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全自動許願機

間海郡,利蒙市。

賈斯敏將圍巾包裹在臉上,走出了公寓的大門。

她聽說一年一度的利蒙狂歡節已經開始,想去市政廣場那邊看一看。

去年這個時候,因爲戰爭的緣故,狂歡節沒有舉行,讓賈斯敏很是失望,而之後,她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創傷,一直躲在家裏,不敢也不想外出。

或許是自我封閉了太久,且始終侷限在家中那麼狹窄的環境裏,賈斯敏最近總是想上街,想到處走一走,就像過去那樣。

目光一轉間,她從街邊商店的大型玻璃窗上看到了現在的自己:

全身漆黑,沒有一點雜色,長裙到腳踝位置,帽子的網紗遮住了大半張臉孔,從眼睛下方到脖子處被一塊圍巾層層包裹着,兩隻手掌分別戴着一隻毛線織成的手套。

這和賈斯敏記憶中開朗活潑的自己截然不同。

之前那場戰爭裏,一枚炮彈炸燬了賈斯敏和她父母原本的家,並且帶來了一場火災,燒燬了她的臉龐,讓她的身體到處都是創傷。

如果不是足夠幸運,賈斯敏早就因那嚴重的傷勢死去,可就算這樣,她也覺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在那一刻被終止了。

現在的她,鼻子被燒掉了,只剩下兩個黑乎乎的孔洞,臉上、脖子上、手上有不少火焰留下的痕跡,如果行走於黑夜裏,完全可以扮演惡魔。

賈斯敏記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情是,搬到這棟公寓的第一天晚上,她睡前在公共盥洗室清理完身體,剛走出門口,就看見一位少年過來,而這少年也看見了她。

緋紅的月光照耀之下,那少年露出了極度驚恐的表情,似乎隨時會跳起來,轉過身,狂奔而去。

最終,他控制住了自己,只是往旁邊走了幾步,不敢再看賈斯敏的臉。

這刺穿了賈斯敏脆弱的心靈,從那天開始,她不再出門,即使要清理身體,也會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

在這方面,她心中是非常感激自己父母的,因爲他們什麼都沒說,努力地維持着生活,依靠原本的積蓄和後來找到的工作,勉強支撐住了家庭,不需要賈斯敏外出獲取薪水。

走了一段距離,賈斯敏看見了狂歡節的主場地——利蒙市政廣場。

那裏人頭的攢動,那裏各種情緒的宣泄,那裏熱烈的氛圍,讓賈斯敏下意識止住了腳步。

她不敢靠近,害怕被人注意到打扮古怪的自己,害怕一不小心就讓圍巾脫落。

遲疑了幾秒後,她完全停了下來,在街邊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了下去,專注地眺望起市政廣場。

不知道過了多久,賈斯敏才察覺到周圍多了個人。

那是位穿黑色長袍,戴高高禮帽的年輕男子,就像是來自馬戲團的魔術師。

市政廣場在那邊……賈斯敏本想提醒一句,但嘴脣翕動了幾下後,還是沒有張開。

她不敢也不想和別人說話。

可是,那名年輕男子主動走了過來,摘下禮帽,微微彎腰道:

“小姐,你知道這臺機器是做什麼的嗎?”

機器?賈斯敏下意識擡頭,有些茫然地循着那年輕男子的目光,望向了旁邊。

煤氣路燈下,一個狹小衣櫃般的機器不知什麼時候立在了那裏。

它表面呈黃銅色,鑲嵌着幾塊沒有什麼透明度的玻璃,齒輪、軸承、鉚釘、金屬管等零件直接暴露於外,顯得非常粗獷。

賈斯敏收回目光,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那臺機器是做什麼的。

同時,這也表達了她拒絕交流的意圖。

“它叫‘全自動許願機’。”那年輕男子笑着介紹道,“這是我的發明,可以自動化地實現操縱者的願望,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梅林.赫爾墨斯,一位流浪的魔術師。”

“全自動許願機”……賈斯敏發現自己每個單詞都能聽懂,卻沒辦法將它們組合在一起。

“你可以試試,作爲第一位體驗者,免費。”化身梅林.赫爾墨斯的克萊恩含笑說道。

賈斯敏搖了搖頭,拒絕交流。

克萊恩一點也沒氣餒,看了對方一眼道:

“比如,你可以許一個讓自己變回原本樣子的願望。”

這句話如同一支利箭,射入了賈斯敏的心中,驚得她站了起來,慌忙退後,試圖離開。

她懷疑對方已看見了自己現在的樣子。

“不試一試你又怎麼知道願望不會實現呢?又不需要你付出什麼。”克萊恩看着她的背影,語速不快不慢地說道。

賈斯敏的腳步漸漸放緩,最終停了下來。

如果能夠變回原本的樣子,哪怕需要付出大筆的金錢,她也是願意去追逐的。

但她知道,自己心底的願望是金錢沒法實現的。

不用付出什麼……免費嘗試……萬一實現了呢……賈斯敏腦海念頭起伏,就如同被魔鬼誘惑般緩緩轉過了身體。

“真的?”她嗓音生澀地問道。

克萊恩指了指那臺機器:

“我可以退出十米遠,而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轉一下那臺機器上的扳手。

“不用你摘掉帽子和圍巾。”

最後這句話打動了賈斯敏,她快速點了下頭道:

“好。”

等到梅林.赫爾墨斯退出了一段距離,賈斯敏才靠近那臺機器,小心翼翼地探掌握住了“門扉”上的扳手。

她其實很擔心自己轉動後會遭遇惡作劇,比如被水澆到頭上——這是每年狂歡節都會發生的事情,她和她的朋友們曾經也這樣捉弄過別人,但和可以實現願望相比,她覺得這是可以承受的。

就算最終證明根本不會有實現願望這種好事,這也可以當成她參加狂歡節的體驗。

“轉動之前記得許下你的願望。”不遠處的克萊恩提醒了一句。

賈斯敏定了定神,近乎無聲地說出了自己的願望:

“我想變回被火燒傷前的樣子。”

說完,她又緊張又期待地轉動了扳手。

下一秒鐘,那臺“全自動許願機”的“門扉”打開,伸出來一根普普通通的原木色手杖,觸碰了賈斯敏的額頭一下。

而賈斯敏沒注意的時候,她手上多了枚鑲嵌紅寶石的金戒指。

等到那原木色的手杖縮回了“全自動許願機”內部,這枚鑲嵌紅寶石的金戒指也跟着消失了。

齒輪轉動的聲音裏,賈斯敏看見機器的“門扉”緩緩合攏。

這就結束了?她有點茫然地想道。

她沒有體驗到願望實現的感覺,也未遭遇惡作劇,一切都顯得那樣怪異。

“祝賀你,願望實現了。”克萊恩走了回來,輕輕鼓掌,如同一位見證者。

願望實現了……這怎麼可能……賈斯敏剛閃過這樣的念頭,突然感覺圍巾底下多了點什麼。

那只剩兩個黑色孔洞的地方又有事物頂了起來!

賈斯敏遲疑而緩慢地擡起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臉孔,清晰感覺到了鼻子的存在。

而她呼吸時的體驗同樣證明了這一點。

她猛地轉過身,背對梅林.赫爾墨斯,走到街邊一家商店前,就着煤氣路燈的光芒,將目光投向了玻璃窗上。

緊接着,她一層層取下了包裹着臉部的圍巾。

一張眼睛不算大,鼻子不算挺,嘴脣不算豐潤,長着少許雀斑的少女臉孔映照在了窗戶上。

賈斯敏下意識擡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內又是光芒又是霧氣。

過了幾秒,她擡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臉孔,回身望向梅林.赫爾墨斯道:

“您,是神嗎?”

“我只是一個喜歡創造奇蹟的魔術師。”克萊恩微笑指了指旁邊的機器,“你最該感謝的是它,‘全自動許願機’。”

“全自動……”賈斯敏情緒激盪,下意識重複了一遍。

克萊恩點了點頭道:

“對,不需要別人幫忙,可以自行運轉的‘全自動許願機’。

“你可以理解成瓦斯計費器,只要投入硬幣,就能像獲得煤氣一樣實現願望。

“具體的步驟很簡單,投入1便士,許下你的願望,然後轉動扳手。

“記住,只能實現三個願望。”

解釋的同時,克萊恩在心裏自嘲了一句:

如果哪天我不幸死去,變成了封印物,希望是類似“全自動許願機”的東西。

——離開間海郡首府康斯頓城後,克萊恩改變了實現他人願望的方式,免得自己無聊:

人總是要學會在枯燥的工作中尋找樂趣。

這真是神奇啊……賈斯敏簡直找不出語言來描述自己內心的感受。

她激盪的情緒都因此沉澱了不少。

“它,我是說這臺‘全自動許願機’,會一直在這裏嗎?”賈斯敏猶豫着開口問道。

克萊恩笑了笑道:

“不會。

“它可能會在這裏待三天,也可能沒那麼久,或許太陽升起的時候,它就會消失。

“但它不會永遠不見,或許有一天,你又會在街道拐角的地方看見它。”

賈斯敏腦海亂糟糟的,難以理清自己的思緒,只能對着那臺機器,認真地鞠躬道:

“謝謝您,‘全自動許願機’先生。”

然後,她又對克萊恩行了一禮:

“謝謝您,赫爾墨斯先生。”

話音未落,賈斯敏一下記起了梅林.赫爾墨斯剛纔說的話語,又期待又驚喜又頗爲不好意思地問道:

“可以實現三個願望?”

“對,但之後不再免費,需要投入硬幣。”克萊恩一點也不介意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