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熬出頭了

倒黴!夏如卿覺得自己真是倒黴透了。

先是生病,掛了,然後又穿越到這麼個奇葩的地方。

楚朝,後宮,還是個不受寵的七品才人!這地位,連皇帝的小老婆也算不上!

前主更別提!選秀進宮不到一年就掛了,記憶裏,她還有奇葩的家人。

轉念一想……同情別人做什麼,還不如同情一下自己呢,這個爛攤子,還不是都是她的!

夏如卿歪在窗前的大炕上,扶額望天!

算算自己都穿來一個月了,連皇帝高矮胖瘦還不知道呢!

雖說宮裏伙食挺好,湊合湊合也能過,可老是這麼掙扎在最底層,也不是個事兒!萬一哪天不小心得罪了人,捏死她還不跟捏死個螞蟻一樣!

唉,罷了罷了,想多了愁得慌,還是來點兒實際的吧。

夏如卿搖着團扇,起身往小茶房去了。

“桂花酥糖熬好了沒有?”

才人這地位,是沒有點心吃的,眼下金秋桂花開,她就自己熬了些酥糖,讓小喜子看爐子。

“主子,都好了”,小喜子顧不得擦汗,笑着麻溜兒裝盤。

夏如卿皺眉:“怎麼就你一個,她倆呢?”

才人有兩個宮女一個太監供使喚,可實際上,那倆宮女經常無端消失,只剩小喜子一個。

小喜子笑容瞬間尷尬了幾分,摸了摸後腦勺,有點不知所措。

夏如卿也就明白了,不用說,又偷懶耍滑去了!

心裏冷笑一下,也沒再說什麼,把剩下桂花酥糖給了小喜子,自己端着盤子去了院子裏乘涼。

躺在躺椅上,喝一口清茶,捏一塊酥糖放進嘴裏,桂花的香甜味兒瀰漫脣齒!苦逼的心情總算稍稍緩解。

正當她閉目養神的時候,門忽然被人推開,接着進來了一羣人!

這麼個偏僻的地方,向來人很少,夏如卿嚇了一跳,忙起來看情況。

只見一個總管模樣的領頭太監笑眯眯地走了過來。

“恭喜夏小主!皇上今兒點了您的牌子!老奴特來告知”

這總管太監穿着一身寶藍色總管袍,領口和袖口的花紋很是精緻,雪白的拂塵搭在手臂上,整個人十分體面。

夏如卿愣了片刻,才努力在模糊的記憶裏找出這個人來,他是敬事房的總管馮安福,專管後宮雨露之事,大大小小的妃嬪都爭着討好他。

夏如卿回過神,忙上前行了半禮:“馮公公見禮了!”,

這個人絕不能得罪!自己對他行半禮,也是實打實的尊重和客氣。

果然,馮安福笑容放大了幾分:“小主客氣了,待會兒自會有人過來教導小主,奴才就先告退了!”

“馮公公慢走!”

夏如卿說話的時候,小喜子早準備了荷包過來,馮公公笑眯眯地接了。

其實荷包裏的銀子真不多,夏如卿畢竟窮,不過馮安福自有他的主意。

‘夏才人入宮一年了還能出頭,自然是入了聖上的眼’,自己客氣親近幾分,總不會出錯!

好生送了馮公公出門,夏如卿回來就楞在了躺椅上,和小喜子的喜出望外不同,夏如卿這會兒有些懵懵的。

她不就是今兒上午去御花園摘桂花的時候遇見了皇上嗎?

也沒看清楚長啥樣,遠遠兒地就跪下來磕頭了,一直等皇上從她身邊過去老遠,她才敢擡頭。

這樣零交流,也能叫他看上?

非要說發生了點什麼,那就是皇上在她的面前停了幾秒,她也偷偷看了兩眼。

可是,她就看見了一雙龍靴啊!

五爪金龍,金絲滾邊,要是拿到現代,說不定還是古董。

至於人長啥模樣,她還真不知道!腦海裏關於皇上的記憶也少的可憐。

這……這就要滾牀單了?

……

下午的時候,幾個嬤嬤帶着人就來了昭華閣。

“這破地方兒可真偏僻”,不知誰抱怨了一句!

夏如卿想了想,是夠偏僻的,昭華閣再往北就是冷宮了,據說不吉利,但凡有點兒手段的,都找門路搬走了!

就剩她一個!不過也正好圖個清靜,要是住在人堆裏,她還嫌吵呢!

見過禮,那些人就忙了起來,燒水的,準備衣裳首飾的,昭華閣從沒這麼熱鬧過。

不多時,一個嬤嬤走過來說道。

“夏小主,香湯已備好,請主子沐浴吧!

“有勞嬤嬤了!”夏如卿欠身道謝。

心說,這伺候皇上的人效率就是高,平時要想洗個澡,可沒這麼快!

泡在鋪滿花瓣的浴桶裏,夏如卿舒坦地閉眼,任憑那些老嬤嬤用香胰子替她沐浴。

這會兒她也緩過勁兒來了,不就是滾牀單麼,有什麼接受不了,難不成要尋死覓活?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才捨不得死呢,她就要好好活着!

“恭喜主子,咱們終於熬出頭了!”宮女秋桐在一旁激動道。

“是啊,咱們可算是熬出頭了!”秋紅也上前,殷勤地替她添熱水。

夏如卿靠在桶沿,杏眼微眯,涼涼地看了兩人一眼,也沒說話。

這倆人是她手下的宮女,平時連個影子都找不見,這會兒巴巴地冒了出來,這深宮裏啊……

沐浴完,夏如卿穿上早已備好的輕紗薄衫,層層疊疊的輕紗下,裏頭的小衣隱約可見,烏黑順滑的髮絲順着肩膀傾瀉而下,整個人窈窕如仙。

“娘娘的頭髮可真好!又黑又滑”秋桐拿着棉布,一邊替她擦頭髮一邊讚歎。

幾個老嬤嬤則拿出早已備好的胭脂水粉,打算替她上妝,夏如卿只看了一眼就皺眉。

“嬤嬤,不如我自己來吧,嬤嬤們忙了半天也累了,去喝杯茶可好?”夏如卿說着,從妝奩匣子裏拿了一對玉鐲子,一支鑲寶石的簪子和一對鑲着南珠的耳環遞了過去。

幾個嬤嬤猶豫了一下,對視了一眼,這才笑着接了:“才人主子,只可上妝,其他的還須依着我們來!”,規矩不能錯。

又道:“皇上不喜過濃的妝容,才人斟酌着些!”

“多謝嬤嬤告知!”夏如卿感激地道。

那幾個嬤嬤點點頭,沒再說什麼,這些她們見得多了,小主們誰不想在侍寢的時候出挑些?

有貼花鈿的,有塗香脂的,還有在額間畫花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