轉過頭,目光放遠,看向了那森林湖畔。

三人組的目光驚人的一致,穿過那寬且長的樹笠木拱橋,目光落在了遠處一個佝僂着身軀的人影身上。

那人影...對他們來說,似乎有些熟悉。

在地球之上,他們在書本上學到過這種星獸,也親眼見過這種星獸,但是這個老婦人,遠比地球上的老婦人要巨大得多。

“報告!”顧十安突然開口。

“嗯。”二尾轉頭望來。

顧十安道:“我想去...嗯,祭奠一下......”

顧十安的話語有些猶豫,話音未落,江曉卻是開口道:“去吧,帶着你要置換的高品質星珠去,早去早回。”

顧十安愣了一下,他是在向二尾報告,但卻得到了江曉的迴應。

顧十安也是猛地回過神來,從此以後,尾羽旅...不再是二尾一個人的團隊了。

在地球上,二尾的命令是不容任何人質疑的,她也是唯一的主事人。而在這異球上,卻是有一個江曉存在。

這無疑讓顧十安舒服了很多,而且...其他尾羽旅成員也似乎是看到了一絲絲“曙光”。

畢竟,他們與江曉之間,除了上下級之外,還有朋友、兄弟的關係在。

毫無疑問,江曉遠比二尾好說話,以後有任何“不情之請”,可以找江曉批准,而不用去找二尾了。

最關鍵的是,江曉...說得算!

隨即,顧十安大聲道:“是!”

說着,他拎着一兜子星珠,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二尾若有所思的看着顧十安消失的方向,轉過頭,看向了江曉,輕輕的挑了一下眉,帶着一絲探尋之意。

她當然聽到了“祭奠”這樣的字眼,卻是不知道顧十安要祭奠何人。

雖然她名爲“二尾”,但早已不是尾羽小隊的人,她只是下達命令的人,不再是那個衝鋒陷陣的人。

不過,這次進入異球,二尾也終於可以迴歸常態,回到她熟悉的作戰方式了。

辦公室的沙發雖然柔軟,但是對她來說,坐着並不舒服。

江曉並未解釋,只是招呼着衆人,道:“進屋,先進屋再說,我們有很多事情要談。”

後明明似乎有些不太放心,看着木橋另一頭,那大樹下的詭異身影,她走到了江弓的身旁,道:“那個?”

“子婆。”江弓迴應道,“就在你們來之前,我剛剛把她帶進來的。”

後明明看着江曉,再次確認道:“確定不是皿婆?”

江弓一臉難受的擡頭,看向了後明明,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的智商有問題?子婆、皿婆長得一樣,我有可能分不清,那湯的顏色和效果我還分不清嗎?”

“只是確認一下。”後明明伸手拍了拍江弓的肩膀,道,“見到你很高興,在地球上,在軍中,到處都是關於你的功績傳聞。”

江弓:“呃......”

後明明:“小皮,你應該帶着我一起上來,我可以幫助你很多。”

江弓卻是笑着說道:“你現在天天早上起來洗漱的時候,看到鏡子中的自己,還射麼?”

後明明:“......”

“誒,明明。”江弓突然湊到了後明明身旁,小聲問道,“如果你碰到一個同樣玩弓的選手,會不會有很大的敵意?”

後明明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道:“那得看他的弓箭技藝如何,我不會盯着一個小嘍囉不放。而且,如果不是敵人的話,我不會有敵意的。”

“嗯......”江弓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嘆了口氣。後明明雖然表達的很清晰,說不會有敵意,但江曉不是很確定,自己這一身弓箭技,到底會不會招來豌豆姐姐的競爭慾望。

在江曉的想法中,如果那書頁還有耐久度,在未來的幾天裏,幫助尾羽小隊衆人改造過後,後明明也會被江曉改造。

到那個時候,星空期的豌豆姐姐,必然能更壓江弓一頭。

嗯...不過想想也是好事,她比江弓更強了之後,也許會轉移一下目標。

“對了,你現在是什麼星力境界?”江弓好奇的詢問道。

後明明:“星海中期,門檻。”

“哦......”江弓突然想到了什麼,詢問道,“老幹部沒上來?”

後明明點了點頭:“除了番號尾羽隊之外,精挑細選上來的四人組,都是攻城拔寨的類型。像趙文龍那樣沉穩的人,都留在下面戍邊守疆。”

後明明一邊跟着江曉走進石頭別墅,一邊開口詢問道:“爲什麼說弓箭手?你在異球上,有一個強大的弓箭手隊員?”

江弓的面色有些古怪,他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後明明卻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如果是別人,她也許還會特意關注一番,但江曉嘛......

江曉的一身進攻技藝可是世界認證的,不是用嘴說出來的,是他真刀真槍殺出來的!

甚至連後明明化星成武的時候,腦袋裏都是江曉搭弓射箭的景象,而且她的化星成武,也是在江曉的提點下成功的,所以後明明沒有太多的意外。

只是,此時的後明明,與江弓想的根本不是一件事。

江曉本體,只是一個沒有弓箭星技的進攻萬花筒,但是誘餌江弓,卻是一個純粹的弓騎兵,一旦黑羽箭的七星連珠開起來,必然會引來後明明的注意......

江弓能夠預想到,未來的他,會在怎樣的氛圍之下戰鬥。

到也是件好事,只要是良性競爭,就沒有太大問題。

江弓有心問問後明明的男友張任如何,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詢問。

分別的滋味,應該不好受吧。

包括此次上來的尾羽旅所有人,不僅僅是豁出性命,來異球執行任務,更是冒着異球與地球永遠無法融合的風險,將餘生都交代在了這裏。

這邊的江弓和後明明剛進屋,客廳中,就傳來了一道驚喜的聲音:“輕塵姐!”

易輕塵面色一喜,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也看到了那迅速上前的陳靈濤。

陳靈濤一把抱住了易輕塵,激動地差點哭出來,和當時他見到易志忠的情景,幾乎是一模一樣。

親人吶!

這是真正的親人吶!遠比銀維要親切的多......

陳靈濤心裏苦啊,凶神惡煞的大師哥·銀維天天揍他,就連那師父的機甲也是美的一塌糊塗,天天魅惑他......

終於,表姐來了,能和師父說的上話的人來了!

快讓她勸勸小毒奶,把神通收一收吧,再這麼和瑪爾達廝混下去,陳靈濤認爲,遲早有一天,自己的心理會出問題。

易輕塵顯然比韓江雪更加害羞,重逢的喜悅並沒有衝淡她內心的羞赧。

當易輕塵發現自己竟然推不開陳靈濤的時候,她心中一急,隨手一揮,一道祝福的光柱就落了下來......

“啊~”陳靈濤當即被奶成了一灘爛泥,軟倒在地。

易輕塵面色通紅,只感覺特別丟人,她扛起暈暈乎乎的陳靈濤就跑出了客廳。

她對這石頭別墅的構造倒是很熟悉,直接把陳靈濤扛去了江守的房間。

卻是突然感覺不對勁兒,第三間房裏怎麼有動靜?那裏還有人存在麼?

而此時,江守也是拿着一兜子星珠,放在了客廳的巨大茶几上。

馮毅提供給衆人的高品質星珠,只能算是一部分,剩下的,江守都能補齊。

二尾坐在了客廳與餐廳連接處的吧臺上,示意着衆人在客廳沙發落座,開口命令道:“按照分配的星珠,立刻吸收其中星技,提高星圖內的星技品質。”

說着,二尾看向了那背靠着牆壁站立的江曉,道:“星圖,我看看。”

江曉猶豫了一下,開啓了自己的星圖。

此時,他的九星圖上,唯有虛空禍影的星珠成明月色澤,邊緣還有一簇火苗緩緩的蔓延着、圍着“月亮”轉圈。

第九顆星槽也是亮着的,但卻只是鑽石的色澤。

二尾知道,那顆星槽屬於江曉的星寵,她並不認爲江曉的星寵只是鑽石品質的,應該是小燭火是鑽石品質的,所以才有了這樣的表現形式。

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燭月品質的星槽,統統一片暗淡,也沒有燭火蔓延。

值得一提的是,江曉的域淚、淨淚、傷淚星槽,依舊是星辰品質的。內視星圖關閉、調整,江曉並未吸收淚靈星珠。

是的,此時的江曉擁有淚靈星珠,禍影世界裏也有淚雨之森的生物。

但是那八閩大地的淚雨之森,並非是江曉團隊自己探索的。自從他的星技被封印了之後,三軍也做出了一部分的調整。

起碼這淚雨之森,是開荒軍和江曉團隊共同探索的。

開荒大軍是撐着沙牆與樹傘進去的,儘管保護措施完全,但開荒軍和星臨小隊,依舊是前前後後、進進出出了七次,這才算是勉強清理了淚雨之森。

一向獨來獨往的星臨小隊,也感受到了有國家作爲後盾撐腰的滋味。

嗡嗡鯨、孤鯨、嗷嗷龍發揮出了應有的實力,但即便如此,開荒軍也折損了不少將士。

這淚靈星珠,也是開荒軍主動提供給江曉的,說實話,江曉接受這些星珠的時候,江曉的心裏很不是滋味。

儘管這淚靈星珠看起來很乾淨、但江曉總覺得其中沾滿了將士們的鮮血。

“只有時空之隙和禍影之墟。”二尾微微皺眉,說話間,卻是轉頭看向了門口處。

易輕塵紅着臉蛋走了回來,但是在她的身後,有一個小腦袋從門口處露了出來,好奇的打量着客廳中的大哥哥、大姐姐們。

讓所有人發懵的是,在那小女孩的身側,一個星龍腦袋也探了出來,和主人一起,打量着客廳中的人......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進入龍窟探索過的人!他們都很清楚,那條龍意味着什麼!

江曉關閉了星圖,也對着小重陽招了招手,道:“來,過來。”

“丁零當啷......”

小重陽迅速跑了過來,脖子上那骨頭項鍊也是一陣嘩啦作響。

江曉笑着對衆人說道:“她叫何重陽,我在異球上的隊友。”

一衆人傻傻的看着盤龍少女,已經把這張可愛而充滿野性的女孩,與“怪物”畫上了等號。

這裏的怪物,指的是女孩的實力。

二尾靜靜的看着小重陽,她當然知道這是誰,算是久仰大名了。

江曉補充道:“她今年15歲,星空期。”

付黑坐在沙發上,身子下意識的一個後仰,一臉的驚愕:“臥槽?”

與此同時,付黑手中的星珠也悄然破碎,甚至都沒有意識到,他的沉默星技,已經置換成鉑金品質的了......

付黑一臉懵逼的說道:“老子十五歲那年,還是個啥都不懂的初中生呢!”

聞言,江弓卻是樂了,道:“震驚!一個30歲的男人,在15年前,竟然只有15歲!?”

付黑臉色一黑,腦門上似乎掛起了三道黑線......

一旁,夏妍忍不住偷笑出聲,小聲嘀咕着,道:“臭弟弟,幾個月不見,說話倒是越來越講理了......”

江弓笑嘻嘻的對着夏妍比劃了一個大拇指,可惜,那一口白牙,並沒有亮光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