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第三個願望

賈斯敏聽得一陣激動,但還是有點不放心:

“這,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在她看來,之前的免費嘗試不需要付出代價不表示之後的許願也是這樣。

克萊恩正了正頭頂高高的禮帽,微笑說道:

“你付出的便士就是代價,實現願望後需要承受的相應變化也是代價。”

賈斯敏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不再猶豫,將手探入衣兜,試圖摸出幾枚銅便士,完成許願。

可是,她的衣兜裏面空空蕩蕩,除了一張手絹,什麼都沒有。

在家裏待了太久的她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接觸過金錢。

而之前,她從家裏到市政廣場,依靠的是步行,沒有乘坐無軌公共馬車。

“我,我,可以先回家一趟嗎?”賈斯敏又懊惱又不好意思地問道。

“當然,這是你的自由,但我不保證‘全自動許願機’會始終在這裏等你。”克萊恩用魔術師的口吻笑道,“有的時候,它很任性。”

賈斯敏“嗯”了兩聲,道了句謝,轉過身體,往着市政廣場相反的方向小跑而去。

她越跑身體越是輕鬆,又找回了被燒傷前的健康狀態,變回了那個只有十七八歲的青春少女。

於她而言,這是夢中才會出現的場景。

當然,作爲一個普通人,奔跑了一陣後,她也漸漸感覺到了疲憊,不得不放緩腳步,開始慢行。

夜晚清涼的風吹來,高空雲層裏透出了一顆又一顆璀璨的星辰,街道旁的樹木輕輕搖晃,在地上灑下了搖曳的身影,這一切是如此的安靜和美好,賈斯敏只覺自己身心都放鬆了下來,所有煩惱隨之遠去。

受傷以來,她還是第一次這麼心情寧和,不知不覺就帶上了些許笑意。

走了大概五六分鍾,她忽然聽見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咦,賈斯敏?”

賈斯敏側頭望去,看見了張熟悉的臉孔,那是她原本的鄰居,漢米爾太太。

“晚上好,漢米爾太太,好久沒見到你了,你是要去參加狂歡節嗎?”未戴圍巾的賈斯敏發自內心地笑道。

漢米爾太太是個頭髮有點花白的婦人,她仔細打量了賈斯敏幾眼道:

“自從你們搬走,就沒有見過了,聽說你在之前的轟炸裏受了傷?”

“嗯,但已經好了。”賈斯敏重重點頭道。

她隨即問道:

“朱莉現在怎麼樣了?”

朱莉是漢米爾太太的長女,是賈斯敏過去的玩伴。

漢米爾太太的表情一下蒙上了陰霾:

“她被,她被弗薩克人欺負,因此死去了……”

賈斯敏怔了一下,於悲傷的同時聯想到了自己的經歷。

曾經有弗薩克軍人闖到她家裏,試圖侮辱她,但看見她被火燒燬的臉龐後,只是給了她一腳,就離開了。

“可憐的朱莉。”賈斯敏悲痛而誠懇地在胸口順時針點了四下,畫出繁星。

聽說了過去朋友的遭遇,她才發現自己或許還是算較爲好運的那個。

告別了漢米爾太太,賈斯敏一路走回了自家所在的那棟公寓。

抵達家門外,她緩了過來,心情恢復了不少,開始期待父母看見自己變回原本樣子的表情。

他們應該不會再把痛苦壓在心裏,裝出沒什麼事情發生的樣子,他們肯定會激動地流淚,高興地擁抱住我……賈斯敏取下掛在脖子上充當項鍊的鑰匙,邊浮想聯翩,邊打開了房門。

屋內一片昏暗,無論蠟燭,還是煤氣壁燈,都沒有被點燃。

外間的那張牀上,一重一輕的鼾聲傳來,與市政廣場的熱鬧形成了某種對比。

他們都睡着了……是啊,他們平時工作都很辛苦……賈斯敏輕輕關上房門,走到父母牀前,藉着窗外照入的緋紅月華,安靜地將目光投了過去。

爸爸頭上多了好多白頭發,他的法令紋變得好深……媽媽睡覺都皺着眉頭,她的臉有點脫皮了,又幹又糙……賈斯敏這才發現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認真地審視過父母的臉,竟不知他們已蒼老了這麼多。

戰爭前,她的父親是一名會計師,收入還算不錯,租得起聯排的房屋,可以讓妻子不外出工作,專心地照料家庭,而現在,他只能進入布料工廠,做繁重的勞動,賈斯敏的母親也不得不離開家庭,成爲紡織女工。

爸爸的身體也越來越差了,總是咳嗽,不過,他已經通過了最近的政府僱員統一考試,等面試結果公佈,就能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了……媽媽一直抱怨她的眼睛她的胳膊越來越不好……賈斯敏深深地看着父母,沒去叫醒他們。

她已經想好了自己的第二個願望。

放輕腳步,賈斯敏進入裏面那個房間,從自己幾乎快空掉的儲蓄罐裏倒出了最後幾枚便士。

然後,她離開公寓,登上了一輛無軌公共馬車。

——她害怕去得太遲,“全自動許願機”已消失不見。

此時,公共馬車上的乘客很多,大部分都是去參加狂歡節的,賈斯敏左右各看了一眼,見沒有位置,只好扶着支架,站在過道上,與不少人擠在一塊。

十分鐘出頭,她到站下車,拐入了之前那條街道。

當那個鑲嵌着幾塊玻璃的黃銅色機器映入她眼簾後,賈斯敏無聲鬆了口氣,快步靠近。

這個過程中,她環顧了一圈,沒發現那位叫做梅林.赫爾墨斯的魔術師先生。

“真的全自動,不需要他在旁邊?”賈斯敏疑惑地低語了一句。

她沒去浪費時間,掏出1便士的銅幣,將它投入了“全自動許願機”內部。

“我希望我的父母身體恢復健康,希望家庭變得富裕。”賈斯敏小聲地說出了自己的願望,並閉上眼睛,等待奇蹟發生。

下一秒,她聽見了叮噹的聲音,就像有硬幣從“全自動許願機”內滾了出來。

賈斯敏愕然睜眼,看向前方,只見自己剛投進去的那1便士銅幣已落在了投幣口外的小托盤內。

這個願望無法實現?呃,一個願望裏不能包含太多的內容?我剛纔許的其實等於兩個願望……有燒傷被治好的經驗在前,賈斯敏並沒有懷疑“全自動許願機”出了問題。

她認真想了想,又將那1便士的硬幣塞入了投幣口,接着低下腦袋,小聲許願:

“我希望我的父母身體恢復健康。”

這一次,她聽見“全自動許願機”內響起了輕輕的敲擊聲:

“篤。”

賈斯敏見那枚銅幣沒被吐出,知道自己這個願望已得到實現,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看一看父母的狀況。

按捺住激動,她又投入了第二枚1便士硬幣。

她本打算許下讓家庭富裕的願望,可想到父親基本確定要成爲利蒙市的政府僱員,家庭收入又能得到保障,忍不住產生了別的念頭。

十歲後,她就已經認知到自己一點也不好看的事實,這不是說周圍的人會嫌棄她,會說她容貌不及格,而是她的玩伴裏,有兩位少女長得頗爲美麗,這讓她們在很多時候都能受到優待,體會到世界的善意。

這樣的比較下,賈斯敏難免會夢想自己隨着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漂亮,可事實證明夢想只能是夢想。

不過,這次,夢想完全可能變成真的,因爲她面前就有一臺可以創造奇蹟的,非常神奇的“全自動許願機”。

如果我能變得美麗,我就可以找到很好的丈夫,一樣可以讓家庭狀況得到改善……賈斯敏就彷彿聽見了魔鬼在自己耳邊低語,無法控制地閉上雙眼,許下了願望:

“我希望變得非常,非常,非常美麗。”

她用了三個非常來修飾美麗。

她話音剛落,“全自動許願機”的“門扉”又一次打開了,一張銀白色的面具被推了出來,蓋在了賈斯敏的臉上。

賈斯敏刷地睜開眼睛,正好看見那張面具消失。

與此同時,她似乎和什麼事物連接在了一起。

她飽含期待地轉過身體,又一次來到街邊的商店前,利用煤氣路燈的光芒和窗戶上的玻璃看到了自己現在的樣子。

賈斯敏一時沒法具體描述五官和臉部輪廓有了什麼變化,只知道在這一刻,連自己都沉溺在了那樣的美貌裏。

她的鼻子變挺了,她的嘴脣豐潤了不少,她的眼睛變大了,很是水潤,她的皮膚嫩的就像牛奶布丁,她和原本只剩下一點點相似。

“這,這就是神蹟嗎……”賈斯敏由衷地,難以遏制地發出了一聲讚歎。

她沉迷地欣賞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抽回目光,向“全自動許願機”行了一禮。

她旋即腳步發飄地走向公共馬車站臺,路上,一道又一道目光投向了她。

砰!

一位男子因爲太過專注地看她,撞到了煤氣路燈杆上。

賈斯敏抿嘴一笑,什麼都沒說,登上了無軌公共馬車。

車上的人依舊不少,所有座位都被佔滿了。

就在賈斯敏努力尋找位置時,好幾位男士擡起屁股,直起身體,望着她笑道:

“小姐,你可以坐這裏。”

賈斯敏一時有點愣住,沒想到自己竟能收到如此多的善意。

她沒有推辭,就近坐了下來,並對讓座男士展露出了笑顏:

“謝謝你。”

那位男士的表情變得極爲生動,謙虛地說道:

“這是位紳士應該做的。”

賈斯敏還保留着之前封閉在家裏養成的習慣,沒有多說什麼,安靜地坐到自家附近,下了馬車。

走了幾步,她突然感覺有人在看自己,忙扭頭望了過去。

那是個喝的醉醺醺的男人,他正用一種無法描述的噁心目光看着賈斯敏。

賈斯敏嚇了一跳,忙快步往公寓走去,可途中遇到的男子都相繼露出了類似的眼神,似乎隨時會化身野獸。

這一刻,賈斯敏覺得自己就像在荒野裏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