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咔咔!”

劇烈地疼痛從胸口處傳來,葉晨勉力睜眼看去,只見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紅,耳邊,除了那帶着幾分興奮的低沉獸吼,還有骨骼咀嚼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要死了嗎?

葉晨心裏有些苦澀,在末世裏掙扎了十年之久,每天小心翼翼,連睡覺都是抱着兵器,稍有動靜便會被驚動,今天卻因爲一個小小的疏忽,沒有抹去獵殺三頭犬時留下的氣息,被這頭血角獸給追蹤上了。

就這樣感受着身體被一點點嚼碎,也許是個不錯的死法?

葉晨心頭浮現出這個怪異的想法時,自己也忍不住苦笑了起來,在知道自己回天乏力,徹底沒有活下去的希望時,他心中反而有一種輕鬆。

他在高中時,父母便出了車禍死去,只剩下一個妹妹相依爲伴,可是在末世發生時,妹妹最終也死在了喪屍的毒牙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活着?

也許就和大部分人一樣,只是爲了活着而活着……

這十年來,憑藉對死亡的畏懼,對生命的渴望,他渾渾噩噩地遊走在生死邊緣,如一條狗一樣掙扎,殘喘,有時他甚至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人了?

死亡,也許是一種解脫吧!

也許是想通了,葉晨心中如釋重擔,全身心一陣輕鬆。

妹妹,我來了。

他的意識漸漸昏暗,陷入了沉睡。

……

“哥哥,起牀了。”

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緊接着,葉晨便感覺到一隻冰涼的小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他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騰”地一下翻身而起,身子下意識地向後暴退,然而動作剛做到一半,突然感覺背後撞上了一堵牆壁,背脊生疼。

怎麼回事?

意識從模糊漸漸變得清晰,葉晨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血角獸的血盆大口下,而是在一張柔軟的牀鋪上。

他擡頭望去,這一望,便是永恆!

牀鋪邊,燈光下,一個清秀可人的女孩,睫毛幽長,嘴角彎着弧度,滿眼笑意,她很漂亮,笑起來的時候,眼眸彎成了一對月牙灣,精緻的臉頰上,也有兩個淺淺的小酒窩,四周的空氣,也似屏了息,連時間也靜止在了這一刻。

“哥哥,你還愣着幹嘛,快起牀了,今天你大學畢業,去晚了可不好。”女孩眨了眨大眼眸,嘟嘴說道。

這熟悉的模樣,這熟悉的聲音,都如雨點雨絲,滴滴打落在葉晨的心頭,一時間,他恍如做夢,幾乎有些不敢相信,這在末世之初就葬身喪屍手下的妹妹,如今竟還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等等!

大學畢業?

葉晨心頭一震,那這麼說,今天是2013年7月1號了,也就是末世災難發生的那一天。難道說,自己重生回到了十年前?

葉晨擡頭看了一下房間,只見光線有些陰暗,四周並不寬敞,牆上掛着古式的掉中,如催魂一樣“咚咚”直響,在泛黃的牆壁上,貼着幾張過了時的海報,還有兩張老照片,是一對年輕夫妻的模樣,笑容慈善,很是和藹,在遠處,還有一張書桌,上面堆積着許多書本。

這正是自己讀大學時的房間。

葉晨怔了半響,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做夢,而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這怪誕的事情並沒有使他驚慌,只是茫然了一會兒,便迅速冷靜了下來,沉默了一會兒,便從牀上走下來,對妹妹葉竹嚴肅道:“妹妹,等下你拿着我們的銀行卡,去把存款全部取出來!”

葉竹一怔,迷惑道:“全部取出來?你要拿來幹嘛?”

葉晨摸了摸她的腦袋,眼中有一絲溺愛,道:“放心吧,哥不會做傻事。”

葉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再多說,自從父母出了車禍後,她便是由葉晨帶大,無論是學費,住宿費,都是葉晨邊讀邊打工賺來的,她還曾記得,在讀初三時,因爲羨慕一個同學有個很好看的皮夾錢包,葉晨知道後,就偷偷瞞着她去了一個工地裏,做了一個星期的小工,累得半死不活,幫她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

因爲顧及她是女孩子,比較愛面子,葉晨平時寧願自己穿差點,吃差點,但對她從不小氣,無論是衣服,首飾,都挑比較好看的,就是爲了不讓她在同學面前落了面子。

想到這裏,葉竹的鼻子有些發酸,輕輕點頭,轉身走到牀邊,在牀底下一個灰塵撲撲的木板下,拿出了一塊抹布,緩緩掀開,裏麪包着一張潔白的銀行卡,無論是哪個小偷闖進來,也不會想到葉晨會將錢包收藏得這麼隱祕。

“我去咯。”葉竹拿着銀行卡,小心翼翼地收好在牛仔褲的兜兜裏,旋即展顏一笑。

葉晨點點頭,“路上小心。”

葉竹俏皮一笑,笑聲如出谷黃鶯,旋即轉身走了出去。

等葉竹走後,葉晨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恢復了平日的冷漠,走到老鍾下,看看了時間,早上6點20分,若沒有記錯的話,末世災難應該是發生在晚上7點左右,還有12個小時左右的準備時間!

葉晨冷靜地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既然重生了,他就絕不會讓悲劇重演!

上一世,就是因爲他去參加了畢業典禮,將妹妹一個人留在了家,才讓她慘遭喪屍的毒手。

書桌上,檯燈下,有一張老相框,裏面的全家福照片上,一對年輕夫婦站在中央,兩旁分別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和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

“爸,媽。”葉晨看着照片,眼眸有些溼潤,默默道:“我一定會照顧好小竹,一定!”

他轉身走到牀邊,將有用的行李收了起來,等末世發生後,全球的人70%都變成了喪屍,憑這個廉價的出租房,是擋不住喪屍的進攻的,一定要先找一個絕對安全的住處才行。

片刻後,葉晨便收拾完畢,兩人的行李加起來,也只有一個行李箱,只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至於其它的東西,大多數都是沒用的,例如棉被,課本什麼的,都不需要。

葉晨走到書桌邊,凝視了相框半響,便將它拿起收進了行李箱中,隨後坐在牀上,靜靜思考着接下來要做的事。

這次末世非同小可,在晚上七點時,北美洲一個科學實驗所會發生爆炸,裏面的病毒全部宣泄了出來,以媲美光的速度,瞬間就覆蓋了整個地球,連一點前兆都沒有。

在這病毒下,體制弱的人,還有感染了重病的人,都在瞬間變成了恐怖的喪屍,這種喪屍並非電影裏的那麼脆弱,反而力量大得驚人,媲美三個成年人的力量,像這種出租房的鐵皮門,一下子就會被撕開!

而除了喪屍之外,全球的動物,也都會在一瞬間,產生變異,變成兇殘的猛獸,比喪屍還要恐怖!

在他沉思時,沒過多久,葉竹便從外面回來了,她彎腰將牛仔褲捲上,裏面縫了一個內層袋子,此刻這袋子鼓鼓的,裝滿了鈔票。

“哥,你要去哪?”葉竹一眼就看到了房間中央的行李箱。

葉晨接過她手中的錢,並沒有細數,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裏應該有一萬二,足夠他準備一些糧食了。

“跟我走,什麼也別問,到時我會告訴你的。”葉晨神色嚴肅地道。

葉竹一怔,看着葉晨肅然的表情,心中隱隱有一種不詳的感覺,她並沒有再多問,對於葉晨,她完全是出自內心的信任。

無論他做什麼,他始終是自己的哥哥!

這就已足夠!

葉晨提着行李箱,帶頭走了出去,此刻還是早晨,街上的行人並不多,葉晨一路直走,來到了平時坐公交上學的地方,安靜地等待。

葉竹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後,雖然滿眼的疑問,但卻並沒有去問。

沒過多久,公交車來了,葉晨預計了一下,從這裏坐公交到汽車站,再從汽車站坐車到市中心,大約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他還只剩下8個小時的準備時間。

上了公交,葉晨繳了兩人的費用,找了一處座位坐下,靠着窗戶望着外面,沉思了起來。

……

杭州市的市中心,如鋼鐵叢林,高樓聳立,街上行人車水馬龍,繁華熱鬧。

葉晨帶着葉竹找了一家五星級酒店,要了一間最頂樓的房間,四室一廳,將行李放進去後,先吃了中飯,隨後將葉竹留在了酒店,獨自來到了超市。

葉晨並沒有在肉食蔬菜區購買,而是徑直來到了零食區,掃了一眼,旋即找了兩個袋子,裝了兩袋滿滿的糖果和巧克力。

糖裏有豐富的熱量,而且保質時間長,是最好的補給品。

葉晨還記得,在末世後期,一枚糖果可以買到了一件低級皮甲,可見糖果有多麼珍貴了。

除了糖果巧克力,葉晨還買了許多雞蛋,大約有500個,這等手筆引得四周購物的人紛紛咋舌,那超市的服務員也紛紛傻眼。

……

激情快開始了~~~

新書開張,推薦票,有木有!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