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緋紅

痛!

好痛!

頭好痛!

光怪陸離滿是低語的夢境迅速支離破碎,熟睡中的周明瑞只覺腦袋抽痛異常,彷彿被人用棒子狠狠掄了一下,不,更像是遭尖銳的物品刺入太陽穴並伴隨有攪動!

嘶……迷迷糊糊間,周明瑞想要翻身,想要捂頭,想要坐起,可完全無法挪動手腳,身體似乎失去了控制。

看來我還沒有真醒,還在夢裏……等下說不定還會出現自以爲已經醒了,實際依然在睡的情況……對類似遭遇不算陌生的周明瑞竭力集中意志,以徹底擺脫黑暗和迷幻的桎梏。

然而,半睡半醒之時,意志總是飄忽如同煙霧,難以控制,難以收束,他再怎麼努力,依舊忍不住思維發散,雜念浮現。

好端端的,大半夜的,怎麼會突然頭痛?

還痛得這麼厲害!

不會是腦溢血什麼的吧?

我擦,我不會就這樣英年早逝了吧?

趕緊醒!趕緊醒!

咦,好像沒剛纔那麼痛了?但腦子裏還是跟有把鈍刀子在慢慢割一樣……

看來沒法繼續睡了,明天還怎麼上班?

還想什麼上班?有貨真價實的頭痛,當然是請假啊!不用怕經理羅裏吧嗦!

這麼一想,好像也不壞啊,嘿嘿,偷得浮生半日閒!

一陣又一陣的抽痛讓周明瑞點滴積累起虛幻的力量,終於,他一鼓作氣地挺動腰背睜開眼睛,徹底擺脫了半睡半醒的狀態。

視線先是模糊,繼而蒙上了淡淡的緋紅,目光所及,周明瑞看見面前是一張原木色澤的書桌,正中央放着一本攤開的筆記,紙張粗糙而泛黃,擡頭用奇怪的字母文字書寫着一句話語,墨跡深黑,醒目欲滴。

筆記本左側靠桌子邊緣,有一疊整整齊齊的書冊,大概七八本的樣子,它們右手邊的牆上鑲嵌着灰白色的管道和與管道連通的壁燈。

這盞燈很有西方古典風味,約成年人半個腦袋大小,內層是透明的玻璃,外面用黑色金屬圍出了柵格。

熄滅的壁燈的斜下方,一個黑色墨水瓶籠罩着淡紅色的光華,表面的浮凸構成了模糊的天使圖案。

墨水瓶之前,筆記本右側,一根肚腹圓潤的深色鋼筆靜靜安放,筆尖閃爍着微光,筆帽擱於一把泛着黃銅色澤的左輪手槍旁邊。

手槍?左輪?周明瑞整個人都愣住了,眼前所見的事物是如此陌生,與自己房間沒半點相像之處!

驚愕茫然的同時,他發現書桌、筆記本、墨水瓶、左輪手槍都蒙着一層緋紅的“輕紗”,那是窗外照進來的光輝。

下意識間,他擡起腦袋,視線一點點上移:

半空之中,黑色“天鵝絨幕布”之上,一輪赤紅色的滿月高高懸掛,寧靜照耀。

這……周明瑞惶恐莫名,猛地站起,可雙腿還未完全打直,腦袋又是一陣抽痛,這讓他短暫失去力量,重心不由自主下墜,屁股狠狠地撞擊在了硬木所制的椅面上。

啪!

疼痛未能造成影響,周明瑞以手按桌,重又站起,慌亂地轉過身體,打量自身所處的環境。

這是個不大的房間,左右兩側各有一扇棕門,緊挨對面牆壁的是張木製高低牀。

它與左門之間放着個櫥櫃,上面對開,下方是五個抽屜。

櫥櫃邊緣,一人高的位置,同樣有灰白色管道鑲嵌於牆上,但它連通的是個奇怪的機械裝置,少許地方裸露着齒輪和軸承。

近書桌的右牆角堆放着類似煤炭爐的事物,以及湯鍋、鐵鍋等廚房用具。

越過右門是一扇有兩道裂紋的穿衣鏡,木製底座的花紋簡單而樸素。

目光一掃,周明瑞隱隱約約看見了鏡中的自己,現在的自己:

黑髮,褐瞳,亞麻襯衣,體型單薄,五官普通,輪廓較深……

這……周明瑞頓時倒吸了口涼氣,心頭涌現出諸多無助又凌亂的猜測。

左輪手槍,歐美古典風味佈置,以及那輪與地球迥異的緋紅之月,無一不在說明着某件事件!

我,我不會穿越了吧?周明瑞嘴巴一點點張開。

他看網文長大,對此常有幻想,可當真正遇到,一時卻難以接受。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葉公好龍吧?過了幾十秒,周明瑞苦中作樂地自我吐槽了一句。

若非腦袋的疼痛依舊存在,讓思維變得緊繃而清晰,他肯定會懷疑自己在做夢。

平靜,平靜,平靜……深呼吸了幾下,周明瑞努力讓自身不要那麼慌亂。

就在這時,隨着他身心的調和,一個個記憶片段突兀跳出,緩慢呈現於他的腦海之中!

克萊恩.莫雷蒂,北大陸魯恩王國阿霍瓦郡廷根市人,霍伊大學歷史系剛畢業的學生……

父親是皇家陸軍上士,犧牲於南大陸的殖民衝突,換來的撫恤金讓克萊恩有了進入私立文法學校讀書的機會,奠定了他考入大學的基礎……

母親是黑夜女神信徒,在克萊恩通過霍伊大學入學考試那年過世……

還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共同住在公寓的兩居室內……

家庭並不富裕,甚至可以說不佳,目前全靠在進出口公司當文員的哥哥維持……

作爲歷史系畢業生,克萊恩掌握了號稱北大陸諸國文字源頭的古弗薩克語,以及古代陵寢裏經常出現,與祭祀、祈禱相關的赫密斯文……

赫密斯文?周明瑞心頭一動,伸手按住抽痛的太陽穴,將視線投向了書桌上攤開的那本筆記,只覺泛黃紙張上的那行文字從奇怪變得陌生,從陌生變得熟悉,從熟悉變得可以解讀。

這是用赫密斯文書寫的話語!

那深黑欲滴的墨跡如是說:

“所有人都會死,包括我。”

嘶!周明瑞莫名驚恐,身體本能後仰,試圖與筆記本,與這行文字拉開距離。

他很是虛弱,險些跌倒,慌忙伸手按住桌緣,只覺四周的空氣都變得躁動,耳畔隱約有細密的呢喃在迴盪,有種小時候聽長輩講恐怖故事的感受。

搖了下頭,一切只是幻覺,周明瑞重新站穩,將目光從筆記本上移開,大口喘起了氣。

這時,他的視線落在了那把閃爍黃銅光澤的左輪手槍處,心頭霍然冒出了一個疑問。

“以克萊恩的家境,哪有錢和渠道買手槍?”周明瑞不由皺起了眉頭。

沉思之中,他忽然發現書桌邊緣多了半個紅色手印,色澤比月華更深,比“輕紗”更厚。

那是血手印!

“血手印?”周明瑞下意識翻開了剛纔按住桌緣的右手,低頭一瞧,只見掌心和手指滿是血污。

與此同時,他腦袋的抽痛依舊傳來,略微減弱,連綿不絕。

“不會磕破頭了吧?”周明瑞邊猜想邊轉過身體,走向那面有裂紋的穿衣鏡。

幾步之後,中等身材,黑髮褐瞳,有着明顯書卷氣的身影清晰映入了他的眼簾。

這就是現在的我,克萊恩.莫雷蒂?

周明瑞怔了一下,因爲大半夜光亮不夠,看不太清楚,於是又繼續往前,直到只差一步就能撞到鏡子。

就着輕紗般的緋紅月光,他側過腦袋,查看額角的情況。

清晰倒映的鏡子如實呈現,一個猙獰的傷口盤踞在他的太陽穴位置,邊緣是燒灼的痕跡,周圍沾滿了血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