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 信

當然,這一切,也僅僅只是江曉的推論,也許隨隨便便再看一頁紙,就會把他所有的推測否定。

他急忙翻開下一頁紙,卻是依舊看不懂。

翻了幾頁之後,才看到昨夜那能看懂的書頁:

“星:星辰之力。”

“星塵、星雲、星河、星海、星空、星盡......”

江曉眉頭緊皺,來回翻看着,而當他翻回第一頁的時候,突然又看不懂了?

江曉:???

啥情況?

怎麼又回到昨夜的狀態了?

“江......”信愛安發現他再次低下頭,開口呼喊的話語也是戛然而止。她想了又想,算了吧,還是等着他吧。

江曉卻是擡起頭,目光放遠,終於看到了信愛安的身影。

他歉意的笑了笑,道:“我等一會兒再吃,你先去吃吧,信愛......”

江曉的心中一動,似乎發現了問題所在,在“能看懂”與“看不懂”之間,他的學識、智力等等一切都沒變化,唯獨改變的,是“信”!

也就是說......

江曉強迫着自己去相信,去接受這書籍曾經給他傳遞的信息。

他急忙低下頭,緩緩地,那第一頁看不懂的文字,再次以中文的形式,浮現在江曉的腦海之中。

江曉:!!!

江曉的喉結一陣蠕動,他已經分不清,這神祕的書籍到底是在給他傳授知識,還是在強迫他去相信,強行改造他的世界觀,強行給他洗腦!

但...可以肯定的是。

只有“相信”,這本《星武紀》,才會揭開面紗,讓江曉閱讀其中的文字。

“我信!我很相信!”江曉迅速向後翻着,看不懂,看不懂,依舊看不懂......

江曉飛快的翻着書頁,最終按在了“改造身體”的那頁上:“我?太相信了!這一切,真實的發生在我的身上!”

江曉腦海裏不斷的回想着昨夜發生的一幕,回憶着昨夜被奇異符號環繞之時,自己的身體感受:“昨夜,我切身體驗了被這書籍的文字符號提升身體素質,提升星力境界。”

下一刻,江曉眼中那半圖半文的書頁,驟然亮起了光芒。

所有奇異的文字符號,最終拼湊出了一面人體構造,一條清晰、湛藍色的星力線條悄然出現。

星力線條自人體的頭部涌入,緩緩流下,在那人體之中迅速流淌開來,以詭異的路線爬過了人體構造圖全身之後,最終流回了人體腦中的星珠。

至此,那動態的書頁,也終於沉寂了下來......

江曉猛地把《星武紀》合上,甚至揉碎成了一堆星力,按進了自己的胸膛之中。

信愛安被江曉的舉動嚇了一跳,他怎...怎麼了?

不會是她的行爲引起了他的反感吧?

之前,她在家裏的時候,媽媽一個勁兒的催她吃飯,她心裏也是煩得很。

江曉道:“嗎的!中計了!”

信愛安聽到了遠遠傳來的咒罵聲,稍稍有些錯愕。

在她與江曉有限的接觸時間中,從來沒有聽江曉說過任何髒話。

江曉口中輕聲呢喃着,道:“毫無疑問,再這麼研讀下去,真要成某人的信徒了,世界觀完全顛覆!”

江曉使勁兒搖了搖頭,身影一個閃爍,來到了信愛安的身旁,道:“走吧,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不吃飯,就會餓!這條準沒錯!”

信愛安急忙快步跟上,卻是睜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江曉,不知道他爲什麼說出如此弱智的話語。

不吃飯,可不就會餓嘛?

這有什麼值得探討的麼?

......

“快來,小皮!”信母安繼紅看到女兒帶着江曉回來了,急忙熱情的招呼着。

“謝謝阿姨。”江曉整理了一下情緒,急忙笑着點頭迴應,“我先去洗個手。”

“啊?”信愛安愣了一下,小隊的其他人,可能存在洗手的情況,但是這江曉......

包括昨天吃飯的時候也是,剛從戰場歸來的江曉,自己召喚域淚,一邊坐在餐桌上,順便就洗完了手和臉,然後就直接開始吃飯了。

並不存在先離開,然後洗手這種事......

江曉也是看到滿桌子菜餚之後,才尷尬的發現,自己忘了洗手。

而此時,他的星槽已經被封印了,他再也召喚不出來域淚了,失去了很多便利。

安繼紅瞪了女兒一眼,這孩子大驚小怪什麼,洗個手都不讓了?

信愛安被母親瞪了一眼,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急忙轉移話題:“對了,武浩陽嘞?”

江曉也是愣住了,武浩陽......怕是和鬼狼羣們摸爬滾打了一夜!

江曉再沒有迴應,急忙一個閃爍,來到了自己禍影星球的大蒙省。

面前,卻是一片空蕩蕩的密林,哪裏還有武浩陽、鬼狼羣的身影?

沒有了域淚,江曉連哭都哭不出來,彷彿擁有域淚這幾年,把他的眼淚都流乾了。

他披着斗篷,急忙返回花海牧場,找到了兩隻在天空翱翔的大魚,帶着它們返回了大蒙星下。

“嗡......”

隨着那鯨吟聲飄蕩,江曉的面色也古怪了起來,他竟然發現,此時的武浩陽,竟然在不遠處的山林裏,混在狼羣中,與它們共同休息?

在江曉腦海中,那冰藍色線條的輪廓世界裏,武浩陽明顯是聽到了鯨吟聲,他原本抱着一頭呼呼大睡的鬼狼,此時也小心翼翼的抽開了手,站起身,向着聲音飄來的方向張望着。

江曉一個閃爍,直接站在了一棵大樹上。

而江曉的出現,讓原本休息的鬼狼羣,統統“活”了過來,紛紛看向了那大樹上佇立的人影。

“別動!都別動!”武浩陽連聲呼喊着,雙手撐開,一副阻攔的模樣。

江曉看着武浩陽的動作,忍不住挑了挑眉,道:“吃早飯了。”

“小皮。”

江曉:“嗯?”

武浩陽一臉的嚴肅,道:“我希望你能允許我,以後和它們生存在一起。”

江曉微微皺眉,道:“可以到是可以,你不回去了?”

武浩陽:“如果回去吃飯,身上又會沾染上人類的氣息,現在,它們已經開始漸漸的接受我了,我不想離開。”

聞言,江曉卻是沉默了,看着武浩陽那稍顯破爛的衣衫、灰頭土臉的模樣,他再次深刻的意識到,總有那麼一類人,依舊在堅定的、爲了自己的理想而奮鬥着。

江曉道:“確定了?”

武浩陽重重的點了點頭:“嗯!我只是暫時離隊,我會很快歸隊的!”

江曉輕輕的嘆了口氣,道:“辛苦了,兄弟。”

武浩陽卻是搖頭笑了笑,稍顯烏黑的臉上,隨着笑容綻放,露出了一口白牙:“我只想要在這支小隊中更有價值,讓我的人生更有意義。”

江曉默默的注視着武浩陽,半晌,他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我隔三天就來看你一次,鬼狼一族,生性多疑、且陰險狡詐,你要保重。”

武浩陽卻是搖了搖頭,道:“不,你一個月來看我一次就可以了,不要帶着這種人類的氣息,常出現在這裏。”

“嗯。”江曉深深的看了武浩陽一眼,身影閃爍,悄然消失。

武浩陽轉過身,看着周圍那一雙雙散發着幽光的狼眸,武浩陽不由得嘆了口氣,又要努力建立信任與聯繫了。

......

江曉帶着嗡嗡鯨,返回了石質別墅前的森林湖畔,一頭扎進了那冰涼的湖水之中。

從高高的雪山上引下來的河流,讓這湖水涼的可怕,而讓江曉感到悲哀的是,他的星圖,被封印了燭月·忍耐之後,反而不敏感了......

這湖水,也不再像往常那樣冰涼了。

兩條大魚卻是撒起了花,龐大的身體在湖中翻滾、嬉戲着,江曉清洗了一下身體,也沒有打擾兩條大魚玩耍,直接閃爍離去了。

回到了花海牧場的牧屋,江曉褪下了一身溼漉漉的噬海衣,身上的水漬也被這漆黑的斗篷帶走。

他坐在了餐桌前,卻是發現,所有人都在等他。

江曉對着信愛安的父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抱歉抱歉,來晚了,你們先吃,不用等我。”

“快吃吧。”信茂鬆笑着說道,並不介意,小重陽出人意料的聽話,隨着江曉拿起筷子,她才對着一塊熟牛肉上了手......

也許,是信愛安教導了她一些所謂的規矩吧。

不過,應該是沒有教導的太成功,小重陽的確是餓得難受,等江曉回來才吃飯,但是那吃飯的動作,卻是伸手去抓......

看着小重陽那狼吞虎嚥的模樣,江曉心中一動,道:“對了,小重陽。”

“唔?”小重陽嘴裏塞滿了食物,望了過來。

江曉道:“今天是4月5日,是華夏社會的清明節,我們可以去看看你的母親。”

“哦,好。”聞言,小重陽乖巧的點了點頭,的確,也是時候回去看看母親了。

告訴媽媽,現在自己有了江曉,有了一個陪伴着自己、永遠不會拋棄自己的人了。

江曉也看向了信茂鬆,開口道:“對了,信叔,你們什麼時候想串門了,就去找山那邊的江守。我會立刻回來,帶你們去見見其他人,雖然白樺林部落裏野人居多,但都已經開化了,都很友好。”

說着,江曉看向了信愛安,道:“方老師一家都住在白樺林部落。”

信愛安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吃過了豐盛的早餐,江曉與信家道別,帶着小隊返回了石質別墅,暫作休整,也帶着小重陽回到了白樺林。

那裏,江樺和海天青已經在等着小重陽了。

由於江樺一直在這裏,所以江曉與海天青不存在“重逢”這類的問題。

海天青對於白樺林的居住生活很滿意,此行,也想要去祭奠一下那開化白樺林野人的前輩·祝越女士。

江樺、海天青、小重陽三人組,向着墓地方向走去,時不時的,還能看到已經祭奠歸來的野人們。

而江曉本人,卻是返回了別墅,帶着瑪爾達,回到了花海牧場之中,挑選了幾朵白色的花朵,兩人的身影一閃即逝。

再次出現,卻是在顧十安的母親墓前了。

今日天空晴朗、並無清明時節的雨紛紛。

陽光的照射下,靜謐的小山之上,安安靜靜的佇立着一座孤墳。

站在這墓前,江曉上前兩步,清理着墓碑和石板。

“抱歉,阿姨,顧十安是來不了了,我替他吧。”江曉輕聲說着。

瑪爾達向後退了兩步,看着周圍的野花與雜草,手中召喚出了格鬥刀,迅速清理了起來。

江曉一邊低頭清理着石板,也將那特意挑選的白色花束,放在了墓前。

他口中輕聲喃喃着:“顧十安現在尾羽旅中,成爲了一名守夜軍·逐光人,也是尾羽隊的一員。”

“戍邊守疆、保家衛國。你應該會替他感到驕傲吧。”

“不用掛念他,他現在過的很好。”

“雖然他年少時四處漂泊、四處轉學,但是現在,他已經找到了歸屬感。在他的身旁,也有了很多朋友。”

“如果地球和異球真的重合,我第一時間帶他來看你。”江曉說着,卻是頓了頓,“如果,不重合的話......”

說着,江曉一手按在了墓碑上,手指劃過那刻上去的文字,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

“那每年的清明節,和七月十三,我替他來看你......”

江曉低下頭,也安靜了下來。

直至瑪爾達揮散了格鬥刀,回到了江曉的身旁,他才擡頭看向了墓碑。

“對了,在那邊,如果要是看到小江雪的父母的話,幫我替她報個平安。”

江曉猶豫了一下,小聲說道:“嗯......找不到算了,別勉強,他們也可能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