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 江渣渣!

爲心的斌哥盟主加更。

...

偌大的休息室中,一片寂靜。

韓江雪到底是女孩,臉皮薄一些,沒辦法適應這麼多隊友的目光,她輕輕的推了推江曉。

隨着韓江雪的輕輕推搡,江曉也鬆開了她,感受到了衆人稍稍調侃的目光,江曉也是有點不好意思,開口道:“都愣着幹什麼?看到長官了,你們還敢坐着?”

說着,江曉轉頭看向了優哉遊哉的大吏·付黑,道:“你!還敢給我躺着......集合,統統立正,站好!”

一時間,所有尾羽旅的成員統統站了起來。

“嗯,這才對嘛。”江曉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眼前這一張張熟悉的面龐,也把江曉拽回了在地球上奮鬥的時光。

只是...這裏的人太少了一些。

馮毅口中說的是“尾羽旅”,但現在看來,這更像是一支精挑細選的小隊。

大聖、凋零、大吏、影鴉、五尾、六尾、七尾、八尾。

少了小吏·李一胥、恩劫·施恩劫,以及天狗·張文卿。

如果把這三人加上,這顯然就是一支探索龍窟的精英小隊!

江曉道:“還有其他人嗎?”

衆人閉口不言,倒是那職務最高的付黑,開口說道:“欒旅和軍營將領在一起瞭解情況呢,除了她之外,這就是尾羽旅進入異球的所有人了。

其他尾羽旅的士兵,都還在下面,維持着尾羽旅的正常運轉,你別嫌少了,抽出來這麼多精英、這麼多中層將領,你就知足吧!”

“哦......”江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華夏三軍的大規模軍團戰已見成效,在賀老的幫助下,信息無障礙的傳遞,下面實時把握着異球中的動向。

那麼現在,派上來這樣一支精英小隊...目的是什麼呢?

江曉並不認爲這支小隊適合參加軍團戰,他們又是帶着什麼樣的任務來的呢?

江曉正在暗暗失神,而對面站着的一排人中,那夏妍撅着小嘴,嘟嘟囔囔着:“可惡的小皮......”

“呃?”江曉回過神來,擡頭望去,看向了夏妍。

她沒什麼變化,依舊是一副神采奕奕、英氣勃勃的模樣。

這般氣質,再加上她此時穿着一身炫酷漆黑的守夜軍裝......與她此時噘着嘴的模樣,的確有些不太相符。

看到江曉的眼神望來,夏妍當即瞪了回去,開口,卻沒有出聲,只是做出了一個口型:抱抱。

江曉:“......”

看着江曉又是半天不出聲,夏妍更惱火了,恨恨的“哼”了一聲,嘴裏嘟嘟囔囔着:“不公平...臭小皮...一點都不想我......”

江曉只感覺一陣頭皮發麻,自從他上了異球之後,身旁的戰友,哪怕是被隊友戲稱爲“大魔王”的小重陽,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是尤爲聽話的。

哪有像現在這樣的,隊伍集合着呢,還敢站在隊伍裏嘟嘟囔囔的?

“哎......”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一副頗爲感慨的模樣。

夏妍也是不樂意了,這聲嘆息明顯是衝着她來的,她開口道:“咋啦?”

江曉看着夏妍那委屈的模樣,不由得一陣唏噓:“我的青春...回來了呀......”

“切。”夏妍哼了一聲,道,“不滿20歲的小屁孩,裝什麼老大爺呢?”

江曉的青春的確回來了,當即回懟,一口的北三省腔調:“隔我家,按虛歲,我都21了!”

夏妍嘴裏突然冒出來一句,腔調也很純粹:“我尋思着,你現在也妹隔你家呀?”

江曉:???

臥槽?

我小毒奶自認爲縱橫天下,一生無敵,原來都是假象,只是對手沒在身邊而已......

“立正!”

一道沙啞的聲音突然從營帳門口傳來,這一下,不僅尾羽小隊的衆人紛紛面色一肅、身體一緊,就連江曉本人,也是下意識的昂首挺胸、立正站好。

江曉是面對着一排尾羽旅的人站着的,但是面前這羣士兵,卻是擋不住那後方身材更爲高大的某人。

“看來你還是不夠累,還有心思鬥嘴。”二尾站在了夏妍的身後,一雙狹長的眼眸,散發着幽幽的光芒,越過夏妍的頭頂,冷冷的看着江曉。

這樣的對比,是如此的清晰。

霎時間,夏妍身上的那一點小性感、小野性,被身後那令人戰慄驚悚的兇獸,壓制的蕩然無存,可謂是氣勢全無。

一時間,這樣的畫面,在江曉的腦海中定格。

而二尾的站位也很有趣,她就站在夏妍的身後,那巨大的身體籠罩着夏妍的身影。

她口中說出來的這一句話,卻彷彿是在批評兩個人。

江曉閉口不言,夏妍也是慌得一批,不敢再出聲了。

看的江曉這個氣,我比二尾差嗎?

啊?

我征戰南北的年頭少嗎?我的功勳少嗎?我的實力弱嗎?

爲什麼你怕她卻不怕我?

“1號鄴古塔,現在。”二尾開口說道。

“是。”江曉開口迴應着,放射出了九條星力絲線,剛好連接着在場的所有人,身影迅速閃爍離去。

相比於石油營區來說,江曉顯然更熟悉位於中原與燕趙交界處的1號鄴古塔,也正是之前被燕趙亡命族攻破的城池。

可惜了,易志忠和他的碎山軍,在2號鄴古塔城,在中原大地的腹地,是江曉和團隊在被燕趙亡命族殺敗之後,逃向中原中部,後建立的城池。

易輕塵想要與父親相見,還得等上一陣,不過她此時倒是能和表弟見面,畢竟陳靈濤已經被江曉收進了禍影星球之中,此時,他估計正和小重陽在一起,找老婦人喝那美味的孟婆湯呢。

會議室中,二尾終於和馮毅再次相見,江曉化身爲小嘍囉,混在尾羽旅的衆人之中,坐在會議桌前,悄悄咪咪的不敢多BB。

二尾則是和馮毅、張鬆弗、江尋,以及兩個軍官站在懸掛的地圖前,開口商討着什麼。

交涉半晌,馮毅雙手交叉在胸前,看着那注滿標記的世界地圖,開口道:“我知道你們的任務,但是,現在的九尾,已經不是當年的他了。”

二尾微微皺眉,道:“長官,我是帶着命令上來的。”

“不,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說他的星槽。”馮毅開口說道。

聞言,二尾也是沉默了下來。

關於那老人的情報,江曉第一時間彙報了上去。

但是江曉並沒有彙報老人的具體住處,畢竟那是一個超脫了現今星武世界的存在,那老者不來打擾華夏軍就已經很好了,江曉當然不會讓華夏軍去觸碰那種級別的存在,很可能會遭來滅頂之災。

而且,老者的目的與華夏軍的目的並不衝突,而老者希望江曉所能達到的高度,也與江曉此時的任務也不衝突。

但軍內依舊展開了一次大排查,畢竟,有很多信息可能是從華夏軍這邊透露出去的,只不過,一個月過去了,華夏軍並未找到那可能透露消息的人。

江曉倒是希望軍中沒有這樣的人,他更希望老人是東拼西湊而來的信息。

畢竟,除了華夏,全世界也都經歷了異象,很多地區都有人誤入異球,而江曉可是兩屆世界盃的冠軍,人們不可能不知道。

別人眼中的一星雙技、也許是江曉化星成武的功效,也許是江曉星圖契合,但是在那老人的眼中,就是內視星圖沒跑了。

當然,老人最開始是尋着嗡嗡鯨而來的,所以,理應與江曉之前在北大西洋海底見到的那對陌生男女有關。

這反倒讓江曉很心安。

二尾轉頭看向了身旁的江曉,若有所思的說道:“但他執行任務的腳步從未停下,不是麼?”

站在她身旁的,其實是江尋,感受到了大貓的目光,正在觀瞧世界地圖的江尋,下意識的向後面退了一步。

二尾也是才反應過來,身旁跟着自己的是個誘餌......

“這倒是。”馮毅點了點頭,那永遠嚴肅的撲克臉,也流露出了一絲欣慰與讚歎,“北地黑火嶺、隴甘飛天窟、三秦古皇陵、海蘇疾電窟、八皖大地的劍墳,他該去的地方,從未推辭過。”

一時間,一衆人紛紛看向了那坐在會議桌前,悄悄咪咪的江曉。

短短的幾個字,代表了一片地域,也代表了可怕的星獸。

其中兇險,似乎無法用簡短的語言來表達,衆人也只能透過這幾個字,去自行腦補那一方土地上發生的種種故事。

感受着衆人的目光,江曉低下了頭,笑容卻是有些苦澀。

身旁,韓江雪的手掌探了過來,輕輕的握住了江曉搭在座椅扶手上的手腕。

這樣的舉動,也許不該出現在如此嚴肅的場合中,但是卻並未有人阻止。

而韓江雪也是更加深刻的瞭解,爲什麼再次相逢,他抱的那麼緊了。

身旁的人,承受的壓力,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得清的。

在地球上,好歹人們都在看着他。

在世界盃的路途上,他一路頂着國家隊的名號前行,沿途有着鮮花、掌聲與讚美。

在守夜軍·逐光旅中,有親手將他帶起來的長官,有親密無間的戰友,幫助他、溫暖他。

而在這異球之上,每個人的時間都是如此的緊迫,每個人都在完成着自己的任務,想要找一些溫暖與慰藉,似乎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這裏不是地球,更不是兩年前。

江曉已經是一名成年人了,是一名真正的戰士了,他也不應該再奢求那些。

事實也的確如此,曾經盲女在的時候,面對着實力強大的盲女,江曉還有心思皮上兩句。

但自從盲女走後,一切都變了,團隊中,無論是陳靈濤還是小重陽,都是他的徒弟,江曉的身份徹底轉變了。

不再有照顧他的人,相反,他成了那個照顧別人的人。

事實上,在戰鬥的過程中,江曉身爲輔助職業,本就是照顧他人的人。

但在心態上,盲女走後,他似乎就成爲了星臨小隊中,衆人唯一的依靠。

華夏軍缺少強者麼?

絕對不缺,馮毅還特意開過會,要給江曉的團隊配置隊員。

所以,這一切也算是江曉自作自受,但他和二尾的風格一脈相承,對於隊員的選擇,江曉的標準高的令人髮指。

二尾開口道:“他被封印了星槽,但卻依舊走過了這些兇險的地域,趕在大軍來到之前,將那些障礙清空。”

說着,二尾看向了馮毅,道:“這就代表着,他遠比一般星武者高出數個層次。”

馮毅點了點頭,轉過身來,邁前兩步,雙手按在會議桌上,望着不遠處那低頭不語的江曉,道:“迴歸尾羽旅麼?他們的活動範圍不是華夏,而是世界各地、更加兇險的區域,他們要去拿更珍貴的星珠。”

不等江曉開口,馮毅繼續道:“我接到的命令與二尾不同。她來之前,接到的是招你歸隊、共同外出執行任務的命令。而我前幾日接到的命令,是你自行選擇。

西北守夜軍總指揮結合你目前的身體狀況,以及你之前所做的貢獻,給了你很大的自主權。

現在,你自己選。”

會議室中,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江曉,他並未擡頭,只是開口道:“我歸隊。”

二尾的嘴角微微揚起,似乎一切如她所料。

馮毅也是點了點頭,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道:“確定了?”

江曉咧嘴笑了笑,低頭擺弄着漆黑斗篷的衣角,道:“我現在一身星技去了大半,是把刀就能捅死我,哪兒的黃土都能埋我。

我反抗不了上蒼給我的桎梏,但起碼我能選擇死在哪。

死在我的隊友身邊,我心安。”

尾羽旅上來的時機很好。

就在剛纔,江曉在踏上那座石橋之前,心中還在想着“哪的黃土不埋人”。

而現在,對於江曉來說,二尾身邊的黃土,似乎能讓他更有歸屬感。

二尾的呼吸微微一滯,江曉的這句話,似乎是出自於她的口。

那是在三年前,還在帝都星武求學的江曉,經歷了炎判所事件之後,她橫穿華夏,從西北趕往帝都,找到了他。

當時,她對江曉說過相同的話語:“死在我身邊,比死在這裏好很多......”

話音剛落,江曉就覺得自己真是個小機靈鬼!

他沒有指名道姓,說具體死在誰身邊,江曉只是說死在“隊友”的身邊。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看看在場的尾羽旅衆人,他們全都是江曉的隊友!

你看那感慨萬分的顧十安、影鴉、大聖...再看那微微動容的後明明、易輕塵......

嘖嘖......

我?真的是抓住了當渣男的精髓了......

什麼才是真正的“渣”?

男女之事?

那層次太低了!跟我完全不是一個段位的。

我毒奶大王,就憑一句話,就能把尾羽旅的所有人,統統“渣”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