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 被顛覆的世界觀

江曉任由兩頭鯨魚在空中玩耍嬉戲,破曉時分,天邊緩緩升起的紅日,照耀大地,也給這兩頭鯨魚的身上,塗上了一抹金黃。

江曉佇立在空中,默默的觀瞧着,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才回過神來,他披着斗篷,緩緩的降落在地上,而他的眼中,已經有九顆星辰閃爍了。

化星成武·時光倒流。

隨着江曉的手指輕點,面前,老者那模糊的身影,迅速變得清晰了起來。

而江曉卻是沒有心思打量那張老臉,他的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了老者手中捧着的書籍上。

隨着時間緩慢的倒流,那曾經圍繞着江曉,改造他的身體、提高他星力境界的神祕文字,緩緩的飛回了老者手中的書籍之上。

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時間再次倒流,但是...從老者化星成武,凝聚出書籍的實體,到翻開這本書,他只有一個動作,就是直接翻到這一頁。

江曉向前兩步,湊到了老者身旁,低下頭,仔仔細細的閱讀着上方的奇異文字,他完全看不懂這奇特符號的含義,但是,他卻可以將這一頁的文字記憶下來。

半晌過後,江曉的九星眸悄然消失,眼前,那虛幻的老者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江曉卻是切換了星圖,胸前,一本厚重的書籍星圖浮現出來,在星海期那濃郁的星力背景之下,《星武紀》的模樣被完整的還原了出來,儘管有些陳舊、有些破損,但在江曉的眼中,已經足夠精美了。

“噓~”江曉仰起頭,吹了個口哨,與此同時,在身側開啓了禍影之墟的大門。

兩頭鯨魚呼喚着彼此,嗡嗡鯨追逐着孤鯨的心形鯨尾,一前一後,紛紛遊進了那巨大的禍影之墟大門之中。

江曉手裏拿着化星成武·《星武紀》,起身飄了進去。

“誒?”花海牧場之中,小重陽身上沾染着點點朝露,手中的方天畫戟壓在陳靈濤的腦袋上,轉過身,仰起頭,卻是看到了天空中開啓的巨大傳送門,以及那一前一後進入的嗡嗡鯨。

陳靈濤心中無奈,向一旁錯開了身體,清早的晨練,卻是被一個小女孩蹂躪的體無完膚。

無論從身體素質上來說,還是從戰鬥技藝上來說,他這個小哥哥,被全方位、無死角的碾壓了。

“哇,有兩頭嗡嗡鯨誒!”小重陽揉了揉眼睛,再次向空中望去,真的看到了兩頭嗡嗡鯨,卻也看到了隨後飛進來的人。

小重陽隨手一招,一個巨大的噬海之魂斗篷,裹在了她那嬌小的身體上,她迅速閃爍,來到了江曉的身旁,道:“江曉江曉。”

“嗯?”江曉的身體停在空中,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了一張天真的面龐,那嬌俏的臉蛋上,帶着一絲絲野性,帶着特有的矛盾美感。

“怎麼有兩條嗡嗡鯨呀?嗡嗡鯨生孩子了嘛?”小重陽飄在江曉身旁,好奇的詢問道。

江曉的心情又好了一點,一手伸出,抹了抹小重陽臉上的露珠,笑着說道:“嗡嗡鯨應該和我們人類一樣,都是哺乳動物,一個的話,是無法誕崽的。怎麼起這麼早?天才剛剛亮。”

“嘻嘻,我喜歡打架。”小重陽的小手探進兜帽中,習慣性的撓了撓頭,一副憨憨的模樣,卻是急忙回過神來,詢問道,“我說你怎麼一天都沒回來,你去找它的同伴啦?”

“嗯......”江曉沉吟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將昨夜發生的一切說出來。

小重陽,並不需要承擔這些。

小重陽繼續詢問道:“好棒呀,它也有玩伴了,這只新來的嗡嗡鯨,叫什麼名字呀?”

江曉:“還沒有起名,你可以幫我想想。”

“唔。”小重陽歪頭看了看,身體閃爍,直接坐在了一頭鯨魚之上。

江曉早早關閉了禍影之墟的大門,手中捧着書籍,四處看了看,身體閃爍,一屁股坐在了一頭花磐牛的身上,低下頭,仔仔細細的觀瞧着書頁上的文字。

“師父。”一旁,陳靈濤走了過來,向江貴人“請安”。

江曉“嗯”了一聲,道:“繼續訓練,不用理我。你怎麼和小重陽對練起來了,銀維呢?”

陳靈濤一臉的無奈,左右看了看,指着一片巨大的花叢,道:“銀維應該是躺在花中睡着了。”

“嗯。”江曉點了點頭,道,“吃飯不用叫我。”

陳靈濤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曉手中的書籍,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開口,拿着手中的方天畫戟,轉身離去了。

江曉坐在花磐牛的身上,低頭看着書中那奇異的文字,就是這一頁的內容,把江曉的星力境界提高,讓他的身體素質暴漲!

它們,到底代表了什麼含義......

江曉一邊回憶着昨夜老者召喚出來的文字符號,目光鎖定在了書頁最中間的一行文字上。

他仔仔細細的回憶着當初被改造身體的時候,那種奇特的滋味,想着想着,江曉突然發現,眼前的文字,竟然漸漸揭開面紗,演變成了一張殘破的圖案。

說是“殘破”,並非是真正的殘破,而是圖案的大部分內容,並沒有浮現出來。

而那出來的局部圖案,卻是小半張人體的構造圖,看起來,應該是胸膛的部位。

其中,並無穴道、但卻有着一條條星力流淌着,勾勒出了一道奇異的軌跡。

江曉心中一喜,稍稍能揭開一部分圖片的面紗,那這是不是就意味着......

江曉清楚的記得,老者是用什麼樣的“文字符號”將他的星槽封印的!

那些符號一模一樣!

思索間,江曉急忙向後翻着書頁,尋找着記憶之中,那封印着他星槽的詭異符號。

找到了!

江曉的手指微微一停,嗯...不對。

他觀看半晌,通篇密密麻麻的文字中,的確有這封印他星槽的符號,但卻只有一個。

而江曉在隨後翻看的過程中,在很多書頁上,都找到了相同的文字符。

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老者在封印他星槽的時候,並沒有翻開書籍,而只是一手託着那合在一起的書籍,直接就使用了這樣的化星成武。

想來,對方應該是很熟悉這個化星成武,使用過很多次,所以才如此嫺熟。

但幫助他人提升身體素質、提高星力境界,卻是沒有使用過幾次,江曉清楚的記得,老者是“現學現賣”,翻開那一頁,觀看了許久,也仔細研讀了一段時間,才開始幫助江曉改造身體。

江曉眉頭緊皺,從後往前,將這厚如辭海一般的《星武紀》,統統翻看了一遍,也只有星獸圖鑑的那一部分相對清晰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符號在,在江曉的眼中,都能幻化成圖案與文字介紹。

想來,這厚厚的《星武紀》,應該記錄了各種各樣的東西,而以江曉目前的水平,也只能閱讀已經“解鎖”的星獸圖鑑,而且還是殘缺的星獸圖鑑。

正因爲擁有這般海量的知識,所以...那老者才一口咬定,我們存在的世界,是某位神級星武者的空間麼?

是這樣麼?

江曉的心中,卻是有些動搖了。

老者,在經歷了世間種種之後,可能會有這樣的猜想,但不應該無緣無故的一口咬定。

等等!

江曉心中一驚,在他心中產生動搖之時,剛好快要翻完了這本書,翻到了最前面的第一頁,而江曉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能看懂了?

爲什麼昨天看不懂,現在卻能看懂了?

那第一頁滿篇的文字,化作了兩句話:

“氣出四季,眼作星辰。膚化大地,血成江河。”

江曉:???

這...這尼瑪......

看到了這些,所以那老頭才萬分確定,人們生存的地點,是某個星武者的空......

不對!

按照這幾句話的意思,人們生存的星球,不應該是某個星武者的空間星技!

而應該是這個“星武者”本人!

這星球,是某個星武者幻化的?我們一直生存在這個人的身體之中!?

江曉的身體微微顫抖,汗毛直立!

所以...所以......老頭要江曉幫助他求證的、所謂打破空間屏障、突破維度,是從這個星武者的身體裏“闖”出去!?

不,不是身體。

要注意的是,老者此時在異球,所以他昨天手指天空,示意四周的環境,明顯指的是異球大陸。

老者是把異球,當成了這位神級星武者的空間星技!

是因爲後面有相關的文字記載麼?

極遠處,信愛安站在花海牧場的柵欄外,遠遠的看着江曉,她一直想要呼喚江曉吃早飯,但是剛纔陳靈濤說,不要打擾師父。

信愛安有些不知所措,有心喊他,卻又不敢打擾,最終,只能猶猶豫豫的站在柵欄門口。

而在她的視線中,卻是見到江曉傻傻的擡起頭,看向了她的方向。

“小皮,吃飯啦!”信愛安急忙擡起了小手,對着江曉呼喚道。

但是...那一向友好和善的江曉,卻是根本不搭理她,根本沒有回話。

事實上,此時的江曉,只是下意識的動作,他的眼中,並沒有任何人。

在他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一個驚人的推論:地球、異球。這兩者的關係,可能......

一個是星武者本人的軀體,另外一個,是星武者的空間星技!?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地球存在了多少年?

按照科學解釋,據說是45、46億年了吧?一個星武者,可能活這麼久麼?

剛剛那老者,通過《星武紀》,獲得了海量的知識,強大到了一個江曉難以想象的程度,而那老者在交流之中,曾說過一句話:我老了!

星武者,絕非修仙者,最終的歸途並非長生不老。

起碼以江曉此時的認知來說,再強大的星武者,也會有衰落的那一天。

老者明確表示,很幸運在人生暮年能夠遇到江曉這個“同類”。

那麼,那位以身軀化爲地球的神級星武者,可能存在45、46億年麼?開什麼玩笑......

又或者說,他早就死了,只是身軀尚存。

爲什麼在上世紀中葉,1950年的時候,地球上開始出現了異次元空間,開始出現了星力呢?

是因爲這個星武者的身軀出現了什麼問題麼?與其曾經擁有的空間星技,產生了不可避免的交融?

而這一進程顯然還在加快!

他的身體,已經快要和他的空間星技融合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