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新的任務

埃姆林隱約感覺到“大地”和“月亮”兩條非凡途徑可能存在一些異常,但沒有當面向洛雷託大主教提出這個問題。

他看起來不會回答……還是等下次塔羅聚會,請教“世界”、“倒吊人”他們……埃姆林邊微不可見地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清楚神恩者和神眷者的區別,邊暗自嘀咕了兩句。

他沒考慮尋求“愚者”先生的解答,是覺得相應的問題也不會太大,沒那個必要,畢竟血族的公爵、侯爵、伯爵們都還活得好好的,大地母神教會也沒有特別負面的消息流傳。

同時,剛纔的猜測也讓埃姆林聯想到了“原始月亮”這個不知是邪神還是高位惡魔假扮的存在,祂對“月亮”途徑有着明顯的影響力,曾經讓不少向祂祈禱的血族當場失控,變成只知道交配和生殖的怪物。

埃姆林懷疑,這就是給予假神啓、假神諭的邪惡存在之一。

見他沒有多問,洛雷託收起手中的文書,思索了下道:

“這就是需要特別注意的問題。

“另外,宗座希望你能在貝克蘭德組建起三到五支以血族爲核心的非凡小隊。”

“黑夜教會和風暴教會沒有意見嗎?”埃姆林一向遵紀守法,最多也就去醫院偷喝些血液,下意識就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洛雷託笑容慈和地說道:

“這正是他們要求的。

“隨着蒸汽教會的絕大部分勢力退出,魯恩的官方非凡者相當緊缺。

“雖然黑夜教會和風暴教會也收編了一批不想離開魯恩的‘機械之心’成員和基層的神職人員,但那終究只是少數,而且他們還得兼顧弗薩克那邊的清理和海外獨立殖民地教會的維持,所以,希望我們能提供一定的幫助。

“這對我們在魯恩傳教有不小的好處,不過,你要記住,在這裏,我們必須足夠剋制,不能大肆傳教,和殘存的蒸汽教會處於同一水準就行了,當然,我們的信徒數量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可能追趕得上現在的蒸汽教會,這需要一代人,兩代人,甚至三代人的努力。”

對,保持現在的規模,有一定程度內的發展就足夠了……大肆傳教多麻煩……埃姆林松了口氣,平靜迴應道:

“好。”

…………

蘇尼亞海,“慷慨之城”拜亞姆。

阿爾傑身穿繡有閃電和海浪符號的主教長袍,戴着一枚金屬製成的風暴聖徽,站在海邊山脈的峯頂,眺望着島上森林的另外一邊。

那裏的樹木少了很多,周圍的丘陵、小山則被一一夷平,顯露出了一個隱蔽的港口。

那是曾經屬於反抗軍的私港,規模肯定沒法和拜亞姆的港口比,但也有中等規模,足以維持很多人的生活。

此時,港口附近已初步建立起來一座風格豪放粗獷的城市,那城市並不大,可能只有拜亞姆五分之一,甚至還不到。

它的中央並排豎立着兩座高塔,一個圓頂,一個尖頂,皆呈奇異的銀色,在太陽照耀下反射出了略顯刺目的光芒。

圍繞着這雙子塔,鋪開了很多條水泥砌成的道路,它們或通向一座座以石頭爲主材料的建築,或連接着寬闊的廣場和訓練場,道旁皆已種上青翠的樹木,給人一種蓬勃繁盛的感覺。

阿爾傑知道,這座城市內目前居住的不只是白銀城的居民,還有來自月城的人。

那些人大量畸形,暫時不太願意和拜亞姆,以及島上其餘城市的居民接觸,只是通過白銀城的人採購必要的生活物資。

據說,他們打算在森林深處修建一座屬於自己的城市,並且只留下一條通往新白銀城的道路。

“這都是‘愚者’先生的信徒,得慢慢引導他們融入羅思德羣島這個整體……暫時可以先不驚擾那些畸形者,讓白銀城居民帶長相還算正常的部分月城人多來拜亞姆……”阿爾傑認真思索着接下來該做的事情。

初步安置好白銀城和月城的居民後,他其實已經完成了“愚者”先生給予的任務,但他認爲自己距離換取“海神”相關身份、權柄和位格還有很遠,所以盡心盡力地處理起了“大遷徙”遺留的各種問題。

坦白地講,阿爾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愚者”先生不給自己事情做,那樣一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攢夠功勳。

而隨着新白銀城建立,展現出了蓬勃的生機,他又敏銳地多了幾分危機感:

白銀城和月城的序列4半神不止一位,並且都是“愚者”先生的忠實信徒,說不定什麼時候,“愚者”先生就將“海神”的身份、位格、權柄和力量賜予其中之一了!

“白銀城有兩件‘0’級封印物,一位序列3聖者,三位序列4聖者,近十件‘1’級封印物,以及少量能夠臨時做‘1’級封印物使用的半神非凡特性……月城有三位半神,五件‘1’級封印物和大量的魔藥配方……這……”阿爾傑只是略作盤點,就發現這兩個屬於“愚者”先生的勢力強大的有點可怕。

他們加起來幾乎等於四分之一個風暴教會了!

據阿爾傑這位樞機主教所知,各大正神教會的“0”級封印物數量在五到八件之間,還活躍於地上的天使不超過四位,在這方面確實要比月城加白銀城強很多。

但在“1”級封印物上,在聖者的數量上,正神教會的優勢就不是那麼大了,尤其後者,更是如此。

——在爆發全面戰爭,上層加大聖者培養力度的情況下,風暴教會現在的聖者數量也才二十位出頭。

“‘海神’教會還沒有半神,但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新的‘海神’出現……而‘愚者’先生座下,還有‘世界’這位天使,有那位‘死亡執政官’,有屬於命運途徑的天使……有我們這些塔羅聚會裏的聖者……”阿爾傑越想越是心驚,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竟然有點遲鈍。

或許是身處其中的關係,他雖然一直有驚歎類似的事情,但直至今天才清晰認知到:

不知不覺間,“愚者”先生的勢力已經發展到了堪比正神教會的程度,就算有一定的差距,也只是差在漫長曆史沉澱出的積累上。

而這距離阿爾傑加入塔羅會,還沒到三年!

“如果不是我親身經歷了這些變化,肯定不會相信。”阿爾傑在心中感嘆了一聲,愈發熱切地想要爲“愚者”先生做點事情,以便儘早攢夠化身“海神”需要的貢獻。

到了那個時候,他就能真正地將目光投向《天災之書》,嘗試着去完成精靈女王高希納姆的囑託了。

收回目光,阿爾傑又看了眼山腳的拜亞姆,只見這座在之前戰爭裏受損不算太嚴重的城市已經重新煥發了光彩,又能被稱爲蘇尼亞海上最繁華的都市了。

此時此刻,風暴教會的牧師、主教、信徒們正配合着新政府的僱員、“海神”教會的人,爲貧民窟內的孩子們、沒有經濟能力的土著們,興建學校和醫院,提供教育、醫療和救濟。

阿爾傑看着道路上來來往往如同螞蟻的人們,看着色彩鮮豔不同於魯恩絕大部分地方的建築羣,嘴角略微勾起,又迅速放了下去。

他眯了眯眼睛,不知在體會着什麼,享受着什麼。

就在這時,他眼前突然浮現出了一片灰白的霧氣。

隨即,他看到了位於霧氣中央的古老宮殿和模糊人影,聽見了來自“愚者”先生的話語:

“一個任務,監控一個叫做維爾杜.加西亞的人。”

伴隨這道神諭的,還有大量而龐雜的信息,它們如雨落下,鑽入了阿爾傑的腦海,讓他知道了維爾杜.加西亞的具體情況。

這是一位隱藏起來的亞伯拉罕家族成員,最近剛離開迪西郡,前來羅思德羣島。

“謹遵您的意志。”阿爾傑不驚反喜,恭敬地低頭回應道。

…………

克萊恩能知道維爾杜.加西亞.亞伯拉罕離開北大陸,奔赴羅思德羣島,是因爲多裏安.格雷在禱告時提及了這件事情。

而他很早就清楚,那位叫做維爾杜的人渴望拯救“門”先生,讓這位天使之王能迴歸現實世界。

克萊恩之所以會讓“魔術師”小姐將幫助“門”先生脫困的其中一個儀式告知亞伯拉罕家族的人,是因爲雙方的信任度還不夠——如果隱瞞,或者給出需要狩獵天使才能佈置儀式的謊言,亞伯拉罕家族的人肯定會懷疑,會讓“魔術師”佛爾思繼續聯絡“門”先生,會嘗試着用別的辦法通過別的渠道來確認。

一旦他們發現什麼,克萊恩就會對亞伯拉罕家族失去控制,無法提前扼殺風險。

如果是前些年,克萊恩還不會太擔心這方面的問題,但隨着末日越來越近,外神們對現實的侵蝕是越來越多,指不定什麼時候亞伯拉罕家族就有成員接觸到相應的事物或信徒,得到正確的儀式。

所以,克萊恩認爲給出其中那個非常難完成的儀式,可以有效取信亞伯拉罕家族的成員,讓他們更進一步地信仰“愚者”先生,變得越來越虔誠,然後,他就可以通過這些虔誠者監控表現出了激進一面的人,掌握他們的軌跡,及時進行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