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陌生的城市(週一求月票推薦票)

再一點點積累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迴應月城的祈求,治好他們的畸形,創造一個不小的奇蹟了……另外,也初步總結出了“奇蹟師”的扮演守則,這麼按部就班下去,消化只是時間的問題,今年年內說不定就能成功……克萊恩將目光從窗外收回,擡起左臂,操縱戴在手上的怪物布偶,逗了逗對面的小孩。

這讓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流浪魔術師了。

如果他願意,他甚至能利用“生命手杖”或“嫁接”能力賦予這手偶一定的活着的特性。

逗小孩的同時,克萊恩思緒發散開來,考慮起晉升儀式所需的祕偶城市該“建”在哪裏:

“祕偶城市想在靈界誕生對應的區域需要足夠的互動,這就意味着放在神棄之地是不行的,先不提那裏受到封印,無法直接與靈界連通,只能藉助一點點特殊,就算沒有任何問題,缺乏智慧生命的情況下,也很難有足夠的互動……

“放在南北大陸或海上殖民地需要足夠小心,在儀式接近成功前,絕對不能暴露這是一個祕偶城市,否則必然會受到查拉圖、阿蒙等敵人的干擾,破壞,乃至襲擊……

“嗯,必須給祕偶城市的出現一個足夠的理由,並在與來往商旅、周圍人類的互動裏不出現一點異常,讓每個祕偶都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都有自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都遵循着屬於自己的命運軌跡……

“這意味着祕偶城市會高度複雜,需要分化出許許多多的‘靈之蟲’來做處理,這也就潛藏了失控的風險……

“是夫妻的就得像夫妻,愛好另類的就得表現出喜好,變態的就得被人憎惡……這樣一來,也許外鄉人在祕偶城市住宿時,會聽見令人羞恥的聲音……

“我還只是個孩子……

“這就是一個大型真人秀,或者說高級版‘過過家’,必須能騙過觀衆的那種……”

克萊恩邊在心裏吐槽,邊默算了下自己的祕偶是否足夠。

他之前好幾次往返神棄之地,轉化了大量的,各種各樣的,未必有非凡特性的怪物,並在平時有意識地,分批次地控制了不少老鼠、蟑螂、蚊蟲和蒼蠅,務求讓祕偶城市的另一面足夠真實。

我現在的積累勉強可以支撐起一座小城,再去幾次神棄之地應該就足夠了……克萊恩剛閃過這麼一個念頭,眼前突然浮現出了一幕場景:

沐浴在黃昏光芒內的“巨人王庭”頂端,那扇打開的大門沉重而緩慢地合攏了。

這就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在關閉神棄之地的入口。

這……克萊恩眸光微沉,隱約猜到這場景意味着“真實造物主”即將重新封鎖神棄之地。

這是他天使層次靈性直覺和危險預感帶來的預言能力:

幾分鐘或者幾秒後,就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真實造物主”抓到阿蒙了?還是已經放棄了?祂重新封鎖神棄之地,是不想別人再進去?這會不會太小氣了?克萊恩在心裏咕噥了幾句,一時有點失望。

當然,他的祕偶勉強夠用,就算還有缺少的部分,也能去海上補足。

…………

貝克蘭德,皇后區。

奧黛麗剛換好衣物,打發走衆多女僕,準備外出,就看見金毛大狗蘇茜走了進來。

“有什麼事嗎?這個時候你應該在散步的?”作爲一名資深的“觀衆”,奧黛麗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對。

這段時間以內,她一直忙碌着利用自己能施加影響力的幾個基金會幫助生活有困難的工人、農夫和傷殘退伍士兵,讓他們能夠等到新的工作機會來臨或新一季的田地有所產出,與蘇茜的交流比往常少了很多。

與此同時,奧黛麗還在暗中引導一些本身就希望那麼做的人重組貝克蘭德的各個工人協會,試圖將底層工人們的力量匯聚在一起。

之前的種種經歷讓她明白,寄希望於上層人士的善良是不可靠不長久的,而單獨的個人在政府、貴族、大商人面前,又非常渺小,毫無反抗之力,只有喚起更大量的民衆,讓大家聯合起來,才能形成某種平衡。

——魯恩王國在很早前就有不同行業的工人協會,但這些協會的上層非常容易被收買,反倒成爲了對付普通工人的有效武器。

蘇茜看了奧黛麗一眼,表情相當地正常,可她的嘴巴卻似乎不受控制,震盪空氣,發出了一道低沉的男聲:

“奧黛麗小姐,我是心理鍊金會的會長埃裏克.德雷克,我希望見你一面,討論你成爲心理鍊金會評議團委員的事情,我就在附近的公園內。”

說完這句話,蘇茜長長地鬆了口氣,恢復了原本的嗓音:

“奧黛麗,有個怪傢伙找你,我,我記不清他長什麼樣子了,他,他直接將想說的話放入了我的心靈島嶼內!”

奧黛麗的瞳孔略有放大,旋即恢復了正常,她表面看似平靜地點了點頭:

“他在公園哪個地方?”

說話間,奧黛麗已悄然虛擬出一個人格,通過集體潛意識大海,進入了蘇茜的心靈島嶼,檢查那裏是否還潛藏着來自外界的意識或者認知的扭曲。

“我,不記得了……我當時正在散步。”蘇茜邊回憶邊說道。

然後,她小幅度地搖了搖尾巴道:

“我認爲你不應該去,這很危險。”

通過“虛擬人格”確認蘇茜沒有其他隱患後,奧黛麗微不可察地呼了口氣道:

“如果不去,會更受懷疑,那樣一來,危險同樣不可避免,甚至會波及這棟房屋內的其他人。”

而且,這也是一個機會,就像“倒吊人”先生說的那樣,既然末日終將來臨,那所有的不帶來災難的努力和嘗試都是有意義的……奧黛麗在心中補了一句後,轉而說道:

“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蘇茜,你剛纔還有遭遇什麼事情嗎?”

蘇茜“汪”了一聲道:

“沒有。

“奧黛麗,你真的要去?”

“嗯。”奧黛麗給出了確定的答案。

“那你可以帶着我嗎?就像之前那樣,在他們眼裏,我只是一條狗。”蘇茜鼓起勇氣說道。

“不,不用,我很快就會回來,相信我,我會得到神靈庇佑的。”奧黛麗淺笑迴應道。

安撫好蘇茜,她利用“心理學隱身”的能力,像正常出門一樣,一步步離開了豪華別墅。

等她遠離了這邊,一樓角落裏,某個正在打掃的僕人突然低下腦袋,用很小的聲音吐出了他根本沒有學過的一個個單詞:

“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愚者……”

…………

灰霧之上,古老宮殿內。

坐在“愚者”位置的那道身影自然地查看起新成形的祈禱光點,發現那位“信徒”非常陌生。

“和‘正義’小姐家的環境一致……疑似受到侵入心靈島嶼的‘虛擬人格’引導……‘正義’小姐通過這種方式規避監控,祈求庇佑……”那道身影迅速有了判斷,然後將相應的情況轉給了本體。

幾秒後,克萊恩進入“源堡”,讓遺留在這裏的一條條“靈之蟲”鑽回了體內。

“‘正義’小姐越來越有高序列‘觀衆’的風範了……”克萊恩暗讚一聲,將目光投向了代表“正義”的那顆深紅星辰。

…………

有着湖泊的那座公園內。

奧黛麗剛剛進入,就看見一輛大型馬車駛了過來,車伕是個戴陳舊禮帽,穿深色夾克的普通中年男子。

可是,在奧黛麗的眼裏,這車伕根本不存在,因爲他沒有對應的心靈島嶼和意識活動。

也就是說,車伕只是一個幻象、假人,馬車的主導者是馬匹本身。

幾秒後,這輛大型馬車停在了奧黛麗的面前,廂門吱呀一聲打開。

“請進。”一道低沉的男聲從裏面傳了出來。

奧黛麗微提裙襬,登上馬車,看見了一位坐在黑色輪椅上的先生。

他淡黃的眉毛很長,頭髮整齊地往後梳着,額頭有些許皺紋,臉龐呈現一種不正常的慘白。

“德爾勞先生?您不是已經死去了嗎?”奧黛麗認識眼前這位先生,恰當地表現出了自己的詫異。

“對一名‘觀衆’來說,死亡只代表一個身份的終結,在別的戲劇裏,我依舊活着。”坐在黑色輪椅上的老派紳士微笑迴應道,“除了前王室醫學顧問,貝克蘭德醫學院前任校長這個身份,我還是大海上的‘黑座之王’巴洛斯.霍普金斯,是著名隱士埃裏克.德雷克,等等,等等。”

“那我該怎麼稱呼您?”奧黛麗一邊用眼角餘光看着車門自動關上,一邊很有教養地問道。

那位老派紳士摩挲着座椅兩側的輪子道:

“你可以稱呼我會長先生,也可以繼續叫我德爾勞先生。”

他隨即指了指車廂左側的那排位置:

“坐吧,我們先去一個地方,然後再討論你成爲心理鍊金會評議團委員的事情。”

奧黛麗輕輕頷首,平靜地坐了下來。

她一點也沒掩飾地將目光投向了窗外,略感愕然地發現只是一個眨眼的工夫,公園就變成了一座陌生的城市,籠罩着夜色的城市。

城中聳立着一座座極有神祕氣息和暗黑感覺的華麗建築,行走着一位位戴禮帽穿風衣的紳士與衣裙繁複陰沉的女性。

奧黛麗目光一掃間,看見馬車旁一位紳士臉上長着黑色的短毛,嘴裏露出了尖銳的犬牙。

這是一名狼人。

PS:週一求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