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特殊的六條途徑

“愚者”克萊恩緩慢環顧了一圈,沒像大家期待的那樣解釋,反倒收起嘆息,笑着提出了一個問題:

“你們認爲二十二條非凡途徑的源頭在哪裏?”

這是神祕學最核心的三個問題之一,從來沒有公認的答案。每個流派都有自身的理論,誰也說服不了誰。

“隱者”嘉德麗雅斟酌了一下回答道:

“世界的本質是知識,知識的本質是數,人類是數,二十二條途徑的非凡特性也是數,萬物皆數,從誕生就是這樣。”

她給出的是摩斯苦修會的理論,但這不等於她本身的觀點。

“七大教會都認爲非凡特性來源於最初那位造物主,祂化身萬物,包括神靈、人類、大海、陸地和非凡特性。”“星星”倫納德簡單描述道,“當然,這是對執事及以上人員才會做的說明,序列6之下的官方非凡者並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然後,他看了“月亮”埃姆林一眼道:

“生命學派認爲世界分爲三層,物質世界、靈魂世界和絕對理性世界,非凡特性就是絕對理性世界某些事物在物質世界、靈魂世界的投影,所以,特性不滅,只會重組。”

現在看來,生命學派宣揚的絕對理性世界可能是指以那條“命運之河”爲代表的事物……“愚者”克萊恩想到了威爾.昂賽汀,但依舊保持沉默,沒打斷塔羅會成員們的交流。

“月亮”埃姆林回看了“星星”一眼道:

“作爲第二紀的主宰之一,我們血族相信,非凡特性確實源自最初那位造物主,然後不同的特性累積,誕生了古神,古神們則創造了不同的種族。”

這是血族對第一紀的解釋,而“月亮”埃姆林對此已有一定的懷疑,畢竟他在塔羅會上接觸到了許多隱祕。

“倒吊人”阿爾傑微微點頭道:

“非凡特性的起源雖然有很多種解釋,但大部分都指向最初的創造者,正神教會是這樣,極光會是這樣,白銀城也是這樣。”

“也就是說,非凡特性源自最初造物主是比較一致的認知?”“正義”奧黛麗若有所思地問道。

心理鍊金會主要是研究心靈世界和集體潛意識大海,對非凡特性的起源缺乏完整的理論解釋。

“差不多是這樣。”“倒吊人”阿爾傑沒有掩飾自己的觀點。

就在這時,“愚者”克萊恩略帶嘆息地說道:

“並不全部。”

他未做長篇大論,只是給出了一個相對模糊的答案。

並不全部……“愚者”先生的意思是,非凡特性確實源自最初那位造物主,但並非全部,其中有少量屬於特例?這就是“耕種者”和“月亮”途徑存在特殊的原因?“倒吊人”阿爾傑瞬間想到了很多,一下把握到了問題的實質。

因爲事情與自己無關,“魔術師”佛爾思一直悠然旁聽,此時頗感好奇地問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您的意思似乎是絕大多數非凡特性都源於最初那位造物主,而‘耕種者’和‘月亮’這兩條途徑例外,那它們來自哪裏?”

“愚者”克萊恩相當簡潔地說道:

“星空。”

“星空”……“月亮”埃姆林聽得悚然一驚,發現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得更加嚴重。

——塔羅會內部已分享過地底的污染和星空的危險,所有成員都知道這兩個概念僅是瞭解都會遭受侵蝕。

“正義”奧黛麗、“隱者”嘉德麗雅等人互相看了看對方時,“愚者”克萊恩保持着那種略帶嘆息的口吻,補充了一句:

“不止這兩條。”

他和七光一直都保持着交流,已確定二十二條非凡途徑裏屬於外神的共六條。

“尊敬的‘愚者’先生,還有哪些來自‘星空’?”“正義”奧黛麗習慣性舉了下手,又戒備又好奇地問道。

“愚者”克萊恩言簡意賅地迴應道:

“‘囚犯’、‘罪犯’、‘律師’、‘仲裁人’。”

前兩條源於“慾望母樹”,後兩條加“失序之國”都來自“混沌之子”。

——混沌孕育秩序,而秩序自帶陰影。

“仲裁人”……“魔術師”佛爾思愕然轉頭,看了“審判”休一眼。

她剛剛還覺得這件事情和自己沒什麼關係,可以只旁觀,不擔憂,誰知,火一下就燒到了她家門口。

“審判”休微皺眉頭,望向青銅長桌最上首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平時沒感覺到有什麼異常,也從未得到過神啓,嗯,來自您之外的。”

“愚者”克萊恩笑了笑道:

“‘仲裁人’和‘律師’相對較好。”

據他瞭解,“混沌之子”對“仲裁人”和“律師”兩條途徑的影響並不深,和“墮落母神”之於“月亮”、“耕種者”,“慾望母樹”之於“罪犯”、“囚犯”完全沒法比,這位外神安靜的就像失蹤了一樣。

“魔術師”佛爾思和“審判”休暗自鬆了口氣,同時,也對未來多了幾分戒備。

見“愚者”先生不做過多解釋,“月亮”埃姆林理了下思緒道:

“‘耕種者’和‘月亮’途徑的特殊來自‘星空’,感知到的神啓很有可能是一種污染?”

“倒吊人”阿爾傑看了眼斑駁長桌最上首的“愚者”先生,見祂沒有開口的意思,遂點了下頭道:

“大概是這樣。”

這是對我的考驗啊……“月亮”埃姆林暗歎一聲,轉而說道:

“我已掌握‘耕種者’和‘月亮’兩條途徑的高序列魔藥名稱,對其中兩個有些不解。”

成爲血族伯爵和大地教會高級執事後,他獲得了相應的權限,可以查閱不少過去無法接觸到的資料。

見塔羅會其餘成員都望了過來,“世界”格爾曼.斯帕羅更是擡手捏了捏下巴,埃姆林思索着說道:

“‘月亮’途徑的序列3叫‘召喚大師’,序列2叫‘創生者’,序列1叫‘美神’;‘耕種者’途徑的序列3叫‘擡棺人’,序列2叫‘荒蕪主母’,序列1叫‘自然行者’。

“我比較不解的是,‘美神’和‘荒蕪主母’這兩個魔藥名稱都有一定的性別指向,你們,有什麼看法?”

“……”一時之間,塔羅會其餘成員無人開口,你看我,我看你,相繼想到了一個可能。

隔了幾秒,“正義”奧黛麗控制住眼神,斟酌着語氣道:

“我記得‘刺客’途徑的序列7叫做‘女巫’,服用這份魔藥的刺客最後都變成了女巫。”

……這是,對我的,考驗……埃姆林嘴脣微動,沒能說出話來。

他看到魔藥名稱的時候,其實已經有了一定的預感,只是不太願意接受,希望能在塔羅會上得到另外的解釋。

放心,你大概率成不了天使,就算真的可以,也沒機會做“美神”……克萊恩在心裏嘀咕了幾句,但沒將這“安慰”的話語說出口。

場面一時有些沉靜,“星星”倫納德咳了一聲,主動開口道:

“我分享一些事情。”

他語速不快不慢地說出了流浪魔術師梅林.赫爾墨斯、康斯頓城一夜重建、“全自動許願機”等事情。

說話的同時,他毫不掩飾地瞥了“世界”克萊恩一眼。

克萊恩嘴角微動,讓“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目視前方道:

“我最近就會離開間海東岸。”

咦……這都是“世界”先生做的?他已經能這樣創造奇蹟了嗎?不愧是天使,是祂……“正義”奧黛麗回想起心理鍊金會評議團委員“暴食”先生分享的情報,一時又詫異又讚歎。

她並沒有利用“觀衆”的能力去掩蓋這方面的反應,因爲大家都表現出了同樣的情緒,除了明顯早就知道的“星星”先生。

梅林.赫爾墨斯……流浪的魔術師……“魔術師”佛爾思將這個名字記在了自己心中的小本上,暗中決定以後聽到這個名字就儘量拉開距離。

這倒不是說她對格爾曼.斯帕羅還有那麼大的恐懼,而是她認知到了一點:

格爾曼.斯帕羅的周圍絕對不會平靜,總是會有這樣或那樣的事情發生。

當然,一點點本能的恐懼還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小時候種下的“害怕”,長大後也會殘存一樣。

以滿足願望爲樂……“全自動許願機”……這就是“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扮演嗎?“倒吊人”阿爾傑和“隱者”嘉德麗雅同時閃過了類似的念頭,然後聯想到了一件事情:

從前段時間開始,“愚者”先生讓大家在祈禱時以許願的方式提出要求,並給予滿足。

這是祂在幫助“世界”消化魔藥,還是祂和“世界”屬於同一途徑,復甦之後,也體現出了相仿的特點?小“太陽”之前說過,“愚者”先生展現的是神蹟,讓一座城市的人從神棄之地直接轉移到了拜亞姆城外……以“世界”格爾曼.斯帕羅還在扮演看,這應該不是他能做到的……“倒吊人”阿爾傑微不可見地點了下頭,對“愚者”先生所在的途徑有了一定的猜測。

即將離開間海東岸?那我的調查就更輕鬆了,隨意編一個結論就行了,大不了直接寫格爾曼.斯帕羅已成爲“奇蹟師”,正在扮演……反正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倫納德無聲咕噥了兩句,沒做更多的詢問。

這時,“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環顧了一圈道:

“你們對‘黑座之王’巴洛斯.霍普金斯有什麼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