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劃重點?

烈日當空,灼燒大地,儘管已經是八月末了,但炎熱的夏季依舊在散發着陣陣餘威。

微風席捲,卻不能給人們帶來多少清涼,它吹拂着喧囂的江濱市,也吹進了東城區的一座民宅之中。

“呃......”趴在電腦桌前的青年揉了揉腦袋,睜開了渾噩的雙眼,迷茫的看向了四周。

此時此刻,青年的腦海中冒出了標準的哲學三連擊:

我是誰?

我在哪?

我要幹什麼?

奧,對,我叫江曉。

江曉揉着自己的腦袋,又是一陣齜牙咧嘴,誒,腦袋好疼......

放眼四周,這是誰的房間?

這是豬窩嗎?

到處都是隨意丟棄的衣物?

到處都是...嗯,紙團?

乖乖,可了不得。

青年目光所及之處,在一旁的紙簍裏,更是看到了堆積如山的紙團。

然而,江曉心中那戲謔的心思在下一刻便消失無蹤了,因爲在不經意間,他看到了面前電腦屏幕上那微微晃動的人影。

漆黑的電腦屏保所映射出來的人影,當然就是江曉本人了。

江曉也知道這黑屏裏呈現的就是自己,但是......但是這不算模糊的影像竟然是個孩子?

江曉不相信的將臉蛋向前探去,而黑色屏保中的人影也做着相同的動作。

“咕嘟。”江曉喉結一陣蠕動,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鼠標。

電腦屏保消失不見,電腦屏幕上,一個青年正一副見鬼了的模樣,眼睛傻傻的盯着電腦屏幕,這模樣正是江曉此時的樣子。

這是啥視頻軟件?

江曉眨了眨眼睛,這似乎並不是在視頻聊天,而是在錄製?

江曉向上看去,發現了一個攝像頭,這具身體的本尊剛纔在幹嘛?

錄小視頻?

顯然,視頻依舊在錄製的過程中,這倒是讓江曉有些意動。

如果這具身體的主人一直在錄製視頻的話,那麼自己穿越的全過程是不是就錄製下來了?

還有這種福利?

江曉急忙按下了停止錄製,選擇了文件播放。

幾秒鐘的等待過後,電腦屏幕中,一個稍顯青澀的面龐出現在江曉的面前。

格襯衫,圓寸頭,大概15、6歲的年紀,模樣還挺清秀。

這乾乾淨淨的模樣不像是滿地扔紙團的傢伙啊?

“大家好,我叫江小皮。”視頻裏的男孩終於說話了,“可惜,我最近有點感冒,你們聽不到我充滿磁性的男神嗓音了。”

江曉:???

視頻中,江小皮隨手抽出了一張面巾紙,擤了一下鼻涕,又團成一團,隨手仍在了地上。

原來這些紙團是這麼來的。

江曉伸手也從桌上的紙抽裏抽出了一張面巾紙,因爲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感冒了。

視頻中,自稱江小皮的青年繼續開口說道:

“我再說一遍,我叫江小皮!記住這個終將讓你們敬仰一生的名字!”

“這是我首次開通微薄,因爲我發現,我的強大實力已經不允許我再低調下去了。”

江曉急忙按下了暫停鍵,看着屏幕中的“自己”,江曉突然有種想要打死自己的衝動。

這孩子是怎麼長大的?

他是怎麼活了這麼多年的?

江曉緩了緩心神,鎮定了好一會兒,繼續按下了播放鍵。

屏幕中,江小皮卻沒有再繼續吹噓下去,而是話鋒一轉:“簡單的介紹一下我自己吧。”

“嗯,孩子們總是問自己的父母,他們是從哪裏來的。而父母們的回答多種多樣,有從垃圾箱裏撿來的,有充話費送的,也有過節收禮收到的。”

江小皮突然極爲認真的看着攝像頭,開口道:“而我就厲害了,我真的是從垃圾箱裏撿來的。”

“我的老媽是個大美女,溫柔美麗,她叫江紅葉,聽聽這名字,多美!這才是人的名字!再看看我的名,哎......”

屏幕中,江小皮憋着嘴,一臉不開心的碎碎念道:“撿到我的那一天,老媽養的狗狗死了,那狗的名字叫小皮,我就被叫做......嗯。”

江小皮一臉的不開心,突然眼前一亮,看着攝像頭說道:“萬幸,那狗狗還挺可愛的,是個愛笑的金毛。”

江曉:“......”

視頻中,江小皮託着下巴,沉默了一會兒,道:“行吧,我想你們已經記住了我的名字了,那麼是時候表達我的態度了,我即將進入濱城高中就讀,現在,我就要告訴高一的所有同學!”

江曉稍顯期待的看着屏幕,不知道這江小皮到底會說出什麼話來。

視頻中,江小皮說道:“從今天起,我就是高一的大哥了!有不服的,放學之後小樹林約一下!我江小皮告訴你們,高一,我最大!”

“另外!”江小皮指着攝像頭,繼續說道,“那些高二高三的人,別以爲你們年紀大,早覺醒能力一兩年就可以爲所欲爲,那個姓夏的校花我已經預定了,誰都別跟我搶!不服的一樣,放學之後操場、小樹林約一下,我江小皮沒怕過誰!”

江小皮惡狠狠的看着攝像頭,奶兇奶兇的:“我要讓你們知道,美人,只配強者擁有!”

江曉看着屏幕裏那個中二病晚期的“自己”,此時此刻的他是懵逼的。

咔嚓!

視頻中,江小皮身後的房門突然打開了,一道倩影邁步走了進來。

江曉眉毛一挑,嘖嘖,這女孩可真美。

只見她身穿着潔白的睡裙,這顯然是居家服飾,她應該也在這民宅中居住。

她大概17、8歲的樣子,身材高挑,面容精緻,此時那精美的容顏上卻佈滿了寒霜,一頭漆黑的長髮隨着那怒氣衝衝的步伐飄蕩着。

屏幕中,面容極冷的女孩踢開了滿地的紙團,快步走到了江小皮的身後,而江小皮還沒有察覺,依舊在吹牛口嗨。

只見女孩揚起一隻手,一巴掌打在江小皮的後腦勺上!

大快人心!

江小皮都快哭出來了,一手捂着後腦勺,轉頭看向了女孩。

面容冰冷的女孩氣還沒消,狠狠的瞪了一眼江小皮,道:“做點正事!修煉星力,或者收拾屋子!別拍這種噁心的視頻。”

江小皮大聲喊道:“不用你管我!滾開!滾遠點!”

“那你就別吃飯了!”女孩忍了又忍,寒聲說着,轉過身,白色的睡裙輕輕飄蕩,厭惡的踢開滿地的紙團,走出了房間,狠狠的將門甩上了。

屏幕中,江小皮氣呼呼的轉過頭,惡狠狠的一拍電腦桌,隨即趴在了桌子上,身子還在輕輕顫抖,隱隱傳來了哭聲?

這麼情緒化?

這就被訓哭了?這心理承受能力有點低哦?

江曉坐在電腦桌前,看着屏幕上趴着的江小皮,慢慢的,那顫抖的肩膀竟然平穩了下來,他不是邊哭邊睡着了吧?

足足20分鐘後,看到了“江小皮”揉着腦袋,迷茫的看着四周的模樣。

就是在這個時間段,江曉穿了?

哇!

厲害了!

江小皮哭着睡着了,我就過來了?

他是不是在夢中碰到神龍,許下了去別的世界的願望了?

江曉揉了揉腦袋,繼承了江小皮的身體,努力的回想着腦海中的記憶。

這個女孩似乎是江小皮的姐姐?

韓江雪?

父親姓韓,女兒當然跟父姓。

而江小皮是母親撿來的,在母親江紅葉的要求下,所以跟了母姓。

在江小皮的記憶中,父母二人似乎是在3年前的一次任務中一去不復返的。

嗯?

姐弟倆相依爲命?

小姐姐美若天仙?

兩人無血緣關係?

嗯,是時候劃重點了。

劃...個屁劃,此時的江曉已經徹底懵了,那裏還有心思劃這方面的重點?

重點是,江曉從一個25歲的青年變成了一個16歲的青年,從一個步入社會的菜鳥變成了高中生?

而且,這個世界......

江曉將鼠標指針移動到電腦的左下角,看着年月:2015年8月20日。

嗯,時間上倒是沒什麼差別,和江曉來的那個世界一樣。

可是剛纔這姐弟倆口中的“覺醒”“星力”是什麼意思?

江曉皺着眉頭,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江小皮的記憶,這才驚訝的發現,這個世界竟然不是自己的地球世界?

這是一個充滿了神奇能力、神奇覺醒者、以及佈滿了異次元空間的世界。

由於異次元空間門的存在,這個世界與江曉原本所處的地球有着巨大的差別。

在那無數異次元空間門的背後,存在着各種各樣光怪陸離的世界,同樣有着千奇百怪的生物。

讓人感到難過的是,絕大多數的空間傳送門內部的生物並不友好。

在人類坎坷的歷史長河中,人類不僅面對着內部的內戰,更面臨着外部異維度環境生物的入侵和侵擾。

星力,是一種神奇的能量,它隨着異次元空間大門的出現相伴而生,這種神奇的能量改變着人們的身體素質,同樣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

隨着第一批星力覺醒者的出現,曾經只能夠用“堅船利炮”來對抗異次元生物的人類們,終於有了新的選擇。

當然,雖然新的能量涌入了地球,改變着人類的命運,但卻沒有改變所有人的命運。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人們依舊是普通人,他們的身體無法承載這種神奇的力量。貿然修行不僅不會強身健體,反而會造成身體的損傷。

隨着時間的推移,人類對星力的認知不斷加深,經歷了不斷的驗證過後,“16歲”成爲了國際公認的覺醒階段。

16歲是一個門檻,在這個年紀裏,人類覺醒的機率最大,是人爲干預覺醒的最佳時間,過早或過晚都可能會對實驗者造成身體上的損傷。

當然,總有一些狗賊!他們會做出一些人神共憤的事情,我們將這類人稱之爲“天才”。

他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是突然某一天,他們感受到了地球上那無處不在的星力,被稱之爲自然覺醒,前途不可限量。

他們甚至可能在10歲、8歲、甚至6歲就開啓了覺醒之路,足足比正常覺醒者早修煉了數年之久。

當然,這個世界上哪有所謂的公平呢?

除了極少部分天之驕子之外,更多的人是經由外力干預而覺醒的,佔據着覺醒者團隊的絕大部分比重,江小皮顯然就屬於這一類覺醒者。

在16歲之後,經由覺醒者的幫助,將星力引導進入身體之中,從而開啓覺醒者的職業生涯。

但是這必須是在嚴格且正規的過程中實現的,把握好分寸是一個合格引路人的必要條件。

有太多太多無法覺醒的人,他們不甘心,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從而想方設法來達到自身的目的,而最終的結果都不太好。

這樣強扭瓜的人會在這條路上受傷、死亡,更多的情況就是其不僅沒有覺醒,反而對自身身體遭受了巨大的創傷,從此一蹶不振,變成了一個脆弱的病秧子。

就在兩個月前,在初中三年級最後的畢業典禮上,十數名覺醒者站在方陣之中,幫助這一批孩子完成了最後的畢業考覈。

校長大人早已經習慣了在致辭的時候享受陣陣的歡呼聲,當然,傻子都知道,那歡呼聲不是給校長那冗長的發言稿的,而是給那些一個又一個覺醒的孩子。

那場畢業典禮,終於開啓了江小皮的職業生涯。

江小皮的身體適合修煉星力,

他成功的開啓了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