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心靈郵件

蘇茜正蹲在門口,等待奧黛麗歸來。

此時,一看到她靠近,這金毛大狗就立刻迎了上去,並且相當有表演天賦地“汪”了兩聲,搖起了尾巴。

她沒當場詢問,一直陪着奧黛麗回到臥室內,才關切道:

“結束了嗎?”

奧黛麗“嗯”了一聲,表示已經沒有問題了。

“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蘇茜追問道。

“暫時不需要。”奧黛麗微微搖頭道。

因着蘇茜的關心,她本能回想了一下剛纔的經歷,誰知卻發現自己已完全想不起心理鍊金會會長的形象和名字,就連原本從“世界”格爾曼.斯帕羅處知曉的部分情報也得集中精神才能記起。

坦白地講,在半神以下的非凡者面前,她這位“操縱師”也能做到類似的事情,可要想影響一位心靈領域的聖者,且讓他無法察覺,那幾乎沒有可能辦到,除非對方已經被催眠,被昏迷,被奴役。

那位先生的層次可能比我預想得還要高……奧黛麗掌控住情緒,冷靜地做出了一定的判斷。

她對蘇茜使了個眼色,讓這條金毛大狗守到了房門外面,自己則於腦海內勾勒出那張代表“傲慢”的人格面具。

就在她這麼去想的時候,她感覺周圍的集體潛意識大海出現了輕微的波動。

念頭一閃,奧黛麗伸出左手,往側前方抓了一下,拿出了一張異常冰冷的,極爲虛幻的灰白色面具。

只要認真去想,這張“傲慢”面具就會來到我的身旁?或者說,它已經存在於我的潛意識內,一直跟隨着我?奧黛麗一邊認真地審視起自己的心靈島嶼,一邊給出了讓“傲慢”面具消失的意念。

那張冰冷虛幻的灰白麪具飛快變得透明,融化在了周圍的集體潛意識大海內。

奧黛麗依舊無法判斷這張“傲慢”面具去了哪裏,爲什麼能那麼及時地出現。

這讓她愈發戒備,決定一有機會就向“愚者”先生禱告,許下封印這張人格面具的願望。

正當她想多做幾次實驗,從“傲慢”面具處窺探出更多知識時,她無需使用“操縱師”的非凡能力,就看見集體潛意識大海輕輕晃盪了起來。

一點微光從遠處“遊”來,越變越大,越來越明顯,最後化成了一封虛幻的信件。

這信件停在了奧黛麗的心靈島嶼前,似乎在尋找道路以完成“投遞”。

奧黛麗當然不會讓外來的事物進入自己的意識世界,忙探出左手,觸向那封虛幻的信件。

眼見她的手指快要碰到信件的表面,奧黛麗突然停止了動作。

她的經驗和智商同時告訴她:

神祕學世界裏的任何事物都不要貿然接觸,心靈領域的尤其如此,否則很容易就會被污染,出現精神方面的問題!

想到這裏,奧黛麗虛擬出了一個人格做主導,並戴上了“恐懼之手”這黑色薄紗長手套。

做好了相應的準備,她才伸手拿住那封虛幻信件,看着它在自己掌心褪去外皮,一頁頁展開。

這是東切斯特郡那條心靈巨龍相關的所有資料。

用集體潛意識大海傳遞信息……“觀衆”途徑的高層次能力真是神奇啊……作爲一位“操縱師”,奧黛麗一直在努力地保持自己對神祕學世界最初的那種嚮往,那種單純地對“夢幻”和“神奇”的追求。

這是她不讓自己迷失於“操縱”體驗,不被集體潛意識大海逐漸同化的辦法之一。

翻完全部的資料,奧黛麗讓那份虛幻的信件消融在了集體潛意識大海內。

她依舊沒急着向“愚者”先生禱告,按照之前的安排,出門忙碌起別的事情。

等到黃昏,家裏晚宴開始前,她才找了個空隙,於自己臥室內快速做了次禱告,許下了一個願望。

下一秒鐘,奧黛麗看見那張灰白色的“傲慢”面具從身前的集體潛意識大海內浮現了出來,虛幻感一點點消失,閃爍出少量的金屬光澤。

不知爲什麼,這張人格面具有了一定的實質感,處在了虛幻與真實之間。

這就意味着它與奧黛麗的心靈島嶼有了物理意義上的隔離。

當然,它也失去了直接回歸集體潛意識大海的能力。

奧黛麗拿着這張“傲慢”面具,嘗試着取下變成綠寶石項鍊的“謊言”,將兩者重疊在了一起。

和她預料的一樣,半真實半虛幻的“傲慢”面具鑲嵌到了“謊言”上,變成了一團粗看像是人臉的花紋。

以後就用這種方式隨身攜帶,不讓人格面具和我的心靈、身體有一點接觸,直到需要使用它……奧黛麗思緒一轉間,誠懇地感謝起“愚者”先生。

她隨即出門,前往家裏的宴會廳。

途中,她遇上了自己的父親霍爾伯爵。

“一個好消息。”霍爾伯爵笑着說道。

奧黛麗沒有掩飾自己的驚喜:

“阿爾弗雷德要回來了?”

這是她另一個哥哥。

“你竟然能猜到?”霍爾伯爵略感詫異地說道,“等到下半年,他會以將軍的身份迴歸貝克蘭德。”

下半年……蘇茜都是“夢境行者”了……奧黛麗想了想又問道:

“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回東切斯特郡?”

由於戰爭剛結束不久,整個王國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貴族們沒在新年返回各自封地,一直滯留於貝克蘭德,而現在已經是二月底了。

霍爾伯爵點了下頭道:

“大概得四月。”

…………

灰霧之上,古老宮殿內。

“心靈郵件”……小心病毒,不要亂點啊……克萊恩邊嘆息,邊將那塊代表“詭祕侍者”非凡特性的“幕布”扔回了雜物堆,讓它覆蓋住那裏所有的物品。

他剛纔滿足“正義”小姐願望用的就是自己命名的“嫁接”能力,把人格面具的虛幻概念和一張普通鐵面具的金屬質感連接在了一起,並且給之後值守“源堡”的“靈之蟲”們下達了按時補充力量,讓“嫁接”可以維持的命令。

“從心理鍊金會那位‘暴食’先生的描述看,查拉圖似乎已經追蹤到了康斯頓城,我必須更加小心了……”克萊恩手指輕敲了下斑駁長桌的邊緣,讓體表鑽出了一條又一條“靈之蟲”。

他的身影隨之消失在了“源堡”內。

…………

凜冬郡,安曼達山脈,寧靜教堂內。

倫納德從教宗那裏拿到了一份文件。

這將是他成爲高級執事後負責的第一件事情。

回到自己房間,倫納德悠閒地後仰椅子,將雙腳擱在了書桌上,然後才拆開手中的文件,一份一份閱讀:

“以滿足別人願望爲樂的流浪魔術師梅林.赫爾墨斯……一夜重建的康斯頓城……‘全自動許願機’……‘占卜家’途徑的序列4叫‘詭法師’、序列3叫‘古代學者’、序列2叫‘奇蹟師’……”

倫納德看着看着,突然沉默了下來。

隔了幾秒,他壓着嗓音問道:

“老頭,‘占卜家’途徑的天使還有多少位活躍於地上?”

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嘖”了一聲:

“這是在扮演啊,目前還需要扮演的‘奇蹟師’應該只有一位。

“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誰。”

倫納德又看了眼手中的資料,咕噥了一句道:

“玩得很開心嘛……”

他已經決定,這次任務的主要目的是扮演“守夜人”,消化體內的魔藥,順便旅行,至於事件的處理,重點是找個合理的解釋。

無聊地翻完厚厚的資料,倫納德收回雙腳,站了起來。

他要去領取屬於自己這位高級執事的“1”級封印物了。

對別的黑夜教會聖者來說,這是一個相當讓人頭痛的事情,因爲封印物的負面效果不是那麼好承受的,當需要長期攜帶時,更是如此,可如果選與自己較爲契合的聖物,則又會出現能力重複的問題。

而倫納德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只要他看中的封印物有活着的特性,就能請老頭幫忙,“寄生”一條“時之蟲”進去,讓封印物的負面效果顯著降低,變得和“海之言”一樣乖巧。

所以,重點是挑能力……倫納德吹了聲口哨,走出了房間。

…………

週一下午三點,灰霧之上的古老宮殿內。

一道道深紅的光芒騰起,固化爲了不同的人影。

“太陽”戴裏克已好多次不需要默數心跳,只用看一看壁鐘,計算計算貝克蘭德時間,就能知道還有多久召開塔羅聚會,此時,他跟着“正義”小姐站起,和塔羅會其餘成員一道,向着青銅長桌最上首行禮道:

“下午好,‘愚者’先生。”

分別落座,互相致意完,“月亮”埃姆林左右看了一眼道:

“我想知道‘耕種者’和‘月亮’途徑相比別的途徑是否存在一定的特殊?”

提出問題後,他一點也沒掩飾,相當坦然地補充道:

“我最近了解到,大地教會內部體系與正常不同,分爲神恩者和神眷者兩個部分……”

等“月亮”埃姆林簡單描述完,“倒吊人”阿爾傑、“隱者”嘉德麗雅、“星星”倫納德等人彼此看了一眼,皆給不出合理的解釋。

當然,在座的每一位成員,包括“太陽”戴裏克,都能聽出大地教會內部體系的不正常。

就在這時,他們聽見了輕輕的一聲嘆息。

這嘆息彷彿從比古老更古老的年代傳來,源自斑駁長桌最上首的“愚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