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發展大計

聽完白銀城居民們的願望,克萊恩腦海裏瞬間浮現出了一個念頭:

“怎麼都和吃的有關……”

“倒吊人”阿爾傑想了想,對“太陽”戴裏克道:

“你們完全可以讓有這種想法的人到拜亞姆加入行業工會,通過他們尋找合適的老師,也可以直接邀請有這方面特長的人到新白銀城教學,給予豐厚的報酬。

“當然,前提是,你們必須儘快讓居民們掌握羅思德羣島的通用語言,在這個基礎上,魯恩語、古弗薩克語、都坦語也可以提上日程。”

等“倒吊人”說完,“隱者”嘉德麗雅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除了組織傭兵隊伍,你們也可以嘗試應聘羅思德羣島各大城市的公共職位,負責處理超凡事件。”

雖然羅思德羣島政府和“海神”教會從白銀城、月城得到了一批非凡特性和相應的魔藥配方,但短時間內也沒法培養出足夠的非凡者——序列9相對還好,挑選心理、精神和身體都還不錯的人來服食魔藥,遇到失控和瘋狂的概率其實很小,再往上走,扮演未必成功,扮演也需要時間。

這種情況下,白銀城居民只要能成爲官方勢力的一員,事後應該也不至於擔心失業。

當然,羅思德羣島政府肯定會控制入職者的數量,白銀城沒法通過這條途徑完全解決大家的就業問題。

對於“隱者”女士的這個建議,克萊恩相當贊同,而且認爲有必要給達尼茲神諭,讓羅思德羣島政府和“海神教會”在一定範圍內增加屬於官方的非凡者數量。

這不是爲了幫白銀城居民和月城部分非畸形者找工作,而是應對末日將近,外神侵蝕加深,超凡事件出現頻率逐漸變高的必需。

此時,“隱者”嘉德麗雅看了“正義”小姐一眼,繼續對“太陽”戴裏克道:

“你們現在應該掌握着很大一筆流動資金,可以嘗試着投資羅思德羣島的礦場、香料莊園、種植園,購買肥沃的的土地和出產豐富的林場,它們現在都很便宜,嗯,雖然風暴教會依舊能影響羣島,雖然新政府承諾保護外國人在本地的產業,但依舊有大量的魯恩人、弗薩克人、因蒂斯人缺乏信心,想盡快變賣產業回國。”

那位叫做達尼茲的神使最近就買了一座香料莊園……戴裏克回想之前的聽聞,頓時一陣恍然。

“隱者”嘉德麗雅的這個建議給了其他人靈感,“正義”奧黛麗當即補充道:

“你們去談判的時候,最好請幾位專業的律師,要不然很容易被騙,唔,如果認爲有必要,可以將城內的‘精神分析師’也帶上。

“還有,你們背靠一箇中等規模的港口,可以發展相應的經濟……

“針對羅思德羣島政府和‘海神’教會的官方非凡者都缺乏足夠常識的情況,你們可以在新白銀城的通識學校開設面向外來者的收費課程,唔,把和正神教會容易起衝突的部分知識刪掉……

“連通新白銀城和其他城市的鐵路必須儘快修建好……”

“太陽”戴裏克聽得一愣一愣,忙舉了下手道:

“抱歉,我需要把剛纔說的先記下來。”

忘記他沒有經濟學方面的基礎了……“正義”奧黛麗小小地反省了一下,閉上嘴巴,微笑示意小“太陽”向“愚者”先生尋求幫助。

等戴裏克具現出紙筆,記下了之前的那些建議,“正義”奧黛麗、“月亮”埃姆林、“星星”倫納德等塔羅會成員你一言我一語地給出了自己的想法,並反駁起彼此不太成熟不夠切合實際的那些提議。

這樣熱烈的場面持續了近兩刻鐘才結束,“太陽”戴裏克看着面前那疊不算厚但也不算薄的紙張,難以遏制地露出了笑容。

他彷彿已經看見了白銀城美好的未來。

坐在斑駁長桌最上首的“愚者”克萊恩卻莫名唏噓,心情沉重了不少:

如果不去想十幾年後就是末日,剛纔討論裏充滿光明前景的白銀城確實讓人欣慰。

可是,末日的到來不會因人類的意志而轉移,聖者和天使也不行。

收回看面前紙張的目光,戴裏克斟酌了下又道:

“我們已修建好屬於‘愚者’先生的神廟與教堂,想向羣島各個城市傳教,這需要注意什麼?”

“倒吊人”阿爾傑微皺眉頭道:

“你們編寫出聖典了嗎?設計好彌撒的流程和祈禱的細節了嗎?”

“嗯。”“太陽”戴裏克重重點頭道。

那都是根據“愚者”先生展現的神蹟和戴裏克本身的瞭解,結合之前那位造物主遺留的宗教典籍改出來的,而且,白銀城也向“愚者”禱告,說明過這件事情了,祂的態度是默許。

“教會的內部體系構建好了嗎?”阿爾傑繼續問道。

戴裏克下意識看了眼被層層灰白霧氣籠罩着的“愚者”先生,回過頭來道:

“目前是模仿其他教會的內部體系,由我們‘六人議事團’的首席兼任大主教,並任命了一批有傳教熱情的居民爲主教和牧師。”

至於說教會內部處理超凡事件的機構,白銀城並沒有設立,因爲他們大部分人都是非凡者,而且平時也有相應的組織。

“倒吊人”阿爾傑見“愚者”先生沒有反對,也沒有贊同,若有所思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教導慾望,微微點頭道:

“可以先試着這麼做。”

他頓了一下又道:

“但要注意兩點,一是不要宣揚其他教會的不好,免得造成衝突,二是尊重現在的神使,在‘愚者’先生沒有任命教會首領的情況下,神使就是神靈的代行者。”

三是不要以騷擾的方式傳教……而且,我對白銀城那些主教牧師們的口才深表懷疑,得讓達尼茲找專業人士做下培訓……安靜旁聽的“愚者”克萊恩在心裏咕噥了兩句。

他對白銀城編寫的聖典不發表意見是因爲這事有點尷尬,可若是在某些描述上反對,又會有損“愚者”的形象。

想到這裏,克萊恩忍不住又腹誹了幾句:

“也許哪一天,威爾.昂賽汀看到‘愚者’教會的聖典,會驚訝地脫口而出:我什麼時候成‘愚者’座下的天使了?

“然後,倫納德的老爺爺、醒來的阿茲克先生、努力恢復的信使小姐會跟着說:什麼,我也是?”

交流完白銀城和月城相關的事情,“隱者”嘉德麗雅不是太抱有期待地環顧了一圈道:

“你們誰有‘窺祕人’途徑序列3的非凡特性?”

她消化完“神祕學家”魔藥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可只是從摩斯苦修會得到了“預言大師”的魔藥配方,距離拿到非凡特性或者說主材料還很遠很遠。

——雖然她是摩斯苦修會十支柱的一員,但序列途徑越往上走,相應的資源肯定越珍貴,哪怕這麼一個古老的組織,也不能任意地揮霍,而且,嘉德麗雅出身“黎明號”,受“隱匿賢者”的影響又較少,在摩斯苦修會內部不是那麼被信任。

對於用“命運之蛇”血液晉升爲“神祕學家”,且早早消化完了魔藥的嘉德麗雅來說,序列3本該是相對輕鬆的一處關隘,可卻被材料卡住,幾年,甚至十幾年都未必有希望。

所以,她不得不在塔羅會上尋求幫助。

“太陽”戴裏克回想了下白銀城擁有的那些半神特性,緩慢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嘶啞笑道:

“我建議你直接問‘神祕女王’。”

貝爾納黛已成爲序列2的天使,如果體內有多餘的“預言大師”非凡特性,可以嘗試着分離出來。

當然,克萊恩不能肯定“神祕女王”服食的那份“賢者”魔藥有包含前置的序列3、序列4。

問女王?“隱者”嘉德麗雅從“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回答中品出了一些端倪,懷疑女王身上發生了一些事情。

“好。”她控制住了自己追問的衝動。

克萊恩繼續操縱“世界”,對“隱者”女士道:

“我有個長期委託:幫我搜集‘隱匿賢者’突然活過來的各方面資料。

“相應的報酬你可以現在提,也可以等將來有需要了再說。”

克萊恩對這件事情始終有些疑惑,雖然這確實可以描述成“唯一性”的突然活化,但該活化的應該早就活化了。

“隱者”嘉德麗雅思索了一下道:

“沒問題。”

又交流了一陣,本次塔羅聚會結束,成員們各自返回了現實世界。

“未來號”的船長室內,嘉德麗雅推了推鼻樑上架着的沉重眼鏡,思考起給女王的信該怎麼寫。

這個過程中,她漫步到了窗邊,看見弗蘭克.李在給船員們推銷他用海底微生物釀造出來的無酒精火山啤酒。

真有行動力啊……嘉德麗雅剛感嘆了一句,忽然皺起了眉頭。

“剛纔的塔羅會上,‘愚者’先生說‘耕種者’和‘月亮’是較爲特殊的兩條途徑,來自星空,易受污染,聽到不知是真是假的神啓。

“弗蘭克正是“耕種者”途徑的非凡者……

“而且,他曾經抱怨過大地教會沒能理解仁慈母親的真正意志……”嘉德麗雅被厚重鏡片擋住的眼睛頓時微微眯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