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託尼·唐恩?

巨大的喧囂聲刺激着腦部神經,分貝大的能致人耳聾。一道刺眼的白光射入眼眸,太陽穴鼓鼓生疼。

唐恩情不自禁的眯上了眼,但是那白光並沒有消逝,反而擴散到了整個世界。

這他媽是怎麼回事?我置身搖滾會現場嗎?

唐恩心中咒罵着睜開了眼,衝入他眼簾的卻是一張大的嚇人的臉。一張佈滿了汗水黑色的臉,寬鼻翼下兩個黑洞噴出來的熱氣似乎已經沾到了他臉上。裂開的大嘴中森白的牙齒彷彿野生動物一樣令人恐懼,當然還有從那裏面噴出來的口臭。

接下來就是一次激烈的,正面的衝撞。唐恩覺得自己好像被一記重拳擊中了下巴,整個人向後倒去。

嘩啦!他們砸翻了放在身後的一箱水瓶。兩個人的重量壓在那些可憐的塑料瓶子身上,它們不堪重負宣告瓦解。白花花的水噴濺而出,甚至有一道水柱從某瓶口中射出,直接飆到了後面的“池魚”臉上,其他“池魚”彷彿受驚的麻雀沖天而起。

“該死!”

“真他媽見鬼!”

“這是怎麼回事?!”

“隊醫,隊醫!”

“你怎麼踢的?”

“我是被那該死的14號推過來的……我不是有意的……”

唐恩躺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圍在他身邊的陌生面孔,他們中有人一臉焦急,有人則幸災樂禍,還有人捂着臉看不到表情。四周依然很喧鬧,但是剛纔巨大的喧囂聲已經變了調子,那裏面透着噓聲和笑聲。

這是哪裏?他們是誰?這是怎麼回事?

“噢噢!等等,讓我們看看場邊發生了什麼?”現場直播的解說員突然變得亢奮起來,他站起身探頭從頂層看臺向下望去,“森林隊的主力前鋒大衛·約翰森(David`Johnson)在和對方球員的拼搶中被撞向了場邊教練席,可憐的託尼·唐恩教練正好站在場邊指揮比賽……噢!看看地上的慘狀,這真是一次火星撞地球的衝撞!這可比沉悶的比賽有意思多了!”

唐恩躺在地上,他的淺灰色西服已經溼透,皺巴巴的沾着草屑和泥土,看上去就好像剛被用過的抹布。

一個大鼻子黑鬍子,長的有些像超級馬里奧的男人出現在他的視野裏,他麻利的從隨身攜帶的背色皮包中掏出白色手套戴上,然後開始檢查唐恩的身體。

“肋部,有明顯的疼痛感嗎?”他雙手按在唐恩的胸部用力下壓。“下巴……嗯,有些瘀青,牙齒鬆動嗎?”他又掰開唐恩的嘴,歪着頭觀察了一下。儘管他嘴巴上在不停的問着問題,但他顯然並沒有指望自己會得到回答,這些不過是他習慣的自言自語。“然後是……眼睛。”他把目光落在了唐恩的眼部,他發現了一個問題:唐恩的眼珠子好像沒有轉動過,眼皮也沒眨過一次,而且表情呆滯,即不皺眉,也不喊痛,沉默的就像一個死人……

死人!

見鬼,他好像是後腦着地的!

“嘿,託尼,託尼?能聽到我說話嗎?”他伸出手在唐恩眼前晃了晃,語氣明顯比剛纔焦急了許多。

唐恩的眼珠子終於轉動了,他把視線的焦點落在這個人臉上,陌生,但又有些熟悉……

“裁判鳴哨暫停了比賽,他跑向場邊……我解說了三十一年的足球比賽,還是第一次看到主教練被自己球員撞傷的情況!我打賭託尼·唐恩教練一定會成爲新聞人物,儘管他自己也許並不喜歡以這樣的方式出名……”BBC的解說員約翰·莫特森(John`Motson)繼續他的喋喋不休。“森林隊真是倒黴透了,球隊兩球落後,現在他們的代理主教練託尼·唐恩又被自己的球員撞傷了。要知道,這可是他們的主場!在他們的主場!”

同時電視屏幕上開始反覆播放剛纔的一幕。大衛·約翰森在和對方14號的一次激烈拼搶中被對方用力推了一把,隨後這個黑大個斜着身體衝向了站在場邊的託尼·唐恩。但是奇怪的是唐恩原本可以躲開的,他有充足的時間,此時卻彷彿木偶一樣呆站在場邊,眼睜睜看着自己的隊員撞向自己。然後就是讓解說員都忍不住要眯上眼睛,偏開頭,咧着嘴說:“哦,上帝!”的一幕了。

森林隊的球員們焦急的圍在教練席旁,人羣中心自然是躺在地上的唐恩,犯了錯的黑人前鋒大衛·約翰森更是跪在地上不停祈禱。如果自己的教練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可要成爲第一個在球場上殺死自己主教練的球員了。

和森林隊球員的緊張不同,他們的對手大多站在球場內,環抱雙臂看戲,也有好奇心重的人擔負起做全隊探子的職責,不停跑來看熱鬧,然後再跑回去把人羣中的情況和他們的隊友分享。

看臺上的森林隊球迷似乎並不擔心他們主教練的生死,他們在藉此機會大聲咒罵自己球隊的糟糕表現,各種以“F”或者“S”開頭的詞彙從他們嘴中迸出,無數根高高豎起的中指更是把大屏幕上“0:2”襯托得格外刺眼。

森林隊的隊醫加里·弗萊明(Gary`Fleming)還在盡自己的努力,他剛纔明明看到託尼的眼珠子動了一下,怎麼接下來又沒反應了?

他拍拍託尼·唐恩的臉,依然沒有反應。球隊的代理主教練就好像蠟像一樣躺在地上,嘴巴微張,雙眼圓瞪,彷彿看到了什麼很吃驚的事情。

藍色的天幕,棉花糖一樣的白雲,膚色各異表情也各異的臉,喧鬧的環境,這一切都很熟悉,卻又那麼陌生,彷彿距離自己萬里之遙。

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

主裁判示意隊醫自己看着處理,他不能因爲場外的受傷事件讓比賽無休止的暫停下去。他鳴哨讓球員們都回到場上,比賽還要繼續,儘管森林隊球員們已經無心戀戰了。

“可他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險!”弗萊明對主裁判的冷漠很憤怒,他指着還躺在地上的唐恩衝裁判吼道。

“那你就叫救護車來,我只是裁判!”主裁判毫不示弱的頂了回去,“而且,他看上似乎並沒有你說的那麼危險。”他指指弗萊明身後,然後跑回了球場。

弗萊明轉身回去看到唐恩摸着後腦勺慢吞吞的站了起來,他連忙上去扶住他。“你感覺怎麼樣,託尼?”

唐恩茫然的反問:“這是在哪兒?”

弗萊明轉身罵了一句髒話,最近這段時間真是倒黴透了。“德斯,德斯,你過來!”他招手讓教練席上一個金髮男子過來。

被叫做“德斯”的男人跑了過來。“託尼怎麼樣?”他小聲問道。

“糟糕透頂。他剛纔甚至問我這是在哪兒?”

德斯的反應和剛纔的弗萊明如出一轍,他也扭頭罵了一句髒話。

“我懷疑這是他剛纔倒地,後腦受到了撞擊造成的結果。”

“情況很壞嗎,加里?”德斯咬着嘴脣,一臉凝重。

“我不知道,也許好,也許壞。”弗萊明搖搖頭。

“那是什麼意思?”

“好的情況他只是短暫失憶,休息一下就會緩過來。壞的情況……你還需要我說嗎?”

德斯揮揮手,示意他明白了。“那你看現在怎麼辦?送他去醫院嗎?可是現在比賽還在進行,而且我們落後,需要他來指揮比賽……”說着他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託尼·唐恩,可是他驚訝的發現唐恩正在一個人慢慢向球員通道挪。

“嘿!”德斯連忙扔下弗萊明,跑上前去拉住了他的同事。“託尼,你要去哪兒?”在喧鬧的環境中,德斯張牙舞爪的大喊實際上起到的效果只是“低語”。

唐恩回頭茫然的看了看德斯,這個眼神讓德斯看的心寒,現在他們頭頂夕陽的餘暉金光燦爛,但是他完全看不到那對眼眸中有任何光彩流轉。

“託尼,你要去哪兒?”德斯又重複了一句。

“我……我不知道,也許……是回家……”唐恩喃喃道,還想掙脫德斯的手。

弗萊明也從一邊跑了過來:“託尼,你現在不能回家。我們在比賽,你是主教練,你要指揮球隊!”

三個人在通道口的拉扯引起了兩隊替補席,以及看臺上的注意,甚至包括場上的球員們也時不時的會向這裏瞟來幾眼。

唐恩突然笑了:“我是教練?”這太荒唐了,我怎麼可能是教練呢……雖然我是球迷,也經常玩玩足球經理遊戲,但是我怎麼可能是教練呢?這一定是夢,還是該死的惡夢!“好……好吧,你是……”他看着德斯說。

弗萊明在旁邊像介紹初次見面的兩人那樣說道:“他是德斯,德斯·沃克(Des`Walker)。前英格蘭國腳,場上司職中後衛,上個賽季才從隊裏退役,如今他是你的同事,你的助手。”

唐恩點點頭,然後對德斯說:“好的,現在你代我指揮比賽,我要去休息了。”說完,掙開德斯的手,再也不管身後巨大的噓聲和兩個目瞪口呆的人,走進了通道。

弗萊明看看唐恩的背影,又看看德斯·沃克。

沃克重重嘆口氣,轉身走了回去。“這比賽沒法踢了!”

※※※

唐恩坐在通道裏面,背靠牆壁,茫然的看着周圍的環境。在他對面白色的牆壁上是一枚巨大的標誌,紅色的大“蘑菇”下面是三道波浪形曲線,再下面則是一個英文單詞:Forest。

我這是到了哪兒?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他媽不過多喝了一點酒,然後和兩個兔崽子打架,被偷襲了。然後……我怎麼會來到這裏?看看外面那些高鼻樑、藍眼珠說着一口鳥語的人,我在做夢?還是看電影?

唐恩摸摸自己的後腦勺,那裏還隱隱作疼。

狗日的,偷襲老子,打老子後面!

他齜牙咧嘴地咒罵着。

他本是一個球迷,沒事喜歡喝點小酒,在人多的地方看看比賽,比如酒吧……最近這段時間,他喜歡的球隊連續不勝,非平即負。心情本來就不好的他被兩個對立球迷一激,酒勁加上火氣,雙方就動上了手,他以一敵二,毫不畏懼。無奈對方耍陰的,一個在前面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另外一個偷偷繞到他後面給了他一記悶棍。

再然後他睜開眼卻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喧鬧的環境,緊接着被一個黑人撞倒在地。其他人說着他聽不明白的話——他能聽懂他們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詞,但是就是無法理解它們的意思。他覺得自己的大腦似乎被撕裂了,分裂成兩部分,一部分對這種環境很熟悉,另一部分則不知所措惶惶不安。

“我叫什麼?”他喃喃自語,卻又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說的都是鳥語——英語。

“狗日的,這是怎麼搞得?”這次冒出來又成了他的家鄉話了。

唐恩快瘋了,他發現自己的頭腦裏面似乎有兩個完全不同的思維。一會兒讓他相信自己是一個名叫“託尼·唐恩”(Tony`Twain)的英格蘭人,一會兒他又認爲自己是個名叫“唐恩”(Tang`En)的中國四川人。

使勁撞撞牆,終於讓自己的發熱的頭腦稍微冷靜了下來。他開始閉上眼睛仔細搜索。接着他發現自己身處的地方是球場,城市體育場(City`Ground)。而此時正在外面進行的比賽則是一場普通的英格蘭甲級聯賽的比賽,由他所代理執教的諾丁漢森林(Nottingham`Forest)對陣沃爾薩爾(Walsall)。

終於瞭解到自己身處何方的唐恩卻再次呆了,這太匪夷所思了,以至於他的大腦在超負荷運算之後停止響應了。他癱坐在球員通道裏面,對面就是諾丁漢森林隊的會徽,外面響起了巨大的噓聲。而這一切看上去似乎和他已經沒什麼關係了。

※※※

“……以上就是今天下午在城市體育場發生的一幕,森林隊的代理主教練託尼·唐恩站在場邊被他的隊員撞倒,隨後似乎陷入了短暫的昏迷。當他重新起身之後卻徑直走進了球員通道。德斯·沃克代替他指揮完了剩下的比賽,並且出席新聞發佈會。但在發佈會上,沃克教練拒絕透露一切有關託尼·唐恩教練的消息。”

此時的唐恩在哪兒呢?

他正在自己的家中和鏡子較勁呢。

和周圍鄰居的燈火通明,歡聲笑語比起來,託尼·唐恩教練的家陰森的彷彿一座幽靈古堡。晚上八點,還是黑漆漆一片,一盞燈都沒開。藉着外面路燈的微弱光芒,唐恩站在浴室裏看着鏡子中的自己。一個擁有挺拔高鼻樑,深眼眶,藍眼珠,褐色微曲頭髮的中年鬼佬。

而實際上來自中國四川的唐恩不過才二十六歲,此刻鏡中人甚至都有了擡頭紋!三十四歲!這是託尼·唐恩的年齡。在此之前唐恩已經被迫接受了另外一個事實:現在不是他和人打架的2007年了,而是2003年,2003年1月1日。讓他接受這個事實的代價是被撕成了碎片的印有諾丁漢森林隊02-03賽季全家福的新年掛曆。

他不僅莫名其妙的俯身到了一個英格蘭人身上,還向前穿越了四年零三個月!

雖然他從來不覺得自己長的很帥,能夠吸引多少女人的青睞。但好歹那張臉他看了二十六年,並沒有覺得厭煩。現在突然要讓他接受另外一個自己,另外一張臉,他只覺得心裏煩躁。

“這狗日的是誰?!”他衝着鏡子咆哮,然後一拳打碎了鏡子。鏡中的自己頓時變成了無數個,碎片跌落地上發出稀里嘩啦的聲音,無數張臉看着唐恩,彷彿在嘲笑他一樣。

唐恩覺得有些眩暈,他後退一步,靠在光滑的牆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爲什麼會是自己?

在黑暗中靜靜呆了幾分鐘的唐恩漸漸平復下來,他決定先不去思考那麼複雜的問題。他在中國就有一個習慣,一旦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就去找地方喝酒。成都的酒吧遍地都是,說不定還能順便找個一夜情什麼的。他在心中習慣性的把諾丁漢當作了成都,決定出門找個酒吧借酒澆愁。他才不管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呢。

看了一眼外面的陰霾的天空,他披上一件厚厚的風衣走出了門。

※※※

“在自己主場0:3輸給了弱旅沃爾薩爾,森林隊最近確實流年不利。被寄予厚望的保羅·哈特沒有爲球隊帶來好成績,他在上一輪比賽之後向球隊主席尼格爾·多格蒂(Nigel`Doughty)提交了辭職申請,並且很快得到了批准。今天是他們的代理教練託尼·唐恩頭次執教一線隊,沒想到就在場邊被自己人撞傷。讓我們再來看看錄像,他似乎被嚇呆了,忘記了躲閃……”

固定在高架上的電視機中正在播放今天的體育新聞,重點自然是在諾丁漢森林隊比賽場邊所發生的一切。

嘈雜的酒吧中響起了一陣噓聲。

“我從沒見過這麼丟人的主教練!”一個醉醺醺的大漢對這電視機豎起了中指。“那個託尼·唐恩我知道他!以前在青年隊給保羅·哈特當助手的小毛孩子。說實話,我對他印象不怎麼樣,沉默寡言的,看上去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難道指望這樣的懦夫帶領森林隊走出困境嗎?尼格爾這老家夥也沒了以前的雄心壯志,如今的森林隊已經完了!已經完了,完了……”他唸叨着趴在了桌子上,旁邊堆滿了東倒西歪的空酒瓶。

這個醉漢剛剛結束長篇大論的時候,唐恩正好推門而入。門的響動吸引了大部分在酒吧裏面喝酒聊天的人注意力,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門口,當他們看到進來的人是誰的時候,先是驚訝,隨後臉上都浮現出了戲謔的笑容。

“嘿嘿,瞧啊!”一個典型的英國中年男人舉着酒杯站了起來,高聲叫着,“我們的託尼·唐恩教練駕到!”

“嗚嗚!”酒吧裏面的人嘴中發出了“歡迎”的噓聲。

“爲了他漂亮的在場外防住約翰森的突破乾杯!”中年男人揚揚手中的酒杯,周圍的人頓時跟着附和舉起了手中的酒杯。“乾杯!!”

另外一個明顯喝高了的男人歪歪斜斜的站起來,走到唐恩面前,手裏拿着啤酒瓶伸到他嘴邊,打了個嗝問道:“託尼·唐恩教練,那是一次漂亮的防守,但是主裁判和輿論顯然都不……都不那麼認爲……呃!你、你是怎麼,怎麼看得啊?”

問完他又扭頭對着這酒吧裏面的其他人哈哈大笑起來。

唐恩不想惹事,他是來喝酒消愁的。於是他陰沉着臉推開了擋在自己面前的酒瓶。然後徑直走到吧臺前,對裏面的酒保說:“請來瓶……”他習慣性的想說來瓶“小二”——小瓶二鍋頭,雖然是四川人,可他大學是在北方上的,從那個時候就喜歡上了這種烈性酒——但是他發現自己不會說“小二”的英文,更重要的是他很快反應過來這是在英國,不是在中國。他低頭嘟囔着咒罵了一句,接着改口道:“來最烈的酒。”

一直在旁邊觀察他的其他人聽到他說要最烈的酒,都大聲起鬨。

“喲!膽小鬼託尼竟然也喝酒?!”

“我們有剛剛擠出來的奶,你要不要嚐嚐?我還是覺得奶更適合你,託尼!”一個胖子雙手擠着自己下垂明顯的胸部尖叫着,旁邊的人則笑得趴在了桌上。

年輕的酒保面對這些亢奮的客人,也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要去拿酒卻被那些酒鬼叫住了:“給他拿果汁!果汁!”

“不不,還是奶,我們有最新鮮的奶汁!”

“啊哈哈!”

這家酒吧的老闆被外面的吵鬧聲驚動,他從樓上下來,站在樓梯口,看見幾乎所有還沒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客人都圍在吧臺前,在他們中間坐着一個將渾身裹在黑色風衣中的男子,被那些酒鬼們盡情的嘲笑着。

“夥計們,怎麼回事?”他響亮的聲音頓時讓酒館裏面安靜了下來。剛纔還很囂張的酒鬼們在看到身後站着的人時,頓時都安靜了下來。

唐恩覺得奇怪,是什麼人僅憑一句話就能讓這羣人老實下來呢?他稍稍側過頭,看見一個人從樓梯口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年輕的酒保連忙指着唐恩對那人說:“老闆,他想要一份烈酒。”

來者看清楚坐着的人是誰之後,有些吃驚,但他還是說道:“拿給他就是。”

“可是……可是他們並不讓……”酒保爲難的看了看那些已經回到了各自座位上的酒鬼。

這人環視了一番酒吧,但凡被他視線掃到的人莫不低下他們的頭,要麼裝睡,要麼低着頭使勁喝酒。唐恩對眼前這個幹練的中年男人越發感興趣起來。

“我看沒人有異議,給他倒杯蘇格蘭威士忌,我請客。”酒吧老闆轉頭問唐恩,“單份還是雙份的?加冰加水?”

唐恩很驚訝的問:“加石頭?”(酒吧裏面“加冰”,他們並不說“With`ice”而是“With`rock”)

旁邊看熱鬧得酒鬼們大笑起來。

酒吧老闆也笑了。“我忘了你是什麼人了……”他給玻璃杯倒上半杯金黃色的威士忌,然後加了半杯水。然後遞到唐恩面前:“這是我家鄉的酒。”

唐恩喝了一口,馬上咳嗽了起來,他很少喝洋酒。何況這純正的蘇格蘭威士忌還有一股子濃烈的焦炭味。

酒吧裏面響起了一陣幸災樂禍的笑聲。

“我所知道的託尼·唐恩從來不喝酒,過的就像一個真正的傳統的清教徒。而且他也不會用現在這種眼神看我,你不知道我是誰了嗎?”男人盯着唐恩看,唐恩發現自己似乎會被這個男人看穿一切。他不得不找個方法來掩飾自己。

“呃……我,”唐恩低頭又喝了一口,這次他沒敢讓酒液在喉嚨裏面多停留一秒鐘,直接咽了下去,那種難受的感覺果然輕了些。“我下午摔倒在了球場邊……”

又是一陣哄笑聲。

男人摸摸後腦勺,表示理解。

旁邊有人幫唐恩解了圍,一個聲音高叫着:“看來我們的託尼教練真的被摔壞了腦袋!坐在你身邊的人是諾丁漢森林隊的驕傲,兩次歐洲冠軍盃的功臣,1978年斯坦利·馬修斯獎的獲得者肯尼·伯恩斯(Kenny`Burns)先生!他可比你這頭蠢驢強了百倍!蠢驢!你就是頭蠢驢!”

儘管唐恩感謝這個人幫他介紹了一下眼前的大人物,而且還很詳細,但是這不代表他就得接受這種侮辱。一個人初到陌生環境,本來就容易緊張焦躁不安,心頭會有很多無名火。而這種無名火從他今天在球場上丟了一此大臉之後就越積越多,進入酒吧的時候那些人侮辱他,他忍了,卻不代表他還可以繼續忍下去。何況他本身就不是什麼善茬,在中國的時候他就是一個脾氣暴躁,易怒衝動的“憤怒青年”,否則也不會因爲和人打架而穿越了……

身後的人縱聲大笑,“蠢驢蠢驢”的叫個不停,卻冷不防他嘲笑的對象猛的回手將手中僅剩的半杯酒潑了出來。金黃色的蘇格蘭威士忌在燈光下閃耀着燦爛的光芒,於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然後精準的射到了那個倒黴蛋的臉上——精準漂亮的彷彿大衛·貝克漢姆的右腳任意球。

被潑了一臉酒的倒黴鬼剛剛抹掉臉上的酒,張嘴要罵:“你他媽的雜種……”

“砰!”他的髒話被一隻厚實的酒杯砸了回去,唐恩以旁人想不到的迅速和酒杯一起撲到了對方身上。他這口氣已經忍到不能再忍了,莫名其妙來到這個地方,莫名其妙向前穿越了四年半,莫名其妙的被人嘲笑侮辱……他現在就想找個人發泄一下,不管他是打倒別人,還是別人打倒他。

兩人撞向後面的桌子,空酒瓶摔落下來,在一片脆響聲中碎了一地。

笑聲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沒想到剛纔還像個懦夫的託尼·唐恩會突然爆發。

最先反應過來的人是酒吧老闆肯尼·伯恩斯,他推了一把站在吧檯旁邊的胖子,喊道:“傻站着幹什麼?拉開他們!”

這聲音驚醒了所有人,大家蜂擁而上,費力拉開了已經糾纏在一起的兩人。除了地上的慘狀,被打的人額頭上已經滲出了鮮血,那兒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圓圈,正是杯口的印記。除此之外,他的左臉頰挨了一拳,彷彿喝醉了酒一樣紅。

而唐恩呢,除了弄亂了頭髮和衣服,什麼事都沒有。被拉起來的他似乎已經發泄完了怒火,沒有還要撲上去追打的架勢,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然後對被同伴架住的倒黴鬼啐了口:“我他媽不管你是誰,別惹我。”

然後他轉身對伯恩斯說:“很抱歉,把你這裏弄得一團糟。今天太他媽的……”他一想起自己被穿越了就惱火,“改天……我會親自來道歉的,賠償也請不用擔心。”

接着不等酒吧主人做出什麼表示,他轉身向門口走去。經過胖子的時候,他還譏諷道:“你的奶還是留給自己喝吧,肥豬。”

大家看着他推門而出,卻沒人想到要攔住他,就這樣眼睜睜看着他離開,留下一個爛攤子。

酒吧內一片寂靜。這時候那喝醉的酒鬼從桌子上坐起來,看着沉默的一屋人和一片狼藉,迷茫地問:“我錯過什麼了嗎?”

※※※

唐恩失魂落魄的盲目前行,穿過一條街,又穿過一條街,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什麼地方,直到他覺得累了。便在路邊的長椅上坐下。剛剛打了一架,可他心情並沒有隨之舒暢起來,反而他更苦惱了。因爲他意識到自己看來只能接受這無奈的現實了——他成了英國人,他回不去了。

這該死的天。他仰頭看着天空,除了厚厚的烏雲,他什麼都看不到。他至今依然不明白爲什麼自己會是那個人,如果說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那麼命運挑中自己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嗎?還是說命運也像福彩開獎那樣從一堆乒乓球裏面隨便抽出一個,抽到哪個是哪個,活該倒黴。

我不要做這該死的教練!我不要當鬼佬!讓我回去,讓我回去!唐恩能這麼喊嗎?不能,在唐恩二十六年的人生中從來沒向任何人,任何事低過頭,他就像茅坑裏面的石頭——又臭又硬。所以他一事無成,從小學開始就被老師列爲最難管教的差生,在大學因爲不討人喜歡,入黨、留校什麼好事都沒他的份,畢業了出來工作也處處受人排擠,至今女朋友都還沒有一個……總之,是相當失敗的二十六年人生。

唐恩再次把頭擡起來,看着黑漆漆的夜空。他突然想通了。既然自己的“前世”相當糟糕,爲什麼不利用這次機會來一次不同以往的人生?雖然他從來沒做過足球教練,但是足球他也看了十幾年,足球經理遊戲每代都玩過,多少瞭解一些教練的工作性質,這不是一次挑戰的好機會嗎?

他不再去考慮爲什麼老天爺選中了他這種無聊問題。他現在只需要考慮如何做得更像一個真正的職業教練,儘管這會很難,但值得嘗試。

“嘿,夥計。你沒有得到我的允許就擅自闖入我的家,我數十聲如果你不離開我就報警!”旁邊突然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十,九,八……”

唐恩茫然的看了看對面站着的老頭子,他懷中抱着很多很多報紙,手裏拿着個被咬了一半的漢堡。

“這……是你的家?”他指指自己屁股下面的長椅。

“當然。”

“啊,對不起,打擾了……”唐恩從椅子上站起來,對方馬上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後躺倒。把懷中的報紙蓋在自己身上,再將它們牢牢壓在椅子靠背和身體之間。

看着那個滿足的吃着漢堡,躺在“報紙窩”中的乞丐,唐恩甚至還要感謝老天爺,沒有讓自己“附身”到他身上。命運待他不算差。

一輛出租車在他前面下客,他快步走上前,然後鑽了進去。唐恩在車上看了躺在寒風中享受“晚餐”的乞丐最後一眼,讓司機將他帶回那個陌生的家。

從今天開始,一個全新的世界在唐恩眼前緩緩展開。

※※※

PS,新書開始上傳,請各位幫我廣而告之一下,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