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這該死的韓七錄

安初夏好看的琉璃眸子緩緩閉上,腦海裏還浮現着母親那溫和慈祥的微笑。

她不敢相信,那麼溫柔美麗善良的母親就那麼永遠地離開了她。

“喂!你現在很得意吧?”一個不帶着任何溫度的聲音自耳邊響起,他呼出的溫熱氣息令人神經酥麻。緊接着一隻手重重地放在了她的肩上。

安初夏在心裏小聲地嘆息,這個韓家大少爺,似乎也太過小孩子氣了。

幾個小時前的場景又在她的腦中閃過……

“七錄,小初夏以後就是你的妹妹了,你要好好照顧她。”韓七錄的老媽姜圓圓一手摟着安初夏的肩,一手拽過正準備往房間走的韓七錄。

聽言,韓七錄身體一僵,慢慢轉過身開始上下打量着他們家老頭的救命恩人。這女人長的眉清目秀,算不上最好看,但是總感覺讓人看了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心感覺。特別是她那雙清澈的眼睛,似乎像是一汪水一樣乾淨,毫無雜質。

但是他才不會被她看似清純的外表迷惑。要知道,她的母親可是費勁心機,拿自己的命救了他老爸的命。據說她母親本身就是癌症晚期,是將死之人,如此機關算盡,應該只是想她的寶貝女兒能進入韓家的大門吧?

真是惡毒的女人!

而他最討厭的,就是城府很深的人。

安初夏也同樣地打量着眼前的韓七錄。一看就是一副不良少年的樣子,一隻手囂張地插在褲袋裏,另一只手拿着一件黑色外套搭在肩上。早聽說韓家大少平時囂張跋扈,還真是見到他的第一眼就有一種莫名的厭惡感。

但轉念一想,她現在寄住在韓家,不能對他們家唯一的兒子這麼敵對,只能扯出一個微笑,友善地說了句:“你好,我叫安初夏,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噁心!”誰知對方竟然如此給臉不要臉地說了兩個這麼欠揍的字。

沒等安初夏做出什麼反應,姜圓圓已經被氣得大喘氣。一叉腰,像個母夜叉似的指着韓七錄:“哪有你這樣對妹妹這麼沒禮貌的?還不快給我道歉!”

這個時候,安初夏還能夠說些什麼呢……

她本身是想直接過去掐斷他脖子算了,可是阿姨都已經這麼說了,她再不識相就是她的不對了。

“沒事的,阿姨。少爺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好。”臉上掛着一抹不自然的笑,看見韓七錄看她的目光似乎更加不友善了。

不過她無所謂。

“真是抱歉啊小初夏,不過你不用叫他少爺,叫他名字或者哥哥就可以了啊。”姜圓圓微笑着,一轉頭卻又立刻換了一副嚴厲的表情:“你給我上樓回房間面壁思過!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吃飯了!”

看到韓七錄最後那一抹憤恨的眼神,安初夏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

只是,她真的沒有想到,在十點多的時候,這個小子這時候跑她房間來幹什麼?

“我的名字,不叫喂。”她轉過身,一身白色的蕾絲花邊小睡裙襯托的她更加像一個公主一樣優雅。

“看吧,我媽不在,你的氣焰就這麼囂張?嗯?!”韓七錄一把抓住她的雙肩,眼睛像是要噴出火來:“說!你到我家到底有什麼目的!”

目的?安初夏冷笑:“我媽是因爲你爸死的,我的目的就是讓你們家所有人對我心存感激,對我報恩!懂了吧?”

其實她的心裏可不是這麼想的。