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 並不美好

然而,當江可麗走回原位,轉身坐在座位上時,她那陰厲的表情卻是稍稍緩解,面色也變得古怪起來。

說實話,江可麗的情緒並不好,因爲此時江曉的本體很不好!

那老者封印了江曉除空間系以外的星技,其中當然包括誘餌星技。

萬幸,江曉只是無法召喚新的誘餌,而已經存在的誘餌、包括由噬海之魂操控的機甲,依舊在正常運轉着。

而且,與已經召喚出來、存在於世界上的誘餌相同,江曉那些已經擁有的星圖,也是可以隨意切換的。只是地槿者星槽被封印了之後,無法再通過地光星技,去製造新的星圖了。

有一說一,江曉在老者那裏獲得了很多很多!

老者幫助他將星力境界提高到了星海期Lv.9!給了他一頭孤鯨,甚至還給他了一本關於“星武世界之祕”的化星成武書籍:《星武紀》。

但是江曉很難過,這種被降維打擊的滋味,那種深深的無力感,讓他有些懷疑人生。

面對着一個上世紀五十年代,便覺醒成爲星武者,並且擁有內視星圖的人,江曉很難有所作爲。

更可怕的是,那老者,已經“不在乎”了。

無論曾經的老者怎樣,此時此刻的他,一心只想要江曉鑽研書籍,研究空間系星技,儘可能快的邁進星盡期,進一步的化星成武,突破所謂的維度屏障,去見識外面的世界......

對於老者口頭上的威脅,江曉明白,他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也許,在老者的心中,真的認爲他已經對江曉表達出了足夠的善意了。

但是江曉本人,並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善意,尤其是這種被強迫接受的善意。

果然,落後就要捱打,弱者沒有任何權利可言。

心情極度複雜的江曉,干擾了誘餌江舞,當然也讓機甲·江可麗心情煩悶。

但是當江可麗轉身坐下的那一刻,卻是被眼前的一幕搞的哭笑不得......

只見在那混亂的戰場之中,有一名仙花成員,竟然在原地跳起了街舞,這舞種,應該是Breaking?

只見那成員一身勁裝,身體素質強的可怕,在地上瘋狂的轉着圈圈,一個接一個托馬斯迴旋,看的江可麗一愣一愣的......

這是...巫女的星技·結界舞?

使用者開啓這一星技的時候,會根據自身的記憶與技藝,跳出相應的舞蹈。

對比之下,江可麗反而更能接受當初那巫女的詭異、扭曲舞姿!

這算什麼啊?

這邊殺成一團,血肉橫飛呢,你在那邊跳街舞?

不過...江可麗不得不承認,這個成員的做法很有效果!

畫面雖然與戰場格格不入,但是那動作技巧卻是沒的說的。

結界舞,可是鑽石品質的星技!

很明顯,這個一身勁裝的“BBOY”,將結界縮到了最小,只籠罩、保護他一個人。

哪管他外面洪水滔天,我自轉我的托馬斯迴旋!

牛批......

仙花組織,從踏上異球、執行任務到現在,已經擁有了獨特的風格,其人員構成絕大多數都是戰系,而且大多數爲敏戰。

他們本就是半島南國派上來的死囚,根本沒有那稀有的醫療系星武死囚。

嗯...這話不準確,也有醫療系星武者,但卻是看管死囚的士兵,且在叛亂之中,士兵已經被死囚殺死了。

這組織甚至連法系死囚也很少,不遠處那跳舞開結界的BBOY,應該是一名少有的法系。

就在江可麗觀賞着頂級身體素質的“舞者”,在血流成河的營帳中表演之時,一個身着櫻花鎧甲的仙花成員,拎着一具屍體,來到了江可麗的面前。

他丟下了手中的屍體,雙膝一軟,突然跪在了江可麗的面前。

江可麗微微皺眉,也回過神來,用手背蹭了蹭臉蛋上的血跡,心中卻是有點難受:你這也太客氣了吧?

果然,無論在什麼時候,江曉都很難接受這樣的大禮。

十幾分鍾後,一個又一個人,拎着一具、兩具屍體,來到了江可麗的面前。

而在最後的兩人戰鬥之時,那轉圈圈的仙花成員突然停了下來,雙手撐開,手心中亮起了那宛若“龜派氣功”的光芒,破魔咒瘋狂的向那兩個傷痕累累、重傷之下的仙花成員攻去!

江可麗微微挑眉,如果不是清楚仙花的底細,知道這裏沒有任何醫療系星武者的話,她可能真的會認爲,這個BBOY是一名醫療系星武者。

畢竟,這專克幽魂系、鬼系一類的破魔咒星技,同樣來醫療輔助系星獸·巫女。

在江可麗眼神的幽幽注視之下,BBOY贏了。

他拎着兩具慘不忍睹的屍體,氣喘吁吁的來到了江可麗的面前......

19人,加上樸澤全本人在內,共計20人,最終,只剩下了7人還活着。

傷痕累累的活着。

江可麗默默的看着他很久,大帳之中,也陷入了一片死寂。

沒有人說話,彷彿都在等着江可麗的審判。

半晌,回過神來的江可麗,轉頭看向了盲女身旁守護的衆人,道:“叛徒,能背叛第一次、第二次,就能背叛第三次,所以......”

江可麗面前、帶着戰友屍體而來的7人,紛紛擡起了頭,面色大變。

他們看向江可麗的眼神中,透露着不甘、憤怒,以及......深深的絕望。

你就是...魔鬼本人嗎?

江可麗臉上的笑容尤爲詭異,道:“所以我改變主意了,一個都不想留!”

說着,江可麗看着仙花成員,對着面前幾名叛徒的方向歪頭示意了一下。

這一次,率先動手的,卻是江可麗身後的金耀起。

叛徒組剛剛經歷了一場血拼,戰鬥無比的慘烈,現在又僅剩7人,怎麼可能是仙花的對手?

看到金耀起出手,剩下的三人組當然跟上,大帳之中,再次混亂了起來。

在江可麗的示意之下,盲女那漆黑的眼球中,星力花朵悄然消失。

而那一直站在遠處的霓虹四人組,胸前的花朵迅速凋零,點點油墨,浸染在了他們的衣衫之上。

“呵......”真田誠茂大大的吸了口氣,對於滿鼻的血腥味,他並不在意,但是對於那個坐在主座上的人,他很在意。

真田誠茂的面色極爲難看,一片刀光劍影、喊殺聲中,他的目光掠過戰團,看向了江可麗,道:“崔首領,好手段。”

江可麗聳了聳肩膀:“只是想讓他們學會忠誠。”

真田誠茂目光隱蔽的掃過盲女,開口道:“看起來,我們有很多事情要談了。”

“不。”江可麗搖了搖頭,兩個刀尖相拼的人,卻是遮擋了她的視線,卻沒能遮擋她的聲線,“從此以後,我的仙花,與你們櫻花再無任何瓜葛。”

真田誠茂眼眸微微一凝,一手蹭了蹭絡腮鬍上迸濺的點點血跡,道:“既然如此,崔首領,可要快些離開我們櫻花的島嶼。”

“我們去哪,就不勞煩你費心了。”眼前戰鬥的人離開,江可麗的眼神再次對上了真田誠茂。

她開口道:“倒是你們幾位,趁着營帳大門開着,還是快些離開這裏爲妙。我喜歡你身後那個英俊的青年,你們在這裏待久了,我容易把他留下。”

顧信之:???

真田誠茂面色一僵,幾秒鐘之後,突然大手一揮,開口說來一句霓虹語:“&%!”

說着,一片櫻花飄灑,四人組消失的無影無蹤。

透明防禦罩,早就沒了。

當看到四人組離去之後,營帳內的戰鬥突然就變了味,所有人都意識到,那阻攔他們去路的防禦罩沒了,但是......

似乎,營帳中,也沒有人想要離去了。

戰鬥,也結束了。

江可麗轉頭看向了盲女,道:“空間裏沒東西吧?”

盲女迴應道:“只有一個櫻之靈。”

江可麗點了點頭。

盲女也是在身側開啓了空間大門。

江可麗看着屍體橫七豎八、慘不忍睹的戰場,道:“10秒,收星珠,進去。”

經歷了這一夜,經歷了這兩次戰鬥,所有人都異常的聽話,紛紛收取星珠,毫不猶豫的竄進了盲女的禍影之墟中。

金耀起似乎也找到了自身的定位,帶着小隊成員最後走了進去,盲女關閉了空間大門。

“呵呵。”盲女一聲輕笑,看着坐在座位上的江可麗,道,“有點禍國殃民的意思。”

“嗯。”江可麗輕輕的舒了口氣。

盲女開口道:“你知道,我和你的其他戰友不一樣,我不會批判你,但是,希望你能一直保持清醒。”

江可麗“嗯”了一聲,道:“有這具身體也挺好,總得有人幹髒活。”

盲女淡淡的開口道:“別入戲太深。”

江可麗:“嗯。”

盲女終於發現了江可麗的不對勁,道:“發生了什麼?”

“沒,沒什麼。”江可麗搖了搖頭,道,“的確受了點影響。”

事實上,給江可麗帶來影響的,並非是仙花與櫻花,而是那坐在海邊搖椅上的老者。

盲女微微皺眉,沉吟半晌,便轉移話題道:“你認識那個霓虹青年?”

她並不知道今夜發生的一切,但看得出來,她的確很關心江曉,並且用這種隱蔽的方式,帶領江曉“脫戲”。

“嗯。”江可麗點了點頭,回答道,“那是2017年世界盃,我的半決賽的對手,齋藤信之。又叫顧信之。”

盲女:“你的意思是,他有一個中文名。”

江可麗:“對,他是華夏和霓虹的混血,鄂北人士,華夏土生土長,16歲才和家人一起搬去霓虹。”

江可麗使勁兒揉了揉臉蛋,開口道:“說起來,和他的那場戰鬥還挺有意思...嗯,有緣就見,沒緣就算。”

說着,江可麗直接轉移了話題,開口詢問道:“你說,這個世界上,存在那種對星技免疫的人麼?又或者是免疫類、霸體類的星技?”

盲女愣了一下,不知道江可麗的話題從何而來,她想了想,道:“未曾見過,也從未聽說過這樣的星技。如果真的存在的話,這種具有戰略價值意義的星珠星技,必然會是所有國家搶破頭的。

星技雖然沒聽過,但星圖卻不一定,你知道,每個人的化星成武效果都不同。”

江可麗想了想,道:“誰知道呢,我就問問,對了,我想好星空之上的境界應該叫什麼了。”

誰知道是不是化星成武...也許,等盲女再次提高等級的話,會知曉一些事情。

但此時,她的實力顯然做不到免疫星技效果,無論是江曉的沉默,還是江曉的祝福,對盲女的作用沒有一絲一毫的漸弱。

盲女:“嗯?叫什麼?”

江可麗:“星空之上的境界,就叫星盡,如何?”

“星盡。”盲女口中輕聲喃喃着,默默的點了點頭,“星空的盡頭,探尋...也算是一種嚮往,聽起來很美好。”

江可麗卻是沉默了下來。

名字,也許很美好。

但知曉它的過程,並不。

...

三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