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半年多後

“慷慨之城”拜亞姆,一間點着煤氣壁燈的出租屋內。

戴金邊眼鏡的維爾杜.亞伯拉罕拿着一疊厚厚的資料,就着不算太明亮的光芒,認真地做着閱讀,時不時用筆畫一個符號,記錄下感覺會有用處的內容。

他離開魯恩,前來羅思德羣島,主要目的是擺脫多裏安等家族成員的視線,安心地研究神祕學,尋找救回先祖伯特利.亞伯拉罕的有效辦法,或者說,降低那個儀式難度的可靠知識。

可是,半年多過去,他依舊沒有一點頭緒,似乎除了獵殺“詭法師”、“寄生者”和“祕法師”,再沒有別的選擇。

這讓維爾杜相當沮喪,但他又清醒地知道“0”級封印物有多麼危險,哪怕自己願意犧牲,也沒法真正地駕馭,難以保證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樣子。

而更爲重要的是,他根本找不到“詭法師”和“寄生者”,這都是以行蹤隱祕,風格奇詭著稱的聖者。

呼……維爾杜放下手中的那疊資料,近乎無聲地自語道:

“難道只能像多裏安他們一樣,寄希望於那位‘愚者’?”

想到“愚者”,維爾杜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因爲在拜亞姆城內宣傳“愚者”信仰的半巨人是越來越多,以至於他這個較少外出的人都有聽聞。

這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來到了“愚者”教會的總部附近。

若非羅思德羣島暗中流傳的神祕學知識多到超乎維爾杜的預料,而且很多都是亞伯拉罕家族都未曾掌握的,極爲有用的,他在月前就會離開拜亞姆,前往南大陸。

“不能再滯留了,儘快訂船票去東拜朗……”維爾杜剛在心裏做出決斷,就產生了一絲動搖,“多裏安和‘愚者’教會應該都想不到我就躲在他們總部可以輻射的區域內,羅塞爾大帝曾經說過,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猶豫中,維爾杜放好資料,熄滅壁燈,藉助窗外的月光,走向了臥室。

他房間的陽臺一角,突然有人影從黑暗裏躥出,躍過了圍欄。

這人影如同一根羽毛,輕飄飄沒有重量,從超過十米的高處落到地面時,竟沒有製造出一點動靜。

緊接着,人影沿街道陰暗處,一路潛行到海神教會附近,登上了鐘樓。

然後,“他”拿出紙筆,刷刷將今晚的監控情況書寫成報告,塞進了某個縫隙裏。

等到這人影離去,大概一刻鍾後,嗚的風聲突然在鐘樓上響起。

那報告被無形之手從縫隙裏抽了出來,在刮過這裏的大風裏,跌宕起伏地飛向了遠處,就如同一隻在黑夜裏展翅的蝙蝠。

沒過多久,這報告像是被綁上了石頭般驟然下墜,落到了從花園暗處伸出的一隻手掌上。

這隻手屬於風暴教會樞機主教阿爾傑.威爾遜。

他隨即展開報告,在夜色下認真地閱讀了起來,完全沒因光線不足產生困擾。

——哪怕在無光的深海,阿爾傑也能看清楚周圍的事物。

“維爾杜離開拜亞姆的想法越來越明確了……”阿爾傑微不可見地點了下頭,在心裏做出了總結。

這半年多來,他按照“愚者”先生的吩咐,一直監控着那位亞伯拉罕家族的成員,可始終沒發現對方有什麼較爲異常的舉動。

等到維爾杜從羅思德羣島離去,他的任務就算完成。

不過,阿爾傑並不想就這樣結束,他認爲自己還沒有做出足夠的貢獻,只是非常簡單地監控了一個沒什麼特殊的序列7。

——“隱者”已從“神祕女王”那裏拿到序列3非凡特性,並蒐集齊了相應的輔助材料,正在忙碌着準備儀式。這給了阿爾傑很大的心理壓力。當然,他在監控維爾杜之外,也遵循“愚者”先生的意圖做了不少事情,可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和“海神”的身份、位格、力量還有不小的差距。

有那麼一瞬間,阿爾傑想通過各種方式間接地逼迫維爾杜.亞伯拉罕,讓他主動地暴露出自身的問題,但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爲他無法確定“愚者”先生對那個目標抱有的是善意,還是惡意。

——之前白銀城、月城拋售非凡特性和魔藥配方時,阿爾傑有在塔羅會採購一些,用以培養獨立於風暴教會之外的,只忠於他的,藏在黑暗中的非凡者隊伍,監控維爾杜的人員就來源於此。

目前,這不到十個成員的小隊大部分都是序列9,只少量晉升爲了序列8。

至於阿爾傑購買非凡特性和魔藥配方的錢從哪裏來,答案非常簡單:

作爲統領一個教區的樞機主教,阿爾傑隨隨便便就能“省”下一筆錢給自己花,而之前那段時間裏,羅思德羣島上的礦藏、種植園、香料莊園和工廠都在以低於本身價值的價格拋售,只要有實力買進,隔上一陣就能大賺。

更爲重要的是,風暴教會總部也對白銀城、月城出售的非凡特性和魔藥配方有不小的興趣,提供了一大筆資金用於購買。至於經手人,毫無疑問是羅思德教區的樞機主教阿爾傑.威爾遜,而類似的過程中有些損耗是不可避免的,可以理解的。

收回思緒,阿爾傑決定通過自己的影子衛士在拜亞姆的部分非凡者圈子裏出售一些神祕學知識,以此釣住維爾杜.亞伯拉罕,能拖延對方多久就儘量拖延。

“主要原因在於白銀城的傳教嚇到了那位先生……”阿爾傑搖了搖頭,在心裏自語了一句。

他旋即毀掉手中的報告,走回了教堂內部。

…………

天剛亮起,一位青年走出旅館,悠閒地欣賞着拜亞姆的清晨風景。

他剛從一個小販手中買下用果實外殼裝着的“特亞納”飲料,突然就感覺身旁出現了一大片陰影。

這青年轉過腦袋,一點點往上看去,發現有位接近兩米五的半巨人走了過來。

“這位先生,能佔用一下您的時間嗎?我想給您講一講我們的道標和救主,‘愚者’先生。”這半巨人彎下腰背,努力讓自己的笑容顯得和藹。

那青年喝了口“特亞納”,指着旁邊,微笑點頭道:

“好,但不要在這裏。”

他隨即走到了不阻擋別人的地方,而那看起來極具壓迫感的半巨人也溫和地跟了過去。

“你可以講了。”那青年完全沒掩飾自己的好奇。

身高體壯的半巨人表情一下變得肅穆:

“我主自稱‘愚者’,在過去,在現在,也在未來,他是支配靈界的偉大主宰,也是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更是每個生靈追求永恆的道標。

“我主居於現實和靈界之上,仁慈灑滿了天國和大地,祂的座旁共有六位天使侍立……

“‘水銀天使’是命運的化身,是我主最寵愛的天使;‘死亡天使’是跟隨我主最久的存在,是冥界的執政官;‘救贖天使’是我主的號角,是祂神諭的傳達者;‘生命天使’是智慧的結晶,是每個人體內永不磨滅的靈性。”

聽到這裏,那青年笑了一聲:

“你們的主真是厲害啊,竟然有這麼多稱號天使侍奉。”

“不止。”半巨人溫和迴應道,“主的神座旁邊還有‘懲戒天使’,祂是主的雷霆,主的怒火,主的手掌,是所有墮落者和不潔者的審判官及處刑人。

“和‘懲戒天使’相對的是‘時之天使’,祂是古老年代裏的‘王’,最終臣服於我主,爲祂敲擊天國之鐘。”

“厲害,厲害。”那青年由衷地讚歎道。

聽到這樣的迴應,那位半巨人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然後用儘量簡潔的話語描述起了“愚者”先生降下的種種神蹟,末了道:

“已經過去一刻鍾,就不浪費您的時間了,如果您感興趣,可以到菲利普斯街16號的‘愚者’教堂做更多的瞭解,這是我們在拜亞姆城中最大的教堂,呵呵,其他還在規劃中。”

那青年點了點頭:

“如果我有空閒,會去看一看的。”

目送半巨人轉身遠去後,這青年微笑着從衣兜裏掏出了一塊水晶磨成的單片眼鏡,將它戴到了右眼位置。

…………

半巨人一路回到了家餐廳,換上了廚師服。

“巴德爾,你又去傳教了?”餐廳老闆笑着問了一句。

當初行業協會推薦這個半巨人來學習廚藝時,他還比較抗拒,總覺得對方隨便甩一下胳膊就能弄死自己,並且也不像是有廚藝天賦的人。

可現在,他對巴德爾非常滿意,這半巨人不僅老實,聽話,能吃苦,而且有很強的威懾力,讓街上的惡棍們不敢再打餐廳的主意。

唯一的問題在於,巴德爾每天早上會外出一次,宣揚“愚者”信仰。

當然,由於這不在工作時間內,餐廳老闆沒法說什麼,也不介意。

巴德爾憨厚地笑了笑,走入後廚,對來投奔自己的月城好友波恩道:

“今天可以教你怎麼做烤魚了。”

波恩看起來較爲正常,只是兩隻眼睛一上一下顯得彆扭,屬於畸形不太嚴重,有勇氣和外界人交流的那種月城人,他聞言點了點頭:

“我等下得先做個禱告。‘愚者’先生降下神諭,讓所有月城人在今天早上九點向祂許願,希望不再有畸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