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七位委員

奧黛麗右手略有停頓,旋即恢復正常,拿起了那張被稱爲“傲慢”的人格面具。

“50%的概率並不低。”她簡單迴應了鮑利.德爾勞一句。

這是在說,二選一的情況下挑中赫溫.蘭比斯曾經戴過的那張人格面具不是一個讓人詫異的巧合。

說完,奧黛麗將那張冰冷的灰白面具戴到了臉上。

幾乎是瞬間,她感覺自己心靈島嶼內多了個“虛擬人格”。

這不來源於外界,而是她某種認知的放大化和極端化:

“他們受教育程度很低,必須在我引導下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智慧,恰恰相反,絕大多數人都很愚蠢。

“那些工人以衝動做事而非理智,他們容易被微小的好處利誘,目光短淺,只有我來思考,我來引導,我來決斷,才能拯救他們。

“他們值得憐憫,但不值得交流。

“……”

這一個個想法迴盪於奧黛麗的腦海內,讓她幾乎認爲這就是真理,畢竟這是她在之前的觀察和體驗中接收到的部分反饋,不是憑空虛構出來的。

目光一掃間,奧黛麗從長桌的光滑表面看見了現在的自己:

那張冰冷的灰白面具上,兩隻眼睛往上移動,固定到了額頭位置,似乎只注視高處,不關心其他,給人一種又好笑又怪誕又暗藏驚悚意味的感覺。

奧黛麗一下默然,隔了好幾秒才低沉開口道:

“這就是‘傲慢’嗎?”

如果不是她早就通過與“世界”先生、“倒吊人”先生、“隱者”女士等人的交流,擺脫了認知的誤區,剛纔說不定會被“傲慢”面具虛擬出來的人格真正影響到。

至於被影響後會有什麼結果,她目前無法判斷。

“你恢復正常的速度比我想象得快很多,看來你並沒有迷失在‘操縱’別人的體驗裏。”德爾勞讚許地說道。

奧黛麗若有所思地迴應道:

“赫溫.蘭比斯先生一直表現得有點傲慢……”

德爾勞交握起放在胸腹間的雙手道:

“你能觀察得出來?”

“只是偶爾,一些細節。”奧黛麗用兩個短語做出回答。

德爾勞嘆了口氣,笑着搖了搖頭:

“赫溫.蘭比斯被這張人格面具影響的程度比我預計的嚴重,而且,他平時僞裝得很好。

“在這個前提下,我不奇怪他的失蹤了,傲慢會讓他看不清腳下的道路,會讓他瞧不起弱於自身的非凡者,而這往往會帶來極大的危險。”

奧黛麗剋制住回想赫溫.蘭比斯之死的衝動,斟酌着問道:

“這七張人格面具可以放大相應的認知和情緒,幫助我們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從而有針對性地解決,同時,它也會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不知不覺地改變佩戴者的人格?”

德爾勞微微點頭:

“在心靈領域,很難有純粹的,沒有傷害的外在幫助,必須有足夠的內生力量才能避免相應的負面影響。

“你能認知到這一點,說明你走在了正確的道路上。”

奧黛麗正要趁機討論一些心靈領域的問題,忽然看見桌上的一張人格面具消失不見。

她下意識轉頭,望向教堂入口,看見一道身影通過大門,走了進來。

這人影身穿正裝三件套,手裏拿着一頂半高絲綢禮帽,臉上戴着剛纔消失不見的人格面具。

這張面具的嘴巴咧得很開,一直到耳根附近,且始終張着,彷彿要吞掉兩隻眼睛看見的所有東西。

“這是我們心理鍊金會評議團委員之一,‘暴食’先生。”德爾勞爲奧黛麗做了下介紹。

接下來,其餘幾名心理鍊金會評議團委員相繼抵達,分別是“色慾”先生、“貪婪”女士、“懶惰”小姐和“嫉妒”先生。

作爲一名資深的“觀衆”,奧黛麗最先注意到的是各自人格面具的不同:

“貪婪”與“暴食”類似,嘴巴咧到了耳根處,但沒有張開,而且,兩隻眼睛是閉着的;

“色慾”和“傲慢”相仿,只是眼睛不同於普通人,它們沉到了鼻樑中段,彷彿在從下往上地看人;

“嫉妒”面具的眼耳口鼻皆有一定的歪斜,並自帶陰沉的氣質;

“懶惰”面具的眼睛緊緊閉着,嘴巴自然下垂,給人一種佩戴者正在睡覺的感覺。

見評議團原本的委員都已到齊,德爾勞笑着說道:

“我們再等一位朋友,他將是評議團第七名委員,呵,第八,我忘記算自己了。”

他話音剛落,教堂正門處就進來了一道身影。

這身影內穿襯衣、馬甲,外披黑色風衣,頭戴半高絲綢禮帽,一眼望去,是位相當時尚的紳士。

可奧黛麗略作觀察後,卻發現人類衣物下的是一隻巨型兔子,兩隻眼睛鮮紅,毛髮雪白。

這兔子一步步走了進來,停在了長桌側方,正好位於奧黛麗旁邊。

“很不幸,你只有一個選擇了。”德爾勞微笑指了指桌上的“暴怒”面具。

那兔子發出了男性人類的聲音:

“我一向很溫和,正好可以體驗一下暴怒的感覺。”

它邊說邊拿起那張人格面具,將它戴到了臉上。

這張面具眼睛圓睜,嘴巴大張,似乎隨時會怒吼出聲。

等這位“暴怒”先生坐到了奧黛麗旁邊,德爾勞輕拍手掌道:

“我正式爲大家介紹新加入評議團的兩位委員。

“這位是‘傲慢’小姐,這位是‘暴怒’先生,他們都是半神,在心靈領域有着很深的造詣。

“其中,‘傲慢’小姐負責的是魯恩王國的貝克蘭德大區。”

說到這裏,德爾勞看向奧黛麗道:

“你或許還不清楚,我們根植在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和相應愛好者這幾大羣體內,力量主要集中於大都市,而不是小城和鄉村,所以,每一名委員負責的是某個城市,連帶周圍區域。”

接着,德爾勞繼續說道:

“‘暴怒’先生負責的是倫堡首都艾薩拉;

“‘色慾’先生負責的是因蒂斯首都特里爾;

“‘貪婪’女士負責的是弗薩克首都聖密隆;

“‘懶惰’小姐負責的是費內波特首都費內波特城;

“‘嫉妒’先生負責的是因蒂斯共和國的第利斯城;

“‘暴食’先生負責的是魯恩王國的康斯頓城。”

介紹完畢,德爾勞補充了兩句:

“我們心理鍊金會的宗旨是探索、發現和研究,並不在意影響範圍、成員數量、資源佔有程度等事情,所以,我們在迷霧海、狂暴海和蘇尼亞海,以及南大陸,都沒有評議團委員,當然,時常也會有成員去海上,去南大陸探索遺蹟,追尋古老的歷史,呵呵,忘記了,我本人是五海之上的‘黑座之王’。”

聖密隆、康斯頓、第利斯……心理鍊金會近一半的委員在間海區域……奧黛麗敏銳地察覺到了一個問題。

她出身貴族家庭,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對北大陸各個城市的地理位置都不陌生,知道弗薩克的聖密隆、魯恩的康斯頓、因蒂斯的第利斯都是間海沿岸的大城市。

雖然它們都比不上貝克蘭德、特里爾、費內波特城這三大都市,但各自規模都不小,且周圍還有很多中型城市,這讓間海沿岸成爲了北大陸經濟最發達,人口最多的一個區域。

這樣的情況下,心理鍊金會的重心放在間海倒也不是太讓人意外的事情,奧黛麗最主要是沒想到心理鍊金會對擴張似乎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幾位評議團委員互相認識後,德爾勞側頭對奧黛麗道:

“‘傲慢’小姐,受戰爭影響,貝克蘭德的心理鍊金會有不小損失,很多成員都失去了聯絡,我之後會將具體的名單給你,你負責確定那些成員的下落,並重新將他們組織起來。

“在這個過程中,我建議你不要用自己的真實形象和真正的姓名,虛擬一個甚至多個身份來完成這些事情,赫溫.蘭比斯在這點上就做的不夠好,我想,他確實有一點傲慢。”

奧黛麗輕輕頷首,答應了下來。

德爾勞旋即收回目光道:

“今天要討論的第二件事情是,魯恩王國東切斯特郡那條心靈巨龍的下落。

“赫德拉克村莊的巨龍崇拜風俗在這兩年內沒有一點弱化,我懷疑那條心靈巨龍還在以某種方式影響着那裏,也許我們可以藉此找到它的下落。

“不知道哪位願意處理這件事情?”

提出問題後,他才記起新加入的“傲慢”小姐和“暴怒”先生對相應的情況沒有足夠的瞭解,遂簡單講了講心理鍊金會之前做的探索以及下屬考古小隊全員遇難的事情。

奧黛麗其實參與過前期的一些事情,此時見有合適的理由介入,忍不住怦然心動。

她倒不是想真的狩獵那條心靈巨龍,而是希望與對方做一個交流,掌握更多的心靈領域知識和祕密。

不過,她沒急着舉手,接下這個任務,作爲第一次參加評議團會議的成員,她寧願錯過,也不急於表現。

“這是魯恩的事情,我們不太適合插手。”“色慾”先生環顧了一圈道,“除非‘傲慢’小姐和‘暴食’先生確實沒有時間。”

奧黛麗又等了幾秒,見“暴食”沒有開口,才看向德爾勞道:

“我會試着調查,但我需要更詳細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