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奇蹟只能一時

如果說賈斯敏之前還頗爲享受男士們投來的種種目光,那現在,她只剩下擔憂和恐懼。

她再次加快了腳步,就彷彿正被弗薩克人追逐。

終於,賈斯敏在那些男人靠近前,衝進公寓,擺脫了他們。

呼……少女拍了拍胸口,暗自決定以後少在夜晚外出。

她這才認知到,超乎想象的美貌也有不好的地方。

平復了一下心情,賈斯敏沿昏暗的樓梯上至三層,回到自家外面,用隨身攜帶的鑰匙打開了房門。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父母的牀前,又一次藉助月光審視起他們的容顏。

和她不久前出門時相比,她的父親和母親臉龐變得相當紅潤,白髮和皺紋都少了很多,鼾聲更是幾乎沒有。

他們真的恢復了健康……賈斯敏難以遏制地露出笑容,極爲明顯地鬆了口氣。

察覺到動靜,她的母親眼皮動了一下,緩緩睜了開來。

賈斯敏屏住呼吸,收斂住笑容,準備給母親一個驚喜。

她的媽媽半坐而起,望了過來,表情突然變得極爲驚恐。

“你是誰?”這位婦女嗓音尖利地問道,並用力地推起身旁的丈夫。

我是誰?賈斯敏被問的有點呆住,一時竟不知該怎麼回答這個簡單的問題。

此時,她的父親也醒了過來,又疑惑又警惕地看着眼前這位美麗的少女。

“出去!要不然我會喊警察上來!”賈斯敏的母親離開睡牀,抄起了擺放在旁邊的燭臺,將它作爲武器。

“我們不歡迎小偷。”賈斯敏的父親還算客氣地下達了驅逐令。

他知道面對竊賊時,儘量不要太過逼迫,否則很容易讓對方選擇極端的應對方式。

如果沒有妻兒,他也不是太害怕和竊賊搏鬥,可現在,他的肩頭扛着整整一個家庭。

賈斯敏終於回過神來,連忙開口道:

“爸爸,媽媽,我是……”

她話未說完,就迎來了母親劈頭蓋臉地推搡,被她的父親按着肩膀,一直弄出了房間。

至於她說了什麼,這樣的狀況下,沒誰去在意。

哐當!

自家的房門在眼前關閉了,這讓賈斯敏又茫然又無助。

她想要拍門,想要用隨身攜帶的鑰匙證明自己的身份,可就在這時,她聽見母親在對面窗戶處,對下方巡邏的警察道:

“這裏有小偷,有小偷!”

小偷……爸爸和媽媽不認識我了……他們會不會認爲我謀害了自己……警察會相信“全自動許願機”嗎……賈斯敏心中一緊,下意識就決定先離開公寓,避過警察,等天亮再挨個找父親和母親解釋,用共同的回憶取信他們。

蹬蹬蹬,她埋着腦袋,在聞聲出來的鄰居圍觀下,沿樓梯快步下行,衝出了公寓。

一路跑至附近小巷,避開了從大街過來的警察,賈斯敏喘着氣,停了下來,眼淚不由自主就滑過臉龐,落往地面。

突然,一隻手伸了過來,捂住了她的嘴巴,將她拖到了巷子僻靜處。

“多少錢?多少錢我都給……”一道滿是醉意的,含含糊糊的嗓音響在了賈斯敏耳畔,似乎將她當成了站街女郎,且無法抗拒她的誘惑。

賈斯敏努力掙扎着,又驚又怕又絕望。

就在她覺得自己快要崩潰時,那醉漢的手鬆開了。

“小姐,你沒事吧?”一道粗啞的男性嗓音隨之響起。

賈斯敏先快步離開了醉漢所在的區域,然後才轉過身來,看見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

“他,他想……”賈斯敏說着說着就哭了起來。

那位警察憐惜地看了她一眼道:

“我們會將他送上治安法庭的,不過,小姐,你需要和我回警察局一趟,錄個口供。”

賈斯敏正處於極端惶恐極端無措的狀態,下意識就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她坐到了附近警察局的口供房內,對面是剛纔那位警察和他的同事。

“也就是說,他從來沒詢問過你是否爲站街女郎,而你從來沒有做過招攬顧客的暗示?”那位警察斟酌着語言道。

他擔心說的太直白會傷害到眼前的美麗少女。

賈斯敏捧着咖啡杯,低頭喝了一口道:

“嗯,我剛到那條巷子。”

“好的,就到這裏吧。賈斯敏小姐,可以告訴我們你家在哪裏嗎?我們會派人送你回去的。”另外一名警察討好問道。

想到父母的反應,想到那一道道噁心的目光,賈斯敏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快哭出來般說道:

“我和父母有了矛盾,暫時回不了家,或許你們可以送我去最近的旅館……”

說到這裏,她才想起自己身上只剩幾便士,根本沒法住太好的旅館,而那種廉價旅館對她來說幾乎就等於危險。

最先那名警察怔了一下道:

“好。”

送賈斯敏到最近旅館的途中,這名警察猶豫了好幾次終於開口道: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準備做站街女郎,可以直接來找我,不需要,不需要那麼辛苦……”

聽到這句話,賈斯敏覺得自己的精神快要崩潰了,就和當初被火燒傷後,初次看見那張臉孔時的感覺相差不同。

這讓她極度沒有安全感,沉默着未做回答。

還算幸運的是,那名警察沒有強迫她,一路將她送到了最近那家旅館的門口。

“不用了,我自己會進去的。”賈斯敏回絕了對方送她到房間的提議。

等到那名警察離開,並未真正辦理住宿的她快步走出了旅館。

她想去市政廣場,去那臺“全自動許願機”處,取消上一個願望。

這樣的美貌實在太可怕了!

走了幾步,賈斯敏將披在肩膀處的圍巾取下,一層又一層纏到了臉上,就和今晚第一次出門時一樣。

那時,她的臉還殘留着火焰燒傷的痕跡,缺失的鼻子和受損嚴重的嘴脣讓她像個惡魔。

乘坐無軌公共馬車抵達市政廣場後,她又一次進入那條街道,看見了那臺黃銅色的“全自動許願機”。

賈斯敏的內心頓時安定了一些,加快腳步,來到了那臺機器前。

然後,她茫然了,不知道該怎麼操作才能解除上一個願望。

“你第一個願望屬於免費嘗試,不算在三個願望內,所以,你還有一個願望。”這時,賈斯敏聽見了那位梅林.赫爾墨斯先生的聲音。

她扭頭望去,只見街道對面,煤氣路燈旁,昏黃光芒下,那位戴着高高禮帽的魔術師正平靜地看着自己。

“好,好的。”賈斯敏忙不迭拿出1枚銅便士,將它投入了“全自動許願機”。

“我希望我的上一個願望取消。”她邊閉眼默唸,邊握住扳手,轉了一下。

“篤”。

她又一次聽見了那略顯沉悶的敲擊聲。

睜開眼睛後,賈斯敏衝向旁邊的商店,駐足玻璃窗前,一層層摘下了纏繞於臉上的圍巾。

她又看見了自己,那個不算漂亮的少女。

賈斯敏頓時放鬆了下來,本能地回頭望向“全自動許願機”,可卻發現它和那位梅林.赫爾墨斯先生一起不見了。

“讚美女神,感謝赫爾墨斯先生。”賈斯敏真誠地在胸口順時針點了四下。

她隨即拿着最後那枚銅便士,坐上了回家的無軌公共馬車。

這一路上,沒誰將位置讓給她。

當她的身影消失於這條街道時,克萊恩又出現在了街邊,手中拿着一面花紋古老的銀鏡。

“偉大的主人,您爲什麼不在最後說一句‘太過貪婪只會讓好事變成壞事’或者‘願望總是有代價的’?這樣可以讓整件事情顯得更有哲理,上升到寓言的層次。”鏡子表面,一個個銀色的單詞跳躍了出來。

克萊恩笑了笑道:

“最大的問題在於,我無法用正常的辦法滿足她變得非常非常非常美麗的願望,‘謊言’只能在一定程度內做調整。

“所以,我不得不將一件源自魔女的封印物的其中一個效果‘嫁接’到她的身上,這導致她在獲得驚人美貌的同時,也附帶上了可怕的魅惑能力,讓周圍的男人無法抗拒。”

那件封印物屬於“審判”休,是魔女雪曼的遺物。

——因爲休保存時出現疏漏,雪曼的非凡特性和裝它的盒子融合在了一起,成爲了一件負面效果驚人的封印物,這導致休的弟弟看那個盒子的眼神都變得不對。

爲了解決這個問題,休向“愚者”先生許願,請祂封印了這件物品。

隨口說完,克萊恩看了眼“魔鏡”:

“阿羅德斯,你是在安慰我嗎?”

“沒有,主要問題還是她太貪婪了,如果她只想變得美麗,不附加那麼多‘非常’,那結果會相當好。”鏡子表面,銀色的單詞飛快浮現。

“也是,那屬於‘謊言’可以調整的範圍。”克萊恩點了點頭,對阿羅德斯道,“‘謊言’對容貌的調整確實可以永久固化,但這始終和原本的肌肉、皮膚和骨骼結構存在一定的區別,過個十幾年,等她逐漸有了老化跡象,調整部分和未調整部分的不同就會慢慢加劇,臉部將顯得相當古怪和僵硬,除非她真的變成了‘無面人’,時時可以修正問題。”

說到這裏,克萊恩笑着搖了下頭:

“謊言終究只是謊言。”

然後,他邊往街道另外一頭行去,邊繼續說道:

“而且,就算她真變得美麗,將來是否會過得更好也是一個未知數,誠然,美麗可以讓她獲得很多資源,讓她嫁給一個‘王子’,可她本身的修養、性格和知識層次大概率無法維繫那樣的生活太久。

“嗯,不排除她擅於學習,能從各種經歷裏豐滿自己,最終駕馭住美好生活的可能,但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呵呵,奇蹟只能一時,命運總是漫長。”

和“魔鏡”阿羅德斯的對話中,克萊恩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了街道盡頭。

他對“奇蹟師”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

…………

回到自家所在的那棟公寓後,賈斯敏沒嘗試開門,用了很大的勇氣才伸手敲擊起門扉。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她的母親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噢,你終於回來了。”她媽媽先是鬆了口氣,接着異常驚恐地問道,“你,你的臉?”

賈斯敏擠出笑容道:

“被治好了,一位擅於創造奇蹟的先生。”

“全自動許願機”先生。

就在她母親和父親懷疑女兒被魔鬼影響了時,幾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上了樓梯,走了過來。

爲首者是位女士,有着淡藍色的眼眸和讓人安靜的笑容。

“賈斯敏小姐,我們有些事情想問你。”這位女士禮貌地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