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0章 杜雲江來襲

封禁光屏之內,杜雲江帶隊,杜月怡、杜三龍、杜古昌、杜社運等一干杜雲社家族的人,此刻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般,不知道是該進攻還是該後退。

這幾個人,可都是杜雲社家族的中堅力量。

杜月怡,手握成名聖器“方月劍盾”,其盾可守可攻,實力九階八級,天路榜排位在六萬名左右,人稱方月聖手。

杜三龍,成名武器爲九霄天劫鞭,其鞭內有雷霆天力,恍如渾渾天數怏怏劫難,其鞭打開,有撕裂時空,降下噩運劫難的異能,實力也已躋身進天路榜第六萬餘名。

杜古昌,手握七角寶塔,塔中曾經降殺數千強敵,在杜雲社家族附近的天域乃是名聲赫赫的殺神般存在,實力已經躋身進天路榜五萬餘名。

杜社運,雖爲杜家偏枝,但卻以自己的無盡努力與拼搏,在杜雲社家族中站穩了腳根,十餘年前起,便是杜雲社家族的當值長老,一直至今,地位未有絲毫動搖。其實力也已經躋身進五萬餘名。

當然領頭的還是杜太康的大兒子,杜雲社家族未來最有可能競爭上族長之位的杜雲江。

像杜運昌、杜雲濤之輩,雖然在跟凌峯打鬥的時候,都曾經帶來了杜雲社家族的法寶,但是無論七彩雲天斧也好,還是七彩雲天戟也罷,這些都是從府上借來的,並不是他們自己所擁有。

可這個杜雲江,隨其父親杜太康經歷過多場大戰,在族內也立下過赫赫功勞,所以他可是擁有自己的族寶——七彩雲天鉞。

鉞就是大斧,此鉞可不是一般兵器,準確來說,這鉞最重要的作用是施以刑罰,像杜雲社家族的斬首之刑,就要用到鉞,後來逐漸便衍化出了權力的象徵。

杜雲江能夠用七彩雲天鉞作兵器,本來就說明其身份之尊貴,在族中有司刑之威,而能夠獲得這樣的兵器,也足以說明其在平時建立過不少的族功霸業。

他的實力更是非小白臉杜雲濤之輩所能比,不僅僅天路排名早已經抵達四萬餘名左右,而且其心智成熟程度,更是杜雲濤之輩拍馬不及。

這麼威風凜凜的隊伍,在出發之時,打的自然是橫掃千軍,把信義府在一瞬之間,夷爲平地的打算,跟在他們身後的三百餘杜雲社家族族兵,則更是沾沾自喜地以爲這場戰事,將是自己這一輩子打得最輕鬆的戰役。

別說是那些小輩們,就算是身爲本次統率的杜雲江,也暗自覺得這一戰輕鬆無比,完全沒有壓力,也正因如此,一直都沉穩冷靜的他,出發的時候,也沒怎麼整頓紀律,便直接出發了。

不過抵達信義府後,杜雲江還是表現出了他沉着冷靜的一面。

紮營之後,他來時路上的輕鬆一掃而光,握七彩雲天鉞而喝:“你們給我聽着,對方可是連殺我杜雲社家族兩位強者,其實力深不可切,所以切莫存任何懈怠,一定要在對方統領趕回來之前,先把他的這個大本營給完全拔除掉!殺!”

他的神色很威嚴,語氣很堅決,殺字一落,容不得任何人有任何懈怠心理,以杜月怡、杜三龍、杜古昌、杜社運等四大長老爲頭,全都朝着信義府府邸,釋放出磅礴無盡的攻殺天力。

四大長老已經做出了表率,那些跟隨在後的三百餘族兵,哪還敢有半點懈怠,亦紛紛結杜雲社家族的天攻陣,隨着那幾大長老的殺元一起,朝着信義府疾攻了過去。

如此,不過片功夫,信義府的天頂上,便響起一片密集的隆隆隆隆的聲音,就像是打雷一樣,天空之中,飛箭如雨,殺元如雨,如千萬噸的炸藥一般朝着信義府攻殺轟炸。

這麼強大的攻擊之力,立刻就激發了信義府的防護機制——一張金色的天元道網,就像是大家經常在低階世界外圍看見的那種天網一樣。

可其實這網的性質,跟他們所看見的低階世界天網的性質又截然不同,低階世界天網是天道佈置的網,此刻凌峯布下來用來守護信義府的,卻是源自於天意的傳承,是與天道相反的力量之網。

凌峯的防護天網被瞬間擊現,杜雲江暗自心喜,心想只要這天網破了,這麼磅礴的天元砸降下去,就算是信義府內有幾個幾萬名以內的天行者,也要全都被炸成齏粉了,那他們這一次的進攻,就已經勝了一大半了。

但是期待中的畫面並沒有立即出現,凌峯佈施在外面的防護天網,雖然有所折損的跡象,但並沒有如大家所預期的那般,立即被這麼強大的天元擊碎。

而且信義府看似能人都走了,實則卻還有幾個能人在,其中最厲害的,就是玉銘勇和玉銘天。

察覺到信義府的防護天網出現折扣之後,玉銘勇和玉銘天立即帶了一羣數十名信義府的守護者,紛紛躍到了天網之上,與天網聯爲一體,藉着天網之力,抵擋住了杜雲社家族中那一羣人的攻擊。

看着這突然出現的兩人,杜雲江的神情頓時一愕,他是太微十三家中杜雲社家族的族長之子,認識的人不少,意念微動之間,便立即察覺出了這兩個領頭的信義府府將的來歷。

“玉銘天玉銘勇,你們不是天玉家族的人嗎?”

“玉鵬天尊也是你們天玉家族的人,難不成你們竟然跟信義府是一夥的。”

“可是不對啊,你們天玉家族,完全沒有任何理由,跟信義府搭上任何關係,你們的長老,還在說要怎麼殺了玉鵬天尊呢!”

“你們怎麼出現在了這裏,難不成你們也像你們的族逆玉鵬天尊一樣,歸順了信義府嗎?”

聽着他的疑問,玉銘天和玉銘勇卻是完全無動於衷,繼續釋放着自己的道力,將之融入到天網的防護體系之中,抵擋着來自於杜雲社家族的進攻。

他們無生無死,面無表情,杜雲江不知道,他們如今已是半死人,不會有太多活人的情感與情緒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