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處理

注視了下方甲板一陣,嘉德麗雅離開船長室,步行至艙房入口,等到了提着一桶無酒精啤酒進來的弗蘭克.李。

“船長,要來一杯嗎?”弗蘭克單手就舉起了那一大桶啤酒。

嘉德麗雅堅定地搖了下頭,狀似閒聊般問道:

“這又是仁慈母親的意志?”

“不。”弗蘭克相當認真地說道,“我只是覺得長期喝加了改良型鎮靜劑的烈酒對身體還是有點不好,希望他們能接受這種喝起來有酒味,實際沒有酒精的飲料,當然,這只是初步的成果,還不涉及烈酒,畢竟它不能利用蒸餾來提升口感。”

嘉德麗雅一時竟不知該怎麼接下一句話,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沉重眼鏡,默然了兩秒才道:

“你有聽見過仁慈母親的聲音,獲得神啓嗎?”

“沒有。”弗蘭克一點也不在意地搖了搖頭。

呼……嘉德麗雅暗自鬆了口氣。

這時,弗蘭克隨口補充道:

“仁慈母親的意志在小麥結穗中,在奶牛產奶中,在蘑菇生長中,在大自然的每個角落每件事情中,不需要神啓就能感受到。”

嘉德麗雅的目光瞬間投向了弗蘭克的眼睛,從中沒找到一點瘋狂,只有純粹。

她沒再多說,微微點頭,往前走去,越過弗蘭克.李,來到了甲板上。

專注地看了好幾分鍾海景,嘉德麗雅回到船長室,鋪開信紙,提筆寫道:

“不知道你對弗蘭克的表現有什麼想法?他自稱沒有獲得神啓,認爲仁慈母親的意志藏在大自然的每個地方。”

這是寫給格爾曼.斯帕羅的信件。嘉德麗雅相信,只是這麼一個問題加一句補充,就能讓對方明白自己究竟想說什麼。

摺好信紙,她拿出一枚金幣,開始召喚那可怕的信使。

…………

剛開完塔羅會,“隱者”女士就給我寫信……應該不是“隱匿賢者”相關事情的資料,沒那麼快……克萊恩正乘坐一艘輪船,在塔索克河上旅行。

套着黑色長袍的他從信使小姐口中接過信紙,展開了過來,一眼就閱讀完了所有內容。

這……克萊恩的眉頭頓時微微皺起。

或許是因爲弗蘭克平時表現得已經足夠危險足夠“瘋狂”,他之前竟忽視了這位“德魯伊”被“墮落母神”影響的可能。

弗蘭克曾經因爲禁忌實驗被大地教會送上審判庭,之後還被通緝……如果“大地母神”還未被侵蝕,大地教會的運轉還比較正常,那就可以說明他們認爲弗蘭克是有問題的……不過,若是證據確鑿,上了審判庭的弗蘭克應該是沒有機會活下來的……克萊恩思緒電轉,試圖根據自己對弗蘭克的瞭解找出線索。

“相關的動作上沒有問題,禱告的姿勢和平時的讚美手勢是不一樣的,就像黑夜教會的非凡者祈禱時,也不會在胸口順時針點四下畫繁星,最多作爲收尾動作……

“除了這個小問題沒問題,弗蘭克哪裏都有問題,簡直就像是‘墮落母神’養大的孩子……”一個個念頭閃過間,克萊恩有了兩個彼此矛盾的猜測:

要麼弗蘭克受到的污染很隱蔽,讓大地教會的審判庭都無法確定,要麼他根本就沒被“墮落母神”影響,純粹是自己腦子有問題,以至於看起來像是邪神的眷者。

而不管是哪一個猜測,克萊恩都認爲後續的發展不是太好。

他記得很清楚,弗蘭克的蘑菇實驗有突破性進展是因爲配備了一個信仰“原始月亮”的助手,而“原始月亮”是“墮落母神”其中一個化身。

也就是說,從那之後,不管弗蘭克之前有沒有問題,都很可能進入了“墮落母神”的視線。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當然,不排除弗蘭克太過瘋狂,導致‘墮落母神’主動移開了視線的可能……”克萊恩苦中作樂地嘀咕了一句。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外神的恐怖和強大絕非半神可以理解。

克萊恩甚至懷疑,若非太過激烈的應對會破壞神靈們的錨,讓祂們瘋狂地攻擊彼此,導致非凡特性進一步聚合,讓最初甦醒過來,外神們說不定已經直接毀掉太陽,破壞這個世界的生態平衡——奈何不了原初的屏障,還奈何不了屏障外的一顆恆星?

有的時候,克萊恩都在想,天文學上觀察到的太陽究竟是不是真的太陽,說不定只是“永恆烈陽”把自己掛在了那裏。

“弗蘭克目前爲止發明的那些蘑菇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我都拿到灰霧之上做過處理了……而且,白銀城和月城的居民也沒表現出任何異常,嗯,他們離開神棄之地後,因爲缺乏怪物屍體且有充足食物,已經放棄了種植蘑菇……加大監測的力度!”克萊恩越想越是後怕。

若非“墮落母神”能滲透入原初屏障的力量還極爲有限,克萊恩懷疑“褻瀆之牌”和蘑菇這兩件事情已經導致自己被污染,“源堡”不知不覺易主。

——這都是長期放在灰霧之上,且沒做什麼特殊封印的事物。

比起張揚肆意的“慾望母樹”,一直都顯得極爲低調的“墮落母神”可怕程度簡直高了不止一個層次!

“門”先生和大帝都無聲無息被祂侵蝕了。

“不愧是失去兩條非凡途徑和一份源質都能站在外神頂端的存在……”克萊恩暗自感嘆了一聲,拿出紙筆,準備書寫給“隱者”嘉德麗雅的回信。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信使小姐一直等在旁邊,沒有迴歸靈界,那四個腦袋的八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你對弗蘭克有什麼看法?”克萊恩猶豫了下,開口問道,“我是說,綽號之外的。”

蕾妮特.緹尼科爾那四個金髮紅眼的腦袋依次說道:

“只是……”“像……”“外神……”“養子……”

也就是說,弗蘭克之前確實沒被“墮落母神”影響,純粹是自己腦子有問題……克萊恩長長地舒了口氣。

他接着問道:

“那現在呢?”

因爲每次弗蘭克.李給格爾曼.斯帕羅寫信,都會召喚蕾妮特.緹尼科爾,所以,克萊恩認爲位格很高的信使小姐對蘑菇大王的狀態有較爲清晰和準確的把握。

“我……”“也……”“不……”“知道……”蕾妮特.緹尼科爾四個腦袋相繼回答道。

接着,祂又補充了一句:

“身體……”“暫時……”“未……”“被污染……”

意思是,精神有沒有被影響就無從分辨了?也是,弗蘭克除了層次不高,平時表現得比我更像邪神本尊……克萊恩吐槽了一句,拿出一枚金幣,錚地彈了起來。

藉助這個媒介,他迅速進入了“夢境占卜”的狀態。

與此同時,他也做好了引動“源堡”,隔斷外神注視的準備。

一幕幕畫面閃過,克萊恩看見了好幾種未來。

嗯,目前最大的隱患是那個“原始月亮”信徒,必須將他和弗蘭克隔開,否則事情會變得非常麻煩和危險……弗蘭克若是在未來不接觸到“墮落母神”相關的任何事物,也沒晉升半神,基本沒什麼問題……這兩個條件如果只單獨滿足一個,意外發生的概率會大增,若同時滿足,我完全看不到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克萊恩清醒過來,對剛纔占卜的結果做出了解讀。

或許是由於弗蘭克本身的層次太低,受到的影響也不深,克萊恩的占卜還算順利,沒遭遇危險。

呼……他無聲吐了口氣,啪地接住了那枚金幣。

然後,他發現信使小姐那八隻紅色的眼睛正專注地看着自己掌中的金幣。

克萊恩動了下眉毛,表示出了自己的疑惑。

“它……”“具備……”“源堡……”“氣息……”蕾妮特.緹尼科爾那四個金髮紅眼的腦袋上下擺動道。

這是我經常用來占卜的五枚金幣之一,已經侵染上“源堡”的氣息了?這樣一來,它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神奇物品了,只是效果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減退……克萊恩仔細看了看掌中的金幣,依靠靈性直覺做出了大致的判斷。

這金幣能提高占卜的準確性,增強使用者對抗幹擾的能力。

對克萊恩來說,這也算是意外之喜,決定以後常用金幣的本體,而不是它的歷史投影。

收回金幣,克萊恩給“隱者”女士寫了封回信,通過蕾妮特.緹尼科爾交給了對方。

…………

又給了格爾曼.斯帕羅的信使一枚金幣後,“星之上將”嘉德麗雅展開紙張,飛快瀏覽了一遍書信。

看完之後,她莫名覺得自己的肩膀上多了點沉甸甸的東西。

沒有任何的耽擱,嘉德麗雅抽出另外一張信紙,落筆寫道:

“尊敬的女王陛下:

“我夢見您已經找到了那座原始島嶼,並順利返航……

“那位大帝後裔的狀況越來越糟糕了,再繼續待在‘未來號’上,我懷疑他會瘋掉,如果您不介意,我想把他送到您那邊。

“需要注意的是,他雖然聲稱自己不再信仰‘原始月亮’,但沒人能證實這一點。

“……

“我現在最大的困擾是,難以得到‘預言大師’的主材料……如果您已經返回,我希望找個時間將‘許願神燈’還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