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保命咒語”

見奧黛麗願意試着調查,德爾勞輕輕頷首道:

“詳細的資料之後會給你,但我必須提醒你一句,這件事情相當危險,絕對不能大意。”

說到這裏,德爾勞停頓了一下道:

“如果遭遇意外,依靠自身無法解決,你可以試着說出一個名字,這會讓你得到拯救。”

“什麼名字?”奧黛麗心中有所猜測地問道。

德爾勞的表情頓時變得嚴肅:

“它來自第三紀那位造物主的聖典,涉及心靈領域的最高奧祕,與我們心理鍊金會的某件事物有密切關係。

“它是‘亞當’。”

亞當……奧黛麗竟一點也不覺得意外,但她表面還是很疑惑,似乎不知道這個名字究竟代表着什麼,意味着什麼。

德爾勞未做解釋,轉而說道:

“作爲評議團的一名委員,你理應執掌一件‘1’級封印物,但你和‘暴怒’纔剛步入這個行列,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考察,而且,貝克蘭德區域的前任委員,赫溫.蘭比斯,弄丟了一件相當重要的封印物,我們正在考慮是否改換封印物的使用方式,變執掌爲申領。

“也就是說,所有的封印物都保管在這座心靈城市內,你們平時並不佔有,必需遭遇事件,做出申請,才能短暫使用。”

那位負責弗薩克首都聖密隆的“貪婪”女士當即搖了搖頭:

“這種方式有一個很嚴重的缺陷,那就是我們無法應對意外。無論敵人,還是怪物,一旦遭遇,都不可能給我們申領封印物的時間。

“我認爲當前這種方式已經足夠好,每人執掌一件‘1’級封印物用來應對意外,等到有需要時,再申請別的物品。”

德爾勞笑了一聲道:

“以前確實是這樣更好,但現在,你們不用擔心了。

“只要你們在意外中還有反抗的機會,那你們就能直接進入這座心靈城市躲避敵人,順便申領物品。

“若是沒有機會,就像我剛纔說的那樣,念出‘亞當’這個名字。”

你說了兩次“亞當”,那位很可能已經在注視這裏,不,祂也許從最開始就已經在注視這裏……奧黛麗聽得心跳都差點加快了一些。

“那我們該怎麼進入這裏呢,沒得到你邀請的情況下?”“嫉妒”先生邊點頭邊問道。

德爾勞指了指自己的臉孔:

“從這次評議團會議開始,你們可以將屬於自己的人格面具帶出這座城市。

“無論你們身在哪裏,只要周圍有至少兩名人類,嗯,除開你們自己,就能通過戴上相應的人格面具,進入這座城市。

“而這七張人格面具本身是虛幻的,與你們的某些認知密切相連,不需要用特別的方式保存。只要你們想,隨時可以從周圍的集體潛意識大海里將它拿出。”

這時,戴着“暴食”面具,給人一種放縱沉迷感的先生思索了下道:

“將人格面具帶出這座城市是否會對我們的精神狀態和真實人格產生負面影響?”

“會有一點,需要注意,但我想,你們都是心靈領域的專家,有足夠的能力解決這方面的問題。”德爾勞坦然說道。

奧黛麗有點擔心這七張人格面具與亞當有關,但在這座心靈城市內不敢這麼去想,強迫自己收斂住思緒,迴應起德爾勞之前的話語:

“‘1’級封印物的兩種保管方式我都能接受,我會耐心地等待考察期結束。”

“小姐,你一點也不傲慢。”一副睡着模樣的“懶惰”小姐笑着評價了一句。

討論完東切斯特郡那條心靈巨龍的事情,其餘五名委員相繼介紹起各自區域內值得留意的事情,做情報層面的交換。

這個過程中,那位似乎隨時會吃下一頭牛,戴上十枚戒指的“暴食”先生道:

“康斯頓區域最近不夠平靜,連續發生了多件近乎奇蹟的事情:

“一是康斯頓城一夜完成了重建;二是貝爾丹城的市民同時丟失了一段時間的記憶;三是有以實現別人願望爲樂的強大魔法師在間海東岸流浪,叫做梅林.赫爾墨斯,與此相關的,還有一件叫做‘全自動許願機’的物品。

“除了這些,我還察覺到了一點異常——康斯頓城不少老鼠、蟑螂、烏鴉失去了自己的心靈,在城市奇蹟般恢復後的幾天內。”

“你爲什麼能察覺到這個問題?”“色慾”先生用一種從下往上看的目光對“暴食”道。

“暴食”吞了口唾液道:

“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普通生物的心智問題,老鼠、蟑螂和烏鴉都是我的實驗對象。”

幾位評議團委員當即就着這個研究方向展開了討論,會議正式進入第三階段。

他們的學術交流讓奧黛麗收穫不少,聽得相當認真,時不時也分享一些自己的心得體會。

“好了,這次的評議團會議就到這裏結束。”過了一陣,德爾勞輕拍了下手掌道。

奧黛麗下意識就要起身,帶領其餘委員行禮告辭,但迅速醒悟了過來,繼續坐在那裏,倒數第二個才站起。

離開之前,她略感好奇地問道:

“會長先生,這座城市有名字嗎?”

“有。”德爾勞笑着說道,“伊甸園。”

伊甸園……奧黛麗見其餘評議團委員都在往門口走,若有所思地又問道:

“這裏有很多教堂,應該象徵着信仰本身,呃,不知道這裏的‘居民’都信仰哪位存在?”

德爾勞點了下頭,神情肅穆地回答道:

“全知全能的造物主。”

…………

“伊甸園”……全知全能的造物主……這不是亞當弄的,我把名字倒過來寫!灰霧之上,古老宮殿內部,克萊恩看着代表“正義”小姐的那顆深紅星辰,無聲自語了幾句。

而且,遇到危險時念出“亞當”這個名字的對策幾乎不加掩飾地說明了問題。

——自“正義”小姐進入“伊甸園”,“源堡”提供的“真實視野”就受到了壓制,克萊恩只能藉助對方的視角來觀察周圍的情況,就像之前在原始島嶼上以“神祕女王”貝爾納黛做固定鏡頭一樣。這在某種程度上也說明了“伊甸園”這座心靈城市的位格。

克萊恩隨即輕敲了下斑駁長桌的邊緣,具現出紙筆,準備將心中的想法書寫出來。

這不是他純憑思考無法分析,而是面對亞當這位存在,反覆地推敲和審視各個細節是必須去做的事情,所以,落到紙上形成文字有助於他一遍遍回顧,查漏補缺:

“基本前提是:亞當已藉助之前的全面戰爭晉升序列0,成爲真神,可以被稱爲‘空想家’了。

“‘正義’小姐恰好在赫溫.蘭比斯死後一段時間成爲序列4的‘操縱師’,說服得了別人,說服不了亞當。

“亞當想做什麼?安排一位序列4的聖者不符合祂這位‘空想家’的身份,除非,祂另有所圖……

“祂真正的目標是那條心靈巨龍,還是‘正義’小姐背後的我?

“這方面必須提高警惕,不能大意。

“伊甸園內,心理鍊金會評議團所在的那座教堂與亞當的屍骸教堂有點像,但也只是有點像,它僅外面的石柱上鑲嵌有數量不等的顱骨,內部並沒有相應的佈置,而且顏色深黑,非常陰暗。這代表着什麼?

“那巨大十字架上纏繞起灰白色的巨龍又象徵着什麼?復活造物主的努力成功走出了第一步?

“呃,亞當已經是‘空想家’,如果祂的父親或者最初造物主歸來,最先倒黴的肯定是祂。祂願意爲此犧牲自己?這就是偏執狂的含義?

“那隻兔子疑似赫密斯……不過,祂作爲‘觀衆’途徑的天使,沒道理這麼久都無法解除信使小姐的變形詛咒,尤其祂上面還有位‘空想家’可以提供幫助……嗯,赫密斯故意的?

“對了,德爾勞這位心理鍊金會會長說過,於‘觀衆’而言,死亡只代表一個身份的終結,他還能在別的地方以別的身份參與別的戲劇……

“綜合起來是否可以認爲,‘觀衆’途徑到了序列3,或者序列2,就能分離出自己曾經擁有的一些身份,讓他們變成‘活生生的人’,而這些身份就算死去,也不會導致本體隕落?

“這看起來確實像‘空想家’的前置……

“嗯,赫密斯將自己被詛咒後變成的兔子作爲一個身份分離了出來,直接參與心理鍊金會?祂究竟想做什麼?當初,黃昏隱士會內部交流時,祂就坐在大帝身旁……”

寫完之後,克萊恩放下鋼筆,認真地看了幾遍紙上的內容,心中滿是謎團。

他最終只能決定再觀察一下,帶着提防心理地觀察。

而這個時候,“正義”奧黛麗已乘坐來時的馬車,駛出“伊甸園”,回到了皇后區那個有人工湖的公園內。

她沒急着向“愚者”先生禱告,希望能有更好的辦法封印“傲慢”面具,她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回到了自家那棟豪華別墅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