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最好的迴應

爲淺笑丶777盟主加更。

...

話說回來,現在已經是20年了,那老頭六十多年前進入異球,還要算上覺醒之後在地球崛起的部分時間,算算來看,他現在怎麼也得七、八十歲了吧?

怎麼還不死?

果然,老而不死是爲賊......

盲女開口道:“下一站,你想去哪?”

“還沒有具體打算,你呢?”江可麗回問道。

盲女不假思索,當即開口:“俄聯邦遠東地區,補全我的油墨花星技。”

江可麗沉吟片刻,道:“事實上,你一身的星技,從效果上來說已經足夠了,現在,你又增添了櫻之空領域,有了飛行、高速移動、範圍感知,又有了櫻花落的範圍淨化,我想......

再添,你就得找分身了,儘管你有星辰品質的亡命之軀,但是多給自己留條後路,總是好的。”

盲女隨手一揮,一旁,一團漆黑的油墨層層拼湊,轉眼間,一個盲女站在了營帳之中。

她開口道:“我有傀儡。”

江可麗撇了撇嘴,道:“哪有我的誘餌好用,這傀儡又沒有獨立思考能力。”

盲女開口道:“我們當初清理北江大地的時候,自始至終沒見過鉑金白鬼巫,賀雲的鉑金誘餌是撞了大運。

即便是我們找到了鉑金品質的誘餌,沒有星技的誘餌,對我這個法系來說,用處不大。”

江可麗突然想到了什麼,道:“對了,剛纔說到世界盃......我曾經遇到過一個瘋癲的對手,替身星技的效果非常恐怖,一個不死,另外一個就不會死。

本體與替身之間能達到無縫切換。那還僅僅是地球上的星技效果,這異球上,那星技效果絕對更加恐怖。

在地球上,我們沒法進入米國的那個異次元空間,但是在這異球上,只要我們實力足夠,就能去那片地域尋找一番。”

那自稱爲“霍普·金斯”的老頭說了,任何星技,在低品質的時期,表現形式不同,但是達到高品質之後,能看出來都是“同源”的。

就比如江曉的禍影世界,和那老者的“海嶺世界”。

江曉應該可以確定,那老頭應該不是誘餌一類的星技,哪怕是誘餌提升到再高一個品質,江曉也不認爲其能夠免疫沉默、祝福的星技效果。

那麼...會不會是“替身”一類呢?

當初世界盃賽場上的喬治星,顯然是可以在傀儡與本體之間來回穿梭的,就是距離太短,傀儡不能離開本體太遠,否則會失去效果。

如果......這種“替身”一系的星技達到最高品質,能這樣無縫切換麼?

用這樣的方式,達到“免疫”星技的效果?以欺騙江曉?

當然,盲女的猜測也是有些道理的。

化星成武,的確很麻煩。

那老頭的《星武紀》,明顯是一本星武百科大全,包羅萬象。

它不僅可以提高江曉的星力境界,也可以封印江曉的星槽星技,其中如果真的有免疫、霸體一類的效果,那江曉就要仔細去研讀那本書了。

一旁,盲女詢問道:“什麼星技?”

江可麗回過神來,繼續剛纔的話題,迴應道:“應該是米國東南部,弗達州的驚悚遊樂園地區,一種名爲噩夢木偶的星獸。”

盲女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我只剩下5個可利用星槽了,我想留給水下星技。”

“呃......”江可麗在腦中搜尋半晌,道,“海魔之軀,應該是鉑金品質的星技,是水下生存類的。嗯,要不你再等等吧,世界上的絕大多數海域,人類都沒能探索完全,星獸種類那麼多,萬一我能找到海中的花朵類星技呢?”

聞言,盲女輕輕的點了點頭:“謝謝你。”

江可麗隨意的擺了擺手,道:“謝什麼,都是自家人,你說吧,我們下一站去哪裏。”

盲女輕輕的開口道:“去驚悚遊樂園看看吧。”

江可麗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當即點了點頭,道:“好的,這不巧了嘛,我也正想去那裏,去會會那羣小丑和木偶,原來你也想去。”

盲女:“......”

先去看看那高品質的替身類星技是什麼效果吧,希望能有所收穫。

戰鬥,打的就是情報,信息上的不對等,真的是要人命。

當然,讓江曉心情突然好一點點的,不僅僅是盲女善解人意,更是因爲此時,他的星圖中,增加了一頭黑白燭鯨!

星辰段位·黑白燭鯨!

五分鐘前......

回到隴甘·飛天窟地區的江曉,找到了天空中靜靜遨遊的孤鯨。

江曉並不客氣,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嗡嗡鯨。

“嗡......”

一聲鯨吟過後,破曉時分的昏暗天空,徹底寂靜了下來。

彷彿不可置信一般,另外一道空靈的鯨吟聲從遠處天邊飄了過來。

而嗡嗡鯨,卻並未表現出太多的熱情。

一直與江曉精神相連的它,早就已經知道了同類的存在,但它同樣知道了江曉在今夜都經歷了什麼。

雖然,嗡嗡鯨聽不懂英文,自始至終,它學習的都是中文,但是,江曉腦海裏的情緒、內心的情感,卻是與嗡嗡鯨相連的,這也讓嗡嗡鯨感受到了江曉心中的憤怒。

而天空中的那頭孤鯨,卻是驚喜異常,直接就撒歡兒了!它那巨大的身體在天空中不斷的翻騰着,向一人一鯨的位置游來。

江曉的身體輕盈閃爍,來到了嗡嗡鯨的眼旁,輕聲說道:“丟掉你之前的情緒,你的族人是無辜的,而且,它也是你唯一的族人、你的同類、你未來的伴侶。

我希望它加入我們的隊伍,成爲我們中的一員,與那個老頭徹底斷絕關系。”

“嗡......”

接收到了江曉傳遞的信息,嗡嗡鯨終於敞開了“懷抱”,向族人的方向游去。

江曉卻是心中嘆了口氣,嗡嗡鯨......實在是太忠誠,也太溫柔了。

他知道它很孤獨,曾在那下層維度的海底廢墟中,一次次到底衝擊着那透明的空氣牆。

當嗡嗡鯨第一次看到人類的時候,殘存的記憶,讓它對人類表現出了十足的友好,也帶着江曉,盡情的在海底廢墟中嬉戲玩耍。

正因爲此,江曉知道它到底有多麼渴望同伴。

而此時,一個活生生的同伴就在它的面前,但卻因爲江曉心中的情緒,嗡嗡鯨選擇了不去與對方相認......

無辜的生靈有很多,孤獨的人也不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目標。

而江曉,聽着天空中傳來的空靈鯨吟,看着天空中首尾相連、轉着圈圈遊動的兩條巨鯨......

他默默的召喚出來了小燭火,一萬技能點扔進了小家夥的面板之中。

“金紅燭火·變異·黑白!鑽石段位Lv.0!”

又多了一個可依附的的位置。

江曉懷抱着小燭火,一個閃爍,站在了那孤鯨的眼旁。他身上披着噬海之魂,那模樣,讓孤鯨覺得無比眼熟。

江曉知道,這孤鯨不可能是老者的星寵。

因爲老者曾明確表示,自己親手殺了星寵,想要一個空出來的星槽位置。

江曉一手伸出,輕輕的按在孤鯨那冰涼的眼眸上,輕聲道:“你的原主人把你送給我了,從此以後,你就跟着我吧,和你的同伴一起,加入我的團隊。”

“嗡......”嗡嗡鯨一聲鯨吟,將一張張美好的畫面傳遞進入了孤鯨的腦中。

事實上,那些與江曉共同的經歷、奮鬥的時光,根本無需挑選,自始至終,江曉都是用一顆真誠的、溫柔的心對待它。

身爲同族,擁有着相同星技的孤鯨,當然也能感覺到江曉的傳遞出來的情緒。

短短的三分鐘,卻是一眼萬年。

兩條大魚相互傳遞着情緒,最終,那同樣的心形鯨尾,輕輕的拍打在一起。

漸漸破曉的天空之中,也傳來了孤鯨那同意的鯨吟聲......

通過嗡嗡鯨再三確認了之後,江曉迅速飄了過去,懷抱着黑白燭火,慢慢的湊到了孤鯨的眼前。

幾秒種後,孤鯨那巨大的眼眸中,燃燒起了白色的燭火。

同一時間,地中海、希雅國的海灘上,昏昏欲睡的老者,緩緩的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腦海中的畫面悄然消失,而在他的視線裏,也只剩下了漆黑一片的夜幕。

老者笑了笑,輕輕的搖了搖頭,再次合上了雙眼。

幾隻玻璃小鷗悄悄的飛了過來,在搖椅上蹦蹦跳跳,飛到了小桌上,將小腦袋探進了水杯中,啄着那滋味怪異的果汁。

而在隴甘大地這邊,江曉也開啓了自己的內視星圖,在星寵板塊上,也看到了小燭火給出的第五個箭頭,直指最右側的一張黑白燭鯨圖片。

而這星辰·黑白燭鯨的面板,也是讓江曉再次確定,這頭孤鯨並非是老者的星寵。

因爲它的星技,清一色的都是Lv.1。

只不過,相比於之前江曉吸收鑽石品質的嗡嗡鯨,此時,這星辰品質的孤鯨,其星技普遍都高了一個品質。

甚至那與目標精神相連的“海夢”星技,以及滅絕一切的“海亡頌歌”星技,都是星辰品質的。

而在它的名字上,江曉也發現了奇怪的東西。

“第五依賴形態:黑白燭鯨(星辰段位Lv.8)”

星辰段位!Lv.8!

自始至終,無論江曉讓小燭火依賴什麼星寵,那些野生的星寵來到江曉的內視星圖之後,統統都會等級“清零”,變成Lv.1。

而上一次,內視星圖更新了之後,一直積累經驗的星寵,紛紛都有了或多或少的提高,典型的就是嚶嚶熊,它的提高最大。

看來,再依賴野生星獸的話,不會再壓等級段位了。

簡直可怕......

這頭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孤鯨,竟然是星辰Lv.8......要不了多久,它就會進入燭月段位了吧?

思索間,江曉看着空中圍繞着自己的身體,轉着圈、玩耍嬉戲的兩頭鯨魚,他緩緩的前飛,來到了那孤鯨的眼前。

心靈相通之下,兩條首尾相連的鯨魚紛紛停了下來。

江曉一手探出,再次按在了孤鯨那冰涼且巨大的眼眸之上,額頭緩緩的靠了過去。

從此以後,希望你不再孤獨。

從此以後,你也無需再與其他人精神相連。

從此以後,希望你和你的同伴一樣,眼裏,只有我。

“嗡......”

“嗡......”

兩道悠揚、空靈的鯨吟聲劃破長空,對於江曉的希望,它們給出了最好的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