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 星空製造者

爲郬語盟主加更。

...

祭奠過後,江曉帶着瑪爾達,迅速返回了石質別墅。

在湖畔前,找到了那兩條嬉戲玩耍的大魚,一次將它們收入體內,而後,一男一女,便在湖畔前站了下來。

表面上看起來是一男一女,實際上,都是江曉本人,所以不存在什麼表白之類的事情。

當然,如果陳靈濤要是腦袋一熱,突然對瑪爾達表白,那另算......

江曉切換了星圖,已經化星成武,手中捧着那本厚厚的《星武紀》,也翻到了吃早飯前,那已經可以讀懂的一頁。

人體構造圖!

可以提升星力境界、改造身體素質的那一頁!

江曉舔了舔嘴脣,眼中閃爍着奇異的光芒,而那靜態的書頁上,那圖案也再次“動”了起來。

奇異的星力自人體頭顱涌入,七拐八拐之下,緩慢的流淌過人體的脈絡,最終回到了人體頭顱的星珠位置,而後,動態的畫面再次安靜了下來。

江曉沉吟半晌,慢慢的擡起頭,看向了面前的瑪爾達。

既然我可以被改造,那麼我的機甲、我的誘餌,爲什麼不行呢?

按照這一頁的記載,江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瑪爾達的額頭,體內的星力緩緩的漸漸沸騰,波濤洶涌,鋪蕩開來......

一股股的星力氣浪吹散了瑪爾達額前那稍顯凌亂的棕色劉海,露出了她那魅力驚人的面龐。

江曉心中一動,回憶着昨夜被改造的畫面、以及那被改造的滋味......

下一刻,從江曉手中翻開的厚厚《星武紀》上,那張人體構造圖,竟然飄了出來!

由於江曉需要專注,所以事先切斷了與江樺的聯繫,也就不存在與誘餌、機甲感官互通的情況。

而此時,在江曉的眼裏,這是一張飄出去的人體構造圖,但是在瑪爾達的視線中,這卻是一連串神祕的文字符號。

擁有《星武紀》的人,與其他人,所看到的一切,其外在的表現形式竟然完全不同!

江曉眼睜睜的看着那張人體構造圖,迅速的調整着大小,鑲嵌在了那身高182cm的瑪爾達身體之上,不僅如此,那標準身材的人體構造圖,甚至還變瘦了一些,直至與瑪爾達的身材完全一致,身體線條完全契合!

詭異的人體構造圖與瑪爾達的身體重合在一起,漸漸的散發出了一絲暗金色的光芒。

“呃......”江曉眉頭緊皺,呼吸也稍稍紊亂,表情似乎有些痛苦。

不知爲何,在這一刻,江曉只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疲憊感,明明只是一天一夜沒睡覺罷了,但卻彷彿連續征戰了七天七夜一般......

一股股的星力從江曉的體內涌了出去,也不知道去往了何方,而江曉卻不得不調動體內星寵的星力,來維持自己的星力輸出。

這些星力,應該是...應該是......果然!

江曉的呼吸微微一滯,在他的眼中,卻是看到那與瑪爾達身體完整契合的人體構造圖,在那頭顱的地方,涌入了大股大股的星力。

瑪爾達原本還站在原地,警惕的打量着圍繞着身體周圍的神祕文字符號,也是在這一刻,她感受到了江曉昨天晚上的感覺。

身體在歡呼雀躍,血液在沸騰、彷彿每一個毛孔都張大,盡情的享受着這來自上蒼的饋贈。

江曉緊咬牙關,強忍着大腦中傳來了疲憊感覺,也看着自己的星力,在那人體構造圖星力線條的指引下,灌入瑪爾達的體內,緩慢的流淌過她的全身。

一次又一次、一圈又一圈......

還沒好?

爲什麼要這麼多圈?剛纔動態書頁演示的不是這樣的,只需要一圈......

終於,三圈過後,那濃郁的星力線條,終於爬回了瑪爾達頭部的星珠之中。

咔嚓!

人體構造圖悄然破碎!

而在瑪爾達的視線裏,她身體周圍環繞的星力文字,也是接連破碎開來。

江曉的頭腦一懵,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

“師父!”一道聲音傳來,陳靈濤突然出現在了江曉的身旁,一手撈住了江曉的胳膊,順勢提起,架起了江曉的身體。

“師父?”陳靈濤小聲的呼喚着,有些不知所措,江曉已經徹底昏死了過去,再也沒有任何反應。

陳靈濤早就在別墅門口,看到了江曉拿着奇怪的書籍,召喚出了奇怪的文字符號,對準了瑪爾達。

卻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陳靈濤小心翼翼的架着江曉,轉頭看向了瑪爾達。

卻是看到這個“負心”的女人,臉上帶着一絲驚喜,明眸皓齒之下,那笑容是如此的明媚,她正低着頭,緩緩的握拳、鬆開、握拳、鬆開。

她似乎是在仔細的感受着什麼。

而此時,瑪爾達的心中也是掀起了軒然大波!

這是星海巔峯?

從星海中期,直接衝進了星海巔峯...這《星武紀》的效果,也太強了!

有些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分分鐘內,江曉便得到了。

哪怕是對於那些天賦異稟的星武者來說,這也是需要花上數年的時間,極其刻苦的訓練,才有可能達到的星力境界!

《星武紀》,真的是太可怕了。

所以,只要我相信,你就願意給予我一切麼?

陳靈濤傻傻的看着那神采飛揚的瑪爾達,小心翼翼的開口叫道:“師父?”

瑪爾達終於擡起頭,看向了陳靈濤,道:“送我的身體回去躺着,應該是過度運用化星成武的後遺症,得睡上一天了。把他送回房間,你去找銀維訓練就行。”

“呃......”陳靈濤遲疑了一下,道,“銀維師哥,還在花海牧場那邊,你當初忘了把它也帶回來了。”

瑪爾達的笑容微微一僵:???

此時此刻,信家的花海牧場中,在一堆巨大的花叢中,“吧唧吧唧”的聲音不絕於耳。

銀維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做“吃了這朵花,忘了那個他!”

它恐怕是真的沒有發現,自己的師父已經忘了它了,不過沒關係,有花,要師父幹什麼?

師父能比花好吃嘛?

只是苦了那一羣圍繞着花叢的花磐牛了,它們極力催動着星力,製造着花朵,養着裏面的一頭永遠吃不飽的“吞花鬼僧”......

......

江曉的意外睡去,打擾了小隊征戰世界的腳步。

小重陽也在北江大地滯留了下來,不過也有好處,在江樺的引薦之下,小重陽和海家見了面。

而小重陽,也見識到了那對兒六個月大的龍鳳胎。

小重陽之前只見過野人一族的幼崽,但是體型巨大的野人,它們的孩子剛生下來就很大只。

野人小孩在三歲的時候,差不多就能跟小重陽一般高了......

相比之下,海天青與方星雲的寶寶,對於小重陽來說,有點太小了一些。

暫時無法歸隊的小重陽,也並不急切,有江樺在身旁,她很安心。儘管她南征北戰,足以稱得上是戰功赫赫,但她在江曉的守護之下,依舊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

見到這對兒龍鳳胎之後,她就悄悄的跪坐在搖籃旁,睜着萌萌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兩個小寶寶,心中暗暗想着:自己當初生下來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小小一隻呢?

銀維在吃花,小重陽在看寶寶,武浩陽在星下與鬼狼羣廝混,做一個勢必要成爲鬼狼王的男人!

而陳靈濤,也終於再次感受到了師父的關心與愛護,由瑪爾達親自培訓,單方面的蹂躪教學持續了近一天......

直至最後,懷疑人生的陳靈濤,已經分不清自己的“鋼鐵之軀”星技,到底是好還是壞了。

瑪爾達並沒有化星成武,手中拾着的也是普通的格鬥刃,這也就讓陳靈濤的生命安全得到了大幅度的保障,但與此同時,也讓陳靈濤成爲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沙包。

讓陳靈濤和江曉都沒有想到的是......

在當天晚上,當夜幕籠罩了森林湖畔之時,在那漫天的星辰閃爍之下,瑪爾達...出事了!

......

夜晚時分,湖畔邊緣。

一聲聲鋼鐵觸碰、交織在一起的聲音,傳遍了這森林湖畔。

“咚!”陳靈濤再次被一腳踹翻在地,他已經記不清這是今天的第幾次了。

他心中有苦難言,卻又不敢說放棄。

師父願意親自下場訓練他,先不管這是不是難得的機會,起碼師父不說停止,徒弟就沒有喊停的道理!

對於師徒尊卑這一方面,陳靈濤的心裏還是有譜的。雖然江曉是個同齡人,但陳靈濤將自己的位置擺得很正,對師父可謂是非常的敬重。

戰鬥還在繼續,並不會因爲他的跌倒而停止,畢竟,他還沒有“死”。

而在陳靈濤尚未反應過來之時,卻是感覺眼前一花,那鬼魅的身影欺身而上,再次出現。

“咚!”

一聲悶響!那是膝蓋與胸膛的撞擊聲。

瑪爾達身影迅捷,半跪下身,膝蓋重重的撞在陳靈濤的胸膛上,給予他強力打擊的同時,也固定住了他的身體,讓他無法起身逃離。

陳靈濤的鋼鐵之軀,的確是讓瑪爾達有放肆的資本。

如此戰鬥的情況之下,陳靈濤手中那沉重的方天畫戟,顯然不適合遮擋,他果斷棄戟,竭力擡起手肘,重重的撞向瑪爾達,卻是被一隻冰涼的玉手硬生生的抓住了手腕,並按在了地上。

力量上的優勢...身體素質上的全面碾壓,讓這場戰鬥本就不對等。

瑪爾達的舉動,也不是僅僅是一個單純的動作,後續的攻擊幾乎是同時到來的。

當她左手將陳靈濤懟來的手肘接住,按向一旁地面的同時,她右手中的格鬥刀,已經抹過陳靈濤的喉結,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

“叮!”

下一刻,戰場突然安靜了下來。

陳靈濤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放棄了抵抗,也不再掙扎,他知道,自己又“死”了。

但是出乎陳靈濤的意料,瑪爾達並沒有迅速起身,讓他繼續戰鬥。

兩人是沒有所謂的休息時間的,陳靈濤也知道,師父就是要讓他突破極限,無論你疲憊到什麼程度,必須在三秒鐘之內再站起來!繼續戰鬥!

但是......這一次,瑪爾達並未起身離開。

陳靈濤有些錯愕,仰躺在地的他,還在偷偷慶幸着這一次能多休息幾秒鐘,但是越躺,他就感覺越不對勁兒。

他微微仰頭,看到了半跪在他胸上的瑪爾達。

“師父?”陳靈濤看着一動不動的瑪爾達,卻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藉着昏暗的月色,以及湖邊隱隱約約的海魂燈光芒,陳靈濤驚駭的發現,瑪爾達正瞪大了雙眼,呼吸又短又輕、而且很是急促,有一種呼吸極爲不通暢的感覺。

什麼情況?哮喘?

這種身體素質級別的星武者,可能患有這種病麼?

就在陳靈濤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股股磅礴的星力洶涌而來,而就在他的面前,一面格鬥刀星圖綻放開來,瘋狂的吞噬着天地間洶涌而來的星力。

陳靈濤有點發懵,晉級了?

尼瑪我一個星河期,本該提升的更快,怎麼你一個星海期,反而比我先晉級了?

師父的這具身體,是突破星海中期,進入星海後期了麼?

不會吧,這身體前幾周才剛剛邁進星海中期,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

是與之前那神祕的文字有關麼?

陳靈濤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生怕打擾了瑪爾達晉級。

他懷揣着疑惑,卻是愈發的感覺不對勁兒。

這種星力的濃郁程度,怎麼可能是星海期之中的小境界突破?

1秒...2秒...3秒......

陳靈濤的眼眸猛然瞪大,快去你大爺的吧!

這?是大境界的突破!?

這竟然是星海升星空!?

臥槽!

你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蹂躪了我一天不說,現在還要踩着我的身體進入星空期?

我知道你天賦好,但是你偷偷摸摸跑小樹林裏自己去升級不好嗎?

爲什麼非得踩在我臉上,逼着我近距離看你升級?

雖然你是我師父,但是徒弟就沒有尊嚴了嗎!?

陳靈濤哭的心都有了,那神祕的文字到底是啥啊?

好師父,

給我也整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