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四章一試高下

這一幕全都被記錄了下來,陳統領已經想好了,有了記憶晶石,他們兩個就算出了事,上面的人也怪他不得。

仇叔站在一旁,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見馬進答應的痛快,仇叔不禁微微勾起了脣角,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容來,這個馬進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跟寧川較量。

別說是馬進了,寧川的防禦力是可以橫掃王者之境的強者的。

馬進伸手一抹,他的儲物戒一亮,在他的手中頓時就多出了一把藍色長劍,那柄長劍上有藍色的光華繚繞,釋放着恐怖的威壓。

從這長劍釋放出來的威壓上不難看出,這卻是一件皇者之境的法寶。

他稍微沉吟了一下,覺得這長劍有些不太合適,隨後,他伸手一抹,在他的手中頓時就多出了一把銀色長弓。

用長弓射殺寧川,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他不射要害就是了,只要能把寧川給擊倒就可以了。

“你可小心了,我這可是皇者之境的寶物。”馬進沉聲道。

他的聲音很有氣勢,但他的那副模樣卻是讓人不忍直視,這個巨大的反差,讓人只想發笑。

不過,寧川卻是沒有笑,他只是一臉淡漠的看着馬進。

馬進暴喝了一聲,氣勢在瞬間暴漲,他把道力注入到了銀色長弓中,銀色長弓的光芒閃動,刺目的光芒在瞬間籠罩了虛空,把寧川鎖定在了其中。

那股恐怖的威壓,壓迫得人喘息都覺得有些吃力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小子手中的長弓的確是一件好寶貝。

馬進拉開了長弓,三道銀色流光飛射而出,那三道銀色流光如流星滑落一般,帶着極爲恐怖的威能,直奔寧川而去,分別擊向了寧川的要害。

寧川沒有躲避,他站在原地,有烈烈的風吹動着他的衣衫,給人一種凜冽之感。

只聽“轟轟轟”的三聲響,那三道流光就落在了寧川的身上。

等流光爆開了之後,在場的衆人全都被驚得呆愣在了原地,寧川站在原地未動,毫髮無傷。

“這,這怎麼可能?”馬進一臉震驚的看着寧川,滿眸都是錯愕之色。

寧川沒有被擊退,這已經足夠讓他震驚的了,可寧川居然還毫髮無傷,這就太令他難以置信了吧。寧川若是穿了戰甲,他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可寧川分明就是用肉身之力在抵擋啊。這貨的肉身之力怎麼會如此的強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寧川微微勾起了脣角,開口說道,“繼續。”

馬進的眸光閃動,一抹冰冷的殺機頓時就浮現在了他的眼底深處,他就不信了,他弄不死寧川。

他把體內的道力全都傾注進了手中的長弓,長弓釋放出來的銀光頓時就充溢了整個山谷,恐怖的威壓在瞬間籠罩住了寧川。

馬進拉開了長弓,十三道金色的光芒從長弓中爆出,這十三道金色的光芒在瞬間就化作了十三條金色的巨龍,直奔寧川而去。

寧川依舊沒有躲避,那十三條金色巨龍在瞬間就撞擊在了寧川身上。寧川被擊得連連倒退,在倒退了十幾步之後,他這才站穩了身形。

衆人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再次被震驚到了。

不過,仇叔和陳統領兩個人的臉色卻是微微的變了一下,眸中精光閃動。

寧川的實力,他們兩個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怎麼會被馬進給擊中,這不是扯淡嗎?

“繼續。”寧川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還有一招。”

馬進徹底怒了,他居然拿出了一顆血紅色的丹藥,磕了丹藥之後,他這才瘋狂的運轉道力,把道力全都注入到了手中的長弓中。

直到他的臉色都白了,他這才停止注入道力。

只聽一聽嗡鳴聲響,一條巨大的銀色巨龍突然就浮現在了虛空中,那條巨龍嘶吼了一聲,然後擺動着巨大的尾巴,張開了大嘴,直奔寧川而去。

從這不難看出,這長弓的確是一件好寶貝,這長弓若是在強者手中,能釋放出來的威壓卻是不可估量。

那巨龍嘶吼了一聲,虛空都被他的嘶吼聲震碎了,就算是仇叔看到了如此威勢,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來,他還真不知道寧川到底能不能抵擋住這一擊。

只聽“轟”的一聲響,那巨龍直接就撞向了寧川,隨後,令衆人怎麼都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寧川站在原地未動,那條銀色巨龍居然在撞上了寧川的瞬間崩碎,化作了點點星光,消失在了虛空中。

跟在馬進身邊的兩個大圓滿王者在看到了如此一幕之後,全都被驚出了一身冷汗,他們卻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寧川的防禦力會如此的恐怖。

他們全都死死的盯着寧川,那個眼神就如看怪物一般。

仇叔知道寧川的防禦力和攻擊力十分的驚人,但他卻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寧川的防禦力會強橫到如此地步。

陳統領不禁暗暗點頭,這寧川果然很不一般啊。

虧了他剛剛的態度好,若是惹惱了這位小爺,他可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他在這樣的年紀,就能有如此恐怖的實力,日後的前途是不可限量啊,從眼前的情況上,不難看出,他已經成就了不滅之身了,雖然只是初級境界,但也能橫掃王者之境了。

就算是半步皇者之境的武者,也奈何不得他。

在二重天中,也有煉體之人,能修煉成不滅之體的人鳳毛麟角,在數百萬年之間,成就不滅之體的人,就只有一人而已。

寧川已經小有所成了,他距離大成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能小有所成,就已經很了不得了,也是數百萬年來的第二人,自然值得尊重。

別說的陳統領了,就算是黑風崖的長老,都未必會是寧川的對手。

“不,這就不可能?”馬進的眸中全都是錯愕之色,他用手指着寧川,開口說道,“你一定穿了戰甲,若不是如此的話,怎麼能抵擋住我的一擊。”

寧川一臉鄙夷的看着馬進,他就不明白了,這貨怎麼會這麼弱智。

別說寧川沒穿了,就算是他穿了,也沒違反規矩啊。

“小子,少說廢話,你打完了,該我了。我覺得你還是讓你的手下來,若是你上,我怕是會一拳就把你給打死。”寧川微微勾起了脣角,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來。

“我來。”馬進身後的一個護衛大喝了一聲,站在了馬進身前。

這個護衛是一個大圓滿王者之境的強者,也是這裏修爲最爲高深的一個。

“公子請,若是你能打得贏我,我們馬上離開,絕無二話。”那個武者抱了抱拳,沉聲說道。

直到此刻,馬進方纔意識到了危險,寧川能抵擋住他如此恐怖的攻擊,就只能證明一點,他有跨界殺人的本事。

這個護衛並不是真正的護衛,而是他的一個叔叔,他這個叔叔的實力強橫,已經可以跟半步皇者之境的強者抗衡了,讓他跟寧川一戰,是最恰當不過了。

“可以有。”寧川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這個武者的實力不俗,讓他練練手,倒是很不錯,這可比大馬進那個廢物好多了。

寧川一步步走了過去,淡淡的說道,“來吧。”

只聽“嗡”的一聲響,那個武者身上的戰甲亮起,從他戰甲釋放出來的威壓上不難看出,這卻是一件皇者之境的戰甲。

寧川冷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他揮起了拳頭,對着那個武者就砸了過去。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寧川,在寧川的拳頭上套着一個銀色拳套,那拳套釋放出來的威壓極爲恐怖,足矣撕毀虛空。

衆人的神情全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寧川的速度奇快無比,他揮起了拳頭,狠狠的砸了過去,一下子就擊中了那個武者胸口。

令衆人沒有想到的是,那個武者連動一下都沒有動,依舊站在原地,毫髮無傷。

那個武者不由得微微一愣,他卻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他沒有感覺到寧川灌注道力,難道,是他感覺錯了嗎?

“你的防禦力還不錯。”寧川嘿嘿一笑,淡淡的說道。

“小子,我也讓你打三下,你若是打不趴下我,我可要揍你了。”那個武者注目看着寧川,冷冷的說道。

寧川也不答話,在心中暗道,“老小子,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他再次揮出了一拳,砸向了那個武者的前胸。

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那個武者往後退了兩步,卻是沒有被寧川打傷。

馬進等人見此,在微微愣了一下之後,全都瘋狂的大笑了起來。寧川的防禦力是很恐怖,可他的攻擊力未免也太弱了些吧。

這樣一來,他們就不算丟面子了,若是真動起手來,寧川也不會是馬進叔叔的對手,他一定要夾着尾巴滾出這裏的。

他們笑得倒是很開心,可那個武者卻是皺緊了沒頭,在這一拳中,他並沒有感覺到道力,只感覺到了一股蠻力在撞擊他。

這寧川如此做,到底意欲何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