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 無處不青山

一個月後,五月五日。

端午節是農曆節日,這陽曆的五月五日,似乎沒什麼節可過的,但是對於星臨小隊來說,他們卻是得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

此時此刻,星臨小隊六人組,正徘徊在巴渝城與川蜀省的交界處,在所謂的“酆都鬼城”區域遊蕩。

小重陽依舊是一馬當先,她胯下騎着小炭紅,身上還纏繞着一條有着星空皮膚、神祕而璀璨的小小星龍。

在這漆黑且陰暗的廢舊城堡之中,她看到了前方的石質橋旁,正有一道漆黑的鬼影,對着小隊衆人招手示意。

“誒?她看起來很友好哦。”小重陽小聲嘀咕着,卻也放緩了速度,扭頭看向了身後的弓騎兵·江弓。

江弓輕輕的點了點頭,對着一臉萌萌噠的小重陽笑了笑。

別看孩子依舊是一臉的天真爛漫,但實際上,此時的她,已經是星空期的大鬥戰了!

在江曉獲得了《星武紀》這本書之後,星臨小隊中,有五人的星力境界和身體素質,有了極大的提高,小重陽、瑪爾達、巴澤、江可麗,以及盲女。

無論是誘餌江弓、亦或者是陳靈濤,他們並沒有受到江曉的改造。

導致江曉這樣做的,是在他仔細研讀《星武紀》書籍、不斷的實驗之下,他得出了幾條結論。

一、使用人體構造圖,給星武者提供改造身體的福利,機會只有一次。

有過一次改造過後,彷彿就已經激發了人體內殘存的所有潛能,不能在重複改造了。

二、這改造衆人的化星成武,也就是《星武紀》的那人體構造圖的書頁,是有次數限制的!

當江曉改造了瑪爾達、小重陽之後,那畫有人體改造圖的書頁,稍稍變得陳舊了一點,就像是一件有“磨損度”的道具似的,不知道再用多少次,它便會破碎開來。

江曉也知道孰輕孰重,自己的機甲,當然是最靠得住的,當然也必須是第一批次接受改造的。

所以,他隨後便找上了盲女、巴澤、江可麗三人組。

改造了一人二機甲之後,江曉便到頭睡下了,目前的階段之下,江曉還不能像那老者一樣,造福了一個星武者之後,還能安然無恙的繼續南征北戰。

江可麗與巴澤接受改造後所提升的程度不同,這也引起了江曉的注意。

想當初,江曉被老者改造的時候,江曉從星海期Lv.6,提升到了星海期Lv.9,並且在隨後,他僅用了2天時間,便踏入了星空期。

而機甲瑪爾達,如果以數據化來說的話,被江曉改造過後,可是從星海期Lv.4,提升到了Lv.9!

這不得不讓江曉的心中有了猜想,改造提高的強度是因人而異的麼?

又或者是大境界無法通過改造而直接突破,只能定格在星海巔峯?

第二個猜測,卻是被小重陽打破了。

江曉對她的改造,讓她直接從星海期Lv.7,提高到了星空初期。她是在被改造的過程中,跨越的大境界!

按照小重陽的說法,她應該是卡在了星空初期的門檻上。

江可麗進入了星空中期,而星海巔峯的巴澤,則是後來者居上,直接頂到了星空中期的門檻。此時的盲女,更是已經突破了星盡初期,頂到了星盡中期的門檻。

這也算是讓江曉徹底明白了,改造的效果,的確是因人而異的。

星槽越多,被激發出來的潛能也就越多,改造的效果越好。自己與瑪爾達;江可麗與巴澤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從這個角度來說,江可麗、巴澤等人,的確不應該當人。

在江曉的手下當一臺機甲,顯然比他們自身成長的更快更強......

擁有了《星武紀》的江曉,也不愧“星空製造者”的稱號......

江曉希望盲女能快些晉級,再快一些,越快越好。

她能幫助江曉解開很多疑惑,讓他見識見識星盡之上,到底是什麼鬼境界。

江曉更希望能解開老頭那所謂“霸體”、“免疫”的效果從何而來,到底是不是與星力境界有關。

盲女的存在,顯然就是爲他披荊斬棘、在前方開路的那個人。

江曉並沒有改造陳靈濤,是因爲他只是一名星河中期的選手,在江曉看來,起碼得等徒弟進入星海期之後,再對他進行改造。

在提升的過程中,一旦陳靈濤邁入星河升星海的門檻,被化星成武卡住的話,那師徒二人真的得哭死。這難得的機會可能就要白白浪費了。

值得一提的是,

被老者改造過後、星海巔峯的江曉,也早就已經跟隨着瑪爾達的腳步,進入了星空期。

一切如那老者所說,江曉的內視星圖,再一次關閉調整了。

這也再次證實了老者所言不虛,老者真的擁有一張內視星圖。

江曉此時所經歷的一切,很可能是他5、60年前走過的路。

而在過去的一個月時間裏,被封印了星技的江曉,也只能從一名“法爺”變回了“鬥戰”。

讓江曉不願意承認的是,雖然內視星圖關閉、調整,並未給出戰鬥技藝升級的信息,但是此時,江曉的弓箭技藝、方天畫戟技藝和格鬥刀技藝,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不得不近身戰鬥的他,在過去短短一個月中的收穫,遠比他之前在在異球中南征北戰的收穫要多。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那老者...的確是在幫助他。

當然,江曉的征戰旅途,也更加的驚險刺激了,失去了忍耐,江曉重歸凡人序列,失去了其他星技,也讓江曉重拾武器,再次變回了那個“進攻萬花筒”。

......

“江曉江曉~她看起來很友好,要打她麼?”小重陽的聲音再次傳來,喚醒了後方的共同思考的江弓。

“不,不用。”江弓急忙說道,轉眼望去,卻是看到小重陽騎在巨大的黑嶺火羽背上,那沉重的方天畫戟,戟尖的部位,已經搭在了一個人型生物的肩膀上。

站在橋邊的人型生物,佝僂着身軀,但卻掩蓋不住她那巨大的體型。

即便是駝着背,也和黑嶺火羽的肩高持平。

她的相貌無限接近於人類女性,面容蒼老,有着一頭白色的長髮,盤在腦後,用草繩扎了個髮髻。

小重陽聽話的將方天畫戟移開,而那老婆婆,也是笑容慈祥,毫不在意小重陽剛纔的舉動,而是連連擺手,招呼着小隊後方的幾人上前。

體型巨大的老婦人一邊招手,那蒼老的、宛若樹皮一樣乾癟的左手上,已經出現了一隻破舊的碗,向小重陽遞了過去。

“唔?真的要給我喝嘛?”小重陽一臉的警惕,她身上纏繞着的小星龍,卻是好奇的探頭探腦,來到了碗前,好奇的觀摩着其中那紅色的濃湯。

江曉之前說的是真的?這陰森恐怖的地區,真有這樣友好的生物?

後方,江弓勒馬,歪頭看了看那濃湯的顏色,便開口道:“喝吧。”

“哦,幫我拿過來。”小重陽拍了拍星龍的皮膚,開口說着。

小星龍張着大嘴,叼住了那破舊的碗,向回拽着。

但是那老婦人卻是死死的不撒手,不僅如此,隨着星龍後拽,老婦人的體型進一步的擴大,胳膊不斷伸長。

江弓看着這一幕,也是搖頭笑了笑,道:“你知道,在華夏大地有一句關於川渝的醫療系星武者戲言:川渝頂級老藥方,撒手就沒孟婆湯。”

後方,騎着戰馬的陳靈濤也是笑了。

這句戲言,卻是概況了川蜀省與巴渝城的輔助星武者的窘境。

孟婆湯,顏色各異,種類繁多。

有恢復生命類的,有恢復星力的,也有加攻速、甚至是增加對鬼魂系生物傷害的,可謂是品種齊全,非常強勢。

但是...此項星技最大的缺點,就是那碗湯不能離手。

也就是說,無論哪種孟婆湯,一旦離開醫療系星武者的手,那由星力製作的碗和湯,會在瞬間破碎、消失。

這也給川蜀、巴渝的醫療系星武者造成了極大的困擾,一般情況下,上戰場的醫療系星武者,是不會去學習這種星技。

不是所有的輔助都像江曉這樣,能衝鋒在前的,巨大多數的醫療系星武者,都是在團隊後方,被重重保護起來的!

醫療系星武者不可能跟隨盾戰、敏戰衝鋒陷陣,陪在戰系的身旁,時刻舉着一碗湯,遞到同伴嘴邊,再附上一句:“大朗,該吃藥了。”

小星龍趁着叼碗回來的過程,也喝了大半碗紅色的濃湯。

“誒,你這傢伙。”小重陽不滿的拍了拍星龍的皮膚,探下身來,伸出小手,捧住了那破舊的大碗。

“咕嘟,咕嘟,咕嘟......”小重陽大口大口的喝着,對江曉表達了完全的信任,喝湯的時候,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看到了那一直抓着破碗的老婦人手指。

她的手乾枯如樹皮,但是手很乾淨,指甲整齊,並不干擾食慾。

相反,還能讓人想起自己外婆的手......

只不過,相比於人類的手,這位老婦人的手太大了一些。

“嘖,好好喝!”小重陽鬆開了小手,用手背抹了抹嘴,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甚至還打了個飽嗝,“嗝~”

這碗濃湯的味道很好,不僅如此,小重陽感覺自己的身體特別輕盈,似乎是被加強了敏捷、速度等屬性。

江弓打趣道:“別光顧着品嚐滋味,你得知道,她是酆都鬼區唯一友好的生靈,她的存在,更像是一個信號。

喝了湯,走上了這座橋,我們就難再有回頭路了,咱們能不能回來,還不一定呢。

酆都鬼區,從出現的那一刻起,就沒有人願意踏足這裏。”

甚至連華夏大軍,都得等江曉清理了八方惡鬼之後,再踏入這裏。江曉雖然一身星技被封,但是星寵還在,也的確比其他團隊更適合當“尖刀隊”。

“嗯?”聽到了江曉的話語,小重陽眨了眨眼睛,轉頭看向了前方的石橋。

那寬敞的石橋兩側,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這石橋很寬,但也很長,兩側的深淵之中,隱隱傳來了宛若厲鬼的慘叫之聲。

而就在那橋兩側的邊緣部位,偶爾會有幾個黑霧繚繞的腦袋,悄悄咪咪的露出來,暗暗的觀察着衆人。

而後又縮回了腦袋,藏在了石橋下方......

似乎是在等待着衆人踏上這座橋。

小重陽想了想,道:“放心吧,江曉,雖然你現在啥也不是,一身星技都被封了,但是有我呢,我會一直保護你的!

咱倆死了的話,我就帶你去找媽媽。”

江曉:???

陳靈濤也是聽的一愣一愣的,硬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喝這碗湯。

錯愕之間,老婦人那乾枯的大手捏着陳靈濤的臉蛋,拿着碗向他嘴裏灌了過去......

小重陽卻是沒覺得自己的話語有什麼問題,她望着那一眼望不到頭的石橋,也不知道通往何處,一路連接到了漆黑區域。

但是江曉之前告訴過她,在那片漆黑之中,會有一座宏偉且陰森的城池。在那裏,各路亡魂、各路妖鬼,一應俱全。

老婦人接連不斷的製作着孟婆湯,依次遞給衆人喝。

星臨小隊衆人,就像是在食堂窗口前排隊的小學生,乖巧的依次上前,喝下了或白、或藍、或紅色的濃湯。

江曉特意翻身下馬,站在老婦人面前,雙手捧着那巨大的破碗,他識別了一下湯汁的顏色,稍稍猶豫了一下,仰頭便灌。

來來來!

幹了這碗孟婆湯,酆都夜遊不彷徨!

生前舉目皆戰場,死後處處是家鄉!

哪的黃土還?不埋人啦?

“咕嘟...咕嘟...咕嘟...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