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沒有異常的夜晚(週一求月票推薦票)

搖搖晃晃間,客輪穿過風暴,靠近了那座燈塔。

一個規模不大的港口隨之透過晦暗的雨幕,映入了船長、水手和乘客們的眼中。

沒過多久,一個穿着藍色制服,撐着黑色雨傘,提着玻璃馬燈的三十來歲男人出現在了碼頭上,用不算太標準的動作指揮客輪完成了停靠。

“嗨,夥計們,從哪裏來的?”這男子一邊看着舷梯放下,一邊張開嘴巴,大聲喊道。

他的聲音被風雨吞沒了大半後,成功抵達了客輪內部,鑽進了阿爾弗雷德的耳中。

“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阿爾弗雷德謹慎地看了自己的副官和扈從一眼。

他沒穿將軍禮服,披着貝克蘭德常見的黑色風衣,燦爛的金髮隨意垂下,蔚藍的眼眸如同林中的深湖。

那名頭髮整齊後梳的副官先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清楚,然後開口解釋道:

“之前的風暴讓我迷失了方向。”

這時,船長撐着雨傘,來到船舷旁,迴應起那名男子:

“我們兩天前於東拜朗出發,不幸遇到了一場風暴。

“這是哪個港口?”

那名男子眼眸轉動了一下,沒正面回答,扯着嗓子道:

“你們等一等。”

他隨即轉過身體,舉着雨傘,提着馬燈,奔向了碼頭附近的建築羣。

這樣的反應有些出乎阿爾弗雷德等乘客的預料,但對航運經驗豐富的船長、大副等人而言,並不算奇怪——他們在狂暴海航道上的不少港口遭遇過太多非常規的事件。這讓他們相當有耐心地等待起後續發展。

也就是五六分鍾後,那男子領着一名女郎小步快跑了過來。

那女郎沒有撐傘,披着一件塗抹多寧斯曼樹樹汁的帶兜帽雨衣。

兩人靠近客輪之後,在持槍水手們的注視中,沿舷梯一步步來到了甲板上。

這種距離下,絕大多數乘客才看清楚了兩人的長相。

男的棕發褐眸,皮膚粗糙,一看就是飽受風雨摧殘的底層人,女的二十來歲,眼眸湖綠,留着一頭亞麻色長髮,其中幾絡溼漉漉地搭在了她的臉龐上,讓她平添了幾分清純和魅惑皆備的感覺。

這是一個有着野性氣質,相當不錯的美人。

“各位,這裏是烏托邦港。”那男子頗有點不耐煩地介紹道,“我叫西奧多,是港口,臨時指揮官。”

說着說着,他笑了起來,似乎爲自己發明了這麼一個聽起來很厲害的職位而高興。

船長當然知道所謂的“港口臨時指揮官”指的是什麼,對這種小人物突如其來的高興完全沒放在心上。

他微皺眉頭道:

“烏托邦港?我怎麼沒聽說過。”

西奧多看了他一眼道:

“這句話我已經聽過很多次。

“呵,如果不是那該被驢踢屁股的風暴,你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到這裏來!”

不等他說出更多的話語,那女士搶先道:

“烏托邦不在安全航道上,平時只有瞭解這片海域,知道這裏的船隻才會過來補給。”

意思是,這個港口的主要使用者是海盜?船長哪會聽不出言外之意,而這種時候,默契地不去揭穿是對雙方的保護。

他“嗯”了一聲道:

“你是?”

“我叫翠西。”那女郎堆起了笑容,“港口旅館的老闆,同時也是前臺和服務生。”

她環顧了一圈道:

“風暴很大,船會很顛簸,留在這裏休息並不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旅館會給你們提供安穩的牀鋪、足夠的熱水、乾淨的食物、暖和的被子以及能讓你們想起自己家的環境,1晚只需要10便士,我是指1個房間。

“除了這些,你們還能在旁邊的酒吧大口喝酒,享受熱情的招待。”

很顯然,這位女郎是來招攬生意的。

船長相當警惕,沒有直接迴應她,點了點頭道:

“我無法代替乘客們做決定,該怎麼選擇是他們的自由,當然,作爲船長,我會和我的船員們一起留在這裏。”

翠西保持着笑容道:

“我會在旅館等待願意下船的客人們。”

她似乎接受過一定的教育,不像船員們在其他港口遇到的女郎那樣火熱卻潑辣,滿口都是髒話。

翠西半轉過身體,準備返回時,西奧多靠近了她,覥着臉道:

“你得感謝我,第一時間把消息告訴了你。”

說話間,他的右手刷地貼到了翠西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啪!

翠西一把打開了他的手,利聲咒罵道:

“你這個該被驢幹屁股的混蛋!”

她快走幾步,沿舷梯離開了客輪。

西奧多甩了甩手掌,笑容更盛地罵道:

“真是個婊子!”

這幕場景讓艙房內不少乘客突然心動。

於他們而言,船上最大的缺陷是無聊,而港口內有酒吧。

這就意味着能遇到廉價的站街女郎,不同於北大陸,也不同於南大陸,有本地特色的站街女郎。

如果運氣好,或者願意砸很多錢,他們之中說不定還有人能讓剛纔那個具備野性氣質的美人陪睡!

一時之間,多位乘客收拾好了行李,準備直奔港口旅館。

見狀,阿爾弗雷德的副官開口詢問道:

“將軍,我們要下船嗎?”

阿爾弗雷德緩慢搖了下頭:

“我們對這裏沒有絲毫的瞭解,必須足夠謹慎。留在船上是最好的選擇。”

副官對此沒有絲毫異議,只是略有點擔心地問道:

“已經下船的那些人呢?”

“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阿爾弗雷德沒什麼表情地望着窗外道,“如果出現意外,我們只能保護更多數的人,除非事情並不嚴重,輕鬆就能解決。”

說完,他轉頭看向了副官和扈從們:

“今晚輪流守夜,防備意外。”

在南大陸和靈教團、玫瑰學派等組織都打過交道的阿爾弗雷德對陌生的地方有着本能的警惕。

等到和船長交換過意見,阿爾弗雷德躺到了牀上,聽着拍打玻璃窗的狂風和譁啦啦敲擊甲板的暴雨,相當沉穩地準備入睡。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港口方向傳來了一道婉轉憂傷的旋律。

這似乎來自長笛,在暴風雨中斷斷續續,如人嗚咽。

阿爾弗雷德一下沉浸在了這樣的音樂這樣的環境中,彷彿回到了總是出現於夢中的貝克蘭德,回到了童年快樂和青春煩惱交織出的別樣情緒裏。

他猛地搖頭,擺脫了這種感覺,發現這並非來自精神方面的影響,只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反應。

阿爾弗雷德翻身下牀,走到窗邊,利用“治安官”的非凡能力確定了剛纔聽見的音樂來自那間廉價旅館。

不是下船的那些客人,他們的目標非常明確,不會有心情吹奏這樣的旋律……烏托邦港原本就有的旅客,或者那位叫做翠西的老闆兼服務生?如果是她,這是位有故事的女士啊……阿爾弗雷德感慨了兩句,收回目光,不再關注。

他好奇歸好奇,卻沒因此產生下船的想法。

很快,長笛聲停止,港口旅館恢復了安靜,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隨着暴風雨停止,天色也逐漸變亮。

到了早上八點,離船旅客們相繼返回,每個都腳步虛浮,臉色憔悴。

水手們見狀,頓時哈哈笑道:

“這裏的小妞似乎很不錯啊!”

那些旅客幾乎同時搖頭,皆露出遺憾的神情。

其中一個揉了揉額角道:

“這裏的烈朗齊很不錯,比其他地方都便宜,一不小心就喝多了,睡過去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和那個可人兒發生點什麼。哎,我一覺醒來就快開船了,完全不記得喝醉後還做過什麼,讚美女神,祂讓我躺回了牀上,而不是睡在雨地裏。”

其他乘客紛紛附和,表示自己的經歷類似。

當然,每個人在細節上都有不同,比如,某位乘客就表揚廉價旅館早餐裏的甜點相當不錯。

水手們一邊遺憾沒能喝到便宜又不錯的烈朗齊,一邊紛紛開口,調侃起那些乘客:

“也許和你們共度一晚的不是這裏的小妞,而是西奧多那樣的大漢,反正你們都醉成那個樣子了,沒法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哈哈,好好摸摸你們的屁股吧!”

歡鬧的氛圍裏,水手們收好舷梯,揚起風帆,讓客輪一點點起航。

等到他們穿越一處略顯陰暗的海域,回到了熟悉的安全航道,阿爾弗雷德才徹底放鬆下來,笑着對自己的副官和扈從道:

“可以在我們的地圖上標註好這個地方,寫上烈酒和甜點不錯,嗯,女孩們也有自己的特點。”

客輪又航行了幾天後,終於沿蜿蜒曲折的安全航道抵達了迪西海灣的埃斯科森港。

阿爾弗雷德秉持着貴族的風度和融於血液的社交本能,拜訪了附近軍事基地的高層,和他們共享了美好的晚餐。

等他回到父親在這裏的一棟度假別墅內,意外發現被自己打發去找資料的扈從臉色有點蒼白。

“怎麼了?”阿爾弗雷德一下收起了散漫的感覺。

那名扈從壓着聲音道:

“將軍,王國所有的正規地圖都沒有標註烏托邦港。”

PS:週一求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