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傲慢”(週一求月票推薦票)

“這是什麼地方?”奧黛麗神情沒太大變化地問道,就像在詢問今晚舞會的地點。

自稱心理鍊金會會長的鮑利.德爾勞同樣將目光投向了窗外,微笑說道:

“這是每個人心中的城市。

“有人的地方就有它。”

奧黛麗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可以從人類社會任何一個角落進入這裏?”

德爾勞摩挲着輪椅道:

“對。”

他沒多做解釋,轉而指着馬車窗外那些行人道:

“這裏的一切都有着相應的心理學象徵,他們叫做‘獸慾’。”

獸慾……奧黛麗無聲重複了一遍這個單詞,在保持端莊坐姿的情況下,將目光放得更遠。

那一個個“行人”裏,除了狼人,還有直立行走的熊,有神情慵懶的貓,有臉部是一隻斑斕蜘蛛的怪人,有眼睛通紅的巨型老鼠,有吐着芯子的蟒蛇,有用充滿交配慾望的目光審視周圍每一個路過者的某種犬類生物……

它們或戴禮帽穿風衣,或着精緻繁複的暗沉長裙,竭力從每一個細節上模仿人類,但卻無法讓自己真正地像人。

馬車行駛於黯淡的夜色下,穿行在這一位位“行人”和各種各樣的哥特式建築間,很快就抵達了城市最中央的一座教堂。

這教堂超過八十米高,由一根根黑色的巨柱撐起,每根巨柱上都鑲嵌着一定數量的顱骨,它們有的來自人類,有源於不同的生物,但都將空洞的雙眼對準了下方,彷彿在注視每一個進入教堂的生靈。

和此地絕大部分建築一樣,這座教堂各個細節都堪稱精緻,可組成它們的卻是偏向於噩夢、驚悚、恐怖、神祕的元素。

走下馬車,通過正門,奧黛麗看見了一個恢弘卻空曠的大廳。

大廳的深處,屹立着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上纏繞着一條灰白色的巨龍雕像。

和普通教堂不同,這裏沒有一排排供信徒祈禱的座位,也沒有擺放燭臺的地方,只是在巨龍雕像前,安放了一張不大的長桌,長桌兩側各有五張座椅,上首和最下都空着。

鮑利.德爾勞操縱輪椅,來到了長桌最上方,然後指了指自己的左側:

“請坐。”

奧黛麗不快不慢地跟在他身後,左右各看了一眼,隨意地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去。

她距離那位心理鍊金會會長不算近,也不算遠,既恰到好處地表明瞭自己的戒備,也不顯得心虛。

鮑利.德爾勞擡起雙手,交握着杵到了長桌表面:

“奧黛麗小姐,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請講。”奧黛麗腦袋微轉,用碧綠的眼眸迴應了對方的注視。

德爾勞微微點頭道: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晉升序列4‘操縱師’的,你的魔藥配方和非凡特性是從哪裏得到的?”

奧黛麗坦然回答道:

“來自一場交易。

“有位委託者希望得到‘觀衆’途徑半神的幫忙,預付了‘操縱師’的魔藥配方和非凡特性。”

德爾勞頓時笑了一聲:

“竟然有這種事情?條件寬厚的就像是一位父親在找藉口給自己女兒禮物。

“能告訴我,你具體提供了什麼幫助嗎?”

“圍殺另外一位半神。在這件事情裏,精神方面的控制相當關鍵。”奧黛麗簡單解釋了兩句。

她的態度很是平靜,彷彿在說家庭教師佈置的作業是什麼。

德爾勞又長又蓬鬆的眉毛動了一下道:

“成功了?”

“結果很明顯。”奧黛麗相對委婉地給出了答案。

德爾勞上下打量了她幾眼,似乎這才認識到左手邊的貴族少女竟然是一個能殺掉其他半神的“操縱師”。

奧黛麗讀出了他的想法,補了一句道:

“我只是其中一個參與者。”

德爾勞點了點頭道:

“你知道那位委託者的‘操縱師’魔藥配方和非凡特性來自哪裏嗎?”

“他並沒有直接說明這個問題。”奧黛麗用早就構思好的語句給出了答覆。

“他?你能告訴我他是誰嗎?”德爾勞斟酌了下問道。

奧黛麗一直在防備對方分出“虛擬人格”,潛入自己的心靈島嶼,可從開始到現在,她始終沒發現異常。

這讓她懷疑對方是不是不需要潛入,只是觀察周圍集體潛意識大海的動靜,就能洞悉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她沒做遮掩,平靜回答道:

“這涉及我和他的約定,我想,信守承諾應該是一個全世界都認同的道德標準,而在神祕學裏,這更是牽涉很多。”

說到這裏,奧黛麗主動說道:

“如果因爲這個問題的隱瞞,你們無法真正地相信我,我願意接受。

“我可以只做一名普通的成員,用自己的貢獻換取我能換取的心理學研究資料。”

德爾勞聞言笑了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這很正常,我需要評估的是,你的祕密是否會影響到整個心理鍊金會的安全運轉。”

他深深地看了奧黛麗一眼又道: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認識這樣一位委託者的嗎?”

“我記得我曾經向你們報備過,在加入心理鍊金會前,我已經在神祕學圈子裏接觸了一些人,認識了幾位非凡者。”奧黛麗說着真的不能再真的話語。

至於剛纔那些回答真正的邏輯順序是什麼,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而且,赫溫.蘭比斯的“失蹤”源自調查佛爾思和休是一個雙方並未交流過但都絕對認可的事實。

德爾勞收回了杵在桌上的雙手,將它們放在了胸腹間:

“還有一個問題,你最後一次見到赫溫.蘭比斯是什麼時候?”

奧黛麗微皺眉頭道:

“我記得你們曾經問過。”

赫溫.蘭比斯死後,她並沒有立刻與心理鍊金會斷掉聯繫,依舊通過希爾伯特、斯蒂芬和伊思蘭特等人與上層保持着一定的聯繫,等到戰爭迫近貝克蘭德,她才發現隸屬於自己這個心理研討小組的成員們因各種各樣的緣由無法聯絡上。

“我需要當面再確認一次。”德爾勞態度平和地說道。

奧黛麗輕輕頷首道:

“我最後一次見到赫溫.蘭比斯委員是在格萊林特子爵的府邸內,當時,我按照他的吩咐,催眠了我認識的兩位非凡者朋友,詢問她們爲什麼要調查斯特福德子爵,幕後主使者是誰。

“那個時候,赫溫.蘭比斯委員就在附近,確保催眠不出意外,等獲知了答案,他迅速就離開了。

“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回答的過程中,奧黛麗依舊在防備自己的心靈島嶼被人入侵,可那裏風平浪靜,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不僅沒讓奧黛麗感到輕鬆,反而愈發警惕,甚至不敢去想“愚者”先生和“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相關的任何事情。

她只確信一點:只要自己有暴露的危險,“愚者”先生肯定會提供庇佑。

“和之前的回答一致。”德爾勞緩慢地點了點頭。

他隨即看着奧黛麗碧綠的眼眸,坦然說道:

“我無法用神祕學的辦法追溯出你體內那份非凡特性的來源,這說明那位提供者的背後有着超乎想象的存在。”

奧黛麗略微用力地點了下頭,表示自己也是這麼認爲的。

“我不能強迫你不與別的非凡者合作、交易,這是不切實際的,我只希望你承諾一點,不向任何人透露心理鍊金會有關的事情,至少,你想將某些任務委託出去時,得做好包裝,掩蓋住祕密。”德爾勞收回目光,平和說道。

奧黛麗毫不猶豫地迴應道:

“我承諾,不將心理鍊金會相關的事情告訴不具備對應權限的生靈。”

她主動把人這個概念放大到了生靈,以補上承諾里的漏洞。

而她話音剛落,她就感覺自己心靈島嶼內浮現出了一個又一個意念。

這些意念交織在一起,變成一張虛幻的網,滲入奧黛麗的心靈島嶼內部,化成了她的潛意識。

由於這張“限制之網”出自奧黛麗本身的靈性,哪怕她成爲天使,也將無力清除,她會在面對非心理鍊金會成員或者權限不夠的心理鍊金會成員時,失去交流心理鍊金會相關事項的意願。

而她本人無法認知到這點。

他沒有入侵我的心靈島嶼,僅憑我自身的話語,就讓承諾變成了實質……奧黛麗心中一驚的同時,表面卻不是那麼明顯。

當然,她也沒完全剋制,因爲驚訝於這種手段是一位“操縱師”的本能反應。

根據這一點,她懷疑要麼是這座心靈內的城市有問題,要麼德爾勞這心理鍊金會會長不止聖者層次。

見奧黛麗做出承諾,德爾勞滿意地指了指長桌道: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心理鍊金會評議團的委員了。

“你可以選擇一張人格面具作爲自己的代號。”

他說話間,長桌上浮現出了七張灰白色的,頗爲虛幻的,異常冰冷的面具,其中五張各自擺放於相應的位置上,似乎已經有了主人。

“剩下兩張人格面具,一張是‘暴怒’,一張是‘傲慢’。”德爾勞介紹道,“它們來源於第三紀那位造物主的聖典。”

奧黛麗想了一秒,將手伸向了不含怒氣的那張人格面具:

“我選‘傲慢’。”

德爾勞看了她一眼,低笑說道:

“這也是當初赫溫.蘭比斯的選擇。”

PS:週一求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