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東海歸隱

本人新書《鬼涯》由於和QD簽約的關係(^-^這邊沒人要),不能夠再這裏繼續發,對不起大家,請見諒,謝謝大家多日的支持。那邊改名爲《悍鬼》,請各位朋友繼續關注。

如果飛刺還是當年的飛刺,即使這縛龍網是普通的截教門人發出來的,這個縛龍網,飛刺也是沒有辦法躲避得了的,可現在不同,擁有了金神境界之後,就算是多寶道人發出來的縛龍網,飛刺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

身子一搖,黃金護甲忽然就伸展形的,撐住了從天而降的縛龍網,使其不能夠接觸到自己,緊接着,飛刺飛快的划動着玄妙的手勢,幾個偌大的火球,就在空中燃燒起來,目標自然就是這個被勉強擋住的縛龍網。

焦糊的味道,一下子便冒了出來,那對面的多寶道人,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敢情是自己的縛龍網被燒得不像樣子,都看不出網子的形狀來,只有一些殘缺的繩子一點點的摔落在地上,氣得多寶道人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從來沒有吃過這種虧的多寶道人,哪裏還顧得多想,口中唸唸有詞,那被燒得成了一段段斷斷爛繩子的縛龍網,在多寶道人的唸叨之中,又重新的飛了起來,再一次的續結在一起,就在飛刺的吃驚目光中,又一次的朝着頭頂罩了過來。

飛刺還想重施故伎,卻哪裏還能夠有力氣催發火球出來,黃金護甲倒是忠實的擋住了縛龍網的束縛,但在多寶道人的注視之下,飛刺居然就念不出完整的句子,那火球根本就沒有辦法發出,只有眼睜睜的瞧着,縛龍網一點點的收縮。

‘開’,飛刺低聲的喝了一句,全身的力量,連續催動乾坤弓後,已經到了一個較低的水平,但飛刺還是不希望就這樣的被多寶道人活捉,在這種情形下,飛刺只有戰死一途,斷無被別人抓住的打算。

只可惜,多寶道人的力量,的確不是飛刺也能夠抗拒的,在這樣的情形下,飛刺能夠堅持到現在就已經不容易,哪裏還有辦法能夠抵擋得了認真起來的多寶道人的攻擊,那縛龍網上面傳來的強大收縮力量,讓穿戴了黃金護甲的飛刺,也是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壓力。

對了,還有黃金護甲,暗叫自己糊塗的飛刺,不再憑着本身的力量和縛龍網抗衡,而是將黃金護甲催動到了極致,就看着一直被縛龍網逼得不得不收縮起來的黃金護甲,在多寶道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越漲越大,好好的一張縛龍網,隨着飛刺的吼叫聲音,被弄得再次的寸寸斷開,散成了一地的碎繩。

‘好強大的東海之心,多好的寶貝呀。’多寶道人的眼睛,又冒出了異樣的光芒,知道沒有辦法再活捉飛刺的多寶道人,看到這個讓自己更加動心的寶貝,隨手將乾坤弓和震天箭往地上一丟,就專門的對付起黃金護甲來。

多寶道人的注意力,全放在飛刺身上的黃金護甲,就沒有發現,那團之前從飛刺身上跑出來的虛影,躲在泥土裏面的傢伙,悄悄的將地上的乾坤弓和震天箭拖進了泥土裏面,三支震天箭,一支也沒有落下,全部拖走,當然還有早被多寶道人在收取震天箭時丟在地上的鳳羽神劍也沒有放過。

感受到多寶道人的注視,飛刺這次是知道,最後的時刻就在眼前,不打算活着出去的飛刺,將自己的身體極度的催動起來,帶動着已經暴漲了許多的黃金護甲,連人一起,就往多寶道人的身前衝了過來,沒有其餘趁手兵器的,所能夠依靠的,除了剩餘不多的力量,就只有護體的黃金護甲。

多寶道人,可沒有飛刺想的這麼多,眼睛全是金燦燦的黃金護甲,全沒有注意到,裏面還有個飛刺,正拼命的催動着強大的力量,不顧一切的衝撞過來,如果不是多寶道人頭頂處還懸着一朵蓮花放出青光的話,飛刺的衝擊,還真是有成功的可能。

就是那朵可恨的蓮花,眼着飛刺就能夠衝到多寶道人的身上,放出耀眼的青光,死死的擋住了飛刺的衝擊,明明擁有強大沖擊力量的飛刺,居然就是在這一道青光之下無法寸進,別說傷害到多寶道人,就是碰上多寶道人的衣角也有所不能。

認命式的哀嘆了一聲,飛刺干脆的向後就走,即使確實沒有辦法對付,飛刺也不希望在這裏硬撐,能夠逃離多寶道人的視線最好,如果逃不掉,飛刺就打算再找些其他的截教門人一起陪葬,反正飛刺自認爲已經達到了目的,這個身體被弄掉,也不是什麼大不的事情。

早死早超生,就是現在飛刺最爲實際的想法,只是飛刺的時機,選擇絕對是不太好的,如果在多寶道人還將視線停留在乾坤弓和震天箭時,那個時候打這種主意,或許還有些機會,但現在,多寶道人已經完全都將心思放在了這裏,甚至連到手的寶貝又丟掉也沒有發覺,如何又會就這樣的讓飛刺逃走呢。

所以,就在飛刺剛轉過身來,還沒有來得及催動黃金護甲展開速度時,多寶道人的攻擊就已經到了,強大的力量,從多寶道人的頭頂蓮花釋放出來,許多年沒有動用過的力量,在飛刺的黃金護甲之下,終於還是被用了出來。

飛刺只知道一股強大的力量涌了過來,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之時,就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吞噬,甚至連疼痛還沒有來得及感受,飛刺的整個身體,就化成了灰燼,整個堅硬的黃金護甲,居然都沒有任何的損壞,只是隔着黃金護甲,飛刺就被消滅得乾乾淨淨。

“教主師傅,爲了寶貝,不,是爲了龜靈聖母的死,弟子還是開了殺戒呀。”多寶道人在這個時候,還是記得衝着碧遊宮的方向打了個躬身,似乎在爲自己的重開殺戒而懊悔,其實心底裏卻是充滿了激動的心情,爲了成功得到黃金護甲而開心不已。

多寶道人又哪裏能夠料得,傳說中東海里的鎮海寶貝的神妙,才成功的消滅了裏面的飛刺之後,那黃金護甲忽然就發出嗡嗡的聲音,一開始極其細微,跟着就變得非常的洪亮起來,只在一轉眼的工夫,多寶道人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摸一摸黃金護甲,就看到上面冒出耀眼的金光,整個黃金護甲化作一團金光,頓時破空而去。

那守護整個截教根本重地的禁制大陣,在這團快速移動的金光面前,也沒有絲毫的反應,多寶道人只有眼睜睜的瞧着黃金護甲的光芒越飛越遠,朝着東海的方向又衝了過去,不一會的工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呆了半晌,沒想到到頭來一場空的多寶道人,。正拼命的安慰自己,還得到了乾坤弓和震天箭時,下意識的往地上上瞧去之時,才發現,哪裏還有這些寶貝的蹤跡,即使是帶着鳳凰氣息的鳳羽神箭,也沒有影子,多寶道人慘叫一聲,整個人化作一道青光,遁回了碧遊宮,自己不停的懊悔不題。

。。。。。。

許多年後,東海里的一處不知名的海域裏面,傳來的衆多嬉笑聲音,一大羣的孩子,在一個金光燦燦的巨大宮殿裏面,互相玩鬧遊戲。

這些孩子長相各不相同,千奇百怪。

有的還算有點人類的樣子,和普通的小孩沒有什麼差別,最多就是縱躍之間,跳起來的高度高了一些,三四丈左右,跨出來的步子大了一些,五六丈左右。

而許多的小孩子呢,有的拖着長長的尾巴,雖然長着人形的腦袋,卻是個蛇身扭來扭去。

還有的呢,渾身長滿的尖刺,團在一起,如果不是小腦袋是個人類的話,活脫脫就是一個個的小刺蝟。

在他們的身邊不遠處,坐着一個面相英俊的青年,而在他的左右,分別立着兩個女子,左邊的女子帶着些英氣勃發的感覺,右邊那個,卻是說出的嬌媚貴氣,一人一邊,正在替青年捏着其實並痠痛的肩膀。

“阿嬌,你放棄了成龍的機會,和我結成夫妻,難道就一點也不後悔嗎?”看着那半人半蛇的孩子,青年的笑容忽然收了起來,詢問左邊的女子。

那被稱作阿嬌的女子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右邊的女子卻笑了起來,道:“大哥,你在說什麼呢,她怎麼會後悔,要說起來,最應該後悔的不是她和我,而是你這個沒有成功登基的齊王吧?”

“可不是啊,姜子牙成功封神之後,可是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齊國是多麼遼闊的地方,那麼多的美女,我去瞧過一次,都是自愧不如呢,有些人真是可惜啊,便宜了化身。。。”

阿嬌也笑了起來,和右邊的女子對視了一眼,二人的手上力量,突然加重,捏得青年不住的叫喚起來,再也不敢提這樣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