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成功的“彌撒”

對於向“愚者”先生禱告之事,巴德爾舉雙手雙腳贊同,一點也沒有催促波恩的意思。

他自己每天早上醒來時和晚上入睡前,都會做超過一分鐘的祈禱,感謝“愚者”先生帶來了純淨的陽光、美味的食物和不再有壓抑絕望的生活。

“好,我先準備今天的食材。”巴德爾笑着對波恩點頭道。

好幾分鍾後,他將許多袋食材提進了廚房,就像在拎幾塊幕布。

這個時候,波恩已找了張椅子坐下,虔誠地向“愚者”先生禱告:

“支配靈界的偉大主宰,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愚者’,我渴望得到您的庇佑,渴望您能實現我擺脫畸形的願望……”

這樣的話語在菲利普斯街的教堂內,在拜亞姆好幾個地方,在新白銀城,在位於森林中的新月城,幾乎同時響起,低低迴盪。

非常自卑的辛和魯斯等人隱約猜到了“愚者”先生打算滿足類似的願望,禱告之時,身體竟微微顫抖,難以控制。

他們太渴望像正常人一樣了。

他們同樣嚮往熱鬧繁華的拜亞姆,嚮往那裏的祕製烤魚、糖果工廠和各地美食,嚮往喝酒聊天,唱歌跳舞的生活。

灰霧之上,古老宮殿內,坐在青銅長桌最上首的“愚者”克萊恩看見色澤不同的一點點純淨光輝相繼亮起,在自己眼前形成了一條緩緩轉動的浩蕩銀河。

那祈禱的聲音完全重疊在了一起,迴盪於“源堡”內部,蕩起陣陣漣漪。

克萊恩閉目感應了幾秒,頗爲感嘆地擡起右手,屈起中指,輕敲了斑駁長桌的邊緣一下。

篤的聲音裏,無形的力量就像水面的波紋一樣急速擴散,涌入了每一個祈禱光點內,灑落到月城人身上。

辛忽有所感,猛地擡手,摸向了自己臉龐的中央。

下一秒鐘,她摸到了實實在在的鼻子。

幾乎是本能,辛從上往下從下往上地摩挲了那個位置好幾遍,然後才敢相信自己長出了鼻子,不再畸形。

她瞬間閉上了眼睛,彎下腰背,將額頭貼至地面,難以遏制地讚美起“愚者”先生。

她的周圍,類似的讚美越來越多,越來越響亮,越來越整齊。

魯斯擠在一起的眼睛分開了,波恩一上一下的眼睛變得對稱了,月城的每一個畸形者和遺傳導致的容貌醜陋者,都於這一刻突破了原本的限制,往着正常人的方向轉變。

這時,不管他們是在新月城、新白銀城,還是拜亞姆,都同時聽見了教堂的鐘鳴:

“當!”

空靈悠揚的鐘聲迴盪於月城人的心中,響在了每一位聽聞者的耳畔,彷彿能洗滌他們的心靈,帶來對生命最真切的感動。

辛和魯斯等人強忍住的淚水終於流了出來,只覺身心都變得寧靜,不再有一點塵埃。

他們下意識擡頭,將目光投向了鐘聲傳來的地方,發現這來自新月城之外,與此地隔了不知有多遠。

神蹟啊……月城人的心裏驟然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與他們有道路相通的新白銀城內,韋特.希爾蒙等人也將目光投向了遠處,投向了拜亞姆方向。

鐘聲從那個地方而來。

“讚美‘愚者’先生!”他們同時喃喃自語,將右掌按在了左胸。

拜亞姆城內,波恩和巴德爾淚流滿面地調整了自己的位置,朝向了菲利普斯街,朝向了那座屬於“愚者”先生的教堂,虔誠而感激地聆聽着來自天國的神聖鐘聲。

灰霧之上的“愚者”克萊恩卻是頗有點驚愕和茫然。

這突然響起的鐘聲根本不在他預設的流程內。

他旋即將目光投向了菲利普斯街16號的愚者教堂。

幾乎是同時,他藉助祈禱光點看見了附屬於教堂的高高鐘樓,看見鐘樓的頂端站着位戴尖頂軟帽,穿古典黑袍的年輕男子。

這青年正拿着黑色的鍾錘,一下又一下地敲擊着大鐘。

似乎察覺到來自無窮高處的注視,這青年停了下來,微擡腦袋,正了正戴於右眼位置的水晶單片眼鏡。

與此同時,他本就含着笑意的嘴角越扯越大。

“……”克萊恩險些爆出粗口。

此時此刻,他的目光都難以掩飾地呆滯了不少,不太明白爲什麼“時天使”阿蒙會突然出現,而且還很認真地敲響了自己教堂的大鐘。

對於阿蒙和查拉圖可能的到來,克萊恩其實是有一定心理準備的,因爲白銀城和月城人數量實在太多了,無法隱蔽地融入外界社會。

也就是說,白銀城和月城必然會被各大教會和隱祕組織知曉,這種情況下,不管是公開還是私下的傳教,都不會影響到事情的發展,所以,克萊恩默許了白銀城廣泛宣揚“愚者”信仰的嘗試,爲自己晉升序列1準備更多的錨。

基於這樣的前提,他做好了查拉圖、阿蒙和其他隱藏敵人前來拜亞姆的準備,甚至希望他們就這麼幹:

在這裏,於“源堡”內具備天使之王位格和層次的克萊恩能充分發揮主場優勢,而白銀城也有着“0”級封印物,完全可以對抗阿蒙,拿下查拉圖。

比起本體在別的地方突然遭遇有準備的敵人,或是創建祕偶城市後被發現,這毫無疑問是更好的選擇。

可是,阿蒙現在的行爲讓克萊恩相當迷惑,不明白這位“欺詐之神”究竟想達到什麼目的。

…………

菲利普斯街16號,愚者教堂內。

輪值這裏的大主教、白銀城“六人議事團”長老戴裏克.伯格同樣愕然地望向了高處的彩繪玻璃。

一道道陽光從那裏照了進來,讓戴裏克從中解讀出了一幕幕畫面:

黑色的鍾錘落下,大鐘的搖晃漸漸停止。

我沒有安排人去敲鐘……戴裏克的眉頭一下皺了起來。

作爲白銀城的一員,作爲太陽領域的半神,他對異常有着敏銳的直覺,知道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但這奇怪的敲鐘事件並沒有帶來半點意外,除了它本身,一切都顯得那樣正常。

戴裏克一邊利用“無暗者”的非凡能力審視周圍的環境,一邊飛快思考敲鐘是否有神祕學上的象徵意義。

排除了一個個可能後,他突然記起了白銀城編撰的愚者聖典。

上面有敲鐘相關的內容!

那是用來描述“時天使”阿蒙與“愚者”先生的關係,確定祂實質地位的。

對於那段語句,戴裏克其實是持反對態度的,因爲他知道“瀆神者”阿蒙不是“愚者”先生的眷者,雙方的關係甚至談不上和睦,處在敵對狀態。

可是,他之前撒的那些謊讓白銀城“六人議事團”其他成員相信,“時天使”阿蒙是受“愚者”先生指派,爲神棄之地的人們灑下最初光芒的存在,正是因爲祂“寄生”了戴裏克,才有了後來的種種變化,直至希望降臨。

戴裏克想要解釋,但又不好意思解釋,那會扯出太多的謊言,讓他在“六人議事團”其餘長老,在白銀城民衆面前失去形象,如同“正義”小姐曾經說過的那樣,社會性死亡。

最終,他選擇了拖延,想着聖典是要先給“愚者”先生看的,如果描述有什麼不妥,祂肯定會降下神諭,給出修改意見。

誰知道,“愚者”先生什麼都沒表示,默許了聖典的內容。

難道是阿蒙來敲鐘了?戴裏克一時有點恍惚,覺得這太過匪夷所思。

他忙低下腦袋,開始禱告,將這件事情彙報給“愚者”先生。

…………

灰霧之上,“源堡”內部。

克萊恩還沒來得及清除阿蒙,對方就陡然透明,化成光芒,消失在了鐘樓上。

“這傢伙想做什麼?如果祂爹是大帝,而非遠古太陽神,那我可以合理懷疑祂在給我‘送鍾’……”克萊恩一邊檢查白銀城和月城人體內是否有潛伏阿蒙,一邊毫無思路地分析着阿蒙的目的。

就在他打算用占卜的方法尋求線索時,“太陽”戴裏克完成了禱告。

“……聖典,聖典?”克萊恩嘴角微動,從雜物堆裏召喚來了白銀城獻祭給自己的聖典。

他之前只是翻了幾頁,就尷尬得受不了,沒再往後閱讀,擺出一副我不知道我不關注就不存在的姿態。

當然,他在這方面沒有一點大意,依舊足夠謹慎,在“源堡”內用占卜的辦法確認了聖典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危害。

有了這個前提,他才默許白銀城採用這版聖典。

緩慢地吸了口氣,克萊恩伸出右手,一頁頁地翻動起面前的經文。

他的臉龐肌肉漸漸有了點抽動,他的嘴角難以遏制地往下咧開了少許。

克萊恩越翻越快,越翻越快,終於,他看到了最後一頁。

啪!

克萊恩猛地合攏愚者聖典,將它丟回了雜物堆內。

“月城這場奇蹟後,嗯,魔藥已消化得差不多了,祕偶城市得登上歷史舞臺了……”克萊恩面無表情地審視了下自身的狀況,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自從他初步掌控住“源堡”,在這裏也能獲得來自現實的反饋了。

PS:先更後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