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遇事不決先拖延

聽到“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問題,塔羅會其餘成員總共出現了三種反應:

“這是誰?我似乎聽過……他是四王之一?”

“這是誰?我怎麼沒聽過……”

“唔,我又忘記詢問心理鍊金會相關的事情了,剛纔還打算以更加委婉的方式尋求一些建議……”

第一種反應源於“倒吊人”阿爾傑、“隱者”嘉德麗雅和在海上生活過一段時間的“魔術師”佛爾思,第二種反應來自“星星”倫納德、“月亮”埃姆林、“審判”休和“太陽”戴裏克,第三種反應則獨屬於“正義”奧黛麗。

見沒人給予回答,“世界”格爾曼.斯帕羅並未進一步詢問,他的主要目的其實是藉此提醒“正義”小姐,讓她將可以繞過承諾的事情拿出來討論一下。

當然,如果“正義”小姐向“愚者”先生尋求幫助,克萊恩也會利用“嫁接”,將她潛意識內那個承諾形成的約束與紙人短暫連接在一起,給她一段可以隨意講述的時間。

這同樣也是“紙人替身”的一種高層次應用,以克萊恩目前的位格,只有在“源堡”內,才能輕鬆辦到,若是身處現實世界,則必須依靠輪值灰霧之上的“靈之蟲”操縱那塊“幕布”,給予響應。

此時,“正義”奧黛麗想了想道:

“你們還記得我曾經追尋心靈巨龍的蹤跡,去了一個有巨龍崇拜風俗的地方嗎?”

“倒吊人”阿爾傑、“隱者”嘉德麗雅等人紛紛點頭,只有“星星”倫納德和“審判”休表示自己未曾聽過這件事情。

——因爲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魔術師”佛爾思最初給“審判”休普及“常識”時,並未提及,而後來,她被“空想天使”亞當嚇到,在現實世界已很少討論塔羅會上分享的各種隱祕。

奧黛麗斟酌了一下,繼續說道:

“這過去差不多已經兩年,某個對我不是太信任的隱祕組織突然又提及此事,委託我做進一步的調查,說是對我的一次考察。他們有什麼目的?”

她不認爲這是一個巧合。

“月亮”埃姆林初步緩了過來,笑了一聲道:

“這應該是一個試探。”

於他而言,自己距離序列1“美神”還有很遠很遠,也沒有轉到“耕種者”途徑的想法,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內不需要去煩惱相應的問題,沒必要太過憂慮。

埃姆林都能說出“試探”這個單詞,真是成長了不少啊……當然,這也是因爲血族對他做了太多類似的事情,每次都要麻煩“倒吊人”先生說一句“這是試探”……“愚者”克萊恩對埃姆林的回答深表滿意。

當然,他並不認爲這個答案是正確的,只是覺得埃姆林能想到這個層次已經相當不錯了。

“正義”奧黛麗不是太認同地說道:

“我懷疑他們已經知道我有問題,甚至知道我的問題在哪裏,牽涉了哪個勢力,沒必要再做試探。”

從“伊甸園”離開後,她想了很多,記起“世界”先生曾經說過“黃昏隱士會”想要一場席捲全世界的戰爭。

根據當前情況來看,這個目的在過去的一年已經達成。

也就是說,“黃昏隱士會”或者“空想天使”亞當肯定已藉此攫取了不少好處,有了相應的成長。

而在此之前,“愚者”先生提示,亞當距離神位更近了。

綜合這些信息,奧黛麗初步判斷“空想天使”亞當有不小概率已登臨神座,成爲了序列0的“空想家”。

就算還沒有,也差不多了!

這樣一位執掌心靈領域的神靈如果將目光投來,奧黛麗不認爲自己的祕密能有多少隱藏得住。

她目前只能一方面寬慰自己那位黃昏隱士會的首領,心理鍊金會的幕後主導者還不至於太過看重一位序列4的“操縱師”,一方面通過各種準備來應對可能到來的“意外”。

“或許,那個組織想試探的是我們塔羅會究竟有多少成員,各自是什麼身份。”“月亮”埃姆林循着自己的思路,微笑迴應道。

“正義”奧黛麗想了想,輕輕點頭:

“不排除這個可能。”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動作不明顯地看了斑駁長桌最上首一眼,發現“愚者”先生只是悠然旁聽,沒有給予正確答案的想法。

這讓她心裏安穩了不少,同時也默默決定要更加小心更加謹慎,不能一步步走到了序列4還不能獨自解決一些問題。

——在任何一個正神教會或隱祕組織內,序列4都是可以主導一方的強人。

這時,聽完他們對話的“倒吊人”阿爾傑提出了一個全新的可能:

“如果那個隱祕組織確實對你不太信任,那他們做考察也許只是一個藉口,主要目的是通過你,與我們塔羅會,與‘愚者’先生進行一些合作。”

他不知道“正義”小姐爲什麼不直接提心理鍊金會,只能謹慎地配合對方用代指。

唔……這就等於我成了塔羅會駐心理鍊金會大使?“正義”奧黛麗微微頷首道:

“也有這樣的可能。

“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

“倒吊人”阿爾傑想了想道:

“先拖延。”

好辦法……“魔術師”佛爾思和“月亮”埃姆林相繼在心裏表示了贊同。

阿爾傑給出總體策略後,詳細補充道:

“先拖延去那個地方的時間,不到最後一刻都找藉口不去。

“到了那個地方,先從外圍區域查起,以謹慎爲藉口,放慢調查的速度。

“等到實在拖延不下去,可以在某些事情上故意出現疏漏,製造一定的動靜,讓那條心靈巨龍提前察覺,消除痕跡。

“那個隱祕組織如果真有什麼額外的目的,你拖得越久,他們越是坐不住,而他們一急躁,就會暴露問題。”

“隱者”嘉德麗雅聽得點了下頭:

“這是當前最合適的應對。”

“我明白了,謝謝大家。”“正義”奧黛麗也覺得“倒吊人”先生的建議符合自己的想法。

不過,在某件事情上,她沒有拖延,當即轉頭,望向斑駁長桌最上首,行了一禮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空想天使’亞當是否已晉升序列0?”

不錯,能認知到這一點……“愚者”克萊恩後靠住椅背,低笑了一聲道:

“直至末日將近,祂終於邁出了這一步。”

“伊甸園”體現出來的層次讓他幾乎可以確定亞當已成“空想家”。

“空想天使”亞當成神了?這個消息頓時迴盪在了“太陽”戴裏克等人腦海中,久久無法平息。

果然……“正義”奧黛麗抿了抿嘴脣,道了聲謝,然後問道:

“我需要爲這個答案付出什麼報酬?”

“愚者”克萊恩環顧了一圈道:

“不用。

“這是一個提醒。”

這個話題結束後,因爲塔羅會大部分成員還沉浸在亞當已成爲真神的衝擊中,一時無人說話。

隔了幾秒,“太陽”戴裏克左右各看了一眼,試探着問道:

“白銀城已開墾好了周圍的田地,種下了小麥等作物,但豐收無法立刻到來,我想知道,我們能做些什麼來賺取金鎊,購買物資?”

初期的援助後,“海神”教會和羅思德羣島政府停止了免費的幫助,畢竟他們的經濟實力也相當有限,面對這種狀況,白銀城和月城各自拋售了一批非凡特性和怪物皮革,換取到了大量資金,可以用來購買各種物資。

但在神棄之地入口已關閉的情況下,非凡特性和怪物皮革都無法再得到有效補充,白銀城和月城也不可能放棄武力,大量賣出戰略資源,荒廢對後代的培養,所以,一旦現有的金鎊、黃金、珠寶等物品消耗完,他們將毫無疑問地陷入困境。

爲此,“六人議事團”最近一直在苦惱怎麼從外界賺取金鎊,怎麼建立一個穩固的經濟體系,這有些超越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白銀城和月城之前給的那批非凡特性主要被“海神”教會和羅思德羣島政府買了下來,用以建立屬於自身的官方非凡者勢力,畢竟破壞需要的非凡者數量和穩固統治一個區域需要的非凡者數量完全不在一個層級上。

另外,整個羅思德羣島目前只有“海神”卡維圖瓦和風暴教會樞機主教阿爾傑.威爾遜是半神,這對一個新政權來說,略有點不夠,尤其風暴教會和“海神”教會並非盟友。

聽完小“太陽”的求助,塔羅會其餘成員開始認真地思考白銀城和月城居民能做什麼工作。

“正義”奧黛麗想了想道:

“你們最擅長什麼?”

“戰鬥。”“太陽”戴裏克回答得一點也不猶豫。

“倒吊人”阿爾傑聞言,微微點頭道:

“雖然世界大戰已經結束,但南大陸的殖民秩序並未得到有效恢復,那裏依舊很混亂,時不時有小規模的戰爭爆發。你們可以嘗試着組建兩到三支傭兵隊伍,接受任何勢力的僱傭。”

軍事承包商……克萊恩在心裏給出了一個更現代化的名稱。

“這是一個好辦法。”戴裏克聽得眼睛一亮。

“倒吊人”阿爾傑隨即又問道:

“戰鬥是生存的本能,除了這個,你們還有想做的事情嗎?”

“太陽”戴裏克略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不少人希望做廚師、釀酒師,希望去糖果工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