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三個方案

對於祕偶城鎮,克萊恩很早前就在思考該怎麼創建,已初步有了三個方案:

如果排除掉外在因素的干擾,他最好的選擇就是於北大陸某個國家的某個地方,直接讓祕偶城鎮一夜之間拔地而起,並且通過鐵路、河道、公路與周圍的城市相連。

這樣一來,祕偶城鎮每天將有大量的外來者抵達,並和周圍區域產生非常強的互動:一方面,沒有附屬村莊的城鎮肯定會向其他地方購買穀物、食鹽、布料、礦石、蔗糖等生活必需物品,另一方面,它也會有自身的產出,可以賣到周邊的城市、集鎮和村莊。這種情況下,商人、勞工、旅客等羣體的來回往返會非常頻繁,同時,他們與祕偶城鎮居民們的互動也會相當得多。

各種強互動的影響下,用不了多久,祕偶城鎮就能於靈界誕生對應的區域,等到居民們的命運軌跡隨之變得精細和真實,克萊恩就可以服食魔藥晉升序列1“詭祕侍者”了。

這前後花費的時間可能要不了三個月。

但問題在於,這個方案沒法保密。

在當前時代,某個地方突然多了一個城鎮根本瞞不了人,很快就會有政府僱員和警察、記者過來調查,而之後的各種強互動,同樣會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座城市,瞭解這座城市,這是通過幻術能力無法解決的問題,除非祕偶城鎮根本不和周圍的城市、集鎮、鄉村互動,或者較少互動,但那又與儀式的需求違背。

等到祕偶城鎮的消息傳播出去,克萊恩毫無疑問會被查拉圖、阿蒙本體等敵人盯上,到時候,破壞肯定比保護容易,他只能帶着自己的祕偶城鎮轉移地方,這會導致前期的互動失去效果,就和當初烏黯魔狼的經歷一樣。

所以,克萊恩只是列出這麼一個方案,基本不會選擇,除非某個“空想家”願意提供幫助,讓南北大陸的所有生靈都理所當然地認爲那裏確實有一座城鎮,不是突然冒出來的。

考慮到各種外來因素的影響和自身具備的非凡能力,克萊恩最穩妥的選擇是將祕偶城鎮建立在偏離安全航道且足夠隱蔽的無人島嶼上,並利用“源堡”做反占卜和反預言的佈置。

同時,克萊恩會依靠那塊“幕布”,將部分公路、河道和鐵路的某個節點“嫁接”到祕偶城鎮外面,讓這成爲某些人旅途的其中一站。

這不能完全地保密,但等到“怪誕現象”傳播開來,可能引起查拉圖和阿蒙注意後,克萊恩可以輕鬆地解除原本的“嫁接”,沒有規律地改換“入口”。

這樣的策略下,轉移的就只是“入口”,而不是祕偶城市本身,各種互動於靈界產生的影響可以保留,不會被打斷,儀式能夠穩定地推進。

當然,這種方案也是存在很大問題的,那就是互動的領域有侷限,沒法產生方方面面深入日常的影響,另外,互動的頻率和強度也不會太高。

如果選擇這個方案,意味着克萊恩得花費大半年甚至超過一年的時間在儀式上。

——若他爲了穩妥,強求每個祕偶的命運有始有終,那儀式消耗的時間至少得五十年,不過,這也有取巧的辦法,那就是其他都達到儀式要求後,直接給城鎮一顆隕石、一場地震、一次火山爆發,讓所有祕偶的命運同時到達結尾。這樣的情況在現實中也有,相當合理。

在激進和保守兩個方案間,克萊恩還有一個折中的方案。

那就是復刻某個城市,讓祕偶一一對應那個城市的居民,然後,邪惡點的,直接抹消那個城市,用自己的祕偶城鎮代替,有仁慈之心的,則將那座城市隱藏起來,保證物資供應——不將目標城市轉化的原因是,它本身有靈界對應區域,不是新誕生的,不符合儀式要求。

克萊恩仗着有“詭祕侍者”非凡特性形成的“幕布”,可以有更好的選擇:將那座城市的某個階段“嫁接”到自己的祕偶城鎮上。

這樣一來,等於他的祕偶城鎮成爲了那座城市的陰暗面,在相應時間段進入的外來者遇上的將是一個個祕偶,而不是真人,等到那段時間過去,他們又會離開祕偶城鎮,迴歸現實,和真人打交道。

過程中,克萊恩還會派出祕偶,扮演外來者,與對應的真人保持互動,讓真正的外來者回歸現實後可以無縫接入。

也就是說,同一座城市同時上演着兩種生活,但無人可以察覺,僅偶爾有人會覺得某細節不是太對,卻無從解釋,只能忽略過去。

這相當符合“詭祕”這個特點,且有一定的隱祕性。

當然,這個方案也有自己的問題,那就是祕偶的命運高度模擬真人的命運,沒有自身的獨立性,會導致儀式某個方面的效果達不到預期。

篤篤篤,克萊恩手指輕敲着斑駁長桌的邊緣,在第二和第三個方案間猶豫不決。

過了好幾分鐘,他遵從心的意志,選擇了第二個方案,寧願花費更多的時間,也不想影響無辜者的命運。

“當初查拉圖、安提哥努斯大概率選擇的是第三個方案……”克萊恩嘆了口氣,準備返回現實。

這時,他又看了眼雜物堆,考慮要不要降下神諭,讓白銀城修改聖典裏的部分描述。

對一位神靈來說,聖典其實並不是什麼太重要的東西,最大的用處就是方便傳教,增加錨的數量。

這一點,克萊恩早就從《夜之啓示錄》《風暴之書》等正神教會的聖典內容裏得出結論:

裏面大部分內容都是在拔高正神,胡亂吹噓,並表現仁慈和憐憫。

如果說,在古老年代裏,信徒對神靈的形象認知確實會對神靈產生一定的負面的影響,那用符號代替神像的當前,已經沒有這個隱患,至少“黑夜女神”、“風暴之主”等神靈都大大方方地宣稱自己是最初那位造物主某個部位所化,一點也不擔心這會加劇自身體內原初意志的復甦。

也就是說,這方面若真的存在問題,克萊恩相信“黑夜女神”肯定已經將相應的描述改掉,從最初那位造物主的一隻眼睛變成祂孕育誕生的子嗣,這一樣有很高的位格。

同時,信徒對某些事情的承認也不會對神靈本身造成神祕學意義上的負擔,否則阿蒙早就祕密幫克萊恩,或者說之前的“源堡”準備一批信徒,誘導他們形成“時天使”是“詭祕之主”化身這個認知,並藉助符合條件的本能迴應,與“源堡”建立起足夠的聯繫,打開一扇“後門”了。

聖典於神靈而言,除開傳教需要,最重要的只有兩個部分:

一是對神靈本身權柄和尊名的描述,這要是出現錯誤,會導致信徒的祈禱指向錯誤的未知的對象,這不僅對信徒危險,而且還會讓神靈失去錨;二是涉及其他教會的描述,這很容易引來衝突。

至於天使、聖者相關,神靈其實不是太在意,在意的是天使和聖者本身,因爲他們需要藉此獲得一定的錨。

所以,各大聖典對天使、聖者的描述都足夠詳細,有權柄和尊名,方便不同的信徒挑選和代入,另外,這還不足以形成穩固的錨,因爲這是覆蓋在神靈信仰之下的。

正神教會爲了解決這個問題,會給不同的教堂指定不同的主保天使、主保聖人,精確劃分出範圍。

正是因爲有這樣的認知,克萊恩對聖典一直都不怎麼重視,翻完前面描述自己權柄和尊名的部分,就尷尬得不想看下去,只是用“占卜”的方法確認了下會不會與正神教會們發生衝突。

考慮了一陣,他放棄直接降下神諭讓白銀城修改聖典的想法,決定用更柔和的方式:

在塔羅會的交流裏,通過“世界”格爾曼.斯帕羅誘導“太陽”調整認知,將涉及“時天使”的部分往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的方向靠,在不引起白銀城懷疑的情況下,讓相應的內容獲得修訂。

…………

拜亞姆,維爾杜.亞伯拉罕在幾個非凡者圈子裏收穫了不少神祕學知識。

他點亮煤氣壁燈,趁着夜晚,仔仔細細閱讀了起來。

翻到最後,他忽然讀到了一個自己之前從未了解過的消息:

“班西港是一個充滿神祕學力量的地方,那裏與靈界星界的聯繫超乎想象……即使風暴教會直接摧毀了這個港口,也沒能完全消除它存在的異常……

“不少神祕學研究者都在高價收購班西相關的物品……”

班西……維爾杜無聲自語了一句,對那個港口突然產生了強烈的興趣。

他開始考慮要不要也收購些來自班西的物品,深入地研究一下,畢竟靈界和“傳送”有關,星界、星空與“漫遊”有關,都可能涉及“門”先生伯特利.亞伯拉罕的脫困。

也許,如果有機會,可以去班西看看……維爾杜微不可見地點了下頭。

PS:先更後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